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绝对荣誉 > 第1240章 尤先科的新线索
    来到米歇尔的房间,敲了门,少校很快打开了房门。

    秦飞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米歇尔的脖子上,果然,也有挠痕,看来昨晚的战斗半斤八两势均力敌。

    米歇尔显然注意到秦飞的目光异样,看了秦飞身后的米斯特一眼,表情却波澜不惊,让开一旁道:“进来吧,尤先科有事要和我们密谈。”

    进了房间,果然看到尤先科在沙发上坐着。

    “dna那么快有结果了?”秦飞一边在猜测尤先科来的目的,一边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知道dna分析没有那么快出结果,尤其是有两百多份样本要鉴定,即便fsb加班加点,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搞定。

    尤先科露出了微笑,说:“你不应该用这种常识性的问题来套话,秦,我来这里是另外一件事。”

    “好吧,至少我们还能在北高加索待几天,不至于被赶走。”秦飞说。

    言下之意很明显,是在说fsb也许会因为已经完成了击毙巴斯基夫的目的,解除双方的合作,毕竟,让别国的情报部门行动人员留在境内参与行动,不是十分必要是绝对不会是亚历山大科维奇选择的选项。

    “秦,你对我们有很大的怨气。”尤先科能感受到秦飞言语之间那种不快。

    “情报你们得了,心腹大患你们除了,我们什么都没得到,在这里是白帮你们卖命了几天,你说我有没有意见?”秦飞也露出破含深意的笑容,“你以为我是活呢?”

    “好吧。”尤先科摊开双手,叹了口气道:“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我想作为军事人员,你们也明白昨天的行动是迫不得已。”

    他转身,身后拿出一个黑色的皮包,从里头取出一份资料,放在茶几上。

    “所以,作为和你们曾经出生入死的伙伴,我想做一些补偿。”尤先科用手指在那份资料上轻轻敲了敲。

    “看看这份资料。”

    秦飞伸手取过桌面的那份看起来像是档案一样的东西,看了看左右的米斯特和米歇尔。

    “看看是什么吧。”米歇尔道。

    秦飞打开封口,取出里面的内容。

    里面只有几张纸。

    翻开,是一个人的背景资料。

    “哈萨耶夫?”秦飞盯着那张几乎和这里百分之九十的人差不多的面孔特征的照片同样的圆帽,同样络腮胡,同样深邃的眼神和高耸的鹰钩鼻。

    此人的年龄一看就知道已经不小,已经五十有多,胡子几乎都白了。

    “水果进口商?”

    秦飞注意到,在这人的职业上备注着这一个称谓。

    “嗯,表面上是。”尤先科说:“他是巴斯基夫的境外运输商之一,不过是最重要的一个,巴斯基夫十分信赖他,已经合作很多年了。哈萨耶夫在车臣境内是从事水果进出口生意的,也算是一个很有名气的贸易商,我查了一下他在海关里的进出口报关资料,每年的运输量不小。但是,这个人是利用水果进出口生意作为掩饰,实际上是在帮巴斯基夫暗地里运送物资,包括武器或者现金等等。”

    “这些资料,哪来的?”秦飞心里不禁有些恼火,“既然你们早就知道,就该通报给我们,他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这个也是我们刚刚获得的资料,是行刑队的乔哈尔那里获得的情报,昨晚我连夜突审了他,这家伙肯定害怕再被我拉起烧一次,所以什么都说了。”

    尤先科道:“我知道你们现在对我们有些戒心,觉得fsb会在巴斯基夫死后解除和你们的合作,不过我想你们得搞清楚一件事,首先就是对我们fsb……不,应该说对我们俄国人的一些误解应该解除了,打击这些kb组织,也是我们的目的,川崎隆一的存在,或者说是范天龙的存在,对我们也是不利的,今天他能和巴斯基夫合作,明天也许会和别的人合作,同样,既然他看中了这里,觉得很适合作为他的武器研发基地,那么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从长远打算,我们还是会和你们在这方面,但是仅仅是这方面,合作。”

    秦飞侧过头,看了看米歇尔,将资料递给她。

    “好吧,既然这样,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下步怎么计划了。”米歇尔说:“如果巴斯基夫死了,川崎隆一和范天龙会不会继续通过哈萨耶夫将设备和炸药运到车臣或者印古什?”

    “当然可能,而且是很有可能。也只有哈萨耶夫才是最适合的人选,也只有他才有那么便捷的走私通道和庞大的人脉关系网。”尤先科说:“昨晚我对哈萨耶夫做了一个详细的调查,查了他名下所有的公司还有账户,发现有很多是异常的,包括进出口的业务,其实在报关上也有很明显的瑕疵,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里面有问题。”

    “既然有问题,你们的边境官员是怎么允许他们进入的?”秦飞心里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内鬼,你们有内鬼。”

    “嗯,这也是我们之所以那么关系这件事的原因。”尤先科说:“巴斯基夫一直以来都躲藏在偏远的高加索山区,但是他们的物资和资金却从未断过,当然,来源是有很多渠道,可是物资要进入,就必须走边境,之前我们就一直怀疑边境的一些执法机构,包括海关、边防等等会不会存在内鬼,现在事实上证明了,有这么回事。”

    “哈萨耶夫和其中一些官员的关系很好,由于他们家族在印古什和车臣都有不少的亲戚,家族成员众多而且规模庞大,因此在职能部门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相信他正是利用这一点,在替巴斯基夫做事。”

    “之前你们如果怀疑,为什么不彻查。”秦飞道。

    尤先科笑了,“所以说你们是外人,不了解我们,也不了解车臣和印古什,这里是自治共和国,有着很独立的行政权力,虽然领土属于我们,不过很多时候地方的行政我们也不方便插手,都是他们自己在管理,如果我们贸贸然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逮捕或者审讯某些官员,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动荡,现在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地区的稳定才是最重要的。”

    秦飞啼笑皆非道:“可是你们却没有获得想要的稳定,越是想要稳定而制定的规矩,却被利用来做不稳定的事情。”

    “凡事总需要有个过程,这一点你应该明白,秦,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尤先科道:“两次车臣战争的阴影还没消散,我们彼此之间都很敏感,这需要时间,懂吗?总有一天,这些问题会被最终解决,就如同现在我们找到了哈萨耶夫一样,我们会顺藤摸瓜,将这些隐藏在部门里的内鬼找出来,就像我们治疗身体的疾病一样将他们铲除。”

    “接下来……”秦飞回头,用目光咨询者米歇尔和米斯特,“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动了?”

    “我赞成。”米歇尔总算在阴霾中看到了一丝曙光,当然不会放弃,昨晚她还在担心和fsb合作关系的崩溃,现在似乎没必要担心这一点了。

    “我们已经派了特工在监视着哈萨耶夫,并且我们还散布了一个假情报。”尤先科说。

    “什么假情报?”秦飞等三人几乎异口同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