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极品阎罗系统 > 第984章 闻仲归来
    要说整个商朝中真正能做到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便是太师闻仲。和比干一样,闻仲也是老臣,甚至是十朝老臣。兢兢业业拱卫了商朝两千多年!

    论谋略,论威信,论手段,论能力,论修为,整个商朝没有谁敢站出来说自己是第一的,因为再强的大佬也比不过闻仲,他称第二,没谁敢说自己第一,连第三都没人敢。萤火岂敢靠近太阳?

    位面是巨大的,除了这座自诩的中央王朝之外还有许多的小国,遍布极广,被统称为蛮夷。

    无上的帝国可不是仅仅因为地盘大,而是因为对外的政策。

    商朝对那些蛮夷的策略就是一贯的打压,敢翘尾巴那就一巴掌扇过去,再翘那就抡刀子直接开砍。所有的目的就是资源。要尽可能多的把那些蛮夷手里的资源抢过来,提供商朝的运转。

    也是因为人口增长不够快。否则哪里轮得到蛮夷占据土地和资源?

    所以每等到帝国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一次的扩张,灭五国十国,总要让帝国的资源越发充沛才好。

    如此一来,蛮夷们也是害怕的,胆战心惊的知道自己的家园并不属于自己,恐惧会让他们忘记怯懦,会联合起来以壮大声势,而后朝帝国发起反抗,便称为“蛮夷祸乱”,每每都是一顿屠杀。

    蛮夷里不是没有修士,也不是没有血性,更不缺谋略高深之辈,但蛮夷没有闻仲,也没有截军。不管是两千年之前,还是两千年以后,只要闻仲还在,他手中的雌雄蛟龙双鞭还在,截军还在,蛮夷就只能始终是蛮夷,只能带着憋屈和悲愤一代一代的等着被帝国收割然后灭绝。

    残酷吗?很残酷,这就跟现实一样,刺眼却不得不承认。而闻仲和他的截军在蛮夷的眼里就是“现实”。

    师从截教教主通天,手持通天亲赐法器,以堂堂金仙境后期的修为,坐镇商朝保商朝千秋万代,世代绵长的为截教道统气运提供源源不绝的动力。位置高,地位重,不论凡俗还是三教间,谁不知晓商太师闻仲的大名?

    杀戮无边,法力滔天,权倾天下,莫敢不从!说的就是闻仲。

    五年前蛮夷再起叛乱,连着攻下帝国十座大城,并有内应配合,攻略速度极快,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怨声载道。直将心中怨气全都发泄在了这些帝国老百姓的身上。于是闻仲点兵出发,领五万截军前去平乱。

    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一面倒的屠杀,但为了震慑宵小,闻仲手段也是狠毒,从收复失地开始一直往外足足灭了三十六国才班师回返,屠尽数千万,留下一座座山丘般的人头京观,血腥让蛮夷诸国胆寒如坠冰窖。

    大军回朝,临近朝歌时才得到消息,各路汇总之后闻仲心里莫名一阵蹊跷。特别是听闻寿王居然斩杀了东南两位伯候并且连姜皇后也砍了,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如此重大的决断为何不等他闻仲回来之后再做决定?为何如此匆忙?四大诸侯存在千年,自有道理,哪里又是如此草率就能一并清除的?

    “加快行军,半日内必须看到朝歌城!”

    十里亭,整个朝歌城中的各路大佬高官都穿着朝服迎了出来。面色欢喜,翘首以盼的希望能早一点看到闻太师。不是欢欣鼓舞的雀跃大军大获全胜,而是主心骨总算是回来了。

    这才是真的主心骨啊!强大的力量以及强大的手段,威震整个商朝的闻太师才是这个帝国的顶梁支柱。如今正是朝中大乱之时,这主心骨可算是回来了。不论是比干,还是黄飞虎,不论对于之前的种种寿王的激变,在闻仲归来之后,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谁也没本事在闻仲的力量面前玩什么把戏。

    “陛下,老臣回来了。”

    远远的,就看到一头巨大的黑色麒麟身上坐着一员白须老将,眉目冰冷杀意凌然,双目如刀似戟,背后两柄钢鞭,看到十里亭外站立恭候的为首寿王便扬声喊道。座下麒麟一声长啸,垮了两步旋即眨眼就到了亭前。此人正是太师闻仲。

    黑甲,白须,冷面。瞳孔闪着异芒,似乎一眼便是万事皆明,令人不敢跟其对视。即便是天子寿王,面对闻仲的时候也不敢丝毫拿大,执的只能是晚辈礼。

    “太师远征劳顿,孤代天下苍生多谢太师了!”寿王躬身下礼,言语间颇为诚恳,还真没有半点作假。商王朝的天下起码有一半都是眼前这位的功劳,受天子礼又如何?

    “陛下过誉了,老臣早已习惯,只是蛮夷还是那么不堪入目让老臣觉得甚是无趣。”

    “哈哈哈......太师所向披靡,区区蛮夷又岂能让太师展一分半点的筋骨?如今太师凯旋,蛮夷必定早已瘫伏在地如那虫蚁一般了!还请太师入宫,孤要好好敬太师两杯,以表对太师的谢意!”

    寒暄不寒暄不重要。甚至如此场面对于闻仲来说经历过太多次了。十朝老臣可不是说着玩的,每一次平乱归来都会有这么一出。但说实话,闻仲不拒绝,因为这本就是扬威的事情,也是聚拢气运支撑截教的根本,多多益善。

    “哈哈哈,不瞒陛下,老臣这嘴里也是淡得受不了了,宫中珍酿还请陛下不可舍不得啊!”

    “太师放心,孤定与太师不醉不归!”寿王也是哈哈大笑,把臂同行,一路浩浩荡荡的朝着皇城行去。

    大胜,便是大宴。新的边关再一次往外延展了数百里,疆域地图需要重新绘制。开疆拓土即便常有也依旧是值得普天同庆的事情。寿王心里开心,大手一挥便是一场奢华的酒宴,并且惠及朝歌百姓,每家每户都能得尝一壶喜酒。

    席间,寿王真的开始和闻仲拼酒,两人各自一坛,举过头顶猛灌。一坛饮尽,哈哈一笑,扔开,接着又一坛......

    “陛下,老臣听闻东伯侯姜恒楚和南伯侯鄂崇禹对陛下不敬甚至意图谋反,被陛下下令处死,这事儿陛下可愿与老臣仔细说说?”

    闻仲给足了面子,现在寿王就算不愿此时提起也必须说清楚。显然闻仲对于他草率的弄死了姜恒楚和鄂崇禹很是不满啊。

    “太师不问,孤也是准备要和太师说的。那姜恒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