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9.圣剑.苍白的正义
    战士,这是非常奇特的一个职业。

    一个终年劳作的农夫因为愤怒而抓起剑的那一刻,他就可以被称之为战士。

    而一个从小接受格斗训练,将战斗的本能刻入骨子里的年轻人,他同样可以被称之为战士。

    这个职业和其他职业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任何人只要敢于战斗,都可以被称之为战士,但战士同时又是所有职业者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一类。

    弱小的战士甚至无法发掘出身体里的潜力,他们连一头鱼人或者豺狼人都打不过。

    而强大的战士,不但能发掘出自身的潜力,锤炼肉体,甚至还能将愤怒转化为自己的力量之源,这种看似无形无质的力量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一旦掌握了愤怒的力量,就意味着战士将彻底脱胎换骨,在高阶战技的加持下,在无尽战斗的磨练中,最终达到愤怒不休,战斗不止的可怕境界。

    至于那些顶级的战士...比如曾经的萨鲁法尔,又比如皇帝洛萨,这些战士已经将战斗玩成了一种艺术,黯刃大领主泰瑞昂纵横无敌之下,依然被洛萨的决死一击击破了防御,而哪怕是成为死亡骑士的萨鲁法尔,在战斗风格里依然有战士的影子,他那赖以成名的至死斩杀,甚至可以在一击之内,轻松的砍死一头幼龙。

    关于战士这个职业的特点说上一天一夜也说不完,但,这个从历史诞生那一刻,就出现的职业,绝对不像它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甚至有人怀疑,战士之道是所有力量中唯一破坏力不设上限的恐怖力量...

    总之,在今晚,在赤脊山边缘的废弃码头中,已经走到了绝路的帝国密探们,因为一名突然出现的,神秘的高阶战士的支援,让他们又一次绝处逢生,看到了希望。

    在呼啸而冰冷的夜风中,一手持塔盾,一手持战剑的神秘战士双腿微微弯曲,巨大的力量在他双腿中涌动,让他如同炮弹一样冲向天空,然后又如流星一样,砸向乔拉齐和影子交战的战场,在流星坠地般的轰鸣中,两个刺客宗师之间的战斗,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打断。

    两个人被飞舞的石块与泥土砸向不同的方位,在这月夜之下,三个人就像是站成了一条直线,周围的战场已经在三人的力量肆虐之下变得一片狼藉,影子的风衣也别砍成了破布条一样的形状,而乔拉齐更惨,那一头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被刺剑削掉了一半。

    “你是谁!战士...”

    影子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黑色盔甲,带着黑色头盔,手持战剑和塔盾的战士,这应该是个人类,但这样高阶战士,作为黯刃情报局的高阶特工,她却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闻过。

    “你不该插手黯刃和帝国的事务...”

    面对影子的威胁,这战士将手中的塔盾狠狠的砸在地面,然后用另一只手的战剑拍打着盾牌,那低沉的响声让影子勃然色变...这个姿态是战场上的士兵用来挑衅对手的方式,一些角斗士们也会使用这样的方法。

    在眼下的情况里,这个动作的含义已经不加掩饰了。

    “走!”

    一声晦涩如老人一样的声音从那战盔之下传来,打算上来帮忙的乔拉齐楞了一下,他看着那战士在月光下孤独的背影,最终,他咬了咬牙,一个暗影步奔向了海湾上的大工匠那一群人。

    “别想走!”

    影子打出一个手势,然后跳入阴影,想要去阻拦这些逃亡者的脚步,但下一刻,一股强烈的威胁就浮上心头,她立刻中断了暗影的连接,而下一刻,那蛮横的黑色塔盾就砸头砸下。

    “砰”

    影子的身影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她咬着牙,看着眼前死死拦在通往海湾之外的黑盔战士,这是个劲敌...而现在,她已经没有时间和他再缠斗了。

    “不能让梅卡托克回归帝国!杀了他们!”

    影子冰冷的声音在精神链接中响起,与此同时,在战场上方的山脊上,几个隐匿起来的特工站起身,在黑暗中,他们将沉重的,如同炮筒一样的东西扛在肩膀上,即便是在黑铁区那些疯狂的研究者眼中,这玩意也算是危险品,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行动太过重要,影子也不会将这还尚未完成的试验品拿出来。

    而在微微瞄准之后,5颗充着致命炸药的工程学飞弹就呼啸着冲出炮筒,在黑夜里拉出一条银色的光线,最终在整个战场的注视下,精准的撞在了那群逃亡者的身后,然后...

    “boo”

    这一刻,毁灭的火光...冲天而起。

    夜色之下的荆齿城显得分外凄凉,在3个月前,这座热砂财团花了很大代价,才在贫瘠之地修建起的港口城市,被一伙凶悍的武装暴徒在黑暗中点燃,整个码头都被高爆炸药直接炸毁,超过200多名地精和海盗死在了午夜的大爆炸中。

    凶手们似乎只是为了泄愤,而并非有计划的毁掉这座城市,在炸掉了港口之后,他们就乘坐事先准备的小艇离开了。

    这种手法很像是在地精商业圈里臭名昭著的风险投资公司那群疯子的手笔,但即便是风险投资公司,也没有任何理由来摧毁荆齿城,他们同样要在这座城市补充补给,于是这件事就成为了一件无头悬案,有人传说是因为热砂财团无耻的剽窃别人的研究成果,引来了另一块大陆黑铁区科学家们的报复。

    但这个理由显然也不成立,毕竟热砂财团这么不要脸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地精的事情...能叫剽窃吗?

    虽然凶手还没有找到,虽然危险还没有过去,但热砂财团并不愿意放弃这座城市,毕竟在两块大陆之间的商业往来,每年单是这座城市,就能提供给财团丰厚的利润,所以这3个月,地精们一直在修复城市的码头,他们似乎打算借着这个机会,重新修建一座更大的码头,而现在,这项工作已经接近完工了。

    不过在今夜,那些为了赚取金币而疯狂加班加点的地精们却没有出现在工地上,因为来自帝国的信使已经提前通告了这些商人,今晚,他们要征用这座还尚未完成的码头。

    “嗡”

    蓝色的光芒如闪电一样一闪而逝,在空间门短暂的开启之时,几个全身都被点燃的倒霉蛋们从半空砸在了地精们用来存放物资的空地上,这个动静立刻引起了周围巡逻的帝国士兵们的注意,只是短短十几分钟,这些死里逃生的家伙们就被送到了荆齿城的旅店中。

    “快救救他们!求你们!”

    满脸黑灰的大工匠梅卡托克一手抓着自己的手提箱,一边对那些牧师们恳求道,在他眼前的床铺上,最后几个刺客大师,外加乔拉齐都躺在那里。

    在之前的大爆炸发生的时刻,他们打开了传送门,几个刺客大师将大工匠保护在怀中,让侏儒躲过了灭顶之灾,但其中三个人已经彻底被爆炸抹去了存在,剩下的这几个虽然竭力调动暗影之力来保护自己,但最终的结果也是人人带伤。

    但好歹,他们回来了...一明一暗两支刺客团队付出了几乎全灭的代价,但他们最终的达到了目标,对于帝国发展极其重要的大工匠格尔宾.梅卡托克,最终还是被安全送回了帝国境内。

    但...这可不意味着事情就此结束...

    洛丹伦国王,年轻的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并未穿着国王的盔甲,实际上,他只穿着灰色的兜帽,任由长兜帽包裹躯体,在他背后,背着一把朴实无华的长剑,就像是最普通的利刃一般,被装在背后由木头和皮革制作的剑鞘中。

    在他身边,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大法师手持寒冰之杖,全身厚重寒冷的魔力在黑暗中飘散着,在两人眼前,是荆齿城码头的最前端,在眼前的黑暗中,飘荡的是一片无垠的冰冷之海。

    他们两人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风吹起他们的衣角,他们放佛是在等待着什么,等待着从这片无光之海的黑暗中,随时可能登场的...客人。

    “哗啦”

    在某一次呼吸之后,平静的大海突然卷起怒涛,头顶的夜空也被沉重的阴云笼罩,在黑暗的电闪雷鸣之间,两人眼前的大海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飞速旋转的大漩涡,数百吨重的海水被从下方翻起,疯狂的海涛拍打着海岸,那场景骇人极了。

    “轰隆、轰隆”

    就如同巨兽吞水般的声响,就像是最恐怖的噩梦显现,在一抹苍凉的歌声中,一座如黑暗山丘一样庞大的战舰,缓缓的从海面之下升起,那冰冷的水流从甲板上流下,就像是一场拍打在海面上的暴雨,在那激烈的声音碰撞之间,那装饰着黑暗恶魔的船首像之下,一个身穿黑色舰长服,带着黑色舰长帽的冷漠男人正站在那里。

    他从数十米高的船舷上向下看去,那神情就像是蔑视凡人的神灵一样。

    冰冷...无情。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戴琳的手放在腰间的金色剑柄上,他冰蓝色的眼中毫无波动,他冰冷的声音在这片死寂的海岸上回荡着:

    “你们已经知道我为何而来...你们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

    “现在,把格尔宾.梅卡托克交出来...我只说一次!”

    三人的目光在黑夜中碰撞着,海风在这一刻突兀的变得沉重起来,将阿尔萨斯的兜帽都吹的向后耸动,而吉安娜则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内心中涌动的情绪冷静下来,她厉声喊到:

    “退回你的深渊里去!戴琳...退回去!这是来自帝国的警告,也仅有这一次!”

    “嗯?”

    戴琳的表情微微变化了一下,他向后轻轻的挥了挥手,如黑暗巨兽一般的海上王权号的船首像之下,那爬满了藤壶和白骨的甲板轰然裂开,四门三联装的沉重火炮从黑乎乎的船体中伸出,12门炮口对准了港口之后的城市,戴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就想是失去了谈话的兴趣一样,他说:

    “回答...错误!”

    “嗡”

    冰冷得暗红色死亡能量开始充盈炮口,似乎下一刻,那足以湮灭一切的冰冷炮火就会将荆齿城彻底摧毁,然而,就在这一刻,一直没说话的阿尔萨斯反手握紧了背后那把朴实无华的长剑的剑柄,他轻声说:

    “戴琳...你相信正义吗?”

    在吉安娜的扩音魔法的帮助下,阿尔萨斯的声音传遍了黑暗的海面,而这个问题让戴琳嗤笑一声,他低声说:

    “正义?小孩子的玩意!”

    “很遗憾...”

    阿尔萨斯声音又一次响起,与此同时,他缓缓抽出了背后那把普通到极致的双手长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那把普通的长剑出鞘的那一刻,戴琳恍然间感觉到了如同烈日照耀般的灼热。

    “正义与那些虚荣、虚有其表的力量相比,本来就是逊色而苍白的。”

    “正义不需要任何华丽的点缀,它不需要掩饰,不能被深埋,在我心中,它只是由单纯的守护与期待交织成的希望。”

    “正义适用在每个人,不论贫富贵贱,不论高尚邪恶。不论在农夫的田里或战场上...”

    阿尔萨斯的声音回荡着,但戴琳已经不打算给他再多的时间了,他的手指在这一刻骤然滑落,如死神斩下的断魂之镰,海上王权号船首像之下的12门火炮在这一刻骤然开火,那冰冷的能量喷射而出,似要将整个荆齿城都冻结为一片地狱。

    “正义...无处不在!”

    这一刻,阿尔萨斯手中朴实无华,毫无高贵可言的长剑被他猛地挥起,这一刻,这把普通的长剑之上,骤然爆发出了犹如最璀璨阳光般的金色火焰。

    就如同一道守护一切的圣光之墙,在这黑暗中,将海上王权号的全力一击,稳稳的挡在了半空之中。

    “那是什么!”

    在那恍如烈日一般的光芒之下,戴琳后退了一步,用手指捂住了眼睛,纵使在他生前,他也从未见过如此璀璨,如此纯洁,如此灼热的圣光。

    “唰”

    阿尔萨斯手腕翻转,所有光芒在这一刻骤然收敛,而那横在他身前的,依然是那把普通到无药可救的双手长剑,圣骑士国王将双手握紧剑柄,在寒风之间,他盯着高高在上的戴琳,他沉声说:

    “正义苍白而谦逊,但绝非无力之物...”

    “今日,戴琳,还有你的邪恶主人,我以这把圣剑之名,向你们宣告...”

    “属于我们和你们正义...终会降临!”

    ps:关于圣剑苍白的正义,以及这些关于正义的描述,皆来自于dnd体系下游戏&a;lt;博德之门&a;gt;,恩,真的是个好游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