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嫁痞夫 > 第七十六章 在棺山
    宋屻波听了一脸向往,

    “也不知那年那月能到临州见识一番!”

    左御河笑道,

    “小哥儿年纪尚轻正是应四处闯荡,干下一番大事业的时候,这大魏河山美好无限,自是应该好好游历游历的!”

    宋屻波垂头默然半晌,

    “我还要回去陪我爹爹!”

    左御河点头,

    “父母在不远游,小哥儿是个好孩子!”

    这厢眼中冷光一闪,心中却在暗想,

    哼!你那爹不回来便罢了,回来我便让他进不了家门,横死在卧龙镇外!

    在娲神派中这种事儿便叫做斩尘缘,眼见好苗子便想法子将家中亲族全数除去,让人了无牵挂投身入派,这样才能后顾无忧一心为教派做事。

    宋老头得死,那宋二也得死!

    一行人到了蜀州便在那最好最奢华的客栈之中住下,天字一二房便留给了左御河和宋屻波,左御河瞧着宋屻波一副乡下小子进城,四下寻摸的样子,不由得意一笑,

    “小哥儿便在这处歇息,我的房间便在一旁,有事儿唤人便是!”

    退出去关了门。

    待得这小子过惯了好日子,那里还会回去守着那一方小铺子安心卖饼?

    宋屻波待他离了屋子,过去打开窗户四下瞧瞧,侧耳听了听,这客栈四面有娲神派的高手暗中把守。

    哼!

    他冷冷一笑,将窗户又关上,高声唤道,

    “来人!”

    外头有店小二应声到门口,

    “客官,有何吩咐?”

    “备热水我要洗澡!”

    “好嘞!”

    热水不多时就由两人抬了进来,宋屻波待得人走之后,才脱光了衣裳跳入木桶之中,憋了一口气沉入了木桶之中。

    “咕噜噜……”

    胸中一口浊气吐出这才抬起了头,

    “呼……”

    也不知道师父和素素现下如何了?

    想起方素素宋屻波心中一痛,

    原打算着跟着她一路护送到方家人身边,现下却不得不远离了她,身在这娲神派中也不知何时能再见她!

    想到这处心下更痛,

    小丫头不会忘了我吧!

    ……

    宋屻波这厢念着侯德宝与方素素,侯德宝却在大骂自家那徒弟,

    “臭小子,胆子也忒大了!光他那半瓶子水就敢往那火坑里跳,这是找死呢!”

    他瞧了那徐过带回来的信,信里头宋屻波将后头发生的事儿,自家的猜想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侯德宝是老江湖自然知晓是为了什么!

    定是臭小子那张脸引出来的祸事!

    娲神派就爱寻那相貌清秀、五官端正的童男童女,小小年纪便“斩尘缘”带入派中,悉心调教,长大之后才会对教派忠心耿耿,如今的四大宗主全数都是这般培养的。

    他原想着臭小子那样儿虽是少见,但年纪大了不好调教,就算投身教派也易起二心,这类人娲神派一般不会轻易收入教中的,却是没想到竟因着这一疏忽给宋老头引来了杀身之祸!

    想到这处心中也是又悔又恨又是担心,

    那臭小子,胆子也太大了!

    左御河那人是好糊弄的么?

    若是一个不小心,将自己折进去可怎么办?

    爷爷好不易寻到这么好的一个徒弟,被娲神派祸害了,以后怎么去见祖师爷爷?

    想到这处侯德宝不由的心下焦急连声骂那不知死活的小子,方素素听了也是担心,想了想道,

    “侯前辈,屻哥入了娲神派只怕是凶险,不如回去救他出来?”

    侯德宝想了想摇头道,

    “那臭小子机灵着呢,一时半会儿倒是无事,我且先将你送往湘州千妙门山门所在,再去寻那小子!”

    方素素心知自家的武功实在不够瞧,自也不能给人添乱,当下点头应道,

    “一切听侯前辈吩咐!”

    侯德宝当下带了方素素便往那湘州赶。

    那千妙门山门便在湘州棺山,为何叫棺山?

    却是这处山脉有些奇怪,长长方方又东高西低,形如一具棺木,四面山崖直上直下十分陡峭。

    自下到顶高有百丈,山崖之上寸草不生,猿猴难渡,相传这一处山脉是那天外飞来之石,犹如那仙人巨掌将这一块巨大的石头强压到了地面之上,因而与周遭各处都不相同。

    千妙门祖师爷行走无数山川大河,才寻到了这一处奇妙的所在,将山门建在了此处,门中徒子徒孙,只有在这四面山崖之上来去如履平地,才算做是出师,方能离开门派闯荡江湖!

    侯德宝将方素素安顿在棺山下头一座别院之中,

    “丫头,那上头便是我千妙门山门,只是因着祖师爷有遗训,非我门派中人不得进入!我只能将你安顿在这处了!”

    方素素应道,

    “侯前辈能带着小女到这处已是莫大的恩情了,更不敢害您破了门规,这处瞧着清静小女很是喜欢!”

    侯德宝点头道,

    “这处原是我门派中人安顿来客之处!也雇有人时常打扫倒干净,日常的用度我已吩咐了人每日送来,你且先安心在这处呆着,待我把那臭小子逮回来,我们再做计较!”

    方素素闻言点头称是,想了想又道,

    “侯前辈,屻哥……屻哥也是为了阿爷报仇,他的心思我最是明白,您……您别责罚他!”

    失去亲人最是令人痛苦难过,宋家老爷子对屻哥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失了这样一心对自己好的人,他定也是痛苦欲狂的,自己那时还有他在身边安慰陪伴,现下里他却一人身在虎穴,便是想哭只怕都只能咬牙忍着了!

    侯德宝闻言嘿嘿笑道,

    “心疼他了?总算那臭小子没白对你好一场!”

    方素素闻言脸上一红却是不敢接话,拱手一礼道,

    “侯前辈事不宜迟,还是早些上路吧!”

    侯德宝这厢嘿嘿怪笑着走了,方素素目送他走出老远才回转这别院之中。

    这院子年代久远,处处都留有前朝痕迹,不似本朝建筑恢弘大气,却是有飞檐拱梁,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于小巧之中见包容,自精致之中现奢华,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这院子不大前后不过三进,却只住方素素一人,若是放在以前她过惯了奴仆环伺,丫头随身的日子,到了这处只怕要害怕的。

    只是现下她家逢巨变,早已不是先头不知世事的小丫头了。如今流落江湖再不能依赖父母家人,一夜之间便长大了,她呆在这处无人的空旷庄院之中,倒只觉着清静舒服,心中平静不少。

    方素素在这别院之中闲逛,却是瞧见这里竟有一间兵器房,里头各式兵器摆放在木头架子上,过去取了一把长刀在手中晃了晃却是有些轻了,一旁放了两尺长的厚背刀,方素素拿在手中掂了掂倒是称手。

    这也是她隔了许久没有摸刀了,如今有刀在手便觉着浑身发痒,跳到院子当中舞了一趟方家刀法,身上出了一层薄汗,只觉着一身的舒坦。

    不经事不知晓,这世上多少事儿不只光凭一个理字能说清的。京城方家为皇帝拼死沙场,保家卫国,到最后落得个谋逆的下场。方家人自来乐善好施,帮扶邻里,福泽乡亲,遇上娲神派的人杀上门来,也同样逃不过一个家毁人亡的结局。

    说到底还是因着手中的钢刀不够锋利,若是能杀尽来犯之敌,又何至令得家中无辜之人惨死?

    事到如今唯有勤练武艺才能报仇雪恨,才能行走江湖毫不畏惧,才能早日寻到亲人一家团聚!

    自到了这别院起,方素素每日里闻鸡起舞,天黑才眠,虽没有师父在身边,却也是一日四个时辰睡觉,三个时辰练武,两个时辰读书写字,每日里一时一刻不曾懈怠,一分一毫不会敷衍,端得是勤奋刻苦,自律甚严。

    却说那侯德宝这一厢离了棺山便往蜀州而去,一路晓行夜宿眼看着离湘州便要进入蜀州群山之中时,这厢突然心生预兆,停下脚步,伸手往那腰间摸去,正这时那道上树后果然转出一人来,

    “哼!你倒是机警!”

    那人身材高大,面容十分俊美,他这类俊美却是与宋屻波的不同,宋屻波生的颜色实在太好,又因着年纪尚轻,身子单薄,总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面容难免多了几分阴柔,予人雌雄莫辨之感!

    而眼前这人已是成年男子,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唇薄颌宽,颧骨高耸,面部轮廓十分硬朗,显出十足的成熟男子魅力来,又因他虽是五官肖似汉人,但眼珠发色却是带了几分褐色,又给他添了几丝异域的风情。

    这男子身姿伟岸立在那道上立时于人以渊渟岳峙,不可逾越之感!

    侯德宝瞧见是他却是心中暗暗叫苦,

    “仲烨璘!怎么会是他!”

    这正是娲神派中武功第一人仲烨璘,侯德宝前头险些命丧他手,见着他不由的心下有些发怵,这时节那里有心思与他缠斗,当下打了一哈哈笑道,

    “原来竟是仲宗主,不知仲宗主大驾到此有何贵干啊?”

    仲烨璘负手立在那处,朝着侯德宝冷冷道,

    “把本派的圣物交出来!”

    侯德宝眯眼又笑,

    “仲宗主说些什么,鄙人不明白!你门派之中圣物自家保管不好与我侯某人何干,倒来问我要!”

    仲烨璘眼中异光一闪,缓缓向前跨了一步道,

    “前头让你侥幸逃生,这一回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逃了,便是死也要将你碎尸万段才成,你若是识相便把东西交出来,我赐你一个全尸,若是不然……哼!”

    手已向前探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