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原始文明成长记 > 第024章 套马的骚年

第024章 套马的骚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告别了树部落,罗冲再次踏上了向东北方的探索之旅。

    在茂密的黑森林里前进,想要保持直线行走并不容易,周围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环境,罗冲只好把树皮绳取出来系在腰上。

    前进的时候身后拖着一根长绳,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只要绳子一直保持直线,那自己的方位就没偏,如果绳子弯了,那就说明自己走偏了。

    靠着这个笨但是很实用的方法,罗冲徒步走了两天,一边走一边砍一些树枝插在地上做标记,终于走出了这片黑暗的森林。

    黑森林消失了,前方变成稀树林和灌木丛还有野草,地面上也出现了一些偶蹄类食草动物的脚印。

    树长老果然没有骗我,罗冲暗念一句,取出弓箭小心的向前摸索。

    又走了大概20分钟左右,罗冲终于看到了树长老说的那种动物,那是一群和家驴差不多大的蓝马羚,肩高一米二左右,体长将尽三米,头生一对半米长的尖角,角向后弯曲。

    羊面,驴耳,马身,牛尾,浑身蓝灰色,四肢修长,颈后有寸长的鬃毛。

    啧啧,这要是弄回去当驴使唤也没问题吧,罗冲瞬间就起了活捉的念头,可是不好搞啊。

    驴是一种很温顺的动物,可是蓝马羚不一样啊,光看它头上那一对尖角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蓝马羚生性好斗,就是母的为了争地盘,偶尔也会单个挑,顶个角神马的,到时候万一罗冲跑过去,结果它们群起而攻之,那罗冲就歇菜了。

    这是一个小群,只有17只,食草动物一般都是在夏季才聚成大群,现在是秋季,正是它们发情的季节,所以整个群里只有一只是成年的公羚,这个很好区分,体型最大的那个就是。

    成年母羚8只,还有8只幼羚,这样一来就比较简单了,只要能控制住大部分的成年蓝马羚,小的自己就会跟上,幼仔是不会单独离群的。略微思忖了一下,罗冲就有了计划,悄声向后退去。

    背篓先放到一边,罗冲想做一个简易的投石索,结果这倒霉的地方连块石头都没有,没有办法,只好拿了两个小型的蛇皮袋,里面装上土,系在绳子两端当作配重。

    一捆树皮绳,做好一个伸缩的绳套备用,现在是发情期,只要优先控制了那只成年的公羚,就不信它们不听话,不然找谁去配种,哼哼哼,罗冲猥琐的歪歪着,再次摸了上去。

    悄悄的藏在一个胸口高的灌木后面,罗冲往外瞄了一眼,顿时就是一咧嘴。

    e,辣眼睛啊辣眼睛,只见那只雄马羚正骑着母马羚快乐的吟唱,这特么......好机会啊。

    往后退了两步,罗冲快速的挥动着投石索,嗖嗖的风声把蓝马羚群惊了一下,警惕的聚拢在一起,头像外,角朝前,把小马羚都护在身后,只有那一公一母浑然不觉,陷入g点无法自拔。

    螺旋桨一样的投石索突然挂着风声,就朝着那一公一母飞去。

    嗖...啪...噗通

    “哎呕,吼吼吼吼啊。”

    投石索瞬间缠绕在两只蓝马羚的后腿上,那一公一母浑身一阵,打了一个哆嗦,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紧接着就嚎叫起来,也不知道是爽了还是摔疼了。

    罗冲手里甩动着一个绳圈,就像电影里的西部牛仔一样飞快地冲了出去,蓝马羚群骚动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敌人只有一个,并不是狼群,马上就做出了迎战姿态,头向前顶,尖角前伸。

    这特么....谢谢噢,伸着脑袋让人套,简直不要太客气。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理念,罗冲猛地一挥绳圈,啪嗒一下套在两个母马羚的角上,哎呀卧槽,失误啊,居然没套中脑袋。

    两只马羚显然没有料到,眼前的这只两脚兽没有过来撕咬它们,只是离着老远扔了个绳圈,其中一只猛地就冲了过来,打算把罗冲穿成糖葫芦,结果刚踏出一步,就被旁边的那只拽了回去。

    罗冲迅速收紧树皮绳,把两只马羚的长角牢牢地绑在一起,其他的母马羚也不干了,快速的冲了过来,尖锐的长角在阳光下闪着寒芒,飞速的朝罗冲撞了过来。

    罗冲快速的横向移动,在几只母马羚中间灵活的上蹿下跳,没几下就把三只马羚缠绕在一起,然后狠狠一拉绳子,用整个身体的力量往下一坠。

    噗通噗通噗通,连续几声倒地的声音,罗冲躺在地上玩命的压着绳子,五只母马羚有的被缠住脖子,有的被缠住腿,全都倒在了地上,一边喉喉喉的嚎叫,一边挣扎。

    剩下的两只母马羚一看这情况,带着8只小马羚撒腿就跑,这个时候在冲上来就是傻啊。

    “哎,别跑啊,给我回来。”看着那群马羚跑了,罗冲心里急得不行,这跟自己的预想不一样啊,就剩那么几个小的,不应该离群啊。

    靠,这特么....罗冲无语的看着十只马羚逃跑,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的起身,准备拿留下的这七只撒气。

    先小心的走过去把它们的腿绑起来,然后就去看那一公一母的情况,那一公一母因为后腿被缠在一起,到现在还没有分开,还在侧躺在地上抽搐着。

    这才是真正的种马啊,不对,是种羚,啧啧,死也要做个风流鬼。

    想要彻底收服野生动物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已经成年的,并不是你王霸之气一迸发,它们就会老实的任劳任怨,那只是异想天开。

    对于蓝马羚这种桀骜不驯,生性好斗的物种,就要先摧毁它的自尊心。

    古人有熬鹰一说,为了驯服凶猛的野鹰,刚捉回的时候,几天几夜不让鹰睡觉,让它特别困乏,直至消磨它的野性,简而言之就一句话,你服不服,不服劳资就不让你睡觉。

    但是罗冲显然不想用那么长时间,他直接简单粗暴的用石斧,把蓝马羚的角全部砸断,又用烧红的火炭把断角的截面烫死,使其不再生长。

    要知道,漂亮,坚固的角就是它们强大的特征,也是求偶,保护领地的武器,现在断了它们的角,就跟要了它们半条命一样,7只马羚从一开始的剧烈挣扎,直接变成了萎靡不振的鹌鹑,那是丧失了安全感的表现。

    要不是罗冲为了留着那只公马羚配种,他不介意把公马羚给阉割掉,他不需要有野性的蓝马羚,他只需要让这些马羚给他当牛做马,就连以前的古代战马,也大部分是被骟掉的,就是为了让它们老实听话。

    新的一天马上就到了,希望大家能在00:00点的那一刻给俺投个推荐票,感激不尽,拜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