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原始文明成长记 > 第062章 来啊,上大刑

第062章 来啊,上大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把这些活着的牲畜都弄出来就需要很多时间,可罗冲还是很担心那些隐入森林的狼群,谁知道它们什么时候趁人不备就出来搞一下偷袭。

    为了解决这个隐患,罗冲又带着肉肉和灰山拖了两头宛齿猪放到森林边缘,这也算是和狼群缓和一下关系,我让你吃饱了,你总不能还跟我干架吧。

    当然,这不是长久之计,罗冲只是暂时性的妥协,以此来争取时间而已,只要给他一天时间,等把这些牲畜都弄回去,到时候他不介意再跟狼群干一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外面散落的野兽尸体全都被拖回围墙里,时间也到了半夜,可是今天正好是月底的满月夜,倒是没觉得四周有多黑。

    半个晚上的时间又是厮杀又是干活,之前都是神经紧绷着,现在放松下来族人们也都累得不行,罗冲先是安排好了轮班放哨,又让几个女人宰了一头宛齿猪给大家做宵夜,每人一大块烤肉,肉汤不限量,等吃饱了还有不少活要干呢。

    西边森林的边缘,狼群憋屈的吃着罗冲施舍的食物,而在汉部落的围墙中,族人们也吃着美味的宵夜。

    入冬三个月了,天天不是肉干就是肉汤,终于吃上了一顿新鲜的烤肉,看着围墙里堆积如山的肉食,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男人们也自豪的吹嘘着自己刚才杀了几头灰狼,能换到多少奖励云云。

    吃完了饭,天也亮的差不多了,罗冲把七十多个成年人分成四队,其中一队十个人,轮班站在围墙上负责警戒和巡逻,另外一队20人负责修补围墙和畜栏,剩下的四十多人拿着工具跟着罗冲去了围墙外面。

    挖土用的铜铲,还有很多绳索,用来锯牛角的手锯,还有之前用来给车轮打孔的两根细铜棍,现在被罗冲弯成了两个铜勾。

    先是安排六个人用铜铲在人工河的北面挖了一条向上的斜坡,这个坡道很窄,宽度只有70厘米左右,仅能容下一头牲畜通过,只要上了这个斜坡,连转身的可能都没有。

    另外的三十多人则是在罗冲的指挥下搭建木栏,木桩长达四米,结实粗大的树干有一半被埋入地下,地面上只露出两米,然后再横着绑上三层横栏,两条木栏组成的过道正对河边的土坡,只要下面的牲畜一上来,就会进入这个窄小的木栏通道。

    花了将近三个小时做完这些,天都已经大亮了,罗冲让族人休息一下,自己又搬来一筐木炭,用红砖搭了一个临时的炉子,在里面点上木炭,把两把铜勾插到了炭炉里加热。

    做好了准备工作,罗冲让人抱来一捆草料,用绳子吊着勾引河道里的动物往坡道这里走。

    这些食草动物本来就是到处迁徙寻找食物的,汉部落居住地往年也是它们的重要采食点之一,加上昨天晚上的亡命奔逃,又掉到了这个如同牢笼一样的长沟里,又冷又饿,又受到惊吓,早已筋疲力尽,此时一捆精致的干草吊在面前晃来晃去,哪怕它们是柳下惠上身,也挡不住这样的美食诱惑。

    第一个被钓上来的,是一头长的跟毛绒玩具一样的羊驼,身上长着棕褐色的长毛,头顶还有一团杀马特造型的杂乱毛发,脑袋前面还特么有个斜刘海。

    体长将近两米,肩高一米二左右,长的和驴一样大,脖子又细又长,但是体重非常轻,只有150来斤重,在它圆滚滚的毛衣下面,其实只有一个瘦长的身体,一个成年人就可以轻松把它抱起来。

    羊驼这种动物生性胆小,比较温顺,容易驯化,一般遇到危险就会第一时间逃跑,但是这头羊驼傻傻的跟着草走到木栏通道的时候,再想跑已经跑不掉了。

    罗冲专门安排六个人拿着胳膊粗的木棍站在木栏两侧,只要等到羊驼一上来,立刻就用木棍把羊驼的前后两头插死,使它困在通道里无法动弹,连转身都不行,然后让人用绳圈套上它的脖子,直接牵到围墙里去。

    这头羊驼很害怕,但是脖子被栓住,又跑不掉,再加上还有人喂它草吃,倒是没有剧烈的反抗。

    第二个上来的根本就不是用草钓上来的,而是一头自己跑上来的公牛,一路狂奔的跑进通道,撞在前面用来拦截的粗树桩上,幸好这些围栏的立柱埋得深,倒是没有把木栏撞倒。

    罗冲没有给它第二次冲撞的机会,直接给它上了大刑。

    让人把它前后都用胳膊粗的木棍封死,然后用两条绳子分别栓住它头顶的两个巨大牛角,每条绳子用三个成年男人向两边拉紧,使它无法转动头部。

    公牛不停挣扎的晃动着身体,瞪大的牛眼恐惧的看着手持烧红的铜勾,一步步靠近的罗冲,呼吸越来越急促,巨大的鼻孔不停的喷射着白烟。

    哧......

    哞......

    下一秒,一声震天的牛吼声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罗冲手里烧红的铜勾也已经烫穿了公牛两个鼻孔之间的隔膜,一股白烟从牛鼻子上冒了出来,空气中顿时弥漫了一股烤肉烧焦的味道。

    牛鼻子中间的隔膜部位神经最是发达,受到重击可以产生强烈的刺激,更别说用烧红的铜勾直接烫穿一个洞出来,强烈的痛苦让公牛险些晕死过去。

    这不能怪罗冲残忍,他也是没有办法,想要驯服这些已经成年的野牛,只能用牛鼻环这一个方法了,更何况牛鼻环这个东西也不是罗冲发明的,要怪就怪古人吧。

    如果是在现代,打牛鼻环是不用那么残忍的,不过要在牛还小的时候,用钢钉把牛鼻子钉穿,但这是在有医疗条件的情况下。

    罗冲没有消炎药,想要让牛鼻子的伤口不会发炎,只能用这种残忍的方法,趁着还有一个月的冬天,希望它们的伤口可以自愈,这个季节是细菌最少的季节,再加上高温消毒,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历史上早在春秋时期就有人发明了牛鼻环,而人类驯服野牛的时间则是更早,早到已经无法考证。

    吕氏春秋里有一个故事说:一头家养的老牛发了脾气,一个名叫乌获的大力士上前跟老牛角力,结果把牛尾巴都拉断了,老牛还是纹丝未动,可是一个小孩却能牵着牛鼻子把牛牵走。

    牛的体型巨大,又长了尖锐的牛角,脾气又臭又硬,还经常暴躁的攻击人,从这个故事里就看出来,连家养的牛都那么不听话,更何况直接捕捉的野牛,想要驯服它们,必须用最强硬的手段。

    求票!求票!求票!重要的事说三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