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能看见经验值 > 第456章 【周天三百六十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晓天VS左护法,二人激烈对撞,直接引爆了掩埋在地下深处的灵气结晶矿。

    这座矿藏,乃是巨城的根本所在。

    地魇界城池之间的互相攻伐,无非是为了掠夺各自的资源。

    没有一处宝地,怎么能够产生源源不断的高手,增强自身的实力?

    有些城主丝毫不懂得何为节制,疯狂消耗灵气结晶矿脉。

    导致矿藏资源暴跌,城池实力下降。

    而正是因为如此,才不得不冒险掠夺。

    千年前的地魇界,厮杀最为激烈。

    直到几百年前才渐渐归于平静,各大城主都开始有限制的开采矿脉。

    般若教派的力量很大,甚至能够影响到城主府。

    侥是连一城之主,都不知道自己被人‘挖了墙角’。

    般若降临可是需要灵气浓郁程度很浓的环境,骤时左护法必然会献祭整条矿脉。

    即便城主发现,也阻挡不了。

    怒气上涌的左护法,显然把地下深处的灵气结晶矿给遗忘在脑后,只顾发泄怨气。

    于是,他们成功的引爆了!

    当城主率领上千实力强悍的亲卫,抵达阳鸟庙遗址边缘的时候,大地轰隆一声就崩碎。

    他本人与部下们,自然而然跟着一同飞上了天。

    旋转中,城主那张懵逼的脸,显得极为喜庆。

    贺晓天与左护法再快,也快不过爆炸波动。

    他们两人被冲击力顶着,登时升天。

    紧随其后的还有一株,体型超过了十米的巨大植物。

    不用多说,这玩意儿便是使得左护法发现了异响后,悍然出击的罪魁祸首。

    只是贺晓天越看,越觉得熟悉。

    仿佛这株植物,在哪里见过。

    突然,灵光一闪。

    这特娘的不是昔日蛇山内的人脸向日葵吗?

    如果不是体型变大,他能一眼认出来!

    左护法一样认出了人脸向日葵,于是他从嘴里吐出了一颗牙。

    该死的!!

    他当初在蛇山还没有称之为遗址的时候,发现了这株古怪的灵植。

    本想入药,最后却发现葵花有三百六十颗,暗合周天之数。

    并且每一粒葵花籽,都隐约散发着锋锐剑气。

    换句话说,这简直是老天爷的崽子啊!

    若是修炼至化形而出,活生生的剑仙在世。

    还是那种有三百六十柄飞剑的逆天存在。

    随后左护法便想到了自己欲要脱离束缚的计划,这灵植刚好能作为他夺舍的身体。

    骤时,便能扶摇之上。

    他本体乃为一雌雄同体的生物,真正主导的则是她——般若圣教正牌左护法。

    为了挣脱命运,左护法领取了探寻现世、祭祀般若的任务。

    在他的计划中,只要传说中的‘神祗’降临,就能重新掌控自己。

    结果一切都毁了,全部心血伴随着矿藏的爆炸,一起破灭。

    而且看人脸向日葵的体型,这厮指不定吞食了多少灵气结晶。

    否则的话,一条矿脉引爆后的威力,不至于才炸掉半个城池。

    其实最过悲伤的不应该是左护法,而是城主。

    好端端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不仅矿脉没了,城都毁了一半。

    他,该找谁说理去?

    “你们两个都该死!”

    伴随着左护法的暴喝,两道蕴含锋锐之气的金光,直刺一人一植的面门。

    贺晓天周身,迅速蔓延了一抹琉璃之色,彩光奕奕。

    “锵!”

    金光击中,迸射出点点火星。

    金刚不坏琉璃身+30!!

    另一边人脸向日葵,噗的一声弹射出一粒葵花籽。

    顷刻间剑光四溢,锐利气息弥漫。

    一个照面就将金光击得粉碎,化作光斑飘散。

    “啊——”

    眼看两个仇人,抵挡自己攻击,左护法胸中怒气简直要破体而出。

    “死啊!”

    “砰!”

    不待左护法继续攻击,却见贺晓天已经来至近前。

    右拳宛如蛟龙出海,裹挟无尽血气,化作大日狠狠印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轰——”

    磅礴血日瞬间击破了他的护体之光,五种颜色的五行之力,当即崩碎。

    贺晓天化拳为指,直插对方双眼,欲要扣爆他的眼珠。

    “啪!”

    左护法反应不可谓不快,几乎是在双指即将插进眼球的时候,反手招架挡住。

    可是下一秒,他就坐蜡了。

    因为贺晓天右脚,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猛然间踢爆了他的蛋蛋。

    “噗嗤——”

    飞在空中的城主,全程目睹了二人交手的画面。

    见到贺晓天阴狠一击,下意识夹紧了双腿。

    好无耻的家伙,插眼踢蛋,熟练的很嘛!

    指不定有多人,在他的手底下吃过亏。

    “嗷——”

    左护法满脸通红,卑鄙二字尚未喊出,就忍不住痛呼出声。

    这一声惨叫,可谓是贯穿天地,堪称是有史以来最为悲痛的发泄。

    不待他有所行动,贺晓天整个人迅速膨胀变大。

    顷刻间,天空中一位体型高达十五米的琉璃巨人现世。

    他左臂一挥,狠狠抱住正在沉浸于鸡飞蛋打中的左护法。

    而后摆好姿势,一记怀中抱妹杀,轰然坠向大地。

    血色气劲由于变身,更为炙热猛烈。

    贺晓天好像真的化为了太阳,欲要沐浴东海。

    于是,余下的半个城池地魇人,看到了此生最为壮观的一幕。

    一颗散发着滔天气焰的血色大日,自万米高空下坠。

    所过之处,尽皆扭曲。

    在大日中心,一个浑身闪烁着琉璃的巨人,怀中抱着一位不断挣扎的人影,轰然落地。

    “轰————”

    尚且飞在空中的城主,见到自己已经毁灭的半拉城池,再受重创好悬没眼前一黑,直接昏迷过去。

    玛德,老子招谁惹谁了?

    你们两个,到底谁跟我有仇啊!

    “轰隆隆————”

    贺晓天按着左护法的脑袋,压着他一路崩碎岩石。

    不知深入地下多少,坠落的冲击力才缓缓消散。

    血色大日亦是跟着破灭,化为无形。

    “呼呼呼......”

    接连消耗自身气血,使得贺晓天有些喘息。

    可惜未能收到来自系统的击杀提示,这厮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哪怕是打破了超限者层次,进入妖的怪物,都未必扛得住这崩天裂地的一击吧!

    “继续啊。”

    左护法抬起头颅,略带嘲讽道。

    实际上已经不算是脑袋,因为没了半边,看起来颇为凄惨。

    “怪不得你敢独自一人前来袭击我圣教据点,实力确实强悍,可惜这点本事杀不了我。”左护法说的是实话,二人真要打起来,贺晓天虽然能压制他,但做不到击杀。

    超限者与食气境,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对于自身的掌控,差了不止一筹。

    只要时刻吸纳天地五行,就能修复自身伤势。

    何况左护法不是人,而是妖。

    源自种族的天赋,令他无惧大部分强敌。

    “哐——”

    回答他的是,贺晓天无情一脚。

    巨大的脚掌,登时就把左护法给踩进了岩石。

    突然,空中的人脸向日葵,发生了异变。

    只见所有的葵花籽绽开,露出里面的葵花仁。

    但不同寻常的是,里面的仁像是一柄柄小剑。

    无穷无尽的锋锐气息,顿时弥漫全场。

    空气中嗡鸣不止,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震颤。

    发觉了异常的贺晓天抬头,人脸向日葵左摇右摆,貌似是在说——闪开?

    略微犹豫一下后,他噌的一声就窜向了一边。

    谁清楚这玩意儿有啥古怪的能力?

    而且看样子,它是准备憋大招。

    所以能躲就躲吧,万一见鬼了呢!

    “噗!”“噗!”“噗!”

    葵花机关枪,三百六十柄闪烁着彩光的小剑,射向地面趴着的左护法。

    五颜六色的瑞彩划破天空,煞是美丽。

    可其中蕴含着的危险,亦是不小。

    每一柄小剑,都是可以当做飞剑培养的剑种。

    尤其是在人脸向日葵,吞掉了一大半的灵气结晶矿后,威力极端凶残。

    此招过后,它必然会陷入虚弱,甚至之前的努力,都会白费打回原形。

    可不只左护法究竟对人脸向日葵干了什么,导致这家伙不惜血本的,都要干他一炮!

    “噗——”“噗——”“噗——”

    三百六十柄小剑速度极快,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一刹那,就已来至左护法面前。

    随后贺晓天便见,在其身上迸射出一道道血光。

    “砰!”

    人脸向日葵跌落在地,砸出深坑。

    庞大的体型,跟着缩水,直到恢复了在蛇山时的样貌才停下。

    贺晓天迅速上前,用脚踢了踢半死不活,一脸虚弱的左护法。

    看着他身上不断流血的小孔,比之罗杰一路走来还要悲剧数倍。

    不待他动手了解对方,赚取一笔经验值的时候。

    “噗——”“噗——”“噗——”

    三百六十柄小剑,破体而出飞向瘫在坑内的人脸向日葵。

    一脸懵逼的左护法:“......”

    贺晓天差点没笑出声,活该!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杀不了他,结果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一顿葵花机关枪,直接撂倒了对方。

    左护法好像要说什么,可压根没有力气,只能呜咽。

    贺晓天摸了摸下巴,一脸严肃道。

    “放心吧,我会亲手送你一程的。”

    谁特么跟你说这个了!

    而后,左护法双腿一伸,直接嗝屁升天,走得很安详。

    【叮!击杀食气境左都,获得100,0000点经验值。】

    贺晓天:“......”

    明明是人脸向日葵杀的好不好?

    关我贺某人什么事!

    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难道要他拍着胸脯说,自己气死了一只妖?

    “啊呸!”

    贺晓天对着左护法啐了一口唾沫,这点心境出来学人混啥黑丨社丨会!

    【叮!发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