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地球文明升级中 > 第29章,绑了再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原街大悦城B座。

    翁嘉兴在琳琅满目的货品区穿行,步伐矫健,昂首阔步,在修身西装的映衬下,自信的目光,透露出十足社会精英的派头。

    不经意间在袖口滑出的闪光,是百达翡丽经典在光线照射下的熠熠生辉。

    裤兜里稀碎的哗啦声,是凯迪拉克和宾利的电子钥匙在晃动中扣撞到一起发出声响。

    这比坐公交车的硬币声音好听多了!

    女售货员毒辣的眼睛,一下就估量出翁嘉兴全身令人艳羡的身价。

    还没来得及羞涩地喊出招呼声,只感觉一阵带有雄性魅力的沁人馨香飘然而过,那种富含荷尔蒙的激素气味,让这位才到了适婚年龄的小姑娘神魂颠倒。

    太帅了!

    她怔怔地看着翁嘉兴的背影,恋恋不舍。

    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位富家公子哥,在几天前还是流浪街头捡东西吃的落魄混混。

    翁嘉兴很感激他的老板——周正。

    是这位周先生,让他懂得了什么叫真正的体面。这是廉价西服再怎么装腔作势都效仿不出的钞票香气。

    vipo手机响起,是西宫山拍卖行打来的电话。

    西宫山的女工作人员声音很好听,像只活泼黄鹂。

    “尊贵的钻石客户,您好,不好意思啦。由于一些手续上的小难题,我们需要您提供关于【命匣】的信息,例如上一位收藏人,或是文化背景以及产出地异类的资料……这很重要,如果您能提供上述资料,我们愿意免去全部的手续费用呢!”

    “额,我对此不太清楚。”

    “哦哦哦,打扰您了……”

    翁嘉兴对于那个手提箱里的金属盒子也是一头雾水。

    老板周正没告诉他更多东西。

    只是命令他把这个东西拍卖出去,至于卖多少钱都无所谓。唯一要求是参与拍卖的人越多越好……

    翁嘉兴正在为这个事情奔波。

    他穿上这身气派装扮,也是为了参加傍晚在太原街阳泉国际酒店举办的明星酒会。

    门票是三万人民币,付款时让翁嘉兴肉痛不已。

    这也让他懂得了,不同阶级价值观上的迥异。足够他生活好几个月的生活费,对于上流社会只是浏览公园廉价门票罢了。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4点30分,明星酒会在晚上5点25分准时举办。

    出于赶早不赶晚的谨慎,翁嘉兴决定先来到阳泉国际酒店,看看情况再说。

    酒店大门铺着华丽的红地毯。

    两侧拉起红绸带的隔离,每隔3米就站着一位黑西装、黑墨镜打扮的彪形大汉,他们岔开双腿负手而立,军人般的沉稳气势给人一种莫名安全感。

    黑压压的人群、接连不断的闪光灯、加长礼车,还有一张张翁嘉兴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熟悉面孔,让他突生胆怯。

    他不敢从正门走进去了。

    那不是他应该站着的地方,翁嘉兴这样想着,自己不过是个幸运儿,是不劳而获的暴发户,还没资格和那群真正优秀的人同走一条红地毯。

    于是他找到酒店后门。

    酒店后门位于停车场2号入口的西北角。

    翁嘉兴对着手机前摄像头,认真地整理仪表,领带不是靠左就靠右,总觉得哪里不够庄正。

    就在他打扮自己的时候。

    突然有几个人先后注意到了翁嘉兴。

    黑色沃尔沃旁边,站着一位冲天高马尾、袖剑仿汉风长裙的年轻女人,五官凌厉、英姿飒爽。

    这个叫蒋雅鑫的女人,右手把玩着蝴蝶刀,动作熟稔轻巧。

    她看到翁嘉兴刹那,面露惊讶,甩蝴蝶刀的动作骤然一乱,还好打在手指上的只是刀背。她吃痛地捂住了手,然后给同伴指向了翁嘉兴的位置。

    在场的田瑞丰、王贤和白威等人,齐齐望向蒋雅鑫指着的位置。

    同时露出了相同的震惊神色。

    这几个人都是那天晚上一起喝酒的X二代,共同见证了巫妖王的骇然出场。想到那件事,他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摸向了脖颈左侧的竖眼印记,面面相觑,表情各异。

    田瑞丰在白威耳边低声道:“白二哥,这不是失踪的那个小混混么……”

    “别提这事,一提我就满肚子火气!”白威抓挠着竖眼印记,眯起眼睛:“这小子阔气了啊,那身上下起码几十万,看来他捞到了某种好处么。”

    蒋雅鑫收起蝴蝶刀,果断道:“绑了问问吧?在下次月圆之前,若是不搞清楚我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恐怕连安稳觉都睡不好。脖子上的印记,迟早是个雷。”

    王贤附和道:“没错。而且我一看到那混混现在这般滋润,就感到很不爽啊!凭啥俺们担惊受怕,他逍遥快活?!”

    蒋雅鑫点头同意:“一会给余诗琳去个电话,告诉她我们临时有事,先不等她了。”

    几人商量一阵。

    决定把翁嘉兴绑来问话,一定要逼问出些关于那怪物的情报出来。

    另一边,翁嘉兴没想到会有绑架他。

    他才走出不到几步。

    眼前一黑,被罩上了布袋,然后吃了几记重拳和狠脚,就被人搬上了一辆面包车。等黑布袋再摘下来的时候,眼前已经从酒店后门变成了一间堆满货架的大型仓库。

    蒋雅鑫两根手指抬起翁嘉兴的下颚,一双丹凤眼冷冷盯着他,道:“说吧,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手表、衣服谁给你的?”

    翁嘉兴一看这暗道坏了。

    怎么又落到这群人手里了……

    实际上,那天他早就失血昏迷过去,完全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他只知道是周正先生救了自己。

    因此对于蒋雅鑫的问话,翁嘉兴不仅莫名其妙,还很窝火。

    他对于伤害自己的家伙没有好脸色,撇嘴道:“我凭本事赚的,你们嫉妒了?只许你们先富,不让我自己后富?”

    “你说你吗呢!”白威操起棍子就想再给翁嘉兴来一下。

    蒋雅鑫拦住了他。

    她突然扒开翁嘉兴的领口,领口很窄,她直接用刀沿着缝合线挑开,将翁嘉兴精致的锁骨暴露处来。

    女色魔?!

    在翁嘉兴惊恐地注视下,她用手掌细细摸遍了翁嘉兴的上半身,恋恋不舍地收回手,也没能找到与他们一样的竖眼印记。

    “什么都没有。”蒋雅鑫悄悄冲着白威众人摇头。

    她低声道:“这小子上次晕的快,知道的可能没我们多。没弄清他的后台,还是先放了,再慢慢调查他这笔钱的来源,我瞧着他细皮嫩肉的样子,被富婆包养也说不准。”

    白威很不爽。

    但他觉得蒋雅鑫的话没错。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混混触犯法律,而且翁嘉兴这一身几十万的家当就是他最好的保护伞。

    几十万倒是不多,让他们忌惮的是给翁嘉兴这笔钱的人。

    就在他们准备放人时——

    仓库隔壁骤然传来一声轰然炸响!墙壁轰然倒塌,破开大洞,蔚蓝色的光芒从破洞处喷涌而出,隔着十几米远依然让人有种毛发竖立的触电感。

    众人齐齐循声望去。

    弥漫的尘土中,渐渐显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模糊身影。

    一只身穿白大褂的仓鼠,骤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等等……

    半人高的仓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