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迷踪谍影 > 第四百七十六章 你的身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发变故,让所有人都错愕不已。

    这是怎么了啊?

    好好的,就是打一场麻将,为什么要抓人啊?

    难道是孟长官输不起?

    不对啊,他也没输钱啊?

    “动一动,打死你!”

    甘宁的枪口对着沈贞钦。

    “其实呢,刚才我要换茶,是传递了一个暗号。”孟绍原手里玩弄着一张麻将牌:“我的手下一听就知道,拿茶叶,就是带着枪到我这里来。没办法,日本间谍活动的太猖獗了,我不得不小心提防,我还年轻的很,不想那么早就死了。”

    沈贞钦不动声色:“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还请孟长官指教。”

    “本来我对你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怀疑。”孟绍原放下麻将牌站了起来:“这还得多谢施老板啊。”

    谢我?为什么啊?施敦宇满头雾水。

    “你不断的拿出怀表来看,本来也是正常举动。”孟绍原走到了沈贞钦的身边:“可是施老板问你几点了,你的回答是,‘有四点了吧’。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来解释给你听。‘有’和‘吧’,前后连在一起,那是疑问,是自己都不确定,可你明明才看过时间。

    我当时听到就怀疑了,然后我悄悄看了一下时间,四点三十五分。沈老板,是你的表坏了?不会吧,你那么大的一个老板,带着一块怀表?而且你的怀表表面那么新,分明是才到手没有多久的。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你身上的那块怀表根本不会走字!”

    他从沈贞钦的身上掏出了那块怀表,打开,表面上和一块真的怀表没有任何区别,但正如孟绍原所说的,这块表根本就不走。

    “高科技啊。”孟绍原翻来覆去看着这块表:“本来我也不认识,可巧了,抗战爆发前,军统进了三块这样的表,是给高级潜伏人员用的,我见过。”

    这种“怀表”,是经典款的间谍用微型照相机,沈贞钦用的这款,和军统进的牌子相同:

    TICKA怀表相机。其使用特殊的小型胶卷,镜头焦距25mm ,光圈16 ,简单的快门只有一个速度,镜头隐藏在表把上。

    TICKA怀表相机生产于1906年的英国,与美国产的EXP0不仅外观相像,功能也基本相当。

    这两款怀表相机是真正的间谍用装备,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同时也是第一次有设备能做到“拍摄照片却不被人发现”。

    “好东西,好东西。”孟绍原看着这块怀表相机赞不绝口:“我眼馋很久了,可没地方弄啊,没想到你居然有一块。沈老板,需要我拆开它吗?”

    “不用了。”沈贞钦居然一点都不害怕:“没错,这是一款照相机,我也到手刚刚一个月都不到。你孟长官大名鼎鼎,可我们居然连你的一张清晰照都没有,不得不说是遗憾……”

    “可我们居然连你的一张清晰照都没有。”

    就这一句话,就完全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这种相机唯一的缺憾就是不能当真正的怀表用。”沈贞钦叹息一声:“但我又不能带两块表,这样更加容易引起别人怀疑。施老板啊,本来我都要成功了,可你为什么要问那么一句?功败垂成,功败垂成。”

    施敦宇听的面色发白。感情自己认识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是个特务啊?

    忽然想起什么,急忙解释:“孟长官,我和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当然。”孟绍原笑了一下说道:“你要是他的同伙,也就不会拆他的台脚了。好了,你们先回避一下,我要单独审问沈老板。”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了,孟绍原让沈贞钦坐了下来:“沈老板,爽爽快快的说吧,大家都是聪明人,你知道不说意味着什么。我还有一个叫许诸的人在那候命,这个人是用刑的一把好手啊。”

    “可惜啊。”沈贞钦又叹了口气:“我自从上了船,一直都想拍摄一张你的清晰照,但却始终没有成功,偷拍的几张都很模糊不清,这才是这种相机的缺点,必须要近距离拍摄才能洗出来的时候清晰。”

    孟绍原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家伙已经偷拍自己不少照片了?

    变态!偷窥狂!不要脸!

    沈贞钦却根本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这次听说要和你打麻将,我认为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能够拍摄到你的清晰照片,并且将其顺利传递出去,对于我们是有极大的好处的。所以我不惜冒险,可惜千算万算还是算错了一步。”

    “我要知道的不是这些。”孟绍原立刻问道:“你的真实姓名?你在南京潜伏多久了?你的任务是什么?到了重庆后你的联络点在哪里?”

    “我的任务有以下几点。进行商品贩卖和毒品交易;策动中国各县独立,利诱某某为自治区长官,促其加速进行;向当地土匪提供枪支弹药,让其扰乱社会治安;编造散布谣言,扰乱人心,挑拨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拦截并窃取中国方面电报;搜集当地军事机密和绘制地图;收买失意军人政客。”

    沈贞钦丝毫不加掩饰,在那侃侃而谈:“至于我的姓名,我叫山本孝……我代号是‘猛禽’……”

    “山本孝?猛禽?”孟绍原笑了:“你很有经验啊。先是告诉了我你的那些所谓任务。可惜这些所谓的任务,我们在之前破获日特组织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你很会利用人的心理,先滔滔不惧的说出这些狗屁任务,然后再说出你的名字和代号。正常的人,在听到你的长篇大论之后,一般情况下都会对下面的话深信不疑。可惜啊,我不是一个正常人。”

    这下,就连甘宁也都忍不住多看了孟长官一眼。

    还有人说自己不是“正常人”的?

    “人在说谎的时候,无论这个人受过多么严格的训练,说谎的部分,总会有之前的语速有所不同。当你说到‘山本孝’和‘猛禽’的时候,语速相比之前明显加快,这种心理叫什么?那是你想尽快的说完谎,那是自我心理调整。”

    山本孝看着孟绍原。

    他的眼神里写的是好奇,以及对孟绍原这个人的研究,过了一会,他才说道:“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你的名字,并且还了解到一点,没人可以在你面前说谎。老实说,之前我还不太相信这种说法,现在看起来,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没人可以在我面前说谎。”孟绍原淡淡地说道:“现在你可以把真话告诉我了吗?”

    “不可以。”沈贞钦断然摇了摇头:“我承认,没有办法骗过你,但我也不会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孟绍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那么抱歉,我必须要对你用刑了。”

    “没有什么可以抱歉的。”沈贞钦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笑了笑:“你落到我的手里,一样会是这样的结局,也许更加惨烈。不过让我感到庆幸的是,你不会携带很多特殊的用刑工具吧?你的用刑人员,只能在船上就地取材。我想,那些普通的刑具,我还是能够顶过去的。”

    “那又如何呢?”孟绍原问了声:“到了重庆我一样可以制作特殊工具拷问你。”

    沈贞钦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那是到了重庆之后的事情了。也许这一路上,我受不住死了,又或者被我找到了逃跑的机会,甚至是自杀的机会。”

    孟绍原看了他一会:“我发现你还是挺厉害的,我遇到过很多特工间谍,不过我有一种感觉,你是他们中最厉害的一个。”

    说着,转向了甘宁:“把马岱和许诸都调过来,许诸负责用刑,你和马岱负责监视。在到达重庆之前,如果这个人死了,逃跑了,自杀了,你们三个自裁吧。”

    “是的。”甘宁不动声色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会亲自喂他吃饭,喂他喝水,帮他解手。”

    “去吧,把人叫进来。”

    “我不去。”

    “为什么?”

    “我要看着这个人,不能分心,所以请孟长官去把马岱和许诸叫来,我在这里寸步不离。”

    很好。

    这就是孟绍原要的手下。

    属下顶撞你几句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如何完成任务。

    孟绍原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路,你们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吧。”

    ……

    马岱和许诸被叫进去了。

    已经是晚上了,甲板上的风很凉。

    丹尼尔来到了他的身边,把一个面包递给了他:“吃点东西吧,晚饭还没有吃。”

    “这不要钱吧?”

    孟绍原警惕的问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孟?”丹尼尔一脸的委屈:“我们是合作伙伴啊。真是要恭喜你了,孟,在船上,你居然还能抓到一个间谍。”

    “没什么好恭喜的。”孟绍原却一点都看不出喜悦来:“日本人的间谍无孔不入,现在,就连难民里都混进了一个间谍,而且我还可以确定是一个级别很高的资深间谍。”

    “孟,我发现你对那个相机很感兴趣。”丹尼尔认真地说道:“我可以通过我在英国有影响力的朋友帮你弄到,要多少有多少,当然价格会比较高一些了。”

    孟绍原一笑,然后开口温柔说出一个字:“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