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罪恶无形 > 第十一章 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章出现个别“错别字”纯属无奈,你懂的。】

    夏青和曹萌萌一边聊着,一边也留意着休息室里面的情况,期间她留意到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比其他那些二十出头的工作人员都要略成熟一点的女性员工从外面进来了休息室,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女士西装,非常职业化的打扮,她看到纪渊正在向其中一位同事了解情况,有些茫然,在旁边的人对她说了一下景永丰的死讯之后,这位白西装女士脸上闪过了惊讶的神色,之后便恢复了平静,和那人打了个招呼,说自己还有课,就又离开了。

    “刚才那个人也是你们这边的老师么?”夏青问曹萌萌,“我以为你们这边的老师都是要比较年轻的那种呢,没想到还有这种比较成熟一点的。”

    尽管她从这边的课程设置来看,并不觉得这家幼儿培训中心真的有什么具有实质教育性质的课程安排,她也没有看到这里关于员工幼儿教育资格证的公示信息,不知道一个机构里面有几个人具有这种资质,不过既然这边的人都自称是老师,她也从善如流的这样讲,以方便沟通。

    “哦,你说小梅姐啊,是的!”曹萌萌点点头,她对那位白西装女士似乎也不是很熟悉,但大体还算知道一些基本情况,“她还是我们辛主管特意请来的呢,原来听说是一个大机构的幼教老师,资历很好看的那种,后来结婚生孩子了,原来那边工作太忙,顾不了家里头,所以就被我们辛主管给挖过来这边,给钱给的不少,工作比原来那边还能轻松一点,她可不是我们能比得了的。”

    夏青点点头,没有继续打听那位小梅姐的情况,正好纪渊也结束了那边的询问,朝自己走了过来,夏青就同曹萌萌打了个招呼,起身迎了上去。

    “走吧。”纪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也看不出来有没有什么收获。

    夏青应了一声,两个人出了教职工休息室之后,又去和辛主管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这家幼儿全脑培训机构,驱车返回公安局。

    外面的天早就已经全都黑了,路灯亮了起来,虽然天气是寒冷的,但是毕竟是周日的晚上,路旁还是有很多的人,不管是一群一群的伙伴,还是一家三口或者一对对的小情侣,都把街道衬托得非常热闹,且具有烟火气息。

    “你那边也没有什么收获吧?”夏青问纪渊,说是问,语气听上去已经对答案很笃定了,毕竟离开那家幼儿全脑开发中心到现在,车子开了半程,纪渊却并没有开口和自己交流一下各自收获的意思,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纪渊点头:“都是大同小异的唱赞歌,没有什么可说的。”

    “那倒也不全是,我这边倒是有点收获,只可惜跟景永丰的案子没有什么关联。”夏青有些遗憾的耸了耸肩,努力掩饰着自己眼中打趣的笑意。

    “什么收获?”纪渊的注意力在前方的路面上,倒是没有留意到什么。

    “恭喜你,收获了一名小迷妹!”夏青果然引得纪渊开口询问,现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刚才你没发现有个女孩子围着你打转了半天么?”

    “没发现。”纪渊意识到夏青是在调侃自己,显得有些无奈。

    “你居然没有发现!平时不是挺眼观六路的么?真是太可惜了,那个女孩子长得还挺好看的呢!瓜子脸,大眼睛,尤其是那脸上面,一边一个大酒窝,看着别提有多甜了!”夏青用一种缺乏诚意的惋惜语气对纪渊说。

    纪渊扭头瞪了她一眼:“有酒窝就甜了?那麻子岂不是各个都是糖尿病?!”

    夏青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回应自己,登时就没忍住,把脸扭到一旁去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才转回头来,看了看时间:“怎么一转眼都到这个时间了,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在单位开夜车,我柜子里还有两碗新口味的泡面,前几天在超市看到,觉得好像还不错的样子,顺手买了放进去,想着什么时候开夜车的时候吃,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能用上了,一会儿一起尝尝!”

    纪渊没有理会关于新口味泡面的话题,而是趁着红灯停车的功夫,扭头仔细的看了看夏青,问:“现在心情已经好起来了么?”

    虽说夏青平日里给人的感觉似乎一直都是外向开朗又充满阳光的,但纪渊能够从中分辨出哪些时候她脸上的笑容是一种理解性的装饰,哪些时候才是真正的开怀。就好像之前到俺发现场的时候,她看起来一切如常,但平静的脸庞下分明隐隐有着一种郁郁的情绪,而从幼儿全脑开发那家培训中心出来之后,那种郁郁之色又忽而就不见了。

    “没什么,小事情而已,你不会感兴趣的!”夏青摆摆手,一副不愿与纪渊多谈那些事情的样子。

    纪渊见她都这么说了,便也不好再刨根问底,更何况刨根问底本来也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于是只好又狐疑的看一眼夏青,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回到刑警队,罗威已经回来了,正在那里吃着盒饭,看到两个人进来,非常热情的冲他们招招手,然后指了指两个人的办公桌。

    “我刚才去买饭,看你们还没有结束回来,就顺便就给你们俩也带了两盒饭,趁着法医那边还没出结果呢,你们也赶紧吃吧!”他对夏青和纪渊说。

    夏青和纪渊也没有和他客气,向他道了谢,坐下开始吃东西,夏青一边吃东西一边把他们方才那些不知道能不能算作收获的收获告诉罗威。

    事情讲到一半的时候,沈文栋从外面进来了,看到夏青在,冲她招了招手,然后又看了看其他人:“咦?今天怎么都在啊?有什么案子么?”

    “老沈,这个时候了,你跑来干什么啊?”罗威问。

    “我今天晚上值夜班,本来有个约会,所以打算跟别人换一下班的,结果刚巧约会取消了,所以我就正常来值班了。”沈文栋一边说,一边笑着看向夏青。

    “嚯!没想到老沈你这样的也又被人约会放鸽子的一天!”罗威很是惊讶,甚至夸张的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喜上眉梢,“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

    “什么呀,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样子!”沈文栋没想到罗威是这样的反应,连忙开口想要向他解释,“我这不存在什么放鸽子不放鸽子,实际上——”

    “不用说了,老沈,我懂!”罗威直接伸手做主一个停止的手势,满脸了然的对沈文栋点点头:“心理创伤之后的五个阶段,你现在处于第二个,否认阶段!没关系,等你通过了第五个阶段,就会重拾自信,振作起来的!”

    说完之后,还煞有介事的走过去拍了拍沈文栋的肩膀以示鼓励。

    罗威的反应和举动让沈文栋哭笑不得,同时也彻底切断了他想要解释一下事情来龙去脉的意图,毕竟人家都说了,他现在处于心理创伤后的第二阶段——否认,所以不管他怎么解释,无疑都等于是在自证这一点。

    所以沈文栋非常明智的没有再去做任何徒劳的解释,又看纪渊根本没有想要理睬他的意思,也有那么一点自讨没趣,于是就把视线转向了夏青。

    “慢点吃,别着急,工作永远做不完,但是身体是本钱,可别把胃给伤了!”沈文栋用一种温柔而又和缓的语气对夏青说,“你先吃着,我给你倒杯热水。”

    “不用不用,一边吃饭一边喝水太伤胃了,还是不要了吧。”夏青赶忙摆手。

    沈文栋的表情顿时就有点尴尬了,自己前一句还在说着提醒别人爱惜胃,结果一扭头自己表达关心的方式就是去帮人家伤胃,这实在是有点哭笑不得。

    “我说,老沈,干嘛呢?”罗威在一旁有点没耐心的冲沈文栋说,“值夜班赶紧歇着去吧,我们这儿一会儿还有事呢,你别在这儿唠唠叨叨,好像自己是小夏她老爸似的,多没劲啊!回值班室早点睡,一觉醒来,今天被放鸽子的事儿就彻底翻片儿了,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真的!”

    他这话一说完,投向他的目光就从两道变成了六道,不止沈文栋,就连夏青甚至纪渊,都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看得罗威心里隐隐有点发毛。

    好在被他这么一说,沈文栋也觉得有些腻味得慌,略微有一点不大自然的笑了笑,冲夏青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遇到了什么不好沟通的人,就给我打电话,咱们自己人,不用客气!”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连招呼都没再和其他两个人打。

    等沈文栋走了,罗威才一脸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夏青和纪渊,然后问:“怎么了?我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么?小夏,咱说真的啊,从上次的事儿你就应该看得出来,这老沈金絮其外,抠门儿其中,我看他是今天被人放了鸽子伤了自尊,看到你,又想从你这里找找自信心了,你可别犯糊涂啊!”

    夏青觉得自己的腹肌都要抽搐了,强行抑制住大笑的冲动还真是蛮辛苦的,罗威这个人性格比较简单直接,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这事儿她一直都知道,不过今天才第一次觉得这种个性可真的是好啊!

    “谢谢你啊,罗威!”夏青站起身,过去拍了拍罗威的肩膀。

    “嗯?不客气!不客气!大家都是好同事,好朋友,应该的!”罗威愣了一下,然后忙笑着回应,不过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好像还没有完全想清楚夏青向自己道谢到底是因为什么,只当她的在感谢自己方才的那一番提醒呢。

    “不过话说回来,老沈好歹也是咱们局里异性缘排名第一的主儿,怎么有时候说话也跟个愣头青似的!”罗威回头想想,又觉得有点奇怪,“我还以为他是那种超级恋爱专家的类型呢!现在看起来段位也不怎么高的样子嘛!”

    “此言差矣,术业有专攻,”夏青摇摇头,这件事上,她倒是觉得可以理解沈文栋的那些行为,“你说的那种是擅长追别人的,沈师兄是擅长被人追的,怎么受人青睐这方面,他肯定比其他人在行,但是怎么主动示好,业务肯定不熟。”

    “嗯,”罗威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就跟那种被惯坏了的孩子差不多!”

    还别说,罗威的这个比喻还真挺贴切的,沈文栋这方面或许还真的就和被宠坏了的小孩儿差不多,别人早就掌握了的稀松平常的技能,他因为没有什么亲自动手的实践机会,所以反而特别的生疏。

    这么一说一调侃,沈文栋刚才过来的这个插曲就算是告一段落,被翻了过去,夏青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本来想要不着痕迹的观察一下纪渊,结果却发现他恰好也正在朝自己这边看过来呢,夏青冲纪渊挑眉,无声的向他发出询问,纪渊却至少把眼神从自己的脸上移开。

    夏青轻轻叹一口气,在心里面责怪自己,果然还是忍不住心急了。

    很快法医那边就有了结果,也把夏青和纪渊从他们各自的个人情绪当中给拉扯出来,迅速重新投入到对案情的分析当中去。

    法医的最终结论,就和在现场时候张法医的判断并无两样,景永丰果然是因为中毒而导致的闪电样死亡,在他们接到报案的时候,才死了不到两个钟头。

    “你在现场注意到的那支被压在身下,烧坏了死者衣服的烟蒂,果然是导致死者最终死亡的‘凶器’!”张法医对纪渊说。

    “是‘轻画雾’么?”夏青问。

    张法医摇摇头:“还真不是这种名声在外的东西,导致死者死亡的那成分,其实还挺常见的,在油漆之类的东西里面都能找到。”

    “‘本’溶液?”纪渊听了张法医的提示,便立刻想到了一样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