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数据废土 > 第一卷 无尽荒野 第一百零二节 身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怪物能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它有追踪能力。或许是通过气味,又或许是别的。

    渐渐地,两人都露出了惶恐不安的表情。眼下的境地,真是前有豺狼,后有虎豹,身上还带伤。

    “你能走吗?”陈兴面朝阿丽雅,有些艰难地说道,“我扶着你走。”

    阿丽雅摇了摇头,那红玉般的眼睛里,透着一丝绝望。

    陈兴看看她,又看看地上的行囊,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以他现在的状况,已经无法兼顾行囊和阿丽雅了。但没有行囊,就意味着没有干粮,也没有帐篷被褥。

    但他三世为人,见惯了风浪,很快就做出了取舍,蹲下来,对阿丽雅说道,“上来。”

    阿丽雅乖巧地趴了上去,陈兴抬起脚就走,对身后的行囊没有丝毫的留恋。正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越是危险,就越要果决。

    “谢谢你。”阿丽雅伸长脑袋,趴在他的肩膀上,低声说道。

    “我们是同伴。”陈兴说道,然后用力地提了提身后的阿丽雅,埋头朝前走去。不是他不想单独逃离,而是他害怕对方留有后手,一刀要了他的命。再者,他吃了这么多豆腐,也有点割舍不下。

    既然没法扔了这个拖油瓶,还不如说些好听的话,博取对方的好感。虽说意义不大,但也聊胜于无。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找到了一条小溪,顺着溪流向下走,以此消除气味,摆脱追踪。

    陈兴淌着水,越走越吃力,只感觉两条腿酸软无力,随时都会跪下去。

    “我是冰蓝城的公主……”

    身后忽然传来阿丽雅略微疲倦的嗓音。她说得很小声,细若游丝,不仔细听还听不见。

    陈兴先是楞了一下,冰蓝城的公主,那就是马兰王族的公主,身份至高无上。不过话又说回来,马兰王族最不缺的就是公主和王子,随即笑了笑,问道,“那么,我是不是该称你为殿下?”

    阿丽雅没理会他的调侃,自顾自地说着,“我的母亲是西大陆诺伊斯王国的长公主,冰蓝城的皇后,翠丽丝……”陈兴没有再插嘴,默默地聆听着。他知道,阿丽雅之所以对他说这些,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暂时忘记疲倦。

    在阿丽雅的故事中,翠丽丝从小就喜欢刺激,喜欢冒险,喜欢舞枪弄剑,成天带着骑士们到处乱跑。

    可是,在一次世界碎片的探索中,翠丽丝不幸被一只垂死的三头炎魔捕获,并遭到了长达数个月的侵犯。

    最后,那只炎魔死了,她重获自由。回来后,为了掩人耳目,她就在国王的安排下,嫁给了马兰王族的三王子。

    而婚礼进行后的第五个月,翠丽丝就生下了阿丽雅。然而,无论是怀孕的时间,还是阿丽雅的瞳色,都在狠狠地抽马兰皇室的脸。

    为了保存皇室的颜面,也为了未来的权利,翠丽丝让她的贴身侍女将阿丽雅带出宫殿,溺死在公主湖中。可最终,她的侍女不忍心将刚出生不久的公主抛入湖中,于是带着她离开了冰蓝城,躲在了黑羽公国的长尾城。

    从此以后,侍女隐姓埋名,将阿丽雅抚养长大。直到阿丽雅十五岁的时候,一场大火摧毁了她们的家,夺走了侍女的生命

    由于阿丽雅身具炎魔血脉,不惧怕火焰,所以没被烧死。而后来,经过她的调查,下手的人正是她的生母——冰蓝城皇后翠丽丝派来的密探。

    之后,为了避开皇后的追杀,她只好东躲西藏,最终逃到了红龙公国的兰花镇,做起了枪械店的生意。

    “等我吃了这颗‘黯魔之心’,我就不用再怕那个贱女人了!”阿丽雅恨恨地说道,“我要挖出她的心肝,用来祭奠我的养母!”

    听到这里,陈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在他的记忆中,再过三年,冰蓝城皇后翠丽丝就会发动“五月政变”,杀害丈夫,登基为龙涎河联合王国的女王。

    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王国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奇怪的是,无论是马兰皇室,还是大小贵族,都默认了这个结果,就好像事先约定好了。

    不过陈兴的地位太低,对于这个层面东西只当新闻去听,用一句简单粗暴的话来说,就是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没想到这一世,在这黑死森林里,还能听到宫廷秘闻,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了。

    阿丽雅要去找翠丽丝的麻烦,只怕是龙争虎斗。他最好离得远远的,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思绪之间,陈兴忽然脚下一软,“扑通”的一声,直接扑倒在水里。他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爬出小溪,然后拖着阿丽雅上了岸。

    不知不觉中,他的体力已到了极限,哪怕再动一根手指,都感觉到乏力。

    两人浑身湿漉漉的,天气又开始转凉了,十分不舒服。陈兴捡了些小树枝,起了堆篝火,脱下外套,在火边烤着。

    转头看去,阿丽雅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翠丽丝素来以手狠心黑而闻名于世,私底下被人们称之为“血腥皇后”,硬生生地把联合王国变成了独裁王国,还建立了一座名为“血堡”的监狱,手段极为残酷。据说血堡刚建立的头几年,每天都会传出痛苦的哀嚎。

    除此之外,翠丽丝还创造了数种酷刑,最有名的就是“蚁刑”和“肠刑”。前者是灌入糖浆,剖开胸腹,然后用大瓮装着,下面开些小洞,一边输液,一边放入蚁穴之中。蚂蚁从洞里爬进去,由内自外地啃噬,受刑者要好几天才能死。后者则是在肚子上开个小口,一点点地抽出肠子,悬挂于受刑者的面前,仿佛帘子一般,最后通入电流,极其残忍。

    摊上这样的母亲,不可谓不悲剧。不过有其母必有其女,阿丽雅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在不久之前,她试图以一袋子土灰,送他上路。要不是他警觉,估计现在已经在某只变异生物的胃里面了。

    然而,面对如此凄美的故事,他不能不表示一下,于是拍了拍阿丽雅的肩膀,安慰道,“这么多年来,真是难为你了,加油。”

    阿丽雅抬起头来,泪眼婆娑,楚楚动人,忽然“哇”的一声,扑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呜呜呜,我是她的女儿,她怎么能这样对我……”

    陈兴轻抚着她的背部,以示安慰,心里却暗骂着:“我还是你的同伴呢,你不照样想杀我,活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