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这怎么可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开济的这声示警,看上去很仗义,其实没安好心。

    若是真心示警,一个字“跑”就完了。

    他说了很多字,整段话的逻辑重音,落在了“这东西不是人”这六个字上面。

    老头儿今年六十多了,正应了那句俗话,人老奸马老滑。

    尤其是他们牧门这一脉,近百年来衰败得不成样子,整个牧门门槛最高的也不过七寸,就是远在外兴安岭,疑似绝嗣的水牧刘家。

    陶家五寸门槛,算是牧门里极少数混得还不错的家族。

    陶开济作为一家之主,脑子要是不灵光,陶家全家老小两百多号人,早就在门里除名了。

    无论什么圈子都是这样,风光永远在顶峰。

    中层和底层,那就只能锱铢必较,甚至动不动以命相搏。

    死道友,好过死贫道。

    凝脂非人,这事儿陶开济作为一名老牧人,早就看出来了。

    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点出来,无非就是想换一个活命的机会。

    在场的三个人,荆旬被凝脂救助过,有报恩之心。

    吴贵驷更别提了,这小子鬼迷心窍,看上这个东西了。

    “这东西不是人”六个字扔出去,跟这两人几天来在脑子里形成的观念和产生的情绪,是有巨大冲突的,脑子肯定反应不过来。

    而就趁着吴贵驷和荆旬愣神的当口,陶开济脚下一点,人就已经窜出去十几米了。

    老头别看六十多了,身体上的能耐可不差,就算怀里的牧兽如今派不上用场,五寸那还是实打实的。

    老牧人这几天苦思冥想,这东西的来路,他多少有些眉目。

    牧门的牧兽,和猎门的豢灵,其实是一回事儿。

    这世上所有的牧兽豢灵加起来,最厉害的是三样东西。

    这三样东西,门里有句话,叫做“龙凤呈祥,白首至尊”。

    水牧刘家的巴蛇,这是龙,力量和体型举世无双。

    猎门林家的八哥,这是凤,聪慧绝顶,能御百鸟。

    可龙凤加在一起,也不如一头白首至尊。

    白首至尊,那不是一般的白首飞尸。

    一般白首飞尸,无论野生的,还是曹家后来豢养的,知道了情报,九寸能耐的门里人是可以对付的。

    白首至尊那就不一样了,那是飞尸之王。

    哪怕是门里的至尊级人物,比如猎门的魁首、刺客世家的大家主、拳师协会的大宗师、海客联盟的盟主,跟一头尸王对上,那也是凶多吉少。

    这东西,是豢灵牧兽中的至尊,搁在上古时期,那是凶兽穷奇中的王者。

    也只有这个东西,才能对陶开济怀里的牧兽,有那么大的血脉压制。

    这个判断,本来陶开济还将信将疑,结果这会儿眼看凝脂留下了血泪,发狂在即,陶开济怀里一直大小便失禁、颤颤巍巍的诡貂,直接就蹬腿了。

    一只门里评价非常不错,堪称上品的牧兽,活活吓死。

    那还犹豫什么呢?

    跑呗!

    这会儿陶开济是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一身力气全用上了。

    这儿是高原环境,缺氧。

    老头跑出去几十米,脑子就犯晕乎,脚下一个趔趄人就扑地上了。

    不能停!连滚带爬!

    逃命这个事儿,陶开济这几十年,干了不止一次了。

    但像这次这么拼命,是头一回。

    老头脑子有些晕了,但心里还很清楚。

    活活跑死,那就跑死了,至少有个全尸,比被那东西碎尸万段了强。

    陶开济到底还是如愿了。

    他留了个全尸。

    但不是因为他能跑,而是因为他很瘦。

    他的皮下脂肪很薄,哪怕全被震碎了,也不足以破出皮肤。

    跟他情况相似的,还有荆旬。

    这个病秧子本来就是皮包骨。

    最惨的,是对凝脂一往情深的吴贵驷。

    小伙子骨肉匀称。

    在尸王凝脂扬天长啸之际,他就跟一个被踢爆了的油罐子似的。

    “嘭”地一声。

    洒了一地的,不是红色的血,而是黄色的油。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距离云秀儿带着苗成云离开,解除了众人的禁制,不过一分钟不到。

    距离陶开济示警,也不过十来秒。

    而尸王凝脂留着血泪,扬天长啸,不过一秒钟不到,三个门里人就倒下了两个。

    吴贵驷没倒下。

    他身上油和皮肤已经炸没了,人却没倒下。

    他是吴家两百年来最出色的修力天才,用吴家东拼西凑勉强五寸的传承,硬生生修到了七寸的能耐。

    他生命力之旺盛,远非一个六十岁的瘦老头,和一个四十多的病秧子可比。

    他皮肤上的神经都已经炸没了,现在反而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

    但在高频音波的攻击下,他神智已经不那么清楚了,只有心里最深的那道执念还在支撑着他。

    吴贵驷整个人血肉模糊,往凝脂所在的方向走了两步,来到凝脂跟前。

    他看着身前的这个“女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凝脂对面前的所有人都不管不顾,只是仰头哭着。

    “她”张着嘴,无声哭泣。

    但“她”嗓子里发出来的音波,却能瞬间致命。

    吴贵驷垂死之人,手当然没那么稳,他摸到了凝脂的眼睛。

    凝脂眼睛上的美瞳,被抹了下来,露出一只枣核状竖立着的红色瞳仁。

    吴贵驷整个人呆滞了一下,哑声道“这怎么可能呢?”

    说完这句话,他跪倒在地,就此死去。

    而凝脂,则定定地看着珠穆朗玛峰的顶端,被吴贵驷抹去了美瞳、露出来的那只飞尸眼睛中,充满了仇恨和狂暴。

    它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

    珠穆朗玛峰的半山腰上,两道身影飞快地起落着。

    云秀儿和苗成云两人,在决定离开之后,就一刻不停,以各自最快的速度赶路。

    他们知道,尸王凝脂一旦发狂,次声波和高频声波的影响范围极大,要是脚下慢一些,就会被波及到。

    苗成云本以为以凝脂跟自己的感情,在自己在场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发狂。

    这种预估的结果,没有被验证,因为凝脂发狂的时候,苗成云人已经走了。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苗成云那是一身冷汗。

    好死不死,去试这种事情干嘛?

    还真被秀儿姐说对了,自己之前脑子有些发热。

    一想到云秀儿,苗成云往旁边看了一眼,不由得又一阵暗自诧异。

    云秀儿,他是真怕。

    这种害怕,并不是在战力上的畏惧,而是童年阴影造成的。

    至少在战力上,苗成云觉得自己跟云秀儿相比,应该算是各有所长。

    正面打,确实打不过,那是因为云家人的传承实在太厉害,直接剥夺人类的感知能力,没法打。

    历史上云家人只要“悟灵”成功,练成了自家传承,那就是无敌的。

    当年的猎门四杰,林乐山、苗光启、云悦心、曹余生,其中三个男人都是猎门一时之杰,可全绑在一块儿,也不是云悦心的对手。

    只是,至少在身体能耐上,苗成云有足够的自信。

    这世上,论身体能耐,只有自家老爷子比自己强,但再有五六年,情况就会有所不同。

    也许北欧那个公主,被山阎王改造了身体之后,能跟自己过过手。

    林朔,也能在自己手里撑几招。

    除了这三个人,其他人,苗成云压根没放在眼里。

    可是眼下,自己正在全力赶路,云秀儿居然在速度上能跟上自己,这就让苗成云有些佩服了。

    猎门之中,林章修力、曹苗借物、云苏炼神,这是各家传承的路子。

    云家和苏家都炼神,但有区别,苏家其实是兼顾修力的,他们修得不是林章两家的刚猛路子,而是阴柔之力。

    只有云家,自古以来都是纯粹的炼神,他们在身体上的能耐,比常人是强一点儿,但搁在门里那就是废物。

    哪怕当年的云悦心,也是如此。

    可眼下的云秀儿,显然不是这个路数。

    苗成云小时候是觉得她很强,打不过她。

    但那时候苗成云还是小孩子,云秀儿本来就比他大两岁,女孩儿发育又比男孩早,打不过很正常。

    等自己开始长力气了,云秀儿也就不再跟他动手了,没几年之后,她又回到了云家,两人断了联系。

    如今苗成云在修行上,也算有所成就,结果回过头一看云秀儿。

    你秀儿姐,还是你秀儿姐。

    既然脚下速度跟得上,动手的速度也就跟得上。

    速度能跟上,力量也就差不了太多。

    一个不修力的云家人,在身体修行上能到这个程度,苗成云心里服气了。

    同时他心里也很警醒,心想不行,我还是得去把a

    e追到手,否则真的按老爷子的意愿,跟云秀儿成婚生下子嗣。

    那童年的阴影,岂不是要成为一生的阴影?

    苗成云心思一杂,脚下不由得就慢了几分。

    身后的云秀儿,这就赶上来了,问道“怎么?这几年被女人掏空了身子,没力气了?”

    “秀儿姐,你这话说的。”苗成云无奈到,“我不是那种人。”

    “少跟我装蒜,你是哪种人瞒得过我吗?”云秀儿白了他一眼,“别废话了,赶紧,我们可能还没跑出尸王的音波攻击范围。”

    “嗯。”苗成云应了一声。

    刚要脚下发力,苗成云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随后全身上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完了,怕什么来什么,紧赶慢赶,还是没来得及。

    苗成云赶紧看向身边的云秀儿,他心里清楚,凝脂的音波攻击,对女人的伤害尤其大。

    凝脂的高频声波,影响的是人类神经系统,以云家人在这方面的能耐,应该是能免疫的。

    但是次声波攻击,云家人没办法。

    女人体脂率天生就高,比男人更怕凝脂这种性质的次声波攻击。

    结果苗成云一眼看过去,发现云秀儿没什么事儿。

    然后他自己,也感觉好像没什么事儿了。

    苗成云心里有些奇怪,心想难道跑出范围了?

    不对,音波影响,随着距离拉远,应该是渐弱的。

    刚才自己那么大感觉,不可能几步路就没了。

    再抬头一看,前面站着个人,苗成云明白了,赶紧停下了步子。

    他身边的云秀儿,也停了下来。

    “先生,您这么亲自来了?”云秀儿说道。

    两人身前十米,头发花白的苗光启,就站在冰天雪地里,手里拿着个黑匣子,看着两人直摇头“不放心呐。”

    苗成云估计,他手上的黑匣子,就是凝脂音波攻击忽然消失的原因。

    云秀儿脸上一僵,说道“先生,您不放心我吗?”

    “不是。”苗光启笑了笑,随后抬头看着珠穆朗玛峰,“我当然是放心秀儿的,我只是不放心山上的情况。”

    云秀儿点头道“您是怕这里的局面失控吗?”

    “是有这个原因。”苗光启说道,“另外,我也是时候跟他们说一些事情了。当然前提是,他们活得下来。”

    “老头子,我估计林朔确实不是凝脂的对手。”苗成云说道,“你来的正好,不然我还真拿凝脂没什么办法。我看不如这样吧,这次凝脂除掉了林朔之后,以后咱把她关起来算了,别放出来了,就当宠物养吧。”

    苗光启抬眼看了苗成云一眼,随后对云秀儿说道“秀儿,我当年跟他这么大的时候,真没这么蠢,这个你千万不要误会。”

    “先生,我知道的。”云秀儿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头子……”苗成云有些羞愤交加。

    “闭嘴。”苗光启白了自己“儿子”一眼,“你跟我上山,一起旁观这场战斗。

    你给我好好看一看,一个多月后,你要面对的对手,到底有多么强大。”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