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女总裁的近战保镖 > 第119章 跑不动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仿佛一切都恢复到了往日的安宁,但是海市却有一股地下势力,在暗流涌动。

    铁拳帮最近一直在找人来对付林杭,不过能够对付得了林杭的人,又有多少呢,要知道,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找人来对付林杭了,但是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如果只是失败一两次,他们还有勇气继续对付林杭,但是三番两次地失败,他们连对付林杭的勇气,似乎都已经被磨平了。

    铁拳帮甚至想要花钱请国际上有名的杀手来刺杀林杭,但是一听说林杭连巨人埃比尼泽都打败了,所以说,那些杀手一个个也噤若寒蝉,不敢轻易接取这笔赏金任务。

    现在,铁拳帮的帮主苍鹰也陷入到了两难的抉择,一方面,他是收了秦超群的钱,答应帮秦超群来对付林杭的,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动得了林杭一根汗毛。

    另外一方面,如果说,他们铁拳帮几次都没有对付得了林杭,那么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那铁拳帮的名声就毁了。

    实际上,铁拳帮的名声已经毁得差不多了,很多别的帮派,都说铁拳帮收了钱却不办事,是一个不靠谱的帮派,所以说,铁拳帮最近已经收不到什么新人了。

    没有新人愿意加入铁拳帮,所以说,这铁拳帮就如同是一潭死水一般,平日里面也没有了活力。

    一想到了这里,苍鹰就非常地着急,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而就在他烦恼的时候,埃比尼泽竟然回来了。

    是的,苍鹰根本就没有想到埃比尼泽竟然还会回来,当埃比尼泽回到了铁拳帮之后,苍鹰便质问道:“埃比尼泽,你这些日子到底去哪里了?”

    埃比尼泽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那些警察抓了我,说我打架斗殴,违反了什么法律,关了我一阵子,还说我没有这个国家的国籍,所以要将我遣送回国,不过我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出来了。”

    “你是怎么偷跑出来的?”

    苍鹰纳闷,这埃比尼泽被警察抓住了,还能偷跑出来,真是奇迹。

    埃比尼泽笑了笑:“我说我肚子疼,他们就带我去医院检查,我进入检查室里之后,打碎了窗户,然后从窗户跳下去,就成功逃跑了。”

    “原来是这样,埃比尼泽,既然你回来了,那你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接着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了,杀死林杭!”

    “可是,上一次,你刺杀林杭没有成功,而这一次,会成功吗?”

    “我也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成功,但是,既然这刺杀林杭,是你交给我的任务,我自然要再去试一试。”

    苍鹰听到了埃比尼泽的话之后,觉得很是欣慰,作为一个奴隶,能够为主人这么着想,实在是让人有点感动。

    于是,苍鹰便说道:“好,那你去吧,希望这一次,你能成功地战胜林杭。”

    埃比尼泽点了点头笑道:“那我去了。”

    在监狱里的日子,是非常难熬的,虽然埃比尼泽是一个巨人,但是监狱里的那些狱霸们,还是敢欺负他,觉得他是一个傻大个,经常拿他开玩笑。

    所以说,埃比尼泽把这一切的罪责全部都归结于林杭,如果不是林杭的话,那么他也不会被送往监狱,在监狱里面受尽了煎熬。

    在监狱里的时候,埃比尼泽之所以被别的人欺负,那是因为埃比尼泽的手和脚,全部都被铁链给拴住了,他反抗起来很麻烦。

    那些狱警对待这种连国籍都拿不出来的犯人,都是这样的,严加看管,如果不老实的话,还要打麻醉剂。

    所以说,虽然埃比尼泽很厉害,但是在监狱里面,就跟一头被关进了笼子里面的老虎一样,半点威风都发不出来了。

    不过现在好了,他逃出来了,所以现在,他就要去找林杭算账。

    他觉得他受得一切罪,都是林杭造成的!

    而此刻,林杭正坐在办公室里面,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着报纸,因为平时显得无聊,所以说,也只能看看报纸打发时间了。

    楼若淳自从恢复了记忆力之后,工作就更加地努力了,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女强人。

    对她来说,事业才是最重要的,女人如果有了事业,那就不再需要男人了,她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她虽然这么想的,但是她毕竟还是女人,既然是女人,那么就有某种对异性的渴求,这是很正常的,所以说,有的时候,楼若淳对林杭还是很温柔的。

    楼若淳对林杭一会儿温柔,一会儿严厉,弄得林杭无所适从,所以说,即便在上班的时候,林杭也尽量地躲避楼若淳的眼神,那眼神,实在是让林杭觉得浑身发麻。

    女人,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明明渴望爱情,却又装作一副非常不屑的样子。

    “喂,林杭,去给我倒杯水去。”

    “是的,楼总。”

    林杭给楼若淳倒了一杯水,然后放在了桌子上,就要再坐下来看报纸。

    不料楼若淳揉了揉眸子,笑着说道:“今天工作了一天,太累了,晚上有时间没有,一起夜跑可以吗?”

    “夜跑?”

    林杭没有想到楼若淳竟然会约自己一起去夜跑,这女人不会是脑子又不正常了吧,她一直以来都非常高傲的,怎么会约自己去夜跑?

    楼若淳似乎是看出了林杭的心思,于是便说道:“你别误会了,我只不过是最近工作太忙了,所以身体一时之间放松不过来,我要去夜跑放松一下,你作为我的保镖,自然也要陪着我一起夜跑了,是不是?”

    “哦,原来是这样。”

    林杭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我是楼总的保镖,那楼总要做什么,我林杭一定会陪着你的。”

    “那就说定了,今天晚上八点钟,南桥码头见。”

    “恩。”

    下班了之后,林杭陪着白慕雅吃了一点晚餐,本来,白慕雅还打算约林杭一起去看电影的,但是听说林杭晚上要陪着楼若淳一起夜跑,便只能作罢。

    夜里,八点钟,南桥码头上。

    楼若淳穿着一件运动衫已经在那里热身了,林杭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在原地慢跑了,一边跑一边说道:“你怎么才来?”

    林杭笑了笑:“我没有来晚啊,现在不是八点整吗?”

    “好,那现在就陪着我一起跑吧,跑完了三十里,我们就结束。”

    “呃,要跑三十里啊,你不怕猝死啊?”

    林杭没有想到楼若淳竟然要跑三十里,这对于她来说,应该做不到吧?

    “你别??铝耍?热灰?埽?匀痪鸵?艹ひ坏悖?绻?艿寐烦潭塘耍?嵌嗝挥幸馑及。?闼凳遣皇牵俊

    “呵呵,是,那我们就一起跑吧!”

    不管楼若淳说什么,那就是真理,她要跑三十里,那林杭就陪她一起跑呗,于是漆黑的夜空下,两个人就这样,并排沿着公路往前跑去。

    跑了一会儿之后,林杭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楼若淳已经有一些气喘吁吁了。

    不过,她还在坚持着,之前说好了要跑三十里,现在要是停下来的话,那么岂不是会被林杭笑话。

    林杭看到了气喘吁吁的楼若淳,也没有说什么,她要硬是坚持,那就让她坚持吧,看她还能坚持多久。

    就这样,两个人差不多跑了有半个小时,楼若淳这个时候边跑边喘:“我们跑了多少里了?”

    “差不多有十五里了吧?”

    “那就往回跑吧,跑回去就有三十里了。”

    “恩,那就往回跑。”

    可是,楼若淳跑了没两分钟,就感觉到自己的腿好像灌了铅一样,不听使唤了,怎么也跑不动了。

    楼若淳便喊住了在前面跑的林杭:“林杭,我跑不动了,怎么办?”

    林杭听到了楼若淳这么说,便笑了笑:“你说什么?”

    “我说我跑不动了,该怎么办?”

    “你不是说要跑三十里的嘛,怎么现在才跑了一半的路程,你就坚持不下去了?”

    楼若淳咬了咬牙,显然她是被林杭给嘲笑了,但是,即便被林杭给嘲笑了也没有办法啊,谁叫林杭说得是事实呢?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你说该怎么办,那既然跑不动了,就慢慢走呗,可以吗?”

    “好,那就慢慢走吧!”

    但是,楼若淳浑身的力气都消耗光了,她走了大概有半分钟,就直接躺下了:“不行了,走不动了。”

    “我去,你这是要躺在地上干嘛?”

    林杭很无语,这大黑夜的,你一个女人就躺在地上,也不怕夜猫子啊!

    于是,林杭便说道:“你快点起来吧,不能这么躺着,地上凉,小心着凉了。”

    “可是,我真的已经走不动了,你说该怎么办啊!”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而且这条路上晚上根本就没有出租车,所以说,我们只能慢慢走回去了。”

    “我真的走不动了,要不然,你背我回去吧!”

    “什么,你让我背你回去,劳资也很累的啊,毕竟,我和你一样,也是跑了十五里地了啊,哪里能够背得动你啊!”

    林杭说得没错,这运动本来就是不能过量的,如果过量的话,那么身体就会垮掉的,反而对身体的健康不利。

    现在,林杭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一些体力透支,虽然现在再跑回去也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说背着楼若淳回去的话,那林杭就应该会吃不消了。

    毕竟,楼若淳是一个大活人,怎么说也有几十斤吧,背着她,怎么能够走十五里的路程回去?

    “你快点背着我,如果你不背我,我就躺在这里,你今天晚上就守着我在这里睡吧!”

    “什么,你这简直就是耍性子嘛。”

    林杭这个时候说道:“那你还是上来吧,我看能背多久,就背多久,实在背不动的时候,再说。”

    这个时候,林杭蹲了下来,然后扭头对身后的楼若淳说道:“上来吧!”

    楼若淳很高兴的趴在了林杭的后背上,然后说道:“好了,多谢你啊,那现在咱们走吧!”

    林杭心想,做你的保镖真辛苦啊,不仅要保证你的安全,还要当牛做马,这背着你走十几里路的话,肯定得累死啊!

    还别说,楼若淳的身体还显得挺沉的,大体估算一下,怎么说也在一百斤左右啊,没想到这楼若淳浑身都是肉,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得,那么多彪。

    走了一会儿之后,林杭就感觉到自己有一些血液上涌,现在天气炎热,再加上他体力透支,身体自然就有一些不适。

    林杭想让楼若淳下来自己走,但是又怕她抱怨,所以说,林杭还在咬牙坚持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