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玄天魔帝 > 第二千七百十三章此生是否无悔?

第二千七百十三章此生是否无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然已经有些老了。

    儿子有了,孙子也有了,人生并没有什么苦难。

    他本可以颐养天年。

    陈家小镇像他这般年纪的,一般都已经悠哉的活着,下下棋,聚聚老友。

    但陈然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他不知道。

    所以他只能读书,雕刻,从这些做了一辈子的事情中寻找。

    陈然有一间雕刻坊。

    以前他也卖过木雕,不过年老之后便是都摆放在这里。

    而让他的妻子,孩子不解的是,这些木雕皆为人形,而且没有面孔。

    这一日。

    陈然在雕刻着一个女子木雕。

    身姿婀娜,气质不凡。

    仅仅看木雕,就知这女子定是个无双之人。

    但…依旧没有面孔。

    陈然准备开始刻脸,但却是停住了。

    他脑子里有一些轮廓,很想将其刻出来,但事到临头总会无从下刀。

    每当这时候,陈然便会沉默。

    这一生他见过很多人,在父母死去后也走过很多地方。

    但这些人,他记得自己从未见过。

    好似前世的回眸,不曾记住,只是惊鸿一瞥。

    一屋子,皆是如此。

    “读了一辈子书,学了一辈子道理,最终却最不懂自己。”

    陈然轻轻放下刻刀,小心将木雕放到一旁。

    即使刻不出脸,他闲暇时还是会刻。

    他这一生追求不多,这是其中之一。

    这时。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是他的孩子。

    “爹,有人找。”

    中年男子道,看了眼木雕,满是不解。

    “是谁?”

    “据说是大官。”

    “你让他等下,我马上就过去。”

    中年男子点头,迟疑了下,问:“爹,您为什么不去当官。

    您可是这里最有名的先生,连太守都来找过您……”“只是不想为当官而当官,如今初云国圣上贤明,国泰民安,贤臣不少,不缺你爹一个。”

    陈然笑笑。

    中年男子不解,但知道陈然脾性,也就没再多说,转头离去。

    陈然看着,微微叹气。

    他知道,自己儿子是失落的。

    生在人间,难免攀比。

    陈然自觉已经将儿子教的很好,可总归是差了些,不比世家子弟。

    陈然整理下衣物,接着就是走向大厅。

    此刻大厅中有一中年男子坐着,身后有一青衣男子,笔直如松,腰间悬挂长刀,剑眉微微一挑,就让人感觉到凌厉。

    而中年男子举止优雅,尽管嘴角带着笑意,平易近人,但也有一股常人无法忽视的气度。

    陈然走了进来。

    看到中年男子,他目光微微一缩。

    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

    “不知二位来找我何事?”

    陈然问。

    “琴源城的城主之位如今空缺,不知先生是否有意向?”

    中年男子也打量着陈然,笑问。

    “琴源城虽有骚乱,但大抵太平,中庸之士便可胜任,无需贤士,如此反而大材小用。”

    陈然轻声道。

    “先生是说自己是贤士?”

    中年男子笑意盎然。

    “不,只是不值得您千里迢迢来找我。”

    陈然道。

    “我诚心而来,先生难道不考虑考虑?”

    中年男子再问。

    “不考虑,书读了很多事就看的太明白。

    而看的太明白,就喜欢斤斤计较,不适合当一城之主。”

    陈然摇头。

    中年男子讶然:“先生这道理倒是第一次听。”

    “若您不介意,我像您介意我们小镇的镇长,虽无大才,但却仁厚,值得一用。”

    陈然继续道。

    “先生真不想借此机会大展宏图?”

    中年男子问。

    “何为大展宏图?”

    陈然反问,接着又自答:“不过是自身价值的体现,与苍生并没太多用处。”

    中年男子眼神有些触动,站起身,对着陈然微微一拜。

    “先生大才,让您做一城之主的确屈才了,在下日后再来拜访。”

    中年男子轻声道。

    陈然回拜。

    “君子读书,为立德立命。

    君王治国,为民为太平。”

    陈然轻语。

    中年男子一笑,带着青衣男子离去。

    走出小院,青衣男子问:“一介书生,值得您亲自来?”

    “之前只是抱着来看看的心态,现在倒是有些尊重了。”

    中年男子笑道。

    “就因为之前的谈话?”

    “不,因为他第一眼就认出了我是谁,也因为他有大抱负,却甘愿屈居于小镇。

    现在的初云国,的确不需要他。”

    中年男子轻笑,看了眼小院。

    “我初云国若有大难,我相信这位先生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这才是国之大才。”

    时间流逝。

    中年男子的到来,并没有打破陈然的平静。

    转眼,十年过去了。

    这十年,陈然的妻子也离世了。

    陈然伤感,但很快就平静。

    因他知道,老来生死是常事,总有一天也会轮到他。

    而这期间,他的孩子也是搬了出去。

    尽管孝顺,经常会来看陈然,但终归是孤独一人了。

    不过陈然也没在意。

    学问,木雕。

    这两件事做一辈子都太短,哪有时间悲春伤秋。

    陈家小镇中。

    陈然成了最有威望的先生,就连镇长都尊他敬他,逢年过节都会来送礼。

    不过也正是因此,很多人都怕陈然,觉得他太古板。

    学问好,但很多人都无法理解。

    尽管陈然从未强求,但很多人还是觉得和陈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过陈然还是不在乎。

    人在做,天在看。

    他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

    他读书,专研学问,只想更明白这个世界,更明白道理,不想这一世走一遭,还要稀里糊涂的闭眼。

    陈然已经很老了。

    他并没有几年可活了。

    尽管活的通达,但还是想多学一些东西,多懂一些东西。

    不过。

    平静的岁月总会有波澜。

    邻国碧水国请来了一位仙师,据说实力强大。

    碧水国准备和初云国开战了,更是在昨日那仙师毁了一座小城,杀了几万人。

    此事引起了哗然,就算是小小的陈家小镇都传开了。

    很多人都说初云国要灭国了。

    这一日,陈然收到了讯息,知道此事为真。

    也在这一日,陈然没再读书,也没再刻木雕,而是破天荒的去陪了下自己的孩子们。

    他们受宠若惊,不知道这位老父亲怎么了。

    “父亲,您怎么了?”

    “平安是福,平凡是幸。

    你不要怪为父没给你富裕的人生。”

    陈然道。

    他摸摸自己孩子的脑袋。

    “你已经做得很好,对孙儿不要太苛刻。

    人生不过百载,不能玩物丧志,但也要珍惜时光,及时行乐。”

    这一日,陈然说了很多。

    而第二日,陈然就离开了陈家小镇。

    大半辈子读书,学道理。

    陈然从未跟人争过什么道理。

    因他觉得没必要,这终究是陈然自己的道理,不需要跟别人争辩。

    但这次。

    他要去和碧水国那位仙师讲讲道理。

    滥杀无辜!此事任你能搬山倒海,寿与天齐,也是错的!陈然佝偻着身子,驾着颠簸的马车,以垂垂老矣的年纪独自前往碧水国。

    ……碧水国很大。

    曾经和初云国关系很好。

    以前陈然都是来此游历过。

    国都清水城很是繁华。

    这一日。

    一个佝偻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衣裳破烂,就像个乞丐。

    不过在走入清水城的瞬间,他佝偻的腰变得笔直。

    不多久,他来到王宫前。

    “来者何人?”

    有护卫喝问。

    “请帮我叫一下你们那位仙师。”

    陈然道。

    “你是谁?”

    护卫挑眉。

    陈然太普通了。

    尽管有素养,并没骂,但也不会给好脸色。

    “初云国一介书生。”

    陈然道。

    此刻几位护卫一愣。

    “大胆!”

    接着,有人大喝。

    不过。

    陈然却是向前一步。

    “何为大胆。”

    他问,浑浊的眼眸瞬间变得凌厉。

    尽管老了。

    尽管手无缚鸡之力。

    但读书人,气势十足!陈然读书何止万卷,一身书生意气早已强大至极。

    几个护卫看到,本能的后腿一步,竟是有些畏惧。

    “在我看来,大胆是指一个生灵在做自己不敢做之事,虽畏惧,但不得不做,这才是大胆。”

    陈然道。

    “我此来,一身坦荡无畏,并不是大胆。”

    说着。

    陈然向前走去。

    “作为来访者,我理当在外等待。

    但今日总归不是来聊天会友,便索性不再计较这些。

    你们不帮我叫,那我便自己去找吧。”

    众人止不住又向后退去。

    眼前这老书生在这一刻似乎高大起来,让他们无法直视。

    他们本该阻拦,就算气势再大,一剑刺过去也得凉凉。

    但…莫名的失了勇气!陈然向前走。

    很多人来拦他了。

    但他一身无畏,浩然之风相随。

    竟…无一人敢拦。

    很快。

    陈然走到了大殿前。

    碧水国主和一个道骨仙风,手持拂尘的老人站在一起。

    老人…显然就是仙师了。

    “仙师……”国主有些紧张,毕竟陈然看起来也像个修行者。

    不过。

    仙师却是嗤笑:“只不过是个受了文道庇护的普通人,我单手就能捏死。”

    国主一听,顿时呼出一口气,轻松起来。

    而仙师则是走到陈然前,不屑问:“听说你找我?”

    “对。”

    “来找死?”

    “不。”

    陈然摇头:“来跟你讲一个道理。”

    “哈哈哈,在这世界,拳头就是道理,你有么?”

    仙师大笑。

    陈然抿嘴,沉默许久才道:“我读书近八十载,满腔道理。

    但今日,我只对你讲一个。”

    “谁来听听?”

    仙师嗤笑。

    “杀人偿命。”

    陈然沉声道。

    “哈哈哈……我一只手都能捏死你,你难道还想杀我?”

    “你可以试试。”

    陈然抬头,一头白发肆意。

    他苍老的面孔上满是坚持。

    平凡归平凡,道理归道理。

    就算再强,错的就是错的。

    “找死!”

    仙师大怒,一巴掌拍向陈然。

    但……“轰”的一声。

    陈然头顶有文道圣人虚影浮现,好似撑起苍穹。

    仙师抬头,吓得屁滚尿流。

    “凡人,还是修士,都是要讲道理的。”

    陈然轻声道。

    他微微盘膝坐下,身形肉眼可见的变得枯槁。

    但也就在这一日。

    碧水国人人敬仰的仙师,被圣人虚影一巴掌拍死了。

    一日后。

    初云国主匆匆而来。

    看着行将朽木的陈然,他眼眸赤红。

    “先生,对不起,我来晚了。

    快,那灵丹让先生服下。”

    初云国主大喝。

    不过,陈然阻止了他。

    眼前的初云国主就是当年曾拜访陈然的中年男子。

    “修士是修士,凡人是凡人。

    我的大限已到,无需续命。”

    陈然轻声道。

    “可是……”初云国主眼中有泪水。

    他知道,就知道这老人是国之大才。

    “可还记得当年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陈然问。

    “记得。”

    “其实我少说了一句。

    为君者,千古流芳也好,遗臭万年也罢,问心无愧便可。

    这些年你所做,我皆看在眼中。

    谢谢你,让我生在一个太平国度。”

    陈然说着,眼眸闭起,再无气息。

    “恭送先生!”

    初云国主大悲,行大礼,送陈然最后一程。

    弥留之际。

    陈然问自己:“此生是否无悔?”

    陈然想了许久。

    似乎没什么后悔的事情。

    “罢了,此生便如此了。”

    他摇头。

    与此同时。

    无数小纪元之上。

    浩瀚的纪元十界。

    一个女先生透过重重迷雾,看到了陈然。

    “此子大善。”

    她哈哈一笑,手握竹竿一抖,有魂自下界被钓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