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477章 反击开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由于在鸣水宗敌人那里作了布置,所以山洞前的毙敌是绝对不能出岔子的。在肉球出击的同时,她也从洞顶的黑暗中飞扑而出,直取移动守卫。

    这人面对着山洞,离她还有三丈距离,并且妖力不俗,比守门的两个妖怪修为要高出一大截。这也是庆忌手下常用的巡守方式,免得囚徒从背后袭击,将所有守卫一锅端了。

    他的眼力和受到的训练一样好,看到肉球突袭门口的守卫,面色顿时一变,第一反应不是上去救人,而是要捏爆腰间的示警法器。不过对他来说,虽然这个动作做出来只要一弹指功夫,却永远都没有机会了。他只觉得脖子上微微一凉,像有清风拂过,随后视角突然改变,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这人身上穿着的衣服很熟悉,像是,像是自己所穿的。

    宁小闲聚神力于足下,扑出来的时候比弹簧还要快上许多倍,在空中一个转体,有若一只高速旋转的梭子。她的弹跳力惊人,又加上了这样的旋转劲道,如有第四个人在场观看,会觉得她的身体像是被拉成了一条绷直的长线,线尾还在洞顶的黑暗中,线头却已经擦过了移动守卫的身畔。

    这是速度太快导致的残影。

    待她像猎豹一样四肢同时落地时,这个移动守卫还僵在原地。她也不理会,转头看到肉球难看无比的吃相,皱眉气道:“文雅一点、干净一点!回头你还要附回我身上的。”

    肉球抓紧时间。当它心满意足地松开藤蔓时,看起来红光满面,不过那两个被吸食的倒霉鬼已经变成了两具人干。宁小闲将袖子一展,它就乖乖钻了回去。

    洞内众人走出来时,正好看到最后一个守卫的脑袋,缓缓从脖子上掉了下来,落在地面上。方才那一击,她的速度太快,而獠牙也极锋锐,妖怪坚硬的脊骨在她手下不比豆腐硬多少。倒不是她喜欢用这么极端的手段杀人,而是妖怪多半生命力顽强,若不剁下脑袋,恐怕此时他已经触发了警报。

    扶着伤员的那几个劫匪也颇有眼力价,知道接下来的事跟自己无关,于是搀扶着病号慢慢退进了黑暗之中。宁小闲和七仔则带着剩下的人往悬崖的方向掠去。他们走得非常小心,因为再往前就有哨兵了,今夜月光又太好,不利于潜行。

    不过才走了一小会儿,他们心里就犯嘀咕了,守备怎可能这样松懈?他们几乎从关押犯人的山洞,长驱直入到了悬崖前方两百丈远(七百米)之处,竟然没有遇到一对儿哨兵和守卫?要知道,站岗的哨兵往往是一组两个,称为明暗哨,即是一人在明,一人在暗,互作守应。明哨若是诱饵,暗哨就要处理吞饵的敌人、并讯联友方。

    几个经验丰富的劫匪可是已经作好了杀人流血的准备,可是走了这么久,怎么连个敌人都没遇到?正思忖间,一个白色的影子从雪地上慢慢悠悠地“长”了出来,令大家吓了一跳,有人握着法器差点儿攻上前去,被宁小闲用传音喝住了:“自己人!”

    众人定睛一看,果然是自己人——宁小闲的左膀右臂,那个冰块脸,涂尽同学是也。他放出魂魄分身,反而用折骨术将自己埋在雪地里,宁小闲既已到来,他就将自己“拔”了出来,只是这门秘术施展起来颇显诡异,才吓了大家一跳。这时,宁小闲才发现他肩膀上还停着一只不到巴掌大的小鸟,在雪地里时也是一身素白,可是靠近了松树之后,体表的羽毛居然变成了树皮的颜色。

    “鸠摩?”她试探着轻唤了一声,那小鸟翻了个白眼:“是我!”

    她头一次见到鸠摩的鸟类形态,估计这也不是其真身,只是和七仔一样化了形的。可是这会变色的天赋也真是有趣。不过最诡异的是,鸠摩为什么会和涂尽呆在一起呢?这两人不是互看对方不顺眼么?宁小闲只觉得一股强烈的违和感从心底冒了出来。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好时候,她轻声问涂尽:“都布置好了?”

    他轻轻点了点头:“妥了。有好玩的了。”从一开始,踏入鸣水宗陷阱的,就只有宁小闲和七仔两人而已。涂尽、鸠摩和其他隐卫遵照长天的要求办事之后,顺手清理了这附近的哨卫。还是自己人用起来舒服,若非对方人数颇多,自己这几个人手不足,她还真不想把劫匪们带过来。

    将囚犯们分散安置好之后,她和涂尽一起,轻轻跃上了一棵尽覆白雪的香樟。这儿距离闻人博和庆忌的位置还是远了些,于突袭不利。可是再往前防守严密,惊动了敌人可就得不偿失。

    耳边传来了长天的倒数声:“十、九、八……咦,有人来了,在你左后方。”

    竟然有人能侵入这么近,才被长天发现?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唰地一下扭过头去,双手紧紧握住了獠牙,神经绷到最紧,随时准备送出致命一击。

    却见这人一身白袍如雪,静静地站在雪地里、香樟的阴影之中。那点儿灰暗自然瞒不过宁小闲的眼力,不过她只瞟了这人一眼,心下就忍不住松了口气,握着武器的手也垂了下来:“是你?”

    这人看起来面无表情,但一双眼睛温润有光,分明地透着十分的笑意,所以她也坚信这人是笑着的了。天底下,她只见过一个人的眼睛如此灵动传神。

    千金堂堂主,公输昭。

    公输昭望了望她,正要说话,目光扫到她身畔的涂尽,面色突然微微一愕。

    涂尽的反应也很让她吃惊。他横跨前一步,将宁小闲挡在自己背后,眼睛中露出了冷厉的光。涂尽的性格沉稳冷静,且如今道行深厚,能令他这么紧张的人并不多见,不过宁小闲马上就知道了原因,因为他低声喝道:“阴九幽!”

    眼前这人明明是公输昭,为什么涂尽会喊出阴九幽的名字?她心里一紧,还没来得及反应,前方两百丈处传来了巨响,若以先后区分,其实应该是三声巨响,顷刻间,整片山崖地动山摇!

    长天的倒数声虽然中止了,但已设定好的某些东西却不会停止运作。她的计划也早已布置下去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埋伏在暗处的所有人,都等着她的讯号,好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冲,还是不冲?可是被涂尽喊出了身份的公输昭突然出现,她是不是还要依照原计划进行?他和崖上的人什么关系,是不是帮着对方反来给自己下套?

    千钧一发之际,饶是她一向果断,现在也犹豫不绝。

    幸好公输昭似能看穿她心中所想,开口道:“我是公输昭,不是阴九幽。我站在你这一边。打完我们再谈。”声音中有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信服力。

    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等着她的讯号。等这阵骚乱过去,自己等人哪里还讨得了好?她冷冷望了眼前人一眼,微一咬牙,往空中丢出一小支箭竹。这玩意儿飞到离地二十丈外,发出咻地一声厉响,方圆三里之内都能听闻,随后引爆出红色的烟雾。

    进攻,开始!

    几乎就在箭竹爆响的同时,二十多条影子从四面八方现出,向着悬崖扑了上去。若是比速度,七仔自然是一马当先奔在最前,而宁小闲则紧随其后,涂尽只看到她的身影如一阵轻烟般掠了出去,转眼就在三十丈开外。

    遥想当年在秘境里,她速度还远不及他,如今物是人非,女主人的修为一日千里,涂尽忍不住摇了摇头。他肩上的鸠摩急得连拍翅膀道:“你快些!”

    他办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娘们儿来催了?涂尽瞪了她一眼,鸠摩炸起了毛,随后又伏顺了下去:“快些,我手痒得很!”她杀性本就很重,最近又凡事郁闷,离开巴蛇山脉之后都没甚机会杀人泄忿,眼下早已跃跃欲试。

    涂尽奋力前奔不语,心道这女人的性情真是暴戾得很,倒像一匹性格急躁的胭脂马。

    仍然站在原地不动的公输昭,望了望远处的动静,失笑道:“这女子果然不简单,居然在我的巧器里另外还加了料。”

    这片悬崖高近百丈,崖顶外凸如大张的狼口,原本望之有些狞恶,然而现在却是一片烟尘滚滚。数十万吨重的滚石和土木崩塌而下,带着惊人的气势狠狠砸向地面,即使隔着三百丈远,公输昭也能感觉到脚下的大地阵阵颤栗。

    更可怕的是,这处地势较高,而在积雪深厚、坡度又高的地方,别说这样剧烈的爆炸了,就是一声小小的咳嗽也很可能引起一种最恐怖的自然现象——雪崩!

    所以这数十万吨重的滚石土木刚刚砸到地上,引发的冲击波就已经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后轰轰声再起。这一回的声响更加持续,起先不过是白雪滑过地面的沙沙声,然而越来越响,不出几十息,就变成了震慑天地的咆哮。数千吨重的白雪像冲破了堤坝的浪头飞奔而下,疾逾奔马,尽情吞噬着眼前的一切。RS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