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武仙踪叶辰楚灵儿 > 第2443章 藏的真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语,给众人问住了,皆挑了眉毛。

    叶辰瞧了一眼,便自觉的埋头喝肉汤,再不用去问,看众人神情便知,所谓的八字,在场的都不知晓。

    众人不明所以,各自对视一眼,便没了后话。

    深夜,叶辰才离去,再不找男永生体,连皇者他们都未追上,更遑论是他,人豁的太久,总会成妖,妖孽的那个妖。

    他虽不找了,可圣尊他们,却贼有毅力。

    这些年,切磋式的练兵,能打的都打了,就差男永生体鹅,必须得练练。

    此刻,众人都有些想念人王了,若有那厮在,必定能找着,周天的始祖,一个推演夺天造化,一找一个准儿。

    奈何,人王的应劫,无人知晓在何处,更不知猴儿年马月才归来,没有他,珍藏版都断货了,生活也索然无味。

    浩瀚星空,域门惊现,叶辰自内走出,欲回大楚继续悟丹。

    然,未等他祭出域门,便闻星空嗡动。

    而后,便是云雾缥缈,隐约间,能见一片大世界,无边辽阔,其内山岳林立,大川纵横,如一片人间仙境。

    “仙族。”

    “仙族。”

    叶辰与小灵娃,异口同声道,那等独有的气息,也只仙族具备,未曾想到,竟藏在这片星空,连身负轮回眼的叶辰,先前都未发觉,很显然,是仙族解封了。

    说到仙族自封,那历史就颇为悠久了,与凤凰族、金乌族那些,是不分先后自封的,所谓自封,便是回归了祖地。

    几百年过去了,凤凰族、神族、魔族、妖族、西漠灵山都被被灭了,还有南域的种族,除却被灭的,其他都已被发配到域面,唯独这仙族,是最迟到的一个种族,至此才解封。

    “藏得真好。”小灵娃唏嘘一声。

    叶辰也不免啧舌,前有天魔入侵,后有洪荒作乱,诸天几次大动荡,都未逼出这仙族,还真够沉得住气的。

    “他家神子乃你灭的,多半找你算账。”小灵娃摸了摸下巴。

    “随意。”叶辰耸了肩。

    说话间,云雾已散去,仙族的大界祖地,完美的呈现在了俩人眼中,隔着浩渺星空,能望见一个个盘坐的仙族人。

    叶辰见之,欲抬脚走近,仔细看个清楚。

    然,未等他走去,仙族的祖地,便又被云雾迷蒙,掩成了虚无,一片大世界,可谓惊鸿一现,便又消失不见。

    “真有意思,没事儿出来显个灵?”小灵娃撇了撇嘴。

    叶辰不语,迈出的脚,又很自觉的收了回来。

    他双眸已微眯成线,扫看着那片星空,再不见仙族的踪迹,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或者说,已不在这片星空。

    有意思!

    叶大少摸了摸下巴,眸中闪烁深意之光,总觉仙族藏着秘辛,不然,前有天魔入侵,后有洪荒作乱,为嘛都不见他们出来,而且,仙族的祖地,貌似不是固定的,时刻都在变动着。

    此番,若非他赶巧,多半也望不见。

    缓缓收了眸光,他抬脚进了域门,这等事,找姜太虚问最之际,姜太虚不愿说,那便还有帝荒,纵能弄清楚。

    一个宁静的夜,他落在了一颗古星中,在一座小城,寻到了龙一和龙五,一起的还有慕容妙心,正盘在老树下打坐。

    龙一悠闲,提着酒壶,静静喝酒。

    倒是龙五,脸色极为苍白,嘴角鲜血流溢,气息颇是微弱。

    叶辰未现身,远远看了一眼,便又转身,不免叹息,想打败男永生体,难如登天,龙五或许穷其一生,也难完成这个夙愿。

    比起龙五,龙一就幸运多了,而比起龙爷,他俩就幸运多了,至少他俩还活着,而龙爷,却是生死未卜,或许,早在多年以前,便葬灭在轮回中了,早成一?g黄土。

    如龙爷那般的人,还有很多,刀皇燧??、欧阳世尊、天宗老祖、虎娃.....,太多太多,英雄冢上的人名,或许真就人名了。

    轰!轰隆隆!

    正走时,突闻轰鸣声,传自远方星空。

    对此,叶辰早已习惯,这一路走来,约架的人时常有,休养生息的年代,无战火滋扰,一个个的,都闲的发慌。

    还有更闲的,乃是观战者,一个个都消息灵通,哪哪有大战,哪哪热闹,都门儿清,三人一组,五人一队,前仆后继。

    叶辰步伐不紧不慢,循着轰隆源头走去。

    待走近一瞧,眸光不由亮了,斗战的并非老辈,而俩小辈,其中一个,乃大地之子。

    至于另一个,叶辰是见过的,乃太阳之体。

    昔日,他还想着给其拐到大楚,奈何,小老头儿忒强,没带回人才,还被一顿好揍,至今,他都不知那小老头儿啥个来历。

    “那是太阳之体?”

    “看其本源,必定是传说中的太阳血脉,真眼拙了。”

    “大地之子对太阳之体,孰弱孰强。”

    世人的话语,此起彼伏,各个眸光熠熠,看多了老家伙们的斗战,如今来了俩小辈约架,真真的新鲜。

    轰!砰!轰!

    议论声中,轰鸣声更盛,大地之子与太阳之体的斗战,惨烈不少,皆如一尊仙王,沐浴着对方鲜血,战到了发狂。

    斗战的动静,颇为浩大,诸多死寂星辰,都为之崩塌。

    可以得见,两人旗鼓相当,斗的不分上下,无论是大地之子,还是太阳之体,也身负一脉传承,谁也不弱了谁。

    “本以为只有圣体家的天谴之体,堪与大地之子为敌,不成想,这太阳之体,也贼霸道。”太多人唏嘘,多已取了记忆晶石,刻印着斗战画面。

    “等着吧!待天谴之体长大,必会更热闹。”

    “还有天煞孤星,圣体家的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妖孽。”

    “咱家的娃,咋就这般平凡嘞!”

    轰隆声震动星穹,议论声也未曾断绝,大地之子与太阳之体斗的火热,身为观战者的他们,好似比他俩还亢奋。

    叶辰静静望着,面挂微笑,一个太平盛世,后辈们也都崛起了,用不了多少年,在此斗战的两个后辈,必会成一方巨擎。

    “你家宝贝女儿也来了,还有你家的宝贝女婿。”小灵娃指了一方。

    叶辰侧眸望去,自人群中,寻到了蒙黑袍的叶灵,还有圆滚滚的唐三少,也是跑来观战者的,看的俩眼冒光。

    女儿是他女儿,可那小黑胖子,可不是他女婿,纵他同意,他的那些媳妇们也不会同意,一眼望去,都不般配的。

    “那小胖子,若长得正常些,倒也还好。”小灵娃摸了下巴,还是贼喜欢唐三少的,别看人长得黑,但诸天年轻一代,他是属第一的,天赋虽不是绝对逆天,可他却有神级挂。

    同阶对敌,谁干的过血继限界,耗也能给对方耗死。

    这一点,大地之子不行,天谴之体不行,太阳之体更不行,拼血脉拼战力拼天赋的年代,也是拼挂的年代。

    很显然,论挂的强弱,谁都比不上唐家的小黑胖子。

    身侧,叶大少摸了下巴,在盘算另一件事,若有幸再开血继限界,要不要找个媳妇上床,搞不好,也能造出如唐三少那号的异类。

    这个想法,还是很靠谱的。

    轰!砰!

    他想时,大地之子与太阳之体皆自虚无坠落了,最后一击硬憾,谁也无法奈何谁,坠落的身体,将两片星空,砸的炸裂。

    至此,大战才停歇,两人一东一西,一个踉踉跄跄,一个摇摇晃晃,皆战的浑身血壑,却终是未分出胜负,平手了。

    世人一脸遗憾,总想分出个强弱,可惜没那结局。

    “他日再战。”太阳之体稳住了身形,最后望了一眼大地之子,转身走了,并不服大地之子,自认同阶无敌。

    他不服,大地之子亦不服,就如当年,不服天谴之体那般。

    “他日,必胜你。”大地之子也走了,染血衣袍烈烈作响,虽是个后辈,可其风姿,可能比肩先辈了,璀璨夺目。

    或许,无人发现,有俩人偷偷跟上了大地之子和太阳之体。

    而那俩俩人,正是叶灵和唐三少,叶灵跟着太阳之体,小黑胖子跟着大地之子,不难得见,俩人都笑的坏坏的。

    “目测,大地之子和太阳之体,要倒大霉了。”小灵娃语重心长道,分明瞧见了叶灵和唐三少,都是拎着家伙的。

    “后辈嘛!有活力是好事。”叶辰的神色,意味深长。

    小灵娃侧首,斜着眼瞥了一眼叶辰,你这话,乍一听没啥毛病,不过,若被揍的是你家叶灵,会不会也这般淡定。

    好戏散场。

    观战者们意犹未尽,这一趟没白来,后辈的争伐,也是贼精彩的。

    叶辰笑着,也踏上了回归大楚的路途。

    不知为何,总能听闻身后有惨叫声和大骂声。

    听其音色,乃大地之子和太阳之体,多半被叶灵和唐三少敲了闷棍,那俩活宝,此刻该是在扫荡战利品。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叶辰的一副欣慰的神态,很好的诠释了这个真理。

    他这一路的身家,都是这么整来了,没钱了,就绑票挣些钱;没宝贝了,再顺便打个劫,坑蒙拐骗,是样样精通。

    再回大楚时,是个深邃的夜。

    夜里的大楚,蒙着星辉和月光,祥和无比。

    可这个夜,并不平静,叶辰方才踏入,便闻震天九霄的轰鸣声,隔着缥缈虚无,能见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一瞅便知,是有人在渡天劫,而且,还是准帝天劫,动静真不是一般的大,聚成雷海,遮天般巨大,每一道雷霆,都蕴含毁灭之威,颇多的大山,都在天劫下,被劈成了飞灰。

    叶辰定身,眼眸微眯一下,透过天劫雷海,能望见渡劫者是谁,乃七彩孔雀族的公主,嗯,也就是天稚,纵横在雷劫中,如一尊女王,亿万雷霆都奈何不得她,成片雷电被抹灭。

    “这姑娘,脑子进水了吧!在大楚渡准帝劫。”小灵娃咧嘴啧舌道,看着那一座一座被劈成灰的大山,着实心疼的说。

    还是叶辰直接,踏天而来,一头钻进了雷海中。

    而后,便见他拽着天稚出来了,直奔大楚外,外面地儿那般大,你偏偏在大楚渡劫,你是真没睡醒啊!

    天稚尴尬,只顾渡劫,忽略了这点。

    两人再现身,已是浩瀚星空,还是一片死寂的星域。

    至此,叶辰才出来。

    要不咋说是圣体,就是尿性,随意进他人天劫,如入无人之境,天稚的准帝雷劫是强,也难破他圣躯。

    “你丫,下次进人天劫,能否提前说一声。”

    小灵娃骂骂咧咧的,叶辰是没事儿,可他,就有点儿凄惨了,小身体被劈的冒烟儿,还有一股烤肉香,未想到叶辰会直接进去,一不留神儿,被动应了个劫,被劈的皮开肉绽。

    叶辰未回应,正表情奇怪的看着一方,看着天稚的劫。

    雷霆的天劫已散,未见帝道法则身,却见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玩意儿,一眼望去,四四方方,还刻有古老的雷霆神纹。

    “我说,那是一口棺材吧!”小灵娃也瞧见了,一脸的懵,啥样的天劫没见过,棺材的天劫,还是头一回见。

    不止他,叶辰也一样,第一次见这等天劫。

    同样发蒙的,还有天稚,怔怔的看着那棺材,这是啥个天劫,闻所未闻,没有帝道法则身,也不用整一口棺材吧!

    “啥,那是啥。”大楚的准帝们,跑来不少,远远便瞧见了那棺材,神色与叶辰他们,如出一辙,从未见过这类天劫。

    聚来的人不少,各个都扬着脑袋看。

    且说那棺材,真不是一般的大,如山岳那般,古老而厚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息,一个砸下来,能给人压成灰了。

    “这么大个的棺材,能装不少人。”地老捋了捋胡须。

    “用来砸人,该是贼好用。”天老眸光灿灿。

    “可看出端倪了。”不少老家伙,齐齐望向叶辰,身负六道轮回眼,该是能望见更多,最不济,还能推演一下。

    叶辰未答话,只一个劲儿的揉眼,揉着揉着,还揉出血了,更准确说,是遭了反噬,用轮回眼窥看那棺材,被晃的俩眼冒金星儿,用周天推演,又遭了个反噬,脑瓜子嗡嗡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