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专职高手叶凌天李雨欣 > 第28章 第一次交锋(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不是我的对手的,我也不想伤到一个女人,更加不想因为打伤警察吧事情闹大,你住手吧!”叶凌天淡淡地说。

    “是吗?你先打赢了我再说”女警见到叶凌天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神态更加愤怒,接着拳腿并用,没有丝毫保留地朝叶凌天招呼去。前面她以为叶凌天是个普通人,所以出手的时候都还是有所保留的,但是现在愤怒的她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叶凌天,一直抵挡和躲避着,在屋子里四处移动。

    “还手,为什么不还手?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女警边打边朝叶凌天愤怒地吼着。

    “我不想伤害你,我跟你也没有仇恨,请你住手”叶凌天有些动怒了。

    “好,我看你出不出手”女警觉得叶凌天这是在藐视她,根本不屑于对她出手,所以,更加卖力地朝叶凌天身上招呼着。

    渐渐的,叶凌天也觉得越来越难抵挡的住女警凌厉的攻击了。至于在女警一次出手之后静静地抓住了女的手,然后伸出手抓住女警的另一只手然后一个扫堂腿打在女警的脚上,当女警重心不稳的时候,控制住女警的手压住女警的上身,面对面把女警压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女警可不是一般人,其实要论搏击水平,女警算得上是高手了,只不过,女警练的只是搏击术,而叶凌天练的是杀人方法,两人的水平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之上。

    “够了,你再这样我就真的不客气了”叶凌天紧紧地用自己的身体把女警压在了桌子上面,这种姿势说不出的暧昧,就像是女警躺在桌子上,叶凌天趴在她身上一样。

    压在女警身上的叶凌天能够感觉的出女人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热量和弹性,也能够感觉出女人身上那明显的女性特征。虽然知道这样不妥,但是叶凌天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放开,这个像疯子一样的女人又会对自己发起进攻。女人不是一般人,叶凌天只能用这种办法和姿势才能把她给制服。

    “我警告你,让开”女警也感觉到了叶凌天紧紧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这让她丝毫动弹不了。虽然她是个警察,而且还是个有着轻微暴力倾向和高武力值的女警察,但是说到底她还是个女人,被一个男人这么肉贴肉地压着动弹不了,她觉得非常的委屈,就像是被一个男人给强行什么什么了一样的屈辱、她眼睛里冒着火怒视着叶凌天。

    “我无意冒犯你,我这样是迫不得已,这些你都知道。我可以放开你,但是,请你按照正常的程序审案。不然,我真的会还手了”叶凌天冷冷地对女警说着,正准备放手站开的时候,门突然打开。前面的那个警察与李雨欣站在门口,同样站在门口的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三元集团的律师,王律师。

    三个站在门口的人打开门看到这一幕当即瞠目结舌,因为屋子里两人的姿势实在是太过于暧昧了,站在门口往里面看几乎就是女警躺在桌子上而叶凌天趴在了女警的身上。

    门开的那一刹那,叶凌天和女警都不由自主地望着门口,当发现门口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的时候两人才反应过来。叶凌天立即松开了女警,然后推开了两步。

    女警大脑一片空白,在叶凌天松开了自己之后才一下子反应过来,脸颊绯红,掏出自己的枪就开始朝叶凌天喊着:“我要杀了你”。

    就在女警拉开保险准备对准叶凌天的时候,那个警察吓的脸都绿了,立即跑过来一把抓住了女警的枪,然后对王律师说道:“王律师,你赶紧带他走吧,你们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没有你们什么事了,快走”。

    叶凌天愣了愣,然后自顾自地走了出去,然后与李雨欣和王律师一起走出了公安局。

    “你干嘛拦着我,让开,我要杀了他”女警一把推开拉着他的警察说着。

    “李队,我求求你了,你别再闹了,赶紧把枪收起来吧。刚刚来的那个是三元集团的律师,很出名的。他要是真计较,就你刚刚拔枪对着人家那一下就够你受的了,这可不是处分这么简单的事啊。”警察连忙道。

    被警察这么一说,女警也稍微冷静了下来,嘴里喊着:“下次别让我再碰到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枪给收了起来,然后盯着警察问道:“你为什么把他给放走?”。

    “李队,不放不行啊。我们调取了停车场里的监控,确实只有叶凌天和这个李雨欣两个人在停车场里面,而那一伙人是在下午的时候就拿着刀和棍子进入了停车场里面等着了,而且,那一伙人的身份都已经调查清楚了,都是又案底的人,其中有两人还是逃犯,都是混迹于城南这一带的亡命徒,事情已经非常明显了,加之人家律师也来了,对比两人的口供并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我们只有放人”那个警察哭着脸对女警说着。

    “狗屁,怎么可能没有别人?他一个人赤手空拳打倒了六个拿着家伙的亡命徒而且自己还毫发无伤,另外还带着一个女人,这可能吗?你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这可能吗?”女警直接骂着。

    “是不太可能,但是,一切证据都证明,事实确实是这样的,或许人家真的很能打呢?你看,刚刚不是连你也被他给制服了吗?”这个警察慢慢地说着自己的推测。

    “你再说一句?”女警对于警察说的最后一句非常愤怒,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警察,这时她这一辈子最大的屈辱,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上动弹不得,最糗的还是被这么多人给看到了。

    “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看到。李队,我去医院录那几个人的口供去了”警察吓了一跳,自己知道触碰到了这只母老虎的逆鳞,连忙找了个借口逃一样的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