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辣手小医妃 > 第320章 如何谢本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时间,这样的画面让人觉得犹如误入了仙境一般,没有半分烟火气。

    热水于杯中升腾出袅袅白雾,横于两人之间飘忽不定,隔着水汽,顾明渊那张祸国殃民俊美的面孔便让人有些看不真切。

    秦怀玉恍然觉得他笑了一下,下一刻,一杯倒好的茶便端到了自己面前:“这茶是今年新近才送进宫中的贡品,父皇赏赐了我一些,我还未曾拆封过,便带来这里,怀玉尝尝,可还喜欢?”

    “多谢长清。”秦怀玉回过神来,总觉得心跳还有些快,伸手从他手中接过精巧的描画茶杯,品了一口。

    这茶汤颜色清亮,入口清香,入喉之后尚有余味回甘,不愧是圣上才能享用的贡品,果真是茶中上品,等闲可是喝不到的。

    她忍不住赞道:“好茶。古有才子钱起与好友共办茶宴,曾作诗云,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当日读这句诗只觉得作者实在是夸张,是怎样的茶能比流霞仙酒的味道更好的?如今尝到了这龙井,方知此言非虚,世上果真还有如此好茶,饮过之后已浑然忘我,脱离尘世。”

    有道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若是换了旁人在顾明渊面前这般对他的茶赞赏有加,他就只会觉得对方是在拍马屁,俗不可耐。

    可秦怀玉在这里夸他的茶好,他听着就通体舒畅,本就喝惯了各种名茶,从前也不觉得这贡品龙井有什么特别之处,如今被秦怀玉夸了一番,他竟也觉得这茶格外清香宜人。

    他三指捻着茶杯举至鼻端轻晃几下,就着满腔清香叩了一口,当真也觉得超脱红尘之外了。

    顾明渊笑道:“钱起与赵莒的茶晏,是红尘杂念全无,而茶兴更浓。你我却是茶意盎然,棋瘾也不浅。”

    顿了顿,他又道:“若我说,这滚滚红尘三千丈,多少有趣之事值得去探究,又何必超脱于红尘之外呢?”

    他一面说,一面眼中带着几分狡黠的看着秦怀玉,似是在等着她领悟话中的意境。

    秦怀玉心窍剔透,自然听得出他话中有话,端起杯子又抿了一口,目光却落在顾明渊手中的茶杯上。

    他捻着杯子又不饮茶,也不放下,就这么举在指尖把玩,轻轻转动,茶杯上精致的描画就落入秦怀玉眼中。

    小小的杯身上,描绘的乃是三幅场景,画面精巧细致,栩栩如生。

    第一副像是在房间里,夫妻二人开了窗子,外头一雄鸡引颈高歌,天上却还有几颗星子在闪烁。

    第二幅仍旧是一男一女,不过换成了***在灶台前烹调佳肴,女人则在一旁抚琴,含情脉脉的注视着男人。

    到了第三幅却看着与前两幅格格不入,只剩下一玉佩的形状,垂着一条流苏穗子。

    顾明渊就像是刻意想让秦怀玉看到这上头的画一般,见她注意到了,他某种敛去笑意,换上几分期待。

    秦怀玉初看时还未曾读懂,待一细想之下立即垂下眸子红了脸。

    “长清也有如此……的时候……”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此刻想要表达的意思,孟浪?促狭?似乎都不是很合适。

    顾明渊见她如此神情,就知道她定然是看懂了,唇角勾起几分笑意,明知故问道:“我怎么了?”

    秦怀玉也把玩起自己眼前的杯子道:“长清心思倒是精巧,这画中的寓意出自诗经中郑风·女曰鸡鸣,展示的乃是一对小夫妻和谐恩爱的小日子。长清表达的如此隐晦,万一我看不懂呢?岂不是白费心思。”

    顾明渊闻言仰头一口饮尽了自己杯中的茶,爽朗一笑道:“怀玉这不是懂了么?你我乃是知己,我自是不担心你看不懂。”

    他这般说,反倒让秦怀玉又脸红了一下。

    说来她两辈子的年纪加起来都能给顾明渊当娘了,却在他面前还是这般爱脸红,秦怀玉都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暗道自己这点出息不够看的。

    方才顾明渊饮茶时袖子滑落了些许,露出手腕上一抹雪白,秦怀玉忽然想起上次王婉清闹事的时候,他为了替自己挡刀还受了伤的事。

    当下便关切问道:“你手臂上的伤,如何了?”

    见她忽然关心自己,顾明渊怔了一怔,随即一片欣喜在心口间荡开,他脸上却是依旧不动声色,淡淡答道:“无碍。”

    他虽这么说,秦怀玉却还是不放心,招手道:“让我瞧瞧。”

    顾明渊便从善如流把手递过去给她看。

    秦怀玉拆了纱布瞧了一眼伤口,已然结痂了。

    她叹了口气,略不悦道:“确实无碍,你身强力健,伤口长的也快,可身边伺候的人却都是些不尽心的,瞧瞧这……我上次上的药什么样,这会儿还是什么样,都没人想着该给你换下药么?”

    顾明渊顺从的认错:“是我疏忽了。”

    他才不会承认,是他不准身边的人给他换药的。

    这纱布,可是秦怀玉亲手为他包上去的,回去后每每瞧见这纱布,就仿佛秦怀玉纤细柔嫩的指尖停留在自己手臂上一般,他哪舍得拆。

    今日若不是秦怀玉自己想起,他还不知道准备裹着这纱布到什么时候。

    秦怀玉撅着嘴唇瞧着他道:“是你疏忽,自己的身体都这般不注意,若是有个什么长短,难受的可不还是你自己?”

    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到,这话语气中流露出的关怀之意甚是浓重,像极了对着丈夫娇嗔的小媳妇。

    顾明渊看着她撅着粉唇,娇嫩诱人,一时呆了,她说了什么话也没听进去,直到秦怀玉说:“往后这伤口晾着就好了,不用一直裹着,不透气反倒不利于痊愈。”

    他方才回过神来,面不改色的点头,仿佛方才他从未走神过。

    “怀玉说的是,以后我会注意的,这次是我的不是,那么我就以茶代酒,自罚一杯好了。”

    说着他端起杯来又饮了一杯。

    秦怀玉笑道:“人道是品茶品茶,一杯为品,二杯为饮,三杯就是牛饮了,这么上好的茶……”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这次的事,终究是你帮了我,我还没好好谢谢你,这第三杯就当是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