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和仙君同归于尽后 > 138 仗义每多屠狗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离的视线看过来,面无表情道:“大师兄费心了,替我道谢。”

    “大哥!”容沉身旁一个少年顿时急了:“他分明就不安好心,琢玉山那样的地方,先是被魔尊血洗,如今更是成了乱葬山,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他就让我们带着这些新入门的弟子去,你还谢他?”

    “顾剑!”顾离淡淡道:“不得无礼。”

    那胖子哼笑:“是啊顾剑,你还是多听听顾师兄的话,年轻人不要太冲动,大师兄对你们还不好吗,瞧,连‘天枢君’都给你们找来了,你们还怕一个区区乱葬山?”

    顾剑顿时急了:“周胖,谁不知道这是个江湖骗子,你当我是傻子?”

    胖子顿时冷笑:“周胖也是你叫的?”

    顾剑不甘示弱:“天枢君的名号也是你能用来消遣一个江湖骗子的,对已故天枢君不敬,你不怕传到不周山吗?”

    周胖顿时急了:“我何曾对天枢君不敬了,你别用不周山压我!”

    顾剑还要说话,这时,站在廊下的顾离再度出声:“周师弟回去替我向大师兄道谢,慢走。”

    周胖冷笑一声,挑衅的看了眼顾剑,转身离开。

    周胖离开后顾剑终于忍不住,他几步冲到顾离身边急急道:“大哥,那赵岚城分明是故意针对我们,我们要去琢玉山,带着这一群新人和一个江湖骗子能做什么,这不是去送死吗?”

    “江湖骗子”容沉听到“琢玉山”三个字,又想到手心那枚纸鹤,挑挑眉,眼神发亮。

    顾剑咬牙切齿:“大哥,你说他到底安得什么心?”

    顾离淡淡笑了笑:“还能安什么心,他等不及想要对我们下手罢了。”

    “啊?”顾剑面上的愤恨登时变成了错愕,接着就是满满的焦急,急的原地转圈。

    “那怎么办,大哥,我们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等到了琢玉山,危机四伏,到时候更是防不胜防,我们……”顾剑忽然想到什么:“大哥,我们是和少主一起去的,你说,少主会不会出手?”

    顾离看了他一眼:“如果我们现在就把这件事捅到少主面前,少主一定会干涉,可如果我们选择私下里两相争斗,那么,即便是丢了性命,少主也不会看一眼的!”

    顾剑急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告诉少主,告诉他赵岚城那个卑鄙小人想要……”

    顾剑的话在顾离意味不明的视线中低了下去,他愣愣问道:“大哥,你是什么意思?”

    顾离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佩剑,淡淡道:“他想动手,我就不想吗?”

    这把剑上染的血,没日没夜都刺得他生疼……那血迹不洗干净,他永远也走不出去,而只有赵家的血,才能将剑上的鲜血洗净……

    缓步走到那行弟子面前,顾离淡淡出声:“此去琢玉山危机重重,你们很可能会丢掉性命,现在不想去的话还来得及。”

    他指了指旁边:“不愿去的人站出来罢。”

    那些弟子面面相觑,片刻后,终是一个接一个走出来站到了旁边。

    顾剑顿时急了:“你们还有没有良心,顾师兄我大哥平日是怎么对你们的,如今到了危难关头,你们倒是知道明哲保身了,你们……”

    “顾剑!”顾离蹙眉出声。

    顾剑的怒吼戛然而止,他胸口剧烈起伏着,愤愤回头,却忽然发现身边还有一人没有站过去。

    是那个江湖骗子!

    顾剑竟是瞬间有些感动!

    “果然,仗义每多屠狗辈……”顾剑拍了拍容沉肩膀:“没想到你一个江湖骗子却有这份血性,放心,有你这份心,到了琢玉山,我顾剑拼了命也会护你周全!”

    “屠狗辈”容沉皱眉看了眼被拍的肩膀,又看了眼顾剑,最终决定看在要借他们跟呦呦一起去琢玉山的份上原谅这个人!

    隔天,要出发去琢玉山的时候,鹿灵筠就在长留山门处看到了站在一行长留弟子中的容沉。

    一想到他现在是顶着骗子的名号,鹿灵筠就有些哭笑不得。

    除了她以外,恐怕没人能想到,这个“天枢君”就是不周山那位真正的天枢君吧……刚想到这里,就看到楚含带着她座下的女修从另一处走来。

    白衣飘飘若仙,一行女修走在一起,顿时就将四周长留山弟子的视线尽数吸引过去。

    对上鹿灵筠好整以暇的视线,楚含面上清冷淡漠的神情僵了一瞬,然后就是冷冷移开视线。

    鹿灵筠有些好奇,她觉得自己也没做什么啊,怎么就被这位这么记恨。

    好吧……她承认,她也不喜欢楚含。

    可能是人和人之间那种神奇的感应吧,不对路的人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还是会在第一眼发现对方不顺眼的地方!

    这时,楚含的视线落到了容沉身上,眉头顿时蹙起。

    几乎是立刻的,她就意识到这个人是谁……那个打着天枢君的幌子在下仙界骗了不少人,导致现在流传出“天枢君”还活着这个风声的人。

    楚含顿时满心冷意,尤其是看到对方这张几乎和容沉如出一辙,连她也看不出区别的面孔,她便是满心杀意。

    “你也敢顶着这张脸?”楚含冷冷道:“不知死活!”

    长留弟子中带队的赵岚城连忙上前一步拱手:“回玉衡君,他这张脸不知道是怎么弄的,暂时还拿不掉下也洗不掉,等从琢玉山回来了,我一定让他好好把这张脸皮擦干净!”

    楚含看了眼赵岚城,收回视线冲容沉冷冷道:“届时,你这张脸若还是弄不干净,我不介意亲自动手!”

    说完便是冷冷转身。

    容沉的神情复杂,鹿灵筠看的只想笑……他这张脸再怎么弄干净还是这张脸。

    “玉衡君好大的威风啊!”鹿灵筠发现自己还真是嘴欠,反正就是看到楚含不刺几句就觉得心痒痒,就想看她气的要死却还要拼命维持这幅白莲花架势的模样。

    果然,她话音未落,楚含就已经变了面色。

    “哦,紫门主有何见教?”楚含淡淡道。

    “见教不敢,就是看玉衡君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在长留山也能做主了呢。”鹿灵筠故意笑得欠扁。

    楚含倒是没有立刻破功,依旧是矜持的模样:“不周山与长留素来交好,我在长留自然熟稔,紫门主有何不满?”

    鹿灵筠微睁眼诧异道:“玉衡君与长留交好,却说是不周山,原来玉衡君如今在不周山的地位已经如此非同一般了?我还道是天枢君不在了,天权君天玑君可都还在,原来不周山七峰峰主如今是玉衡君为首了吗?”

    楚含的面色开始有些难看:“七峰峰主何人为首这是不周山的事,紫门主一个小小的紫衣门不够你施展,却把眼睛放到我不周山,倒是有心了。”

    鹿灵筠又是瞬间笑的腼腆:“也不是,我就是见不得有的人不知礼数不懂进退,非要在别人家门口耀武扬威,没忍住说了两句,玉衡君千万别上心啊……”

    楚含的面色再度难看几分,冷哼一声“紫门主若真是懂礼数知进退,长留的事你又何必这般上心,从清澜山跟回长留不算,如今又要跟去琢玉山,真是懂得好礼数……”

    鹿灵筠笑开:“这个玉衡君就误会了,我和你主动请缨不一样,是少主邀我一同前去的!”

    楚含的面色已经无法用难看来形容,她冷冷看了眼鹿灵筠,没再开口,那眼底的寒芒几乎要化为实质。

    下仙界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门派门主,也敢三番两次跟她叫嚣……果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