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童以沫冷夜沉 > 第172章 在外拈花惹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童以沫看着冷夜沉,眨巴了一下眼睛。

    他刚刚有听?!

    她还以为……

    童以沫发现,冷夜沉和冷昼景一样,从未嫌弃过她的农村出身,这点令她很欣慰。

    其实,他们冷家的人,家大业大,不管是冷爷爷,还是那位冷夫人,都从未排斥过她的出身。

    冷爷爷表面上看起来很淡漠昼景,但实际他作为长辈,还是很关心昼景。

    而昼景……

    他似乎对冷爷爷有什么芥蒂一样。

    童以沫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冷夜沉一直垂着眸子,不敢多看童以沫一眼,他怕自己多看了她一眼,就忍不住想把她从弟弟阿景的手中夺回来。

    隐忍、隐忍、再隐忍……

    直到苏漫雪从楼上下来,打破了两人间那和谐的气氛。

    如果不是刘婶进屋来打扫房间,苏漫雪还真就怀疑他冷夜沉是不是把她给忘记了。

    “夜沉,你也真是的,自己起来了也不叫醒我。害得我一睁开眼睛,发现你不在我身边,让我心里空空的。”苏漫雪趿着拖鞋,走过来一把从冷夜沉身后环住了他的脖子,并偏着脑袋嘟起红唇,在他耳边娇嗔道。

    她就是要当着童以沫的面与他亲昵,这样他就不好推开她了。

    童以沫看了苏漫雪一眼,然后低头,默默地喝着自己碗里的汤。心里想的却是,她是不是也应该像苏漫雪那样,在昼景面前多撒撒娇,增进一下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面对苏漫雪故意跟自己亲热,冷夜沉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并对苏漫雪的话充耳不闻。

    “我先去车上等你,待会一起去公司。”冷夜沉淡淡地丢下这句话,踱步离开。

    苏漫雪见冷夜沉出了大门后,转脸间就对童以沫发起火来:“童以沫,你是觉得我家夜沉的钱不是钱吗?觉得我家夜沉赚钱不辛苦是吗?这一大清早的,你竟然给我做这种山珍海味!你不知道早餐要吃清淡点,才对身体好吗?你不知道早餐应该多吃膳食纤维的食物,才对身体有益吗?你这一大清早就是鲍鱼、海参、鱼翅的,敢情你是把我家当你家了,钱可以随便挥霍了是不是?”

    童以沫被苏漫雪说得一脸懵,完全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苏漫雪说得一点都没错,这里是她苏漫雪的家,她怎么会因为冷夜沉是昼景的大哥,而她苏漫雪又是她曾经的闺蜜,并且自己又和刘婶关系好,跟那个连医生也是自来熟,就把这儿当自己家一样住着悠闲自在了呢?

    以前,她总是一个人,自从昼景负债忙着工作后,她其实一直觉得很孤独。

    突然间,身边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同住一个屋檐底下,不再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做家务。

    这里热闹又有家的温馨,让她几乎忘却了自己的身份。

    苏漫雪的话,真的就像一巴掌一样,打醒了童以沫。

    “对不起。”童以沫垂下眼帘,诚恳并深沉地向苏漫雪道歉。

    苏漫雪双手抱臂,不禁得意地扬了扬眉。

    果然,她要在童以沫面前建立起自己的威信来。

    她可是冷家的大少奶奶啊!

    哪怕她只是个冒牌货,但在大家眼里,她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冷大少爷的未婚妻!!

    她办不了冷夜沉,但是能制服她童以沫也不错。

    从今以后,冷夜沉加之在她身上的痛苦,她便一一在她童以沫的身上讨回来。

    “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我警告你啊!童以沫!这种事情,下不为例!真是的,一大清早起来,就要为这种琐事操心。做人,都不知道自己寄人篱下,还想反客为主了。”苏漫雪白了童以沫一眼,然后甩着手,冲着楼上吆喝了一声,“刘婶,赶紧下来做早餐,我肚子都饿了。”

    童以沫抿了抿唇,将碗筷收拾了一下,端去了厨房,才去楼上提起自己的包包,闷闷不乐地出了门。

    是她的心思上疏忽了,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的本分。

    童以沫走出大门,低着头下台阶。

    直到她把脚下的台阶走完,下意识地抬头,才看到冷夜沉的豪车就停在自己面前,并且司机还站在后座旁,拉开了车门等候着她上车。

    童以沫立即识趣地钻进车内,向已经坐在车内等候多时的冷夜沉,抱歉地说了声:“大哥,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冷夜沉只是轻瞥了一眼她所坐的位置与自己的距离,冷淡地说道:“我是魔鬼吗?中间这么宽敞你不坐,非得挨着车门坐。”

    童以沫愣了一下,只觉有些尴尬,又不得不挪动了身子往冷夜沉那边坐过去点。

    车门关上后,司机小跑着回到了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因为昨晚为了做好那盅佛跳墙,童以沫并未睡好,又加之司机开车很平稳,她不知不觉中双手抱着包包,昏昏欲睡。

    冷夜沉本来在看平板上的财经杂志,无意间见童以沫睡着了,便将身子挪了挪,挨到她身边坐着。

    过了一会儿,童以沫沉睡了过去,身体的支点开始往车窗那边倾斜。

    冷夜沉担心她会被她自己给吓醒,连忙伸手扶了一下她的双肩。

    不知不觉中,童以沫的身子渐渐地往冷夜沉这边倒,最后,脑袋很自然地靠在了冷夜沉的手臂上。

    为了让这女人靠得更舒适,冷夜沉轻轻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直接让她的脑袋枕着他的肩头而睡。

    他只要稍稍偏头,鼻息间,就有她头顶传来的发香。

    这样的味道,还是和第一次时,他吻上她,那种令他流连忘返的、淡淡的柠檬香气……

    豪车已经抵达了冷氏集团大厦前坪,司机刚停稳车,下意识地转身看向冷夜沉,等待他下达命令。

    冷夜沉见童以沫仍旧未醒过来,于是抬起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在半空中画了个圈。

    司机会意地点了点头,又重新发动车子,然后开着车,围着冷氏集团大厦转圈。

    这样纹丝不动地坐着,对冷夜沉来说并不是一什么件难事。

    曾经,他可以和自己的战友,握着狙击枪,在丛林里纹丝不动地趴好几个小时。

    哪怕有毒蛇或是毒虫从自己身上脸上爬过,他也可以淡定地一动不动,只为等对方敌人上钩,将他们一举歼灭。

    不知不觉中,被以沫靠着的这边手臂,渐渐泛起麻痹,本来应当是很难受,可是冷夜沉却只觉得手臂上像是只有几只蚂蚁在那里爬着,一种异样的酥痒,让他想去挠挠又怕吵醒她而强忍着继续一动不动。

    童以沫在梦里犹自舒展了眉心,嘴角微微上扬,圆润的唇珠在车窗透进来隐约的光线里,泛着蜜一样的润泽。

    冷夜沉不敢再看她那秀色可餐的唇,怕自己把持不住,不得不转过脸去瞧着车窗外。

    围绕着冷氏集团大厦的是一条宽敞的柏油路,柏油路的路缘石旁,种植了一棵棵高大的松柏。

    这些松柏,还是当年,他小时候让爷爷派人种的。

    因为,军人如松,他说他长大了以后要像父亲一样当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

    爷爷允许了,如今,他长大了,这些松柏也高耸入云、绿意盎然。

    此时此刻,有以沫的陪伴,仿佛天长地久,时间定格,他亦是不想动弹,情愿就这样永远地坐下去一样。

    现在,与她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都是值得让他去珍惜。

    而冷夜沉的私宅里,连华生一早起来就在询问他的“佛跳墙”,他想吃这道菜可是想了很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