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零一章 你不也很孤单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楠哥家的面馆很大,房子布局也和普通小面馆有很大差异。

    刚进门是点餐台,也是收银台,现在都实行先付款后用餐了。这里还有张不锈钢桌子,平常会摆上卤蛋、泡菜和锅盔之类的,中午也卖快餐。

    再往里走居然有条过道,过道里面才是一个非常大的用餐场所。

    过道旁边就是厨房。

    厨房也比一般面馆的厨房大得多。印象中周离还读初中的时候,楠哥家就卖小菜了,指的是那种一小盘一小盘可以搭配着面吃的菜,像是烂肉豇豆、粉蒸肉、烧牛肉之类的,现在楠哥家除了小菜也做中午的快餐,也可以点家常菜。

    平常周离来吃面,点好餐会拿到一个号牌,进去找个空位坐下,将号牌摆在桌上,很快就会有年轻的小学徒把面给你端过来。

    别看这个模式常见,但在雁城市,只有楠哥家才这么干。

    今天注定不同。

    周离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楠哥的身影在里边忙碌,有一种新奇的感觉。

    “你瞅啥?”楠哥抽空回头瞄他一眼。

    “你还会煮面呢。”

    “这又不难,打个调料而已,看几次就看会了,难的是臊子,学徒要学到都不容易。”楠哥一边操作着一边和周离说话,她扎了个丸子头,“等我弄完还得把这口锅洗了,唉烦……”

    “我帮你洗。”

    “懂事!”

    楠哥很快把面捞了出来。

    旁边用大斗碗装了两碗臊子,一碗是周离剁椒臊子面用的杂酱,另一碗是牛肉。

    还有五个卤蛋,周离和楠哥一人一个。

    楠哥给周离用了一个大碗盛面。

    给自己用了一个斗碗。

    给槐序则用了一个超级大的大海碗,平常在家都见不到那么大的碗,一些餐馆用来装调料或者作其它用途才会用到这么大的碗,换算成面馆单位的话……能装三个三两吧?

    一斤?

    周离看得惊叹不已。

    随即楠哥手持大勺,舀着杂酱,一勺下去沉甸甸,将面上铺得满满当当,并对周离说:“我放调料的时候特意少放了盐和酱油,嘿嘿嘿……”

    她自己也吃的剁椒臊子面。

    只有槐序一个人吃牛肉,所以楠哥直接端起那一斗碗的牛肉倒在面上,简单直接的动作不经意间又勾起了周离儿时的回忆,那时周老爷子养了一头猪。

    “当当当当!楠哥定制版!”

    “自己来端!”

    槐序屁颠屁颠的,挤开周离就往前蹿。

    那是一个用来洗脸也毫不憋屈的碗,换了平常人可能都不一定端得起。

    等槐序端着海碗走出来,周离连忙往旁边让开,倚靠着墙,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忽的又察觉到楠哥的目光,周离扭头和她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

    心领神会。

    随即楠哥又瞪了他一眼:“还不来端!”

    周离这才往里走。

    一分钟后。

    “咋样?“

    “比平常煮的稍微硬一点。”

    “哟!”楠哥稍微高看了周离一眼,“这你都尝得出来?可以的可以的。”

    “我喜欢吃硬的。”

    “平常卖的面都煮得很折中。”

    “嗯。”

    一只体魄格外强壮的大橘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它看看周离又看看槐序,走了过来。它倒是不像团子那样会跳上桌,只在桌脚边就地一坐,坐得端正,看着桌上的人。

    楠哥把卤蛋的蛋黄扔给了它,并随口问周离:“你家团子呢?”

    “在家呢,她怕冷。”

    “你家里人喜欢猫吗?”

    “喜欢,姜姨和小双都很喜欢,特别是小双,喜欢得很。”周离说着顿了下,“我才回来半天他就被团子迷得不要不要的了。”

    “那你爸呢?”

    “他假装不喜欢,但我昨天晚上出去上厕所,他在看电视,团子就缩在他怀里。”

    “那妖精倒是有几把刷子。”楠哥点头。

    “嗯。”

    那可不是几把那么简单。

    吃完面,将锅碗收拾干净晾好,出门又把门锁好,看见门上的歇业启事被风吹掉了一角,楠哥又将那一角按回去,按平整,随即主动帮周离提了更重的牛奶。

    “哟还带了两瓶酒。”

    “姜姨说要带的。”

    “哦!!”

    楠哥咧嘴笑了,她想起去年自己生日时周离提来的烟酒,她都笑死了。明明也没过多久,可回想时却有一种那已经是很久前的感觉了。

    这时周离又冒出一句:“姜姨估计以为我是去你家过年的。”

    楠哥仰头哈哈笑,笑得好憨。

    院子也有条过道,特别窄,让周离来开估计都开不出去,而楠哥的技术却像是天生的。出去后穿过有些拥挤的城区,过了河速度就提起来了。

    她嘿嘿笑着,上了高速。

    周离没说什么。

    一个多小时,到达小坪镇,再往前面一点点就是鸣啾山了。

    楠哥继续往前开着,却忽然冒出一句:“这些人是不是闲得没事做哦?”

    “怎么了?”周离问。

    “没什么。”

    “哦。”

    周离往旁边一看。

    少说十几人沿着路边慢悠悠走着,领头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包鸡精,楠哥妈妈赫然在列。周离猜这十几个人应该是出来买鸡精的。

    发动机一阵闷响,楠哥迅速将这群人超过,只有一个小伙子扭头时发现了他们。

    “那不是四姑家的表姐吗?”小伙子惊呼,“车上怎么还坐着个男的!”

    “好像是这个车。”楠哥妈妈说。

    “肯定是,都没上牌。”

    周离默默将话转述给了楠哥。

    楠哥只随意的摆着手:“不要紧张,到时候我就给他们说我拉了一单顺风车,补贴油钱。”

    周离想了想:“看来不光你们李氏家族人丁兴旺,你外婆家也枝繁叶茂啊。”

    “怕了吗?”

    “怕。”

    ……

    到达鸣啾山。

    周离下车,拿出酒和牛奶,顺便车厢里还多了个背包,是他叫槐序刚拿过来的古书。从鸣啾山去阴阳庙刚好会经过止洪观。

    楠哥从窗前探出脖子:“我方便的话下午来找你,你告诉我怎么走,来半路接我就成。不行的话我就明天早晨再来,这说不准,我家那些兄弟姐妹不一定会放我走。”

    周离点着头。

    槐序已然显形,主动背上了包并提了牛奶,周离就只提两瓶酒了。

    轻装上阵。

    过年时节来爬山的还真不少。周离猜就算过些天疫情大爆发了,游客没有了,可依然会有一些附近的村民来爬这座山。

    一路往上,步伐轻快。

    周离这半年来体力长进很大,遇上台阶小跑着就上去了,成功在中午时分赶到止洪观。

    构成道观的房屋好像经过了一些修缮,看起来比半年前要好些了,但好得有限。倒是院子前的小庙被修缮得不错,过年了,小庙前竟也多了不少香火,顶上还搭了一层崭新的红布。

    正值饭点,观前无人,只升起袅袅青烟。

    周离走到小庙前,朝里看了看,老妖躺在泥像后边打着盹儿。

    “午饭吃了吗?”

    “唔……”

    老妖迷糊着睁开眼睛,看了周离和槐序一眼,又凑近了看看:“原来是你们两个啊。”

    他迟缓的从小庙里走了出来。

    周离发现他看上去要比半年前更老些了,身形干枯瘦小,步履也有些蹒跚了。

    老妖像是看得出他的想法,笑呵呵的:“老了老了……”

    “住新房子啦?”

    “哈哈,上个月有香客来修的。”

    “原来是这样啊,对了我从彩云带了菠萝蜜回来,吃得差不多了,倒是给您也带了点来,不知道您吃得惯么。”周离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个小盘和已剥好了的菠萝蜜。

    他先将盘子摆在小庙前,想了想,又将之放进庙中,藏在泥像后。

    “这样您方便吃。”周离说。

    “这可怎么好意思呢……道谢了道谢了。”老妖连连向周离拱手。

    “应该的,老观主呢?”

    “在灶屋里做饭呢,你进去吧。”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哟……”老妖拖着长长的颤音,语调中有点儿老人家特有的迟缓。

    道观专门有间很小的屋子做灶屋。

    周离小心翼翼的凑到灶屋前,往里看了看,果然在角落里看见了老观主,他连忙笑问:“老观主在煮什么呢?这么香。”

    老观主的动作和老妖差不多,眯起眼睛看看周离,随即沟壑纵横的脸上绽开笑容。

    “是小居士啊,放假啦?”

    “早放假了。”

    “哦~也是,都要过年了,年纪大了记不清时间。”老观主笑呵呵的,“还好还记得过年。”

    “我也才回来。”

    “吃了吗?”

    “没呢,我去山上找小郑姑娘。”

    “要不留下吃了再走?下边村里的居士送了香肠腊肉来,我煮了些。”老观主期待的问,年纪越大的人就越希望热闹,越害怕冷清。

    “这个……”

    周离稍作思考,点头说道:“那就打扰了,这是我同学。”

    “小居士有礼了。”老观主笑呵呵的对槐序点头,又站起身去拿米,“那我得多煮点饭,你们爱不爱吃熏鸡,我还有只熏鸡。”

    “老观主好。”槐序有些调皮,故意说,“初次见面,我姓槐,槐树的槐。”

    “不用太麻烦,随便吃点就好。”周离说。

    “槐小居士,有礼了。”老观主又回身行了一拱手礼,依然笑着,“我这窄,没地方坐。”

    “没事的,暖和。”周离说。

    “就是暖和。”

    老观主还是把熏鸡取下来蒸了,加上两节香肠,炒了个青菜,他很想招待好两个客人,于是往青菜里也放了些腊肉。

    老旧的八仙桌,可能岁数比周离大,表层泛着潮,老观主擦了又擦。

    “干净了干净了。”周离连忙上桌。

    “嘿嘿……”老观主笑。

    “我带了一部分书回来,还给您。”周离说。

    老观主闻言却是沉默了下,然后继续笑呵呵的说:“这书你们爱看就拿去看吧,我这年纪不知道还能活多少年,这个观子也没有传人,你们还给我也没用。”

    周离感觉胸口像是被锤了一下。

    大约一个小时后。

    周离走时只提了袋子,并低头看着两瓶酒,对老观主说:“我给您带了一件牛奶来,平常吃早饭的时候可以喝一盒,对了您喝不喝酒?”

    “不行不行,你拿去给郑姑娘吧,我不用的。”老观主连连摆手拒绝。

    “不值钱。”

    “那也不行啊……”

    “喝白酒吗?”

    “不喝不喝……”

    “我看您好像要喝。”周离瞄了眼旁边柜子上,有一瓶很便宜的绵竹大曲,“留瓶白酒吧,也不是什么值钱的酒,不过最好还是少喝点酒。”

    “要不得要不得……”

    周离强行将牛奶和白酒留下了,只拿着一瓶红酒跨出房门。

    老妖坐在小庙门口对他挥手。

    周离笑了笑,以作回应。

    沿竹林旁的小路下坡,开始往阴阳庙的方向走,走出一截周离回头看,几间老旧的房子倚靠着竹林坐落在半山腰,有种古朴宁静的感觉。

    “妖能活多久呢?”周离问。

    “不一定。”槐序答道,“有长的有短的,跟种类有关,但跟强不强大没什么关系。”

    “这样啊。”

    “那老妖估计差不多了,他都爬不上庙顶了。”槐序随口说道。

    “嗯。”

    周离没再多说,内心有些沉重。

    槐序安慰着他:“他们都看得很开的,最多就是有些孤独而已。”

    周离还是点头。

    大约两点,到达阴阳庙。

    小山村远远看去依然壮观,云雾朦胧,恶神还是在云间穿梭,好像永远不会累一样。

    “汪汪汪……”

    还是大黄跑来接他们。

    周离一路上都在给郑芷蓝发消息,他说自己下午才会到,也说了自己在老观主那用饭,但很显然郑芷蓝从今早或者昨晚就开始准备今天的年饭了——槐序隔着半里地就开始喊好香了。

    郑芷蓝站在院子边缘等,探出头往小路上看,一群狗懒洋洋的趴在院子里。

    边上还站着一匹奶牛色的马。

    小姑娘编了个麻花辫,眉眼明媚,等看到二人的身形,白净的脸上多了抹微笑。

    “怎么没把楠哥带来呀?”她问。

    “她说下午或者明早上来,她今天在她外婆家过年呢。”周离说着把红酒放下,“我出发的时候姜姨非要我拿两瓶酒一件牛奶,我把另一瓶白酒和牛奶给老观主了。”

    “老观主呀……他一个人过年很孤单吧?”

    “我觉得是这样吧。”

    “我年后也去看看他。”

    “嗯。”

    周离看着此时的郑芷蓝,这个姑娘可能是他这辈子遇见过的最善良最干净的人了。

    余光捕捉到一个东西飞速移动,等他扭头一看,那东西已坐到了马背上,居高临下的,带着一脸灿烂笑容对两人喊:“你们会骑马吗?我给你们讲,我骑得可好,想不想学?啊?想不想?”

    周离回过神,方才的感怀已不见了。

    这老妖怪真是破坏气氛的王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