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龙猿吞天诀 > 第八百九十九章 梦幻现实

第八百九十九章 梦幻现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墓葬古城的一方街道之上,纪凡躲闪壮硕大汉拳风脚影的同时,双眼会看向一方古城的其他人。

    “他在干什么?”

    一名被纪凡注视的布衣男子,不知道为什么,极其的不舒服。

    尽管一方城区之人,都没有任何修炼气息波动,但还是有感知相对敏锐之人,意识到了纪凡的双眼注视不同寻常。

    “要相信自己。”

    纪凡之所以在躲闪壮硕大汉的同时,不断看向其他人,是他在依照以往的道感与瞳力威能,施展偷天换日之道,想用其他被注视的人当替死鬼。

    壮硕大汉的拳脚,看似没什么威胁,纪凡之所以介意,是他不太确定壮硕大汉在进入墓葬古城,或是陷入平凡困境之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修为。

    纪凡甚至不确定,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他感知有问题,还是这就是一个幻境。

    刚刚纪凡在街道上站着不动,更多是观察一方古城中其他人的举动与神情。

    “这些形形的人,恐怕都和我一样,陷入了困难的境地,但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接触,却不能有丝毫的大意。”躲避了壮汉的一轮攻势,纪凡看到壮硕汉子不再出手,这才谨慎着停下了身形。

    “晚辈初到这里,若是有什么让诸位前辈不快之处,还请诸位前辈不要怪罪。”纪凡拱手行礼,这番话不只是对着壮硕汉子而说。

    “小子,刚刚你看人的感觉很不对劲儿,是不是做了什么?”身穿内衫盘坐在地的中年人,很是介意对纪凡问道。

    “这墓葬古城的状况很怪,晚辈总得防着一些,不知为何,晚辈感受不到自己的灵动了,诸位的状况似乎也一样。”纪凡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自然不会承认,在躲闪壮硕大汉攻势的时候,自以为动用了偷天换日的道眼之威。

    纪凡甚至将仙动,故意说成了灵动,好像他是一个对谁都威胁不大的灵修。

    “看来这个既像是没衣服,又像是一身宝物消散的中年人,对我看向他很是介意。”从盘坐在地内衫中年人的询问,纪凡不免有所猜测。

    “小子,你进入这幻弭之城想要做什么?”街道一边石屋门口,一名宫装还算素雅的女子,向着纪凡审视道。

    从素雅宫装女子对于纪凡的称呼,他就能听出对方身份非同寻常。

    而且宫装女子也不叫这里是墓葬古城,反而说出了纪凡之前没听过的说法。

    “晚辈想要寻找一部蜕变灵墟之源的功法,超脱束缚,如果可以的话,晚辈希望自身与灵墟界再无关系。”纪凡是故意这么说的,但这也是他内心所想。

    不出所料,一方古城中的少数人,神色产生了些许异样,这些人似乎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不简单。”

    纪凡心中暗暗谨慎,他认为刚刚说的话,换做一些仙修强者,也未必能真正明白其中的深意。

    像是缺衣少穿的人,并不只是那个盘坐在地的内衫男子一人,这也让纪凡想到了,自己踏上尸陆的那一刻,多目魔戒和腰包中的幻宇蟾,就好像分解消散了一般。

    纪凡现在也是身无长物,唯独惹眼的,也就是寻常的黑袍。

    至少在这古城之中,纪凡还没看到有什么人表面上戴着,或是显露出了宝物。

    “看似大家都差不多,实则区别却大了,个体和个体的真实修为境界,是完全不同的,见识更是天差地别。”纪凡在心中有所思量。

    “铛!铛!铛!”

    轻轻的拐杖声响起,使得一方古城中人或多或少有着异样,没多长时间,只见一名编发的小老头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想要蜕源可不太容易,更何况是灵墟之源,如果你是灵墟界的本土修士,不只是你的内息,就是肉身和灵魂也是出自灵墟界,人生如梦亦如空,但看你不像是否定自己存在之人。”老者所拄的拐杖,拐端在上拐把稍下,看着更像是护手拐。

    “在蜕源一事上,前辈可否赐教?”

    纪凡看着麻衣老者的拐杖,神色有着毫不掩饰的古怪。

    老者摇了摇头,并没有给纪凡说法。

    面对老者目光的打量,纪凡内心极为坚定,多目魔戒就在他身上,更是不会让任何人夺走。

    一方古城没人说话了,像是对拄拐老者有所顾忌。

    直到老者离开,一方古城的气氛才松动了些。

    站在石屋前的素雅宫装女子,双眸看向纪凡的神情,有着明显的思量之色。

    在壮硕汉子动手之前,纪凡就发现了,这古城中有些人相对轻松,而有些人则是隐藏着紧张,似乎格外的谨慎。

    纪凡刚刚在躲避壮硕汉子攻势的情况下,按照以前道眼的偷天换日之感,所看向的几个人就是相对紧张的。

    察觉到石屋前的素雅宫装女子隐晦点头,纪凡没有动地方,他所躲到的位置近处并没有人,但又颇为适于观察。

    “这古城太奇怪了。”

    纪凡感受到少数人看向他的目光,犹如看死人一般,尤其是在壮硕大汉找事攻击他之后。

    正是这样的氛围,让纪凡更加确定了,之前面对壮硕大汉发难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纪凡所到过的古藏秘境不在少数,可像尸陆古城这样的异样之地,还是第一次。

    素雅宫装女子进入了石屋,纪凡装作没看到。

    在一方古城之中,纪凡分不太清梦幻与现实,更多是要靠观察每个人的行为举动,来进行判断猜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纪凡的谨慎戒备之意,一方古城中的人虽对他这个新来之人有所关注,但没人上前,也没人同他交谈了。

    “他可不像是个灵修。”

    在内衫中年男子身前的青年,小声笑语道。

    内衫中年男子双眼微眯,看向纪凡的目光,隐藏着敌意与忌讳,似乎是很介意刚刚发生的事。

    在纪凡看来,除了这些人所穿的衣衫,这古城中是没有什么物品的,石头房屋说纯粹,倒是不太纯粹,有些房屋上,有着很浅的阵法印纹,而且极为玄妙。

    “若是凭借凡力,确实无法将刻纹在这坚硬的古石表面刻上,这些阵法与禁制印纹,更像是画上去的,不仔细观察甚至难以发现。”纪凡猜测,一些石屋所画的阵法印纹,必定有着特殊的意义。

    素雅宫装女子所进入的石屋,极淡不容易察觉的阵法印纹,就颇为古老,而且还是一个防御阵法。

    “哪怕现在如同凡人一般,在这里我也要按照以往修士的感觉来应对。”纪凡通过自己的观察,在心思着自己要怎么做。

    古城中看似缺衣少穿之人,纪凡并不认为是没有衣服,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些人进来的时候是穿着战甲,就如同他的多目魔戒一样溃散了。

    “如果说宝物溃散,那么云月婵为什么会溃散呢?她即便不是人,却也是有生命有着自身意识的妖兽,这古城也是奇怪,到现在看到的,表面上都是人修,至少我没发现一个妖兽之体。”纪凡站在周围人少的一处街道上,一动不动犹如石化了一般。

    平静对一方古城中的人观察,纪凡发现有些人过分的讲究,彼此之间是不怎么动作的,尤其是手势。

    “一些人的双臂自然下垂,即便是交流,手上也没有一丁点的动作,就算是说话,嘴也不冲着对方,就像是不愿让对方介意。”纪凡深吸一口气,将目光放在了刚刚向他出手的壮硕汉子身上。

    壮硕汉子也在看着纪凡,两人视线交织,倒也没引发什么杀意。

    相比壮硕汉子的存在感,纪凡表面上的存在感很弱,比起之前要弱了很多,因为他是故意用以前施展凡息术,以及凡古根基底蕴失去仙灵动的感觉,隐盖着表面上的存在感。

    当初纪凡修炼凡息术,师尊穆怀晟和师娘宁安媛甚至担心影响他的命理,人一旦过于平凡,机缘与运道都会潜移默化的回落。

    此时纪凡心中的存在感,是前所未有的强,只是表面上伪装没有表现出罢了。

    “最好是当我已经死了。”

    纪凡对于一些人的眼神,心中冷笑道。

    从古城中向着天上看去,雾蒙蒙的没有日月,纪凡这么干站着任由时间流逝,还没发现黑夜降临。

    “我感觉云月婵消散了,她是不是也如同我这样的一般感觉,认为我消散消失了?”纪凡这时已经不太确定,幻宇蟾在不在自己的身边了。

    “在这古城之中,除了呆着,以及相互之间的闲聊之外,似乎没什么可做的事,像那壮硕汉子动手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至少在表面上,古城保持着相对的平和。”纪凡不能肯定,在这样像是化凡的状态下,想象中的修炼是不是有用。

    直到纪凡认为观察的差不多了,古城中也相对恢复了平静,他这才去了之前素雅宫装女子进入的石屋。

    “我对于这座古城,有着很多的不解,能进去同前辈请教一下吗?”纪凡到了石屋门口,向着里面询问道。

    “如果可以,而你又不介意的话,进来之后最好是能将石门挪上。”素雅宫装女子的声音,在黑暗的石屋中传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