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虫海围城 > 第三章 请问,您需要大米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些东西压根就不够吃。

    洪逸的目光,瞄向了急冻层里的五斤冷藏鸡腿、五斤冷冻五花肉。

    停电三天,这些生肉的冰都慢慢融化完了,虽然还没腐烂,但已经变质了,还散发着一股股酸馊味。

    不过饥饿的驱使下,洪逸也就不挑剔了。

    他倒了一碗姜汁和酱油,混在一起,然后倒进生肉里去腥提味,闷头就狼吞虎咽。

    噢,这味道……

    真是糟透了,又酸又馊又苦。

    但只要能填饱身体的饥饿感,啥都好说……

    吃完了十斤肉,洪逸拍了拍肚子,只觉得自己勉强够五成饱。

    “妈耶,我身上到底是怎么了……还变成饭桶了我,一顿饭到底要吃多少斤?我的肠胃是无底洞么?这要是哪天,铲除了虫群,恢复和平……我岂不是能辞掉工作,转职去当个大胃王吃播?表演一下三口闷一头猪?”

    洪逸的目光又瞄向了厨房的米缸……

    他咽了咽口水。

    但最终还是无奈地放弃。

    家里没电没水,更没天然气和煤气,他如何生米煮成熟饭?

    总不能生啃大米么?这显然不现实,怕是要咀嚼到牙齿抽筋咧。

    “还是找邻居借点吃的去……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我去蹭个饭应该不难吧……呃,但我现在这怪异的形象,不知道还受不受欢迎……”

    洪逸跑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他的衣服早就被电成灰烬了,现在是赤条条的。

    乖乖,自己周身都是一层焦黑的死皮,活脱脱的就是烤糊了的乳猪。

    乍然一看好像刚从煤井里走出来一样。

    而且……

    还顶着金毛狮王的同款爆炸头,居然还挺潮的。

    想来,这都是电击的后遗症吧?

    免费烫发,质量堪比村口的追风少年,潮是不潮,反而土到家了。

    不过那强电压没有把头发都电成齑粉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要是被电得秃头滑瓢,洪逸才眼泪直在肚子里打滚呢。

    “唰啦——”

    一阵布帛的撕裂声响起,打断了洪逸的思绪。

    是毛巾被撕坏了。

    他刚刚正在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焦黑的死皮。

    却不曾想,两条触须不小心用力过头,竟把毛巾给硬生生撕裂开。

    洪逸瞪圆了双眼,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触须。

    乖乖,这触须的力量好大啊……

    纤维毛巾很难扯断的,反正洪逸仅凭双手蛮力是办不到。

    那么……

    这些看似肌肉不发达的触须……

    是否拥有手臂的两倍力量?

    洪逸心中一动,如臂使唤地操控着触须,去卷起一柄竹竿拖把。

    别小瞧了这种又老又细的毛黄竹竿,其实它硬着呢,很难拗断。

    然而竹竿拖把在四条触须的全力掰动下……

    竟然也是“咔吧”一声轻易被弄断。

    这让洪逸都感到不可思议。

    “哇哦……太强了吧,这哪是两倍臂力啊?三倍都快有了吧!四条触须勒死一头牛都是可能办得到的吧?真的是……帅呆了,怎么会有有那么酷的东西……”

    “那臭婆娘好像说过……怪虫的血会让人基因崩毁,然后死得不成人形、化成烂泥……”

    “但我会是例外吗?”

    “这四条触须,是基因崩毁的产物?”

    “人类的先祖可以追溯到数亿年前,刚爬上陆地的肉鳍鱼……那么再往前推,肉鳍鱼的先祖又是什么?海里的节肢动物,又或者盆腔动物?这些古老的生物也是有触须的,它们用触须来探索、进食、争斗、生存……”

    “那我身上这算是返祖现象么……又或者算是是基因突变呢……”

    “如果有机会……我得找试验品去研究一下……基因的奥秘,真是太有意思了,蕴含了无限的可能性。”

    “我觉得触须比手臂还方便得多,真是太灵活了……酷得就像章鱼博士一样。”

    洪逸一边思考,一边用触须撕破脸上的黑皮。

    五官倒是没变,唯一变了的就是肤质,脸上的痘坑、瑕疵全都没了,光滑得足以去拍洁面乳广告,这让五官不算帅的洪逸看着都有一丝小帅。

    洪逸更加乐观起来,嘿嘿笑道: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那疯婆娘还真是让我因祸得福呐……等哪天解决了虫灾,恢复和平,我又多了一条混饭吃的路子……”

    洪逸匆匆穿上衣服。

    当然,他必须套上宽松的风衣才行。

    不然的话,肩膀和背脊的触须他没法隐藏在衣服里。

    虽然他觉得触须很帅,但触须上面绣着紫红色的花纹,仿佛蟒蛇身上的网纹路,但别人不一定会觉得好看啊,说不定还会被吓一大跳。

    所以,必须隐藏好触须,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咦……怎么今天是二十号?”

    洪逸用触须翻看了一下手机,发现日期超乎他的想象,那岂不是说他昏迷了足足三天?

    他想看看外界新闻,但手机已经完全没信号了。

    断水断电断信号,还能更糟一点吗?

    也许外界的情况,比想象中的更加不乐观……真是奇了怪了,现代高科技的手段,要化学有化学,要大炮有大炮,居然还对付不了区区的下水道虫子吗?

    洪逸打开窗户,往小区下面看了一眼,不由眼皮狂跳。

    下面爬着大量的怪虫,放眼望去,让人头皮都发麻。

    有浑身银白的蛞蝓(鼻涕虫),堪比家猫那么大,所爬过之处留下白白的腐蚀印记。

    有形似蜈蚣的蚰蜒,两边长着一排排的绒脚,它们硕大又可怖的体型不亚于大号的保温杯,此刻它们正在吱吱地啃咬着水泥路面。

    有形似蛔虫,又长又细又红的怪异线虫,它们像极了红色的粗电线,一条条湿腻地纠缠抱团在一起,看着让人毛骨悚然。

    怎会变得这么多?

    三天前,小区虽然也有虫子从下水道冒出来,但只算星星点点,可如今数量却翻了十几倍之多,就连一些私家车的车顶都成了蠕虫们的乐园!

    这,这特么……

    情况都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了吗?

    看来,短时间内是没法指望有关部门来援助了,只能自力更生。

    洪逸打开门走出去,挨家挨户地敲门,想要借点食物填饱肚皮。

    但一整层八楼都敲遍了,却都没人应答。

    或许,他们是早就拖家带口逃离小区,转移到虫灾更小的地方去吧?

    八楼没人,那就再往下试试。

    好不容易,总算是四楼有一户人家开门了。

    是个三十来岁的居家妇女,她五官姣好,身材高挑,但她的脸色却异常憔悴,还顶了一对熊猫眼,显然是这些天担惊受怕没睡过一次好觉。

    她看见洪逸背了个旅行包,驻足在他门前,立刻警惕道:

    “有事?”

    在她看来,眼前的青年顶着爆炸头、双臂胳膊耸拉下来、双掌流血,怎么看都觉得怪异,只怕来者不善。

    “怎么,是来借绷带和止血药的?”

    “不是不是,我手上的伤不要紧。”

    洪逸脸上堆出笑容,装得斯斯文文客客气气地说道:

    “大姐……我是住在八楼的小洪,咱见过几次面的,坐电梯的时候我还听过你断断续续、先抑后扬的放屁声呢……”

    “……”居家妇女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洪逸却浑然不知,依旧面露诚恳、在商言商道:

    “大姐儿您瞧哈,我这背包里有一袋大米,应该超过二十来斤吧,就是想跟您换一些速食品,诸如火腿啊,蛋糕,饼干啊,水果啊什么的……反正能即食就行,二十斤换你三斤,哦不,五斤的速食品就好……你听听,我肚子饿得咕咕叫,特难受啊,说我是饿死鬼投胎你能理解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