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拳和尚唐三藏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方牵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所谓风水轮流转,这一次论到你西方佛教大兴了?

  没关系!

  天意如此,我等自然会顺天而行,不敢忤逆。

  只不过,你西方佛教大兴没关系,但是我道教和天庭的人可不能动。

  什么?没有人应劫,便没有气运?

  那这个问题,你佛教自个儿安排去呀,难不成还要我道教和天庭献上自己的性命助你佛教大兴?

  你佛教要脸不?抗揍不?

  实在不行,那便找妖族去呀。

  这妖族生性便喜欢残害天地主角——“人族”,本身又没有什么大能在上头,佛教你自行安排就是了嘛。

  再不行,不是还可以安排些自家的坐骑宠物之类的下去应劫吗?

  哦,对了!

  让坐骑宠物应劫,作为主人也是能够分泽到气运功德的,既然这般,你佛教得留些位置给我道教和天庭才行,总不能这次“西行大劫”你们佛教吃了肉,还不给老大哥们分一点汤来喝喝?

  以上某种似曾相识的对话,蓦然浮现在唐三藏的脑海中,让唐三藏对于那笼罩在无数薄纱之中,神秘异常的诸天神佛印象大改,甚至称得上是形象崩塌。

  “竟……竟是这般……”

  即便唐三藏感觉镇元子并未诓骗自己,毕竟同样作为这天地之中最为顶尖的大能,他知晓这诸多秘密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初初一听,还是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

  “自是如此,道友前世早便知晓这些事情,故以提前寻了贫道,也能在这西行之路中多分润一些气运功德。”镇元子一抚长须,理所当然地说道。

  然而对于镇元子的这话,唐三藏却并未全信。

  那曾经说出“那天仙不得有情,那佛陀少见有义,真希望下界为妖,亦或是做那百年寿命凡人,也胜过这般做个腐朽残佛”的金蝉子,真的仅仅是单纯为了气运功德而大费周章地布局西行之路?

  设身置地考虑一番,倘若贫僧是那金蝉子,决然不会这般为了纯粹的功德气运行事,与其这般大费周章,还不如与敖玉和悟空寻处山清水秀之地,享受这天地给予的宁静安逸。

  或许金蝉子的确与镇元子商议了什么,但金蝉子内心的初衷却未必如镇元子所说的那般,反而另有打算吧?

  唐三藏低眉善目之间,心中默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保持自身澄明心性,细细地将事情都捋了一番。

  不过金蝉子终究是自己的前世,就算与自己的立场并非完全一致,也总比那漫天神佛值得信任。

  一念至此,唐三藏双掌合十,感慨道。“阿弥陀佛,不料贫僧这纯粹的前往西天拜佛求经,以普度众生之行,牵扯之大超乎想象,善哉善哉。”

  “这是自然,天地量劫岂是说笑,倘若是过往量劫大起之时,莫说是太乙真金仙,便是大罗金仙之性命亦如同蝼蚁,纵使是超脱了天仙之列,窥视圣人境界的混元仙人们陨落的也不在少数。”

  说到这里,镇元子眼中也出现了一丝阴霾,仿佛回忆起了什么,说道。“天地破碎,赤血千里,在天地量劫之际只若等闲,此番量劫有着天庭、道教和佛教三方压制,能够如此平和,已然超乎了贫道的想象。只是……”

  镇元子顿了顿,一双仿佛能够看透时空万物的眼睛闪过疑虑道。“须知世间万物,物极必反,贫道却是有些担心那些人最终会托大了,如此压制量劫的规模,倘若量劫反噬,将引发无尽浩劫卷席整个天地。”

  对于镇元子的担忧,唐三藏却是无从解答,这些事情远远不是如今仅仅是作为主角参与量劫的唐三藏所能控制的,而是那些充当着“棋手”的圣人们所需考虑的。

  自然,镇元子也并非是在询问唐三藏,仅仅是故人久别重逢之际,道心略显惆怅,这才多言了几句罢了。

  “道友,口中所想要询问的天地大劫,大抵便是如此,不过目前最为重要的,还是先取得三光神水,将道友那颗种子给培育出来再说。”

  “贫僧前世所留的种子,到底是何物?竟须大仙如此大费周章地培育千年,还要一江之量的三光神水浇注?”明白牵扯甚大的唐三藏,悄然地用“正道之光”将自己笼罩起来的同时,出言问道。

  “这种子,贫道也不甚清楚,道友前世对此也是三缄其口,仅仅是再三说明此事极其重要,务必要将种子给培育出来。”镇元子答道

  唐三藏心中斟酌了片刻,却是明白自己难以脱身事外,便开口问道。“那大仙具体打算如何行事?”

  “自然是顺水推舟,诸事无痕……”镇元子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随即手掌虚空一抹,却是在半空中显现出四块如同镜子般的存在,将敖玉和猴子等人的画面分别照映了出来。

  而镇元子看着唐三藏那微微有所变化的表情,不忘解释一句道。“道友切勿误会,量劫之际,纵使是圣人也难以直接映照位于风暴中心的取经人一行的画面,不过此处乃五庄观,贫道经营了无数岁月的道场所在,想要做到这点还是不难的。”

  一闻此言,唐三藏心中忧虑消去的同时,恍若无事地说道。“贫僧不过是惊叹于大仙神通广大罢了,并无此意,再者正大光明之人,无有不可示人处。”

  “道友盛誉了。”镇元子谦虚了一句,随即将目光放到画面之上。

  而随着唐三藏离去了半晌功夫,久久不见唐三藏归来的猴子等弟子都有些焦急了起来,便是平日里最为没心没肺的猪八戒竟也表露出了几分关心。

  “猴哥,那镇元子之名,老猪过往未曾见过,而那清风、明月不会是什么妖怪打扮将师父掠了去吧?”

  “那两个小道童的确是玄门正宗,倒非是妖怪,只不过有甚宝贝需麻烦师父如此之久?”随着心头焦急,躁动不已的猴子在偏殿之中下意识地来回地跳动,疑惑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