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拳和尚唐三藏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熟悉的套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知道在过往之时,屡屡唐三藏自我介绍着那句“贫僧乃是自东土大唐而来,欲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唐三藏”之时,上至诸天神佛,下至八方土地,不但从不曾打断唐三藏,大多还得称一声“圣僧”以示尊重。

  就这个泰仪真人,那是真的不给面子,直接喊出那“虎力大仙”的名字,扯着“降妖除魔”的大旗便打断了贫僧的自我介绍。

  了不得,当真是了不得,不想在这小小的车迟国之中,竟然出现了这等人物。

  只可惜,即便这等人物再如何不凡,如今却是被贫僧的徒儿按得老老实实的,得用心地听贫僧说话。

  “阿弥陀佛,贫僧乃是自东土大唐而来,欲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唐三藏,还望道友切勿怪罪贫僧这徒儿动作粗鲁,行为莽撞,实在是道友刚一出现,便一副欲捉拿贫僧的举动,这才让贫僧这徒儿行事略微出格了些许。”

  “不怪罪,不怪罪,圣僧在上,适才却是我过于莽撞了,错认了人导致的。”泰仪真人感受着肩膀之上那肥嘟嘟的手掌仿佛重了些许的压力,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道。

  “哦?错认了人?道友莫不是将贫僧误认为是那通缉令之上的僧人?”唐三藏温声地问道。

  “是极是极,错认圣僧,却是我之罪过。”泰仪真人说道。

  “说来贫僧倒是有几分好奇,这通缉令之上的数十名僧人所犯何事,以至于道友这般大动干戈,亲自带领着兵士各处捉拿。”唐三藏表情慈悲而祥和,语气带着些许疑惑地问道。

  泰仪真人本有些许犹豫,但感受着猪八戒那有些咯人的胸毛,以及顶着自己半个腰的大肚腩,却是瞬间便将那些许犹豫抛之脑后,事无巨细地给唐三藏具体说明了一番情况。

  原来车迟国在二十年前遭逢大旱,天无点雨,地绝谷苗,就在倒悬捱命之处,车迟国上下不论君臣黎庶,大小人家,家家沐浴焚香,户户拜天求雨之时,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三位仙人凭空出世,自九天而降,呼风唤雨之间,救了车迟国上下。

  自此,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便是成了这车迟国的国师,道教亦是就此成了车迟国的国教。

  听到这处,唐三藏倒是莫名地有种熟悉的既视感。

  这套路,怎么和前不久在乌鸡国的一模一样,同样的国逢大旱,天降道长,只不过略有不同的是,这一次却是道教成了车迟国的国教。

  而随着泰仪真人再度开口,在前世所遗留的记忆之中记不太清楚车迟国具体细节的唐三藏,却是明白了为何这处会张贴着数十张通缉令。

  当年车迟国大旱之时,作为沟通上神的道佛两教自然也需奉王命向上天祈雨,可惜最终出现的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三位仙人均是道教装扮,再兼之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三位仙人颇为不喜那佛教,暗中推波助澜一番。

  那自车迟国国王也便顺势承了三位国师之意,不但拆了僧人们的山门,毁了佛像,追了度牒,甚至不允他们回乡还俗,直接将他们尽数判给道教充当下人奴婢。

  说到这里,泰仪真人小心地看了唐三藏一眼,见其脸上无悲无喜,却是慈悲依旧,这才小心地继续说道。

  “这那通缉令上的数十名僧人却是因懒惰万分,受不得苦不愿做工,私自逃脱,这才通了官府,下发通缉令进行追捕。”

  “嗯!”

  唐三藏微微点了点头,对于泰仪真人的话不置可否,随之转头朝着猴子微微一示意。

  猴子当即便上前,视那众多魁梧兵士如无物,直冲那七名被铁链镣铐所缚的僧人而去。

  众多兵士见眼前这消瘦猴子走过来,犹豫了一下,明白连泰仪真人都非那猪妖对手,倒也不敢阻拦眼前这疑似猪妖手下的猴子,纷纷地让开道路。

  而猴子走到这七名僧人的面前,左右环视了一圈,食指放在嘴边朝着他们吹了口气,瞬间那众多束缚着他们的铁链镣铐尽数寸寸断裂掉落在地。

  “你们且随俺老孙来。”

  这七名僧人心中大喜之余,却是不敢有丝毫犹豫,相互搀扶着便紧跟着猴子,微微低着头走出众多兵士的队形。

  而当他们走到唐三藏的面前之时,听着耳边那声温和慈悲的声音“阿弥陀佛,各位师傅,可有何处有恙?”,他们这才敢略微地抬起头。

  当即,唐三藏那风华绝代,俊俏无双的样貌便映入他们的眼帘,再兼之那眉眼顾盼之间尽显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佛意。

  一时间,“圣僧”二字便是浮现在他们的心头之上。

  蓦然之间,这七名僧人仿佛想起了什么,表情齐刷刷地浮现出极度的惊喜,左右四处地张望。

  先是看了眼猴子,又看了眼猪八戒、沙僧,最后看着唐三藏身旁那神骏无比的白龙马。

  这七名僧人不约而同地同时跪倒在地,朝着唐三藏磕头,哭诉道。

  “圣僧,我等终于等到您来了……”

  “嗯?”

  这七名僧人的反应倒是出乎了唐三藏的意料。

  唐三藏之所以让猴子救下他们,却是唐三藏明白泰仪真人所言的僧人因懒惰而逃脱之言,实在是过于扯淡。

  莫说是那七名僧人就在眼前,便是光凭借通缉令之上那瘦骨嶙峋的画像,都能知晓他们所过的悲惨生涯。

  遇他人悲苦,能力范围之内,唐三藏又为何不小小地伸手拉扯对方一把呢?

  而这齐刷刷地跪倒在地的七名僧人,不约而同地哭诉着“圣僧,我等终于等到您来了……”,却是让唐三藏明白似乎其中还当真有着诸天神佛的身影。

  只不过心中顿生疑虑且不谈,不忍这七位身弱体虚的僧人跪于地上的唐三藏,连忙上前搀扶道。“七位师傅,暂且起来说话,地上甚凉,可莫冻坏了身子。”

  七名僧人却是双目含泪,齐齐冲着唐三藏磕头,哭诉着。“不,这地上冰凉,远不及我等心中所受之苦,还请圣僧救我等一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