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古剑三]生在上古最先进的城池里 > 第 40 章 第 40 章

第 40 章 第 40 章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次传信,海朝和海絮看见巨大的尸骨被群鱼啃咬,一旁小字“确定虎蛟背后另有隐情,唤醒族人,收拾东西,以防万一。”

  海絮连忙返回营地,叫醒族人,命他们收拾好东西,躲在营帐里先不要出来。

  独自留在海边的海朝心脏有些揪紧,他贴着结界努力望向黑沉沉的海面。可他太弱了,连她的结界都穿不过去,完全帮不上一点忙,只能在这干着急。

  海朝十六岁的人生里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感到自己弱小,并痛恨不已。

  去年他被拒绝之后,还是没忍住向几位西陵人打听了“乐商”这个名字。本以为她只是巫之堂一名普通祭司,可那两位西陵人告诉他,她是力量可以和当今鬼师比肩的祭司,在巫之堂权力极大。

  海朝知道他彻底不可能了。

  可再次在汐沙族见到她,他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悄悄看她,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她很美,好多人都在看她,但又敬畏于她的身份不敢明目张胆。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在别族会得到这样的待遇,并未在意。

  她平易近人,和鬼师大人遥不可及之感截然不同,而且她真的好强。他拼尽全力才能伤到的虎蛟,她只需要一招就可以将其打回海里。

  但他还是想尽量帮她一点。

  天将明时,第二个和第三个咒纹破水而出,一个直直向他飞来,另一个冲上天空,很快消失不见。

  ---“大妖相柳不明缘由猎杀虎蛟,已发现我,必有一战。胜负难定,你们撤走。”

  海朝脑中一片空白,抬眼看向海面。此时一道黑雾夹带红光冲出水面,血目巫纹在天空铺展开,如同巨大蝴蝶展翅,荡开粼粼荧光。

  相柳紧随其后,冲破海面掀起巨大浪花,轰鸣声不绝于耳。两股绝顶力量冲撞,海朝面前的结界一瞬间红光大亮,接着被狠狠撞击一般,发出吱嘎一声。

  海啸随之而来,再次冲击结界,形成一人高的水墙。海朝撒腿跑向高地,冲听到声音跑出来的族人大喊“准备撤离”,自己却停下来回头拼命看向海上的战斗。

  太阳已经初露一点光辉,但被一人一妖斗法碰撞撕裂的力量显得无比暗淡。

  云被力量绞成碎片,接着完全消失。

  相柳磅礴的妖力笼罩整片海域,像一个巨大的口袋。乐商的灵力则像是锋利的剑,每次和相柳妖力相撞,都将其撕开一个口子。

  海上掀起巨浪,不断冲击着结界,相柳在身边聚起云雾,其中电闪雷鸣。乐商身下忽然亮起法阵,九个环绕咒纹的灵力束从相柳脚下海面刺出。

  激战处发出炸雷的轰鸣,海朝看呆了。汐沙族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纷纷朝着海上跪下,双手合十。海朝腿一软,差点跟着跪下。

  另是一股冲击波撞到结界之上,这种绝顶的力量让他毛骨悚然,出于本能地战栗,想臣服,想逃跑。

  可他握着腰上的匕首,死死撑着一口气,绝不跪下。巫之堂和乐商一起留下的两名祭司走上前,海朝连忙拉他们,指着海面:“你们快去帮忙啊!”

  一名女祭司面露难色,眼中毫不掩饰的担心与无奈,冲他摇了摇头。海朝不明所以,另一位祭司解释道:“这个结界我们也过不去。而且乐商大人下海前就命我们,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离开汐沙族人身边。”

  每一次冲击,结界都发出快要破裂的呻|吟声,可这么多次撞击之后,结界依旧和最开始一样。

  海朝知道乐商不会让结界被打破,他跑到更高的地方看,相柳九条脖子在空中疯狂扭动,又是几声炸响,六个巨大的血眼出现,把相柳围住,红光刺出,相柳猛地向上一窜,嘶吼一声,尾巴甩开,把刺穿它腹部的灵力打散。

  “好!”海朝握拳蹦起来,两名和他一起上来的祭司也面露喜色。

  阵法消失,乐商散成黑雾,转眼出现在它一个头前,骨片对着它扑灵灵的大眼睛就是一个插,接着来回闪身,反复消失又出现在相柳的各个头前,每一击专对眼睛。

  相柳像是被激怒了,仰天怒吼一声,爆发出妖力将她狠狠震开。乐商顺着力道快速后闪,接着再次消失。相柳巨大的身体一顿,每一只眼睛快速眯起,接着感到腹部一阵剧痛。

  乐商闪在它腹部刚才被她伤到的地方,穿星般冲刺了几个来回,深黑的妖血喷洒而出。相柳的血有剧毒,乐商连忙躲闪,还是被溅到一些,皮肤发出灼烧的滋拉声。

  “卑劣的人族!”相柳怒吼,九个头一同凑向悬浮在半空的乐商,眼里的凶光像要把她凌迟。

  乐商也不比相柳好到哪去,胳膊腿上都是伤口,左手手腕被咬伤处又被妖血腐蚀,一片血肉模糊。

  她咽了一口血,一边懊恼刚才有点贪刀,一边对着那十六只和她整个人差不多大眼睛……因为有两只刚才被她刺伤了,选择了一会儿,选准一只颜色最好看的盯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传说中的妖王相柳……”她薄唇轻启,语气充满嘲讽,“就是靠屠杀别族,戏弄人类积攒的名声吗?”

  相柳身为妖王,果然还是挺在乎他君王的尊严。听她这话里满满的轻蔑,眉头一皱,垂到海面的蛇尾拍打起浪花,像是发泄愤怒。

  “胡言!”

  “你那样屠杀虎蛟族,它们可与你有仇?”

  “它们不服从于我,这只是小小惩罚。”相柳居然真的给她解释了,“何况,这只是虎蛟中一小部分,被它们族人牺牲掉来换取活路罢了。”它言似轻蔑,接着一只头猛地凑近她,乐商连忙向后闪开,相柳邪恶地勾了勾嘴。

  “以人族来讲,你的确够强,居然能和我一战,还能将我重创。不然,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话?”它声音雄浑又阴冷,像是一把地狱里的巨剑,铁索在上不断拉动。它带着一点欣赏意味看着乐商,接着这份对强大力量自然而然的欣赏被它狂躁的愤怒代替。

  它猛地甩尾将自己的妖血泼洒向她,乐商早有防备,连忙撑开护盾。

  “你居然使阴招!偷袭于我!”它冲着乐商狂暴怒吼,声音充满愤怒,不服,细细听还有一丝委屈。

  乐商忽然觉得相柳有点直愣,生死之战,难道她还要在乎是不是光明正大?赢不了它,可未必杀不了它。

  来回左右突袭的穿星走位是她跟缙云学的,以前和缙云切磋时候她可是吃足了这招的苦头。至于忽然消失再出现打一下就跑的猥琐打法,那是和姬轩辕比试时候想出来的绝妙点子,而且对付缙云以外的人屡试不爽。

  她眼里闪过一丝暗芒,指了指海岸上不知何故就是没有撤走的人族,说:“这些人,我会保护他们。虎蛟被你杀得差不多了吧,你若退走,我不杀你。否则,你我便是不死不休。”

  “哈哈哈哈哈!”相柳爆发出一阵狂笑,眼中精光暴涨,立直九条脖子,十八……十六只眼睛一同盯着她,“不死不休……真是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来,告诉我你的名字,这样你死后,我会记着你!”

  “不好!”岸上的祭司脸色一变。

  海上的人听不见乐商的声音,但能听清相柳说的每一句话。

  海朝连忙问:“那个妖是不是非常厉害?乐商会被杀死?!”

  女祭司神色担忧,但并未点头,“那是妖王相柳,极强的大妖。乐商大人一个人和它硬战……”

  海朝紧张地看着女祭司,生怕从她嘴里说出来“会输”两个字。

  “……胜负难料。”女祭司如是说。

  朝阳已经从海平面升起,漫上淡金色的沙滩,照亮每一个跪在海边的汐沙族人的脸。

  乐商精致的面庞被日光映得如同仙子……染血的仙子。她眼里杀意翻涌,仿佛入魔的诡异红瞳里流动着幽晦。

  乐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个感觉非常熟悉,战意仿佛从灵魂深处而来,让她兴奋得几要战栗。

  不,这绝不是她正常的状态,意识最深处有个微不足道的声音在叫喊。

  杀了它,毁了这一切。乐商沾染血迹的脸上笑容诡异。

  相柳看着她忽然变化的气场和力量,不住皱眉。

  不,她好像有点失控……她怎么了?

  乐商听见自己极冰冷的声音,“我记着你就行了。”

  巫之血灵力铺天盖地朝相柳压过去。

  “天,乐商大人是打算——!”女祭司惊呼一声。

  和它同归于尽吗?!

  后半句尚未喊出,一道黑雾快速从他们背后迅疾闪过,直直穿过所有人都不能打破的结界,迎着日光冲向远处足以绞杀所有误入生灵的战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