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连接天堂的纽带 > 第三百零六章 胡乱弹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看天就要黑透了,牛德旺进门就嘟囔说,今晚有风,要和牛壮把那点豆子给扬了,王九菊只是淡淡瞅了他一眼,声音乏乏道:“就那点东西,还用得着夜里忙活。”但也没咋拦挡。

    牛德旺肩扛木铣扫把,招呼了儿子牛壮,就来到不远的打麦场。

    早上才打过的豆子,因白天没风就堆在一旁,本打算明日摊开晒晒再扬,牛德旺还嘟囔说有点潮,怕豆草收起来会发霉,这会又要黑灯瞎火的嚷嚷收拾豆子,牛壮便不免嘴里嘟囔几句。

    但牛壮一向在爹面前顺从惯了,虽然心里不乐意,但腿脚却一点也没慢下来。

    打从牛壮痛苦的知道,自己那东西和常人不一样,和人家比,就好像红萝卜比枣子,尽管,自己只是在门外头倒腾,但翠花却也没说过啥,只要不说破,也就蒙哄着过。

    牛德旺抓了把带草的豆子抛上天,草又随着豆子,飘飘扬扬的落在了一起,说明没风。

    见牛壮闷不做声的一屁股跌坐在草垛上,就想窝在那里睡觉,牛德旺轻叹口气,像是自语般道:“日怪了,才看的有股西南风,这回咋就没动静了。”

    牛壮也没搭腔,只顾身子像猪般扭了扭,便闭眼睡觉,风起爹会叫他干活,这已成习惯。

    牛德旺围着打麦场,狗寻屎似的瞎转悠了一阵,眼睛却不时瞅着自家院子,就像是生怕有贼窜到家里偷牛似的。

    眼瞅着那弯瘦月,已经软软挂在了村头的树梢,漫天的星星,眨巴着好奇的眼睛,悬挂在清亮的天空,地面也比头先清爽了许多。

    牛德旺又抓把豆子抛上天,不等烟雾似的豆草完全落地,就伸手拽拽已经呼呼大睡的牛壮,手捂着肚子道:“下山风快到了,你留点神,咋日鬼的,肚子有些痛。”说着,便日急慌忙的朝家走。

    牛德旺脚步轻微,倒像个偷鸡摸狗的贼似的,蹑手蹑脚来到自己屋的窗下,静静听了一会,嘴角勾出一丝微笑,便朝翠花屋子轻轻走去。

    贴近屋门,静静听了一会,便轻轻推了下,门果然没插,于是,暗自一喜,便像猫般轻手轻脚的闪进了屋。

    窗户中的一丝微光,隐隐照出了炕的轮廓,翠花头朝里,身子像张弓似的侧卧着,薄被中露出的半截小腿,还闪着白亮,淡淡的粉香,顿时让牛德旺像喝了美酒一样。

    心里暗想:翠花到底是疼我,不但真的留了门,还特意擦了香粉。

    牛德旺暗自嘀咕着,便兴奋不已的冲近炕头,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把那截亮腿,嘴里喘息般低声呼喊着:“花儿,我来了......”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先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翠花并未搭腔,懒懒的将身子扭转过来,摆成个大字,把薄被往上一扯,只是把头捂了个严实。

    牛德旺知道翠花害羞,于是,也不和她亲热说啥,女人么,只要让她尝到了甜头,往后啥事都好办,不怕她不像馋猫似的跟腥自己。

    于是,牛德旺便二话不说,使出浑身解数,只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才牛喘般的滚倒一旁,惬意地像个过足了瘾的烟鬼。

    翠花扭身就要下炕,牛德旺急忙伸出无力的手,却没能拽住,嘴里嘟囔般道:“着急啥哩?把种子都给倒了......”

    一阵轻微的响声过后,那盏小油灯,却突然亮了起来,牛德旺像是猛然一惊,继而暗喜道:“正想看看翠花的身子哩。”

    翠花背对着炕,豆大的灯芯,忽闪出昏黄的亮光,将她的身子,照出曲线分明的样子,虽然显得模糊,但也让牛德旺猛地咽口吐沫,发出“咕咚”的响声。

    牛德旺像是猛然来了精神,滚身窜下炕,就将翠花从身后热热的抱在了怀里,一边两手勤快的不知停放在那里好,一边喘息道:“花儿的身子就是好,都快把我给美死了......”说着,身子便动了起来。

    翠花略显烦躁的扭开身子,缓缓给了牛德旺一个冰冷的正脸。

    牛德旺猛然惊愣,当即一屁股跌坐在地,失声嚷道:“咋是你?吓死个人哩!”

    王九菊声音冰冷道:“咋?这十多年,我就没让你美过?”

    牛德旺见落了老婆的套,心下一横,也就破罐子破摔,声音乏乏地嚷道:“你咋收拾得和翠花一模一样!真是见鬼了!”

    王九菊鼻子冷哼道:“不像她,你能这么卖力气么?嫁给你这多年,我还是头回见!”

    说着,缓缓上了炕,拽过被子裹在身上,口气和缓道:“快上坑吧!光沟子舔地皮,造了病好害人!”

    牛德旺像只斗败的公鸡似的,拍打了几下光沟子,便蔫头耷拉的爬上了炕。

    不管咋说,王九菊还是心疼自己的男人,扯过被子让他披上,这才语重心长地说:“我早就安顿过你,不要打翠花的主意,万一事情张扬出去,丢人不说,将来要真生个娃,你是让他叫你爹好?还是叫爷好哩?”

    牛德旺有气无力的嘟囔道:“不是想早些给牛家留个种么,怕耽搁久了,翠花能不能留住不说,我怕是也干不动了,牛家还不得断后。”

    王九菊像是早有打算似地说:“这你就甭操心,我已经让人给东山的大侄子带了话,教他秋后来一趟,我有办法让翠花怀上娃,虽说他是个拉达子亲,也是咱牛家人。”

    自从婆媳两个串通一气,整治了牛德旺一番后,公公在儿媳妇面前就有些抬不起头,每次迎面碰上,牛德旺也没了从前那种,像是能拐弯的目光,而是低头闪目,只盯着翠花的绣鞋看上一眼。

    而翠花也佯装不知,反而每次照面,把声“爹”叫得脆响。

    那日,王九菊本想戏弄牛德旺一番,但却意外的让自己尝到了少有的甜头,于是,打那以后,也开始涂脂抹粉的装扮开自己,夜里也对丈夫温存了许多。

    院门旁的那棵老榆树,刚刚开始落叶,牛壮家便来了一位不素之客。

    那人也就二十几岁,虽然白净的脸上刮不下二两肉,但那双羊眼却炯炯有神,透着机灵。

    来人好像只有王九菊认识,给家人介绍了一番,那人便冲牛德旺躬身揖礼道:“小侄牛三才,见过叔叔,见过小弟,弟妹。”

    虽是农家打扮,但却隐隐透着大家书香的气息。

    山村里的人家,很少有亲戚走动,加之兵荒马乱,就更是路断人稀,难见生人。

    家里来了个从没见过面的兄长,可是高兴坏了牛壮,看来人的样子就知道,是个见过世面的山外人,正好借此长长见识。

    但王九菊,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急忙忙催着爷俩套车,进城把那点高粱卖了。

    牛壮还在纳闷,就见他爹却和娘一唱一和的,扭头就朝驴圈走。

    翠花张罗了几样菜,王九菊显得非常高兴的样子,说都不是外人,就让翠花也坐在一旁,斟酒填茶,三人共餐。

    翠花也算十里八乡少见的美人,那牛三才虽显得斯文含蓄,但水波莹莹的目光,也少不了趁夹菜喝酒之际,在翠花脸上黏黏划过。

    而王九菊也像是有意在拉近两人的距离,不是招呼翠花给牛三才斟酒换茶,就是向牛三才说道翠花的漂亮贤淑,又给翠花夸耀牛三才识文断字,小时候住在城里,反正尽把二人朝一个沟里拽。

    二人相熟了,翠花也不再觉得羞涩别扭,在王九菊的撺掇下,两人还碰杯劝酒的说笑了几句,牛三才的目光里,虽然也带着软钩,但要比起村民小幺们的那种,“咬住”不放的眼神,要舒缓含蓄了许多,因此,翠花对他,倒也产生了几分敬意。

    见二人遮遮掩掩的搭讪上了,王九菊便抿嘴一笑,说是弄碗蛋花汤,就拧身出了门。

    汤是用小碗盛的,翠花见婆婆端个托盘进屋,刚要下炕接碗,就被婆婆给急忙止住了。

    到了炕桌前,翠花将两个稍大点的碗分别放在了牛三才和婆婆面前,而把稍小的那碗留给了自己。

    蛋花汤是翠花最爱喝的,尤其爱喝婆婆烧出的那种味道。

    于是,边津津有味的喝着蛋汤,边赞不绝口,还说今天的汤烧得更有味道,惹得牛三才“吸溜吸溜”不住口,也嚷嚷好喝。

    三人又说笑了一阵,见翠花两眼有些发涩,频频揉眼,王九菊抿嘴笑道:“昨晚怕是闹腾晚了没睡好,你先回房歇息,我和你哥闲话一会。”

    按说,翠花要收拾过碗筷才能走,哪知突然感觉头沉得厉害,眼皮都感觉抬不起来,便讪讪打了招呼,匆匆出门。

    王九菊赶忙跟沟子撵出来,叮嘱道:“别插门,等会我去找个鞋样儿。”

    见翠花头重脚轻的进了屋,王九菊从枕头下摸出一把钱币杵到牛三才手里,面色凝重道:“现在,这院里就咱三人,我打开窗子说亮话,叫你来,并不是这里真的缺少教书匠,而是想让你帮个忙。”

    牛三才微微一愣,畅快道:“姨妈有话,但说无妨,小侄当尽力而为。”

    王九菊抿嘴一笑,面带神秘的样子,凑近道:“翠花的模样,还不赖吧?”

    牛三才讪讪笑道:“可算是千里挑一,兄弟真是好福气。”说着,露出垂涎爱慕的样子。

    王九菊微微点头,像是拿定了注意似的,屁股朝牛三才跟前挪了挪,压低声音道:“实话给你说,我家壮子小时候那地方受过伤,根本不能生娃,请你来,就是帮牛家留个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