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烈火兵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求饶
    唐东的眼神之中满是寒芒,他定了定心神,却发现身上的痛痒越发炙烈起来。

    上一秒唐东还在烈火之中被炙烤着,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堕入冰窟,冷得发抖。

    这种天上地下的感觉,如同从天堂掉入了地狱,唐东也学会一些内家功夫,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劲的药效。

    “你这个王八蛋,我就知道你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我鄙视你,给人下毒,算什么英雄好汉?”唐东一边说,一边挠着自己的皮肤。

    刚才还满是通红的皮肤,瞬间起满了血泡。

    唐东皮肤上所有的血泡都破裂开来,流淌在身体的各处。

    如此一来,唐东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个好地方了。

    看着唐东暴虐的眼神,罗凡笑得更加得意了:“对付你这种下三滥的东西,就应该用这种龌龊的办法。你好好享受一下吧!到时候你全身的皮肤会溃烂下去,我倒要看看,哪个女人喜欢你这种丑八怪?”

    罗凡说罢,带着林月儿离开。

    唐东试了无数种方法,却没办法解开身上的毒药。

    他惊讶的发现,这种毒药很可能是云紫琪配出来的,普天之下,只有这丫头最为魔蝎心肠,才能配出如此惨绝人寰的药品来。

    “你……你和云紫琪是什么关系?”唐东扯开嗓子,声音沙哑的问道。

    突然定住了脚步,他缓缓的转过身去。

    如果唐东不提师姐还罢。提起师姐,罗凡的火儿突然蹿到了脑顶。

    当初师姐只是一个大学生,她还在学医。

    唐东作为云紫琪的学长,竟然都对她意图不轨。

    如果不是云紫琪反应快的话,她早就沦为唐东的玩物了。

    那段日子,云紫琪一直自暴自弃。她不断的质问自己,做错了什么,才引来了唐东无耻的对待?

    后来,师姐加入了组织,跟着师傅学了不少本领,才慢慢打开心扉。

    至今为止,那次的伏击事件成了师姐心中永远的痛。

    云紫琪做恶梦的时候还会大喊大叫,可见唐东当时的无耻。

    罗凡早就发下重誓,一定要给师姐报仇。

    如今仇人就在面前,罗凡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他想查清楚影视基地暗藏的所有的毒品线索,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罗凡紧紧攥着拳头,他咬牙切齿道:“看来你小子眼睛不瞎呀!当初的事儿,你应该记得清清楚楚!今日之毒,完全是为了报当时的仇。”

    罗凡从牙缝里面挤出一句话来,他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千万不要失控。

    唐东听罢,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原来他的猜测是对的。

    根本不是倭国人,他是……神秘组织的兵王!

    这小子师从玄空子,是个绝顶的高手。他此次潜回华夏,很可能是协助公安局扫毒的。

    上次,七哥的地下制毒工厂被扫荡一空,在场的几个兄弟说过,有一个枪法极准的男人出现。

    当时唐东还以为,那个枪法极准的男人,是公安局的缉毒民警。没想到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罗凡,如果这样说来,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唐东的嘴唇微微颤抖,他越想越害怕。

    “你……你的师傅是玄空子?你根本不是倭国的人!”唐东一秒识破了罗凡的真实身份。

    “你认识我师傅?”罗凡根本不怕唐东胡说八道,他似笑非笑的问道。

    唐东大惊失色,他忍不住连连摇头:“不会的……绝对不是这样的!你怎么可能是玄空子的弟子?”

    “我为什么不能是呢?你是七哥的暗线,对吧?”罗凡选择在此时摊牌,并不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必须沉着应对。

    “你是为了七哥来的?”唐东不敢印证自己的猜测。

    “不然你以为呢?”罗凡的眼神忽明忽暗。

    “你……”唐东难受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他觉得身体似乎要爆炸开了。

    那种被小虫啃咬的感觉,比凌迟处死还难受。

    “赶快给我解药,否则我就把你的真实身份告诉给七哥听,到时候,你小子身首异处,别怪我心狠手辣!”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唐东也不肯认错,他根本没把罗凡放在眼里。

    罗凡轻轻挥挥手,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随便你怎么说,我就看着你痛苦而死。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你觉得呢?”

    罗凡的身影慢慢逼近唐东,他的笑容越发猖狂起来。

    唐东像木头一般定在原地,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落到如此地步。

    “罗先生,你给我解药!我会退出七哥的组织,你的身份我会咬的死死的,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觉得怎么样?”唐东见来硬的不行,只好怎么硬泡。

    “我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你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你说出去,我就会有生命危险。你……还是死了比较好。”罗凡语气轻轻的,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拍了拍唐东满是痛痒的皮肤。

    “为什么你一点事儿都没有?告诉我!你不要这样折磨我!”唐东失魂落魄的大喊着,因为全身都痛痒难耐,他一个劲的在地上打滚,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别怪我没告诉你,如果你继续弄破自己的皮肤,过不了多久,你全身上下的皮肤都会溃烂。到时候,就算是华佗转世,也没办法救人了。”罗凡站起身来,轻轻地拍了拍身上的尘灰道。

    唐东不由分说的抱住了罗凡的大腿,他连哭带嚎的求饶道:“罗凡,求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很难受,我要死了!”

    “我的目的就是让你死呀!只是,让你死的太痛快,有点太便宜你这个色狼了!”罗凡不禁仰天长啸。

    “你……你这个畜生,赶快给我解药,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唐东咬牙切齿的大喊道。

    看着唐东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罗凡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只是,如何处理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罗凡有更好的计谋。

    “你……林月儿,你一向宅心仁厚,和罗凡那种无耻之徒不是一类人。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难受死了!”唐东见求罗凡无果,只好爬到林月儿的身边,一个劲儿的磕头。

    林月儿吓得花容失色,她一个劲儿的往罗凡身后躲。

    “以后你再敢欺负我,这就是你的下场!”林月儿想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句狠话。

    唐东疼得满脸扭曲,无奈之下,他只能在地上打滚儿,还忍不住对着林月儿骂骂咧咧:“死女人,你和罗凡合谋害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月儿吓得向后倒退几步,她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罗凡站在林月儿的身前,他的声音劝阻道:“这事交给我,你不必担心。”

    说罢,罗凡才蹲下身来,细细的打量那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唐东。

    “唐先生,唐大主任,您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如果我是女人,早就被你给吓跑了。”罗凡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镜子,让唐东欣赏一下自己的尊容。

    当唐东看到自己的真实面目的那一刹那,他彻底崩溃了。

    好歹唐东也是靠那张脸勾引上流社会有钱女人的,如果这一切都被罗凡给毁了的话,他还有什么脸在华夏继续混下去?

    唐东从嘴里发出一声呜咽,他绝不允许自己变成这幅鬼样子。

    思来想去,唐东只好双腿跪地,对着罗凡连连求饶:“罗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和您作对……只要您给我解药,从今以后我就消失在华夏,再也不过来找您的麻烦!”

    罗凡微微挑了挑一双剑眉,他被唐东。突然的转变吓了一跳,不由得身体微微一僵:“我说过了,死人才不会说话。你这样自生自灭才是最好的结果!”

    罗凡拉起林月儿,两个人转身离开。

    看着罗凡马上就要走,唐东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他连滚带爬的追上去,死死地扒住了罗凡的车门,不肯放开。

    “罗先生,就算我求你了,无论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虚心接受。可是……我实在太难受了,你能不能把解药给我?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你让我往东,我不敢朝西,这样总行了吧?”唐东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折磨,他只好低下高贵的头颅,连连向罗凡求饶。

    罗凡微微皱皱眉心,他没有作声。

    坐在副驾驶的林月儿见状,不由得轻轻推了推罗凡,小声劝阻道:“唐先生已经知道错了,你就给他解药吧!再这样闹下去的话,我怕会弄出人命来,到时候罗先生也不好下台。”

    林月儿是一个心思柔软的女人,她最看不得别人受苦了。

    可是唐东不是好人,罗凡不止要为林月儿报仇,还要为师姐讨回一个公道。

    如果轻易放过唐东的话,罗凡心中过不去这个坎儿。

    林月儿已经开口请求,罗凡不能忽视她的感受。

    无奈之下,罗凡只好走下车子,他居高临下的俯视唐东。

    唐东的眸中瞬间闪过一丝希望,他一个劲儿的对着罗凡磕头作揖。

    “不怕告诉你,这是师姐精心为你调配的毒药。没想到,有朝一日唐先生真能用得上!”罗凡的语气之中充满轻蔑。

    “是我不好,是我不对!当初,我不应该对你师姐下毒手,你回去告诉云紫琪,改天我一定登门道歉,罗先生觉得如何?”唐东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如今保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