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二十五章陆子卿解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里的威胁孟筱然自然听懂了,呵呵,果然是心狠手辣的当朝丞相,是要屈打成招么?她低垂着头不再说话,气氛瞬间陷入凝结。

  “来人,将这个心思歹毒,诬陷主子的贱人给我拉下去,重大三十大板!”柳应元忽然说道。

  一旁的陈氏脸色微变,她的本意是让柳如雪那个丫头出手,没想到这丫头最近学聪明了,竟学会了借刀杀人,若是让老爷出手打死了这丫头,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她思索再三,便试探着开口,“老爷,不过是个丫头,已经惩罚过了,不如交给妾身,妾身好好教教她?”

  柳应元没有说话,理都不理陈氏,她脸上一僵,讪讪地住了口,孟筱然在心中暗道,陈氏,不管你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份情我记下了。

  丞相发话,下人们动作迅速,很快找来了条凳,将孟筱然按在上面,一板子下来,疼得她全身一个激灵,她紧紧咬住牙关忍住这钻心的疼,心中的恨意渐生。

  “是什么事要这样大动干戈?”温润如水的声音传来,打板子的下人也跟着停了下来,陆子卿来了。

  他看了一眼被压在长条凳上打板子的孟筱然,而后走了进去,看着柳应元说道:“姑父,前几日表妹说要看诗集,我今日去书斋看到了几本,便买下来,正好无事便给她送来。”

  说着看了眼站在身后的小厮,他立刻走上前,手里捧着几本册子,柳应元脸上全是笑,点了点头说道:“子卿有心了。”

  陆子卿又看了一眼院子里,而后问道:“姑父,这是怎么了?”

  柳应元冷哼了一声,“这个丫头心思歹毒,竟敢在你表妹的点心里下药,害得你表妹如今又腹痛不止。”

  陆子卿点点头,看了看内室,“表妹怎么样了?”

  “请了大夫在给她医治,一会大夫就出来了。”柳应元这会也着急起来,刚刚光顾着发火,都忘记关心自己的女儿了。

  这时大夫出来了,柳应元立刻站了起来,问道:“陈大夫,我女儿可有大碍?”

  大夫摇了摇头,思索了一番说道:“令千金应该是吃了些寒凉之物,没有大碍,喝些热茶休息休息就好了。”老大夫斟酌着说了这番话,而后便告退。

  这大夫是陈氏派人请的,好在没让柳如雪去请,不然估计此时就不是这番说辞了,陈氏特意请了郁京城最有名的陈大夫,为人最是刚正不阿,就算是柳如雪在屋里想耍花招买通他也是没用的。

  果然,陈大夫说完后,柳应元脸上表情十分丰富,似乎是吞了苍蝇一般难看,陆子卿这时看向桌上的那盘糯米藕,忽然说道:“还未谢过夫人,今日让人送去了那盘点心,子卿甚是喜欢。”

  而后似是刚看到桌上的糯米藕一般,诧异地问道:“这不就是之前送去给我的那点心么?怎么表妹这里也有?”

  陆子卿这样一问,屋里气氛立刻尴尬起来,柳应元没再说话,这时陆子卿又说道:“姑父,今日表妹本就不舒服了,就不要再为了一些小事而影响到她休息,那丫鬟也惩罚过了,不如就这样算了,也好让表妹好好休息。”

  柳应元点点头,对院子里的人挥了挥手,那几个人立刻退下,孟筱然只挨了两板子,但也是疼得够呛,她艰难地从板凳上爬起来,朝屋里的几人行礼。

  “好了,退下吧,日后做事小心些!”柳应元不愿再看到她,挥挥手让她离开。

  陆子卿站在屋里,看着孟筱然被打得看不出原本模样的脸,瞳孔微缩,转过头没再说话,待孟筱然走后,他又多坐了一会,又与柳应元一起进了内室探望了一下柳如雪,最后才离开。

  孟筱然好端端的去了如雪阁,最后顶着一张红肿不堪的脸回来,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开始都没人认出是她,最后还是小翠凭着衣服发饰认出来,大声哭着朝她走来,“如花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孟筱然能够走回大厨房已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精力,那几个婆子手劲很大,她的脑中一直在嗡嗡作响,她怀疑自己是脑震荡了,她一手搭在小翠的肩上,靠近她说道:“快送我回北院。”

  说完整个人便倒了下来,好在一旁还有人,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几人合力将她送回去,李妈妈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多说,便吩咐小翠不必去做事,留在屋里照顾她。

  小翠打了热水,拿着帕子将孟筱然脸上的血污都擦洗干净,边擦边流眼泪,她心里十分害怕且担心,如花姐姐会不会跟婉儿姐姐一样,最后被大小姐折磨死?

  小翠将被血染红的水端出去倒了,又去打了些热水回来,坐到床边替孟筱然擦了擦脸,又将她的手擦洗干净。

  收拾好一切便又站起身替她盖好被子,这时发现床头不知何时摆了一个小瓶子,底下还押了一张小字条,小翠小时候也认过几个字,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玉容膏三个字。

  是谁悄悄送来的伤药么?小翠四下看了看,谁送药来为何又不说一声?这种时候她哪里还敢随便将这东西往孟筱然脸上涂?若这药是大小姐派人送来的,她替如花姐姐涂了,那姐姐的脸可就毁了啊。

  她将那小瓶子收了起来,打算找机会溜出府找药店的大夫瞧瞧,到了晚间倒是有不少人来看过孟筱然,她此时已经醒了过来,脸上肿痛不已,不过除了这个也没别的地方难受,也算是命大了。

  小翠去大厨房拿了碗粥回来,喂了她喝下,见孟筱然状态还不错,便拿着东西去浴房洗漱了。

  这时一个丫鬟走了进来,孟筱然看着她,眼神警惕,“你是谁?”

  那小丫鬟笑了笑,“我是浆洗处的小春,我们俩是老乡,你忘记了?”说话间将一个字条塞进了她手里。

  孟筱然捏了捏手中的字条,思索片刻便立刻有了猜测,两人对视了一会,门外传来了声响,是小翠回来了,她看到小春也有些疑惑,“小春姐姐,你怎么在这?”

  小春笑了笑,“之前听你说到如花,我才想起来我跟如花从前还是邻居呢,不过我很小就被卖走了,如花那时还小,想必也不记得我了,我听说如花被打了,便来看看,顺便跟她打听一下我家里的事。”

  小翠点点头不作他想,小春这时也站起身,对孟筱然说道:“既然你没事,我便放心了,我这就回去了。”

  孟筱然看着她离开,摸了摸手里的字条,趁着小翠出去做事,赶紧打开看了看,“子时,湖心亭见。”

  还是在湖心亭,字条右下角也确实有个“1”,沈谦竟然让府里的内应来找自己?这么说以后她便可以通过这个小春来传递信息了?

  无论是与否,今夜子时再去问他吧。

  是夜,小翠睡得十分香甜,想必今日的事也把她吓坏了,又为了照顾自己忙了许久,想到这里孟筱然的心忽然划过阵阵暖流,来到这里最大的收获便是能够得到小翠这样的朋友。

  这种温暖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也是她一直以来所渴望的,因为难得所以珍贵,无论如何她都会好好保护小翠,这个丞相府里任何人的生死她都不关心,唯有小翠,是她要保住的。

  孟筱然站在小翠床边看了一会,眼神中划过坚定,子时一到她便悄悄离开相府。

  来到湖心亭,沈谦照旧已经等在那里,她一来便听到他说,“跟我来。”然后便是纵身一跃。

  孟筱然心中疑惑,但也没有时间给她多问,赶紧跟在他身后,没一会,两人停在一处小院落,里面漆黑一片,沈谦从院墙上跳下,熟门熟路地进去。

  油灯被点亮,孟筱然看清了屋内,虽然不大,但却布置地十分精致,此时他们应该是在正厅。

  沈谦转过身,看到孟筱然时整个人忽然愣住,他接到消息说她被柳如雪打了,但没想到会如此严重,女人最在乎的脸竟然被打成这样?

  那一瞬间,不知为何,一股莫名的愤怒从他心底涌起,他收敛起心中的异样情绪,对她说道:“待你从丞相府出来后,这个院子便是你的,我会将它过户到你的名下,日后我们联络也在这里。”

  孟筱然没有想到沈谦会这样安排,她愣住了,而后再去看这里的一切,竟有了一丝亲切感,要有自己的家了么?她不知道沈谦为何会忽然如此,也许是因为自己被打的缘故?她不知道,不过既然他这样安排,她自然不会拒绝,能有一个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对她来说是好事,不是么?

  “过来坐吧。”沈谦已经坐在桌边,拎起茶壶倒了两杯水,孟筱然看着茶水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准备的,她坐到桌边,端起一杯茶喝了起来。

  在灯光下再看她的脸,更显得触目惊心,两边脸颊红肿不堪,嘴角也被撕裂了,与从前的她简直是天壤之别,沈谦别过眼,心中忽然有些不适感,他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