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三十一章 暗夜局中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夜子时,孟筱然照例从北院的角落处翻墙出去,却丝毫没有发现有个人跟在身后,身后的人一身夜行衣跟在她后面到了城北的那处院落,之后便了停下来,躲在暗处。

  孟筱然进了院子,来到上次他们见面的屋子,里面还是漆黑一片,她走到桌边找到火折子点燃了屋里的灯,然后坐下。

  没过一会门口传来声响,沈谦推门进来,不知为何,孟筱然感觉到他今日似乎心情很好,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听到的那件事。

  “今日找我来有何事?”沈谦缓步走过去坐下。

  孟筱然犹豫了一会,抬头看向他,“柳如雪的事是你做的么?”

  沈谦挑挑眉,“为何这么问?”

  “只是我的感觉罢了,这件事从前到后一环扣一环,若不是你做的,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如此了。”孟筱然笑了笑。

  沈谦没有说话,孟筱然明白,这便算是默认了,她心里忽然有些感动,想要跟他道谢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在她的意识里,两人不过是最单纯的雇佣关系,她从未想过有一天沈谦会为了她而设计如此周密,心中有些感慨。

  终于她鼓足了勇气,看着他说道:“无论如何,我要谢谢你!”

  沈谦原本无波无澜的脸上瞬间变得有些不自在,他四处看了看,低咳了一声说道:“你不必道谢,怎么说你也是替我做事的人,他们如此对你便是打我的脸,我自然要找回来,上一次是我疏忽才会让你差点送命,不过你放心,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孟筱然的心忽然有些波动,她低下头没说话,待心中的一阵异样过去后才抬起头,沈谦注意到她此时的眼睛十分的亮,似乎刚刚被水洗过一般,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动人。

  “公子待我的恩情我记下了,只是在相府的事进展缓慢,我如今正在慢慢融入,希望尽快可以获得夫人的信任。”孟筱然觉得气氛有些不自在,便转移了话题,说起了相府的事。

  沈谦心底瞬间也松了口气,说道:“此事不必急于一时,不过你在相府还需多加注意,当然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若是日后遇到危急,不必再顾忌,保命要紧。”

  孟筱然心中有些感动,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她渐渐觉得沈谦并不是她刚开始认识时那般冷漠,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对自己的人也十分维护,就从这次的事便可看出,她被柳如雪伤了脸,他便设计让柳如雪毁容,进而弄出玉容膏的事。

  两人没有多说,稍微交谈了一会便结束,孟筱然离去,不过经过这一夜,两人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朝着朋友的方向又更进了一步。

  孟筱然离开时,躲在暗处的黑衣人动了动,不过却没有离开,他依旧等在那里,不知是在等谁,过了一会,屋里的灯被吹灭,沈谦走了出来,他似是不经意一般朝着黑衣人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而后纵身飞离。

  躲在暗处的人被他那一眼看得心中一跳,但再一看似乎对方没有发现什么,这才放了心,过了一会他才离开。

  “主子,的确是沈谦。”黑衣人赫然是陆子卿身边的揽月,他此时正站在陆子卿面前汇报。

  陆子卿似乎并不意外,只是勾唇笑了笑,“果然是他!”

  “主子,这夏如花混入宰相府到底是做什么?会不会影响咱们的计划?要不要?”他说着举起手在脖子处比划了一下,意思十分明显。

  陆子卿摇了摇头,“至少目前来看他们是友非敌,继续查下去,若是他们是为了对付柳应元,那咱们大可不必动手了,坐收渔利便可。”

  “主子的意思是?”揽月眼睛一亮,带着询问看着陆子卿,见他似笑非笑地点点头,“以我猜测,沈谦应该是为上面的某一位做事,不过肯定不是四皇子了,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推倒丞相府,将四皇子拉下水。”

  揽月点点头,“所以主子的意思是咱们可以不必亲自动手了,坐山观虎斗便可?”

  “你继续调查,这只是我的猜测罢了,若真是如此,咱们便离开这里,相信一切都会按照我们的预想走,我只需对付最后那个人就好。”

  “主子英明!”

  而此刻的沈府,青枫与沈谦也在书房里谈话,“公子,你做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报复柳如雪,现在丞相府真的送来了五千两黄金,那咱们真的要送玉容膏给她?”

  沈谦瞥了他一眼,拿着手中的折扇“啪”地敲了他一下,“有钱为何不赚?”青枫不满地摸了摸脑袋,心中不停嘀咕:就一万两黄金你也看得上?

  这时沈谦看了看他,笑着说道:“若不这样,我们如何又能知道这老狐狸身家多少?单看他为了一瓶玉容膏,一万两黄金都舍得拿出,可见传闻并不作假。”

  青枫睁大眼,“公子,你说的是那件事?丞相他真的私开了金矿?”

  “哼!若不是如此,他不过一个丞相,如何能有这么大家产,他一年俸禄也不过两千两白银,一万两黄金说拿就拿,看来所言非虚啊。”沈谦眯着眼说道。

  此时的青枫再次在心里崇拜起公子,没想到公子竟然能够一石二鸟,这件事既帮孟姑娘报了仇,又试出来丞相府的底细,实在是妙极了。

  孟筱然悄悄回到北院,刚进去便听到小翠的声音,“唔,姐姐,你做什么去了?”声音迷迷糊糊的,显然是刚醒。

  孟筱然一惊,立刻装作打了个哈欠,“晚上水喝多了,去了茅厕,吵醒你了?快睡吧。”小翠唔了一声,很快又陷入沉睡中,孟筱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到床边脱下外衣睡下。

  郁京城里最出名的青楼便要数这风花雪月楼,里面的花魁子黛姑娘更是艳名远播,美貌自不必说,更难得的是才情也是一等一的。

  不过美人自来都是有些脾气的,就连风花雪月楼里的妈妈也拿她没办法,每日见客都是凭心情,还要过了她设置的关卡才行,通常都是三道关卡,都是些诗句谜语,但却十分有难度,能全部通过的公子才能最终得知见子黛姑娘。

  纵使如此困难,但是却是引得这郁京城的才子们争相追捧,每日去风花雪月楼,就是为了闯关。

  这几日子黛姑娘身体不适便不出来见客,众多才子们心中瞬间十分失落,觉得日子过得似乎没了滋味一般,相识的贵公子们都结伴去到酒楼喝起闷酒打发时间。

  相府的三公子柳成明乃是陈氏的嫡子,也是这相府的嫡长子,今后不出意外便是要继承相府家业的,如今才十四岁,却俨然一副风流倜傥的俊俏公子模样,丝毫没有其父严谨之风,平日最爱遛马斗鸡,最爱去的便是这风花雪月楼,跟一群狐朋狗友结伴相去,不过这么久也就见过一次子黛姑娘,自此便念念不忘。

  这一日他又与一帮好友去了风花雪月楼,白日里楼里十分冷清,他们一进去便有跑堂的小厮过来相告:“几位公子抱歉了,子黛姑娘今日身子不适,闭门谢客。”

  其中一个穿着蓝色锦衣的年轻公子皱着眉头,不满地说道:“怎么又身子不适?这都连着三四日了。”

  小厮呵呵笑着不敢应,其中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白衣公子“刷”地打开手中的折扇,笑得暧昧,“宋小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女人家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的,恐怕子黛姑娘也是如此。”

  这蓝衣公子乃是宋尚书家的嫡三子,如今与柳成明一样,不过十四岁,对女子还不甚了解,其他几个年纪稍长的听了白衣公子的话瞬间都笑了,一群人又出了楼,去寻找其他的乐子。

  第二日几人又去了风花雪月楼,这一日子黛姑娘终于又出来见客了,一大早楼里便热闹非凡,挤了一群年轻的公子,大家纷纷挤在大厅中央,看着挂在上方的题目,今日第一关是一副对子,上联是:凤落梧桐梧落凤,下联便让各位公子对了,不过一轮只取最优的十位进去第二关。

  大厅里聚集了许多人,而第一轮只有十人能胜出,可以说竞争十分激烈,大家都各自冥思苦想,即使平日里的好友这时也不会再聚在一起了,毕竟能胜出可以一种才华的象征,像他们这样自诩才华横溢的青年才俊,自然是谁也不服气谁。

  小厮燃起一柱香,宣布计时开始,以一炷香为限,到时间后每位公子将自己写的对子交上来,每人面前都有一张纸,想好了便写上去。

  大厅立时安静下来,众人都在冥思苦想,时间过去一半时,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动笔了,写字时担心同桌的人会看到,还要让自己带来的小厮挡住,因为子黛姑娘还有个规定,一旦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答案,那两人便视为抄袭,从此后她绝不接待,也就是说失去了比试的机会,这对于在座的贵公子来说,自然是颜面扫地之事,故而没人愿意冒这个险。

  一炷香燃尽,所有人的对子都教了上去,众人都坐在位子上静静等待第一轮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