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三十六章 隐忧

第三十六章 隐忧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氏对她的识时务很满意,点了点头说道:“好了,既然少爷让你过去,你便去吧,过一会我会派人去叫你,不要待得太晚。”

  孟筱然倒是要感谢陈氏了,有她看着,这位少爷就算真有什么想法肯定也不成,她心里不由暗叹,古代的少年怎么这么早熟?

  不过孟筱然倒不会以为这位三少爷是真的对她有什么想法,不过是乍看到长得好看的姑娘,心里有些春心萌动罢了,他现在这个年纪不过是现代的青春期少年,这样的少年说实话她从前见得太多了。

  柳成明正靠坐在床上,脸上红扑扑的,不知是被屋里的暖气给熏的,还是因为见到了美人而激动紧张得。

  孟筱然实在受不了这屋里的闷热,锦儿此时也站在里面,于是她便对锦儿说道:“锦儿姐姐,这屋里实在是闷热,整日这样窗门紧闭,住在屋子里也受不了,不如开个窗透透风吧?”

  她本是好意,谁料站在一旁的锦儿竟转头狠狠瞪了她一眼,语气不悦地说道:“这天寒地冻的,你要我开窗,若是少爷冻着了夫人怪罪下来你担当得起么?”

  孟筱然不明白她为何忽然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再一看坐在床上的柳成明,心中忽然了然,在这种人家,少爷身边的贴身丫鬟通常都是当做通房的,这个锦儿想必便是了,这会估计是因为柳成明的原因才会如此了,她没再说话,心里却觉得可笑。

  柳成明自然觉得孟筱然说什么都对,见锦儿如此便也恼了,立刻冷下脸,“锦儿,去将窗户打开,睡前再给我关上,整日这样确实难受,我每日都睡不踏实。”他说的倒是实话,屋里太热,他每日睡着都是一身的汗,身上黏腻难受,自然烦躁,长此以往便开始发作在下人身上。

  锦儿见自家少爷如此,心中更觉委屈,转过身时又瞪了孟筱然一眼,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冷风一下子吹了进来,屋子里的几人都感觉松了口气,特别是柳成明,他被关在这里近二十日,总算是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这下对孟筱然便更加喜欢了。

  他笑着冲她招了招手,“绿芙,你走近点,跟我说说话。”

  孟筱然走近了一些,柳成明指了指床边的矮凳,“坐下吧。”

  “少爷,这于理不合,少爷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奴婢站着听便好。”孟筱然摇摇头,站在离床两米远的地方,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凑近了再看,柳成明更加赞叹不已,这绿芙的肌肤当真如书中所说的一般洁白若雪,在夜晚昏暗的灯光下透着淡淡的荧光,十分好看,他轻咳了一声,开始找话题,“你是这么知道这屋子整日紧闭门窗不好的?娘亲总不让她们开窗,我也觉得甚是难受。”

  “少爷以后白日里让人把窗户打开透气,到了晚上便关上即可。”

  柳成明点点头,还想再说什么,绿意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少爷,夫人让奴婢来唤绿芙回去,有事要询问她。”

  柳成明脸上闪过不耐,但也不好多说,只好摆摆手,“罢了,你先回去吧,明日再过来。”

  孟筱然终于得以脱身,心底松了口气,朝他福身行礼后便退了出去。

  走到外面看见绿意站在外面,冲她点点头,两人便一道出去了,孟筱然本以为陈氏并不是真的找她,不过是为了让她离开的借口罢了,所以她便走到小院子时便打算回自己的屋子,绿意唤住她,“绿芙,夫人让你过去。”

  她微微一愣,而后跟在绿意身后进了陈氏的屋里,进去时她正在与张妈妈说话,见到她们进来便停住了,陈氏看着孟筱然,脸上带着意味莫明的笑,过了一会才问道:“你为何说那窗户应该时常透风?少爷如今是病人,若是吹风着凉了你担待得起?”

  消息传得还真是快!孟筱然心中暗笑,这临月斋还真是陈氏的天下了,一点风吹草动她都能很快知道,看来锦儿以后也要好好提防,省的生事。

  这些心思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而她也必须立刻对陈氏的提问做出合理的解释,否则估计不会有好果子吃,“夫人,少爷不过是腿受了伤,并不是身体弱,且如今暖阁里烧了地龙,温暖如春,屋子里每日都有人活动,难免会有些污浊产生,倘若窗户整日紧闭着,那些污浊便无法排除,屋里也无新鲜的气息流入,这样对少爷本就不好,时间长了还易使人生出烦躁,故而奴婢适才那样提议。”

  她努力地使用古代的术语,让原本简单通俗的空气流通让她们能够听明白,陈氏听了倒是似乎被说服了,点了点头,“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可还有什么好的提议?”

  孟筱然略作思索,回答道:“如今渐渐入冬,奴婢见园子里有几株梅花已经开了,可以让人每日剪些梅花回来放在少爷的暖阁里,白日里开窗通风,晚间再关上,梅花的香气可令人静心,这样对少爷也有好处。”

  “好,这个法子不错!”陈氏本就喜欢梅花,自然知道梅花的香气宜人,这个时候放在屋子里最好不过,“你便吩咐下去,让少爷身边那几个丫头一早便去剪了梅花回来插上,少爷的屋子待他醒来梳洗好后便开了窗,让你们的热气散散。”后面这话是对张妈妈说的。

  张妈妈闻言便立刻下去吩咐了,陈氏对绿意使了个眼色,而后看着孟筱然说道:“绿芙,你好好伺候少爷,我不会亏待了你。”

  这时绿意走了出来,手里还拿了一只锦盒,陈氏笑了笑说道:“这只步摇是珍宝阁的新品,你照顾少爷有功,这便算是我给你的赏赐,日后还要尽心尽力才是。”

  “多谢夫人。”孟筱然接过绿意递过来的锦盒,陈氏摆了摆手,“好了,你退下吧,绿意服侍我梳洗吧。”

  孟筱然回到自己的屋子后打开了锦盒,一阵金光闪过,里面的步摇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流光溢彩,她拿出来看了看,果然做得精致,长长的流苏随着她手里的动作轻轻晃动,仿佛带出了一阵水波,她可以想象这流苏插在头上时会多好看,古代人的工艺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对珍宝阁的金饰趋之若鹜,连她都不得不赞叹了。

  珍宝阁,似乎也是沈家的产业,怪不得说沈家家产万贯了,郁京城里数的上名字的店铺都是他们家的,而且涉及的产业繁多,只要是赚钱的他们都会有涉及,皇商果然是不一样。

  将步摇收好,她便躺下了,可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睁着眼睛看着上方,想着如今的处境,心中渐渐生出一种担忧,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似乎更加细腻光滑了,那玉容膏当真是好东西呢。

  之前孟筱然也曾担忧过自己的容貌,那时是因为柳如雪,小翠对自己的忠告让她产生担忧,最终果然还是为此还遭殃,如今她又开始担忧了。

  柳成明的举动让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太出众,而这里已经不再是现代那样人人平等的世界,就算是现代她也是时刻提防小心谨慎,那样才能保全了自己,可如今她不过是个身份低微的婢女,若是她在相府这段时间真的被人看中,她该怎么办?

  她是不可能会屈服,哪怕会破坏与沈谦之间的合作,想到这里,孟筱然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而此时的沈府里,沈谦坐在书房里忽然打了个喷嚏,这时青枫走了进来,“公子,没事吧?”

  “没事,你有何事?”沈谦拿着帕子擦了擦鼻子,而后看着青枫,等着他的回话。

  “又有消息传来,那个柳三少爷竟然没有多加刁难,不知道孟姑娘是怎么做到的,让他晚膳吃了许多,过后还叫了她过去谈心。”青枫将相府传来的最新消息告诉了沈谦。

  沈谦闻言陷入了沉思,而后说道:“柳成明如此反常肯定是有原因,你再去让人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青枫点了点头出去了,沈谦叹了口气,他开始懊恼,当初没有考虑周全,他早该想到,孟筱然那样的容貌太过惹眼,想要在相府安然渡过做内应的日子,恐怕不易了。

  这几日柳如雪心急难安,眼看着与沈谦约定的一月之期快要到了,她却渐渐失去了耐心,好不容易安静了些日子的如雪阁又热闹了起来。

  柳如雪这一日突发奇想要去临月斋看望自己那位摔断了腿的好弟弟,要知道自己当初脸被划伤,她那位好母亲可没少来看笑话,所以即使她现在脸还没好全,她也打算过去。

  夏荷与秋露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着担忧,这个时候大小姐去临月斋,她们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可夫人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免不了又要起争执,倒霉的总是她们这些下人。

  “小姐,还是不要去了吧,这外面冷得很,我听说园子里梅花开了,不如奴婢去摘些回来,给小姐赏玩?”夏荷试探地劝说着。

  “不行,本小姐今日偏要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