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三十八章 小教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应元闻言看向一旁的柳如雪,从女儿的眼神中看到了心虚,便知道了陈氏所言非虚,他心里一阵恼怒,但一看到女儿满是伤痕的脸,心又软了。

  “如雪不懂事你教她不就好了,何必要动手,她可是姑娘家,这脸才刚好又被你划花,你让她如何见人?”柳应元如此说,但心里却对陈氏有些内疚。

  果然,陈氏见他如此说哭得更大声,“老爷,你只看到她的脸,那我的脸呢?我还是她的嫡母呢,她就这样对待长辈?”

  柳应元被噎住,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又喊了人进来,替她们梳洗一番,脸上的血痕洗干净后看起来到没有那么吓人了,不过是又多了几道口子,用玉容膏应该能去掉,柳应元松了口气。

  最后陈氏红肿着眼坐到床边,这才发现自己儿子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立刻心疼地哭出来,柳应元也过去看到了,心里对柳如雪生出不满,生平第一次觉得有些亏欠自己这个嫡子,于是软着声音关切地问道:“明儿,可有什么不适?”

  柳成明从呆滞中回过神,感觉到腿部阵阵抽痛,于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娘,我的腿好疼。”

  陈氏大惊,柳应元立刻让人去叫大夫,又是一阵慌乱,大夫重新替他的腿包扎后,再三叮嘱不可再轻易动弹,陈氏心中恨毒了柳如雪,但却没有表现,也不将希望寄托在柳应元身上,一瞬间她整个人似乎是绝望了一般,只坐在床边默默垂泪。

  “娘,我想吃点心,你让绿芙做些酒酿圆子送过来。”柳成明忽然说道,陈氏立刻吩咐人去小厨房,这几日孟筱然每日午后都会准备一些甜点送过来,柳成明对那道酒酿圆子倒是十分喜欢。

  柳应元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柳如雪,心中叹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教育实在是失败,儿子被夫人宠爱过度,整日无所事事,女儿也是如此,相府今后要交到他们手上,让他如何放心?

  过了一会,孟筱然拎着食盒走出了小厨房,今日院子里的动静她自然听到了,不过小厨房里的人都躲着没出来,她自然也不会出来触霉头,无奈柳成明这个时候要吃甜点,她只好硬着头皮出来了。

  经过院子时忽然一个东西砸在了她身上,她皱了皱眉,四下看看,院子里此时一个人也没,她低下头看着地上,捡起了一个抱着石子的字条,打开一看,“子时见。”

  尾部有个“1”,是沈谦?她又仔细看了看四周,忽然发现院子正中的树上似乎有动静,于是她悄悄走了过去,抬头望了望,愣了片刻后低下头,又恢复成以往的模样,拎着食盒走开了,仿佛刚刚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一般。

  树上的青枫捂住嘴,肩膀不时抽动,自家公子竟被孟姑娘无视了,要知道郁京城里有多少小姐都爱慕公子,可孟姑娘刚刚明明看见了公子,却一点表情都没,就这样走了,这与以往那些姑娘的反应可是大不一样啊,不过今日这样的情景似乎也不适宜表现明显,对,应该是这样的,孟姑娘一定是怕被人发现才会如此。

  孟筱然心中有些疑惑,沈谦和青枫怎么会在这里?不过此时也由不得她多想,还是要赶紧将甜点送去才行,她一踏进暖阁便感觉到一束怨毒的目光盯着自己,不用想,那一定是柳如雪了。

  柳如雪看着孟筱然光洁如明月般的脸蛋,再想着自己的脸,心中的恨意上涌,差点没忍住冲上去撕烂她的脸,这个贱婢,上次明明被打成那样,怎么才一个多月不见就恢复如初了,不对,应该说看上去比之前更好一些。

  陈氏端着碗喂柳成明喝下一碗酒酿圆子,柳成明似乎也累了,几人见状便出去了,离开暖阁的孟筱然松了口气,脚步匆匆,想赶紧躲回小厨房,谁料在院子里被喊住。

  “站住!”

  她心中微叹,闭了闭眼,柳如雪果然如瘟神一般,碰到了准没好事!她只好转过身,恭敬地朝柳如雪行礼,低垂着头,尽量不要让她看见自己。

  可这样夺目的脸又如何能藏得住,柳如雪盯着她的脸,心中十分不忿,走近她后抬起手便要打,孟筱然早有准备,打算让过去,可还没等她动作,柳如雪却忽然叫了一声,“啊!”

  她的右手背不知被什么东西砸中,疼得钻心,左手托住自己的右手仔细检查,却什么也没发现,正欲发作,陈氏走了出来,“绿芙,还不快去小厨房准备少爷的晚膳!”

  孟筱然如释重负,心中对陈氏却是生出感激,冲她福了福身,而后转身离开,留下了柳如雪和陈氏站在院子里。

  陈氏朝柳如雪走进,柳如雪不知为何心底有些害怕,慢慢往后退,最后两人停在了树下,陈氏忽然拉住她的手,柳如雪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最后陈氏凑近了她,低声说道:“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将这一切都送还给你!”

  “你们在做什么?”柳应元嘱咐了柳成明几句,走出暖阁便看到陈氏与自己女儿站在树下不知在做什么,心里一突,他此时还真担心陈氏会做什么。

  谁知陈氏拉着柳如雪的手转头一笑,脸上还带着歉意,“老爷,妾身在跟如雪道歉呢,今日因为明儿的事一时失了分寸,才跟如雪闹成这样,希望如需不要记恨,日后母亲一定会好好补偿的。”

  柳应元满意地点点头,“雪儿,还不跟你母亲道歉,今日的事你也有错,不敬长辈,不爱弟兄,回去好好闭门思过!”

  “爹爹,她说谎,她……”忽然柳如雪停了下来,没再说话,柳应元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陈氏也松开她的手走到柳应元身边,扶着他去了自己的正院。

  柳如雪见两人走远急的直冒汗,忽然间身体终于能动了,可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话来,她心中大惊,再也不想去争辩什么,赶紧带着下人回到了自己的如雪阁。

  沈谦看着她匆匆离去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果然是装模作样,从前见她一副温婉贤淑的样子,在家里竟是如此,若不是亲眼看见,他始终无法相信孟筱然说的话竟然是真的,给她点小教训也是好的,看她还敢不敢嚣张。

  到了夜里,孟筱然悄悄起身,换上一身暗色的衣服离开了临月斋,快速在府里穿行,再次来到了北院的院墙处,从那里离开了相府。

  来到相约的小院时,里面已经掌了灯,她知道沈谦已经到了,于是走了进去,果然他已经坐在桌边煮茶了,桌上摆了一个小火炉,一个铜壶放在上面,里面的水已经烧开了,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沈谦泡好茶放在她面前一杯,“外面冷,喝一杯暖暖吧。”

  孟筱然心中暗想,这都大半夜了还喝茶?不过还是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喝了一杯,虽然不太懂茶,但也知道这茶入口微苦,回味却甘甜,应该是极好的茶了。

  “今日你跟青枫怎么会在相府?”孟筱然放下茶盏看着他问道。

  沈谦勾唇一笑,“今日去送玉容膏,没想到看了场好戏。”

  孟筱然摇了摇,“相府着实是混乱得很。”想了想又说道:“今日多谢你出手相助。”

  “不必客气,那个柳如雪如此嚣张,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你且回去看看,今日我给了她点教训,想必这几日她会吃些苦头。”

  孟筱然有些诧异,不过一想到那个柳如雪的脾性,又觉得让她吃些苦头很解气,不由暗暗笑了笑,忽而想到自己这段日子的担忧,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沈公子,进入相府前我们都没有考虑到一点,就是我的相貌,如今才发现这是个大问题,若是日后因此而惹了麻烦,请恕我不会再忍气吞声,或许会坏了你的安排,我先跟你谢罪了。”

  沈谦端着茶盏的手微微一顿,而后放了下去,看着她说道:“不必谢罪,你我之间本就是合作,你没必要为了这件事而付出太多,且这事也怪我思虑不周,若是日后真的会有事,你不必顾虑,以自己为重。”

  孟筱然没想到沈谦会这样说,她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发现他一脸认真,不像是说假,看来他真是如此想?这样的他确实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与一开始他的模样真的是相去甚远,渐渐的她都快要忘记他曾经的冷漠和腹黑了,或许是因为两人接触久了,才会渐渐发现了他的真实面目?

  不管怎么说,有了沈谦的话,她安心了许多,沈谦忽然说道:“每年相府都会开设梅花宴,想必还有一个多月陈氏便要开始准备了,你现在便好好想想到时候该如何出彩,赢得她的信任。”

  孟筱然有些疑惑,“柳成明如今腿断了,陈氏还会有心思准备梅花宴?”

  沈谦嗤笑了一声,“梅花宴可是一年一度最受郁京城的小姐公子期待的宴会,每年皇后娘娘都会亲临,你说相府会放过这样出风头的好机会?再者说,柳成明的腿也养了一个月了,再有一个多月也好得差不多,陈氏绝对不会因此耽搁的。”

  孟筱然点点头,两人没再多说便分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