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五十四章 陈氏发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氏眉头一皱,“什么事?”

  “奴婢知道绿情姐姐为何这样说?奴婢那天明明在房中睡觉,怎么会半夜出去?但是奴婢心里清楚她为何会这样说。”

  绿情闻言立刻转头狠狠瞪着她,忽然冲着她大声说道:“就是你,肯定是你陷害我,你故意引我去假山那里,才会碰到女鬼!”说完又看向陈氏,说道:“夫人,绿芙绝对有问题,她跟女鬼肯定有关系,说不定,说不定她也是鬼!”

  绿情已经口不择言了,她时真的被吓惨了,陈氏此时脸色已经铁青,若刚开始她还有些相信绿情的话,那现在已经完全不信了,简直是满口胡言,大白天的一口一个女鬼,不知道她最忌讳人说女鬼么?竟然还荒唐到说绿芙也是鬼,真是太可笑了!

  绿情见陈氏一直不说话,便试着朝她身边爬去,想要抓住陈氏的裙摆,祈求她相信自己的话,陈氏脸色一变,大声呵斥:“放肆!”

  张妈妈赶紧跑过来,双手抓住绿情,将她拖到一边,陈氏看向跪在地上的孟筱然,问道:“你说你有事瞒着我,到底是何事?”

  孟筱然抬起头,将自己心中想好的说辞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前两日奴婢手被烫伤,夜里睡不着便起身想去院子里走走,就看见绿情一个人悄悄出了院子,于是跟在她后面,谁知道竟让奴婢发现了惊天的秘密,原来,绿情竟与大少爷有了私情,两人就在北苑附近的林子里私会。”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脸震惊,而绿情也不例外,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发了疯一样冲向孟筱然,她知道,一旦她说了出去,自己就没命了。

  张妈妈眼疾手快地按住了她,又朝绿意示意,让她喊了几个婆子进来制住了绿情。

  孟筱然见陈氏一脸怒色,继续说道:“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奴婢听见了大少爷与绿情的对话,原来三少爷的腿伤时好时坏都是大少爷吩咐绿情做的,且他又给了绿情一包药,让她最后一次下毒。”

  陈氏听到这里已经是脸色铁青,颤抖着站起身,看着孟筱然的眼中满是杀意,孟筱然知道陈氏定是怨恨自己竟知情不报,于是继续解释,“奴婢当时便想立刻禀报夫人,可苦无无凭无据,且绿情素来与奴婢不合,奴婢怕这样说出来反而不可信,第二日奴婢特意守在暖阁盯着,就是为了防止绿情下手,那日绿情确实去了,夫人可唤来锦儿问话。”

  陈氏脸色缓和了许多,孟筱然继续说道:“奴婢知道,大少爷此举心怀不轨,但若直接告诉了夫人怕是只能发作了绿情,对于大少爷,无凭无据,夫人也无法奈何,绿情这两日正好昏迷不醒,奴婢便松了口气,一直在思索对策,可无奈还未相出妥善的方法,她就醒了,竟一上来就陷害于我,奴婢想,定是那夜奴婢被发现了,她才想除掉奴婢吧。”

  孟筱然很少说这么多话,一口气说完这些,嗓子都有些疼了,而陈氏也由一开始的暴怒渐渐平静下来,之后看她的眼神也和善起来,“绿芙,你快起来吧。”

  孟筱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她松开了紧握在一起的手,此时才发现自己掌心都是汗水。

  陈氏看向张妈妈,吩咐道:“你带人去绿情的屋里仔细搜,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该有的。”

  说完又看着绿意,“你拿着我的名帖去请李太医,绿眠、绿柔将临月斋守好了,从现在起,一直只苍蝇都不许飞出去!”

  一番安排之后,屋里只剩下了孟筱然,以及嘴被塞住被几个婆子压住的绿情,陈氏示意那几个婆子将绿情嘴里的布拿开,冰冷如尖刀般的眼神看向她,“将你跟大少爷之间的勾当一五一十地给我说出来,一点也不能少!”

  陈氏的声音森冷,绿情被吓得一个激灵,这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大势已去,陈氏的狠她自然是知道的,也明白了自己的命不多了,又想着柳成川这段日子来的柔情蜜意,心一横打算闭口不说。

  只抬起头看着孟筱然,眼中含着狠毒,“夫人,绿芙才是这件事的背后主使,是她指使奴婢如此做的,奴婢之前下药也是通过她在三少爷的膳食里动了手脚,若是没有她,奴婢怎么能得手?”

  孟筱然心中一片冰凉,没想到这绿情对那个大少爷倒是痴心一片,竟到了此时还包庇他,还想拉着自己下水,陈氏听了她的话似乎也有些迟疑,这时孟筱然立刻站了出来,看着绿情一字一句的质问:

  “你说是我指使,试问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厨房丫鬟,如何指使得了你?”

  绿情冷笑一声,“你才不是什么厨房丫鬟,不过是换了身份潜入了相府,试问哪家姑娘长得这么美还会卖为丫鬟?”

  孟筱然被她说的心中一惊,那一刻她真的以为绿情是沈谦的另一个内应,不过临时叛变了,但冷静下来一想又觉得不可能,于是她镇定了下来,笑了笑,“绿情,我明白你的心思,不过是还对大少爷余情未了,不想将他供出来,又因嫉恨我便想将我拉下水,我不过是个从大厨房调上来的丫头,得了夫人的信任你便处处刁难,此时你再说是我指使你,是不是也太牵强?好吧,就算是我指使你,那你说说,我是在何时何地,又是如何指使的,又是怎样与你一起将药下入三少爷的膳食中的?”

  绿情被孟筱然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愣住,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脸上也显出了一丝慌乱,自然这慌乱没有逃过陈氏的眼,她心中对孟筱然的怀疑也渐渐的消退。

  “是……是你故意让我刁难你,想……想让人不生疑,每日我去小厨房将药粉悄悄给你,你便放进少爷的汤羹中。”绿情在慌乱中还能迅速反应,但说话时的眼神却是十分慌乱,此时陈氏已然不再相信她。

  “宋妈妈,你去将绿情的家人控制住,若是半个时辰后绿情还未说实话,便将她的爹给我乱棍打死,一个时辰后是她的娘,一半个时辰后便是她的弟弟。”陈氏的语气十分平淡,可说出的话却十分血腥,似乎人命在她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

  宋妈妈领命出去了,绿情眼中满是泪水,跪在地上不停地给陈氏磕头,“夫人,一切都是奴婢的错,求夫人看在奴婢伺候了您十年的份上饶过奴婢的家人吧,奴婢的弟弟才十岁,不过是个孩子,求夫人饶了她吧。”

  绿情不停地磕头,很快额头上便鲜血淋漓,孟筱然垂下眼不去看,心中忽然生出一阵寒意,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绿情的惨状也是自己预料到的不是么?可若是她不说出来,出事的便是柳成明,那也是一条生命,不,你不是为了这个,你是为了能够获得陈氏的信任,才如此步步为营!

  心中忽然有个声音,不停地在谴责着她,孟筱然面无表情,可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一般,陈氏此时一直盯着绿情,倒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待到院子里传来声响,她才惊醒,背后不由惊出一层冷汗,她看了看陈氏,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松了口气。

  是张妈妈带着几个婆子回来了,冲着陈氏点了点头,将手里拿着的锦盒送来过去,“在绿情这小蹄子的房中搜到了一些药粉,不知是什么功效,老奴全都带回来了,待李太医来了再让他仔细检查一番。”

  陈氏点点头,又看了眼绿情,此时她已经满脸是血,看起来十分骇人,陈氏端起了桌上的茶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然后说道:“已经过去了一刻钟了,你还有一刻钟的时间考虑。”

  绿情停止了磕头,呆呆地跪坐在地上,眼中流出了泪水,冲刷着脸上的血迹,看起来十分狼狈可怖,最后她似是绝望了一般,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与柳成川如何在一起,又是如何联合起来害柳成明的事说了出来。

  陈氏听完后端起桌上的茶盏狠狠摔在地上,孟筱然测过脸看了看她,见她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知道她现在心中定然怒气滔天,众人都站在一边不敢说话,陈氏胸口上下起伏了许久才渐渐平复下来,眼中射出骇人的光芒,“柳成川,你竟敢害我的明儿……”

  这时院子里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是绿意带着李太医过来了,陈氏立刻站起身,张妈妈上前扶住她,两人快速迎了出去,带着李太医去了暖阁,李太医先是检查了柳成明的伤口,疑惑地皱了皱眉,这时张妈妈走上前,将手里的锦盒递了过去。

  “李太医,这里面的药粉便您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是害了三少爷的根源。”

  李太医接过了锦盒,将里面的几包药粉拿了出来,打开后仔细闻了闻,又用手捻了少许送入口中,而后点了点头,“这些药粉抹在伤口上会使之不断化脓,长此以往这条腿便毁了。”说着又拿起了另一包,“这一包里面更是厉害,若是涂上伤处,会立刻令其腐坏,腿没了不说,命都危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