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五十五章 用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太医见过太多这样的后宅秘事,并不诧异,只是平淡地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而陈氏差点晕了过去,被张妈妈扶住后立刻眼中含泪,求着李太医,“太医,求你救救我的儿子,他还小,如何能没了腿啊?”

  这时躺在床上的柳成明也无法淡定了,他立刻叫了起来,“娘,你在说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这么歹毒想要害我!”

  李太医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而后说道:“柳夫人不必担忧,令郎的腿还没到那个程度,所幸最近并未再抹这些药粉,伤口已渐渐好转,老夫再开一些药,令郎外敷内服,不出半月便可痊愈。”

  陈氏闻言大喜,不停地道谢,待李太医走时更是让张妈妈送去了丰厚的诊金,张妈妈送了李太医到相府门口,犹豫着开口,“李太医,今日的事……”

  李太医举起了右手止住她的话,“老夫这些年见得多了,这些事出了这个门便会忘记,还请转告柳夫人放心。”

  张妈妈立刻道谢,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了,陈氏还在暖阁里,拉着柳成明的手仔细嘱咐了一番,又将他的四个大丫鬟喊了进来,命其小心谨慎,若是少爷出了事便唯他们是问。

  几个丫鬟立刻应是,陈氏这时才起身离开,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回了自己的主屋,孟筱然还站在那里,地上的绿情则是一脸的呆滞,陈氏走了进去对一旁的绿意吩咐道:“你去打些热水过来,替绿情梳洗一番,再拿些上好的伤药出来,替她上药包扎。”

  绿意脸上闪过诧异,而后立刻点头下去了,不一会端了热水进来,走到绿情身边替她将脸上的血迹擦洗干净,额上有一块伤口十分骇人,取出上药轻轻替她上了药,用干净的布条包扎好,之后端着泛红的水下去了。

  陈氏看着绿情,凉凉开口,“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将功赎罪,若是办好了我会饶你一命,你的家人我也不会追究。”

  绿情闻言眼睛一亮,看着陈氏使劲地点头,“夫人,我愿意,我愿意,只要夫人能放过我的家人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个绿情对家人倒是十分有情义,孟筱然心中感叹着,心里不断涌出丝丝愧疚,同时也暗暗心惊,这个陈氏平时丝毫看不出,但这一次她总算是见识到了她的狠辣,看来这些高门夫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这时陈氏又开口了,“今夜你再去见柳成川,还是去那个林子,告诉她你已经成功将药粉抹在三少爷的腿上了。”

  绿情闻言愣住,她自然明白陈氏的用意,脸上划过不舍,眼中有着挣扎,陈氏冷笑了一声,“绿情,我自问带你不薄,你却为了一个男人就出卖我,若是我打死你也不为过吧?还有你的父母兄弟,这么多年在相府我也是多有照顾,我本不想对他们做什么,但若是逼急了,我也不会手软。”

  绿情浑身不停地颤抖,她心中矛盾至极,最后亲情还是战胜了爱情,她绝望地闭上眼,眼中热泪滚落,点了点头。

  陈氏十分满意她的识相,将茶盏放下,而后吩咐道:“你按照往常的方式去送信吧,千万不要耍花招,若是今夜事情有变,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绿情点点头,从地上爬起来,走前看了一眼孟筱然,那眼神里满是怨毒和恨,看得孟筱然心中一紧。

  是夜,一处偏僻的树林里,绿情站在里面焦急地等待,她头上的伤口用抹额遮住,除了脸上的慌乱和紧张,丝毫看不出异常,过了一会,外面传来了声响,脚步声似乎敲打在她心上,一下一下令她几乎崩溃。

  最终柳成川还是出现在她的面前,一上来就上前抓住了她的肩,“怎么样,事情办成了么?”

  绿情看着他犹豫了许久,最终点了点头,柳成川十分开心,立刻将她搂进怀里,笑着说道:“这件事办好了,我过些日子便去母亲那里求了你过来。”

  绿情想着陈氏的吩咐,挣扎了许久还是说道:“大少爷,三少爷的腿会怎么样?那个药抹上了会要了他的命么?”

  “哼,那就要看他的命大不大了,不过腿是保不住了。”柳成川的声音里满是得意,丝毫没有注意到怀里的绿情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孽畜!竟然残害手足!”一声暴喝响起,柳成川心中一惊,立刻松开了绿情,借着月光看到了她满脸的泪痕,瞬间明白自己中了圈套,立刻甩了她一个耳光,力气很大,绿情摔倒在地,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

  这时林子里忽然一片光亮,周围走上来一大群人,手中拿着火把,柳应元与陈氏站在中间走到林子里,柳成川看到自己父亲,知道一切都已经完了,绝望地闭上了眼。

  最终,陈氏还是没能如愿除掉柳成川,柳应元不过是打了他三十大板,又派人将他送去了庄子上,虽说是惩罚,但谁不知道,这就是变相的保护,若是他真的留在相府,定然是逃不过陈氏的毒手。

  陈氏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最后将绿情的打了一身的伤,脸也划花,将他们一家人都赶出了相府,这才罢了。

  众人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绿情一家就此消失,而闹鬼的传言再次浮起水面,陈氏这几日夜夜噩梦,这一日她再次半夜吓醒后拉住了张妈妈的手,声音里满是恐惧,“张妈妈,你说绿情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真的见到女鬼了么?”

  张妈妈轻轻抚了抚陈氏的后背,安慰道:“这世上哪有什么鬼?绿情那丫头就是在胡说,恐怕就如绿芙所说,只是她为了陷害绿芙编出来的谎话。”

  陈氏眼中划过不确定,说道:“可绿情那夜为何出去,又为何会尖叫一声晕倒在假山那里?”这一切都似乎在说明着一个可能,那就是绿情真的见到了什么,被吓晕过去。

  想到这些,陈氏的心便一阵发寒,浑身轻轻颤抖起来,她刚刚又梦见了许多人来找她索命,其中就有满脸是血的绿情,这偌大的丞相府看起来光鲜,可底下却是腐败不堪,陈氏的手上也不知沾了多少鲜血,这时是真的有些怕了。

  张妈妈心里其实也没底,不过她还是不停地安慰着陈氏,“夫人,若这世上真有鬼,那最先来找的应该是我才对,当年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确实,陈氏只是下了命令,真正做的人都是张妈妈。

  陈氏看着自小便陪在自己身边的张妈妈,她渐渐冷静下来,紧紧握着张妈妈的手说道:“不会的,你说的对,都是绿情那个丫头瞎说,我们都不要乱想。”张妈妈点点头,主仆二人都渐渐从恐惧害怕中走了出来。

  一连许多日,陈氏都是噩梦不已,终于有一天病倒了,发起了高烧,张妈妈赶紧请了大夫,大夫把了脉后说道:“夫人是思虑过重,内火旺盛,我开些药,夫人喝下去烧会退下,不过心药还需心药医,还需多多开解夫人。”

  张妈妈点点,心里却有些担忧,她自然知道陈氏为何会思虑过重,不过却不能与外人说,只能她好好开解了。

  孟筱然经过此次正式被陈氏提拔为自己的大丫鬟,顶替了绿情的位置,这一天孟筱然和绿意伺候好陈氏用完早膳后,张妈妈过来对她说道:“绿芙,你拿着药方去京堂大药房替夫人抓四副药回来。”

  孟筱然心中诧异,为何买药这种跑腿活竟要自己去做,不过转念一想便有些明白了,定然是她们主仆几人有事要商谈,于是她点点头,接过药方说道:“好的,张妈妈,我这就去。”陈氏虽然病好了,可大夫开的安神汤还是要吃几天,她精神确实好了不少,所以药用完了,张妈妈便让孟筱然再去买些。

  孟筱然带着药方,拿着张妈妈给的荷包,出了府便朝着京都大药房走去,之前去过一次,掌柜的看到她过来,一脸笑意地迎了上来,“绿芙姑娘,少爷有请。”

  真是神通广大,孟筱然心中暗暗想着,点点头便跟着掌柜的去了后院的房中,还是上次那间屋子,她走进去时沈谦正坐在窗边看书,如今天气渐暖,阳光甚好,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阳光中,说不出的俊逸出尘。

  孟筱然愣了片刻,心里暗暗嘲笑自己竟也如同花痴一般,她走了过去坐下,沈谦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她微微一笑,“祝贺你,终于离成功更近一步。”

  孟筱然心中却没有半点喜悦,苦笑了一下,“这成功是踩在别人的鲜血上,我心中却是没有半点开心,总觉得自己手上染满了鲜血。”

  这几日她也睡不安稳,睡梦中眼前总浮现出绿情满是鲜血的脸,这是第一次,她见识到生命的残酷,心情也十分的沉重。

  沈谦看着她眼底淡淡的青影,心里明白她为何会如此,淡淡一笑,“不是她死就是你亡,若不是你如此做,现在就会是你如此被对待,你觉得她们会心里不安么?”

  孟筱然没有说话,转过头看着窗外,阳光明媚,洒在了院子里的树上,透出金光,她微微眯起眼,望着远处出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