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六十二章 蛛丝马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子卿笑了笑没说话,孟筱然冲他点了点头,“夜深了,我先回去了,陆公子也早些歇息。”说完便转身离开。

  陆子卿没有说话,转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许久没有动弹,过了一会他转过头,看着平静的池水,忽然笑了笑,“这池春水已乱了,何必再让它平静下来?”

  经过那一夜的交谈,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一丝奇妙的感觉,像是有了共同的秘密的朋友一般,孟筱然不再担忧自己的行为会伤害到他,更重要的是,她确认了陆子卿是不会破坏自己行动的人,这一点让她大大松了口气。

  自从被陆子卿当众宣布二人的关系后,她在相府的地位便变得微妙起来,她如今已是表少爷名义上的爱妾,众人自然不敢得罪,可这府里谁不知道大小姐的心思,唯恐对她过于热情而惹恼了大小姐,于是乎,孟筱然便在这墨玉斋不尴不尬地生活了下来。

  不过好在这一切她都不会在意,来到这里唯一的好处便是她不必再做事,每日闲着竟有些无聊起来,于是她叫来小翠,让她去打听府里各个院子的消息,事无巨细都要一一说给她听。

  这样做竟也有收获,小翠对她说起正院今日似乎有些不对劲,柳应元在书房里大发雷霆,摔碎了一块上好的黑玉镇纸,是他平日里最爱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竟让他如此生气。

  孟筱然听到这里眼神微闪,状作无意地问道:“其他院子可有动静?老爷发火后去了哪里?”

  小翠摇了摇头,“没听说其他院子有动静……哦,对了,夫人似乎带着人去了老爷的书房前送汤,被拦了下去,老爷发了火之后好像是匆匆出府了,没有去哪个院子。”

  看来陈氏也是闻风而至,难道是柳应元那里有情况?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令他如此大动干戈,要知道,柳相爷可是出了名的心思缜密,若非真的出了大事,他绝对不会如此。

  孟筱然听了之后便让小翠出去了,自己坐在屋子里思考,过了一会她还是打算出去打探一番,如今她身份不同,可以在府里四处走走看看,也不会有人会拦着她了。

  此时夜幕降临,日落西山,外面笼罩着淡淡的昏暗,她朝着正院的方向走着,眼睛一直注意着四周,待走到了正院附近,忽然有了发现,只见正院上空,一阵人影飞过,速递极快,若不是因为她学了武功、眼力极好,绝对不会发现异常。

  孟筱然停下脚步,心中有了成算,转身打算回去,一转身却看到了多日未见的“仇人”柳如雪。

  对于柳如雪来说,那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如利刀一般的眼神射向孟筱然,而孟筱然却再也不像从前那般躲闪,抬着头迎着她的目光,脸上还含着淡淡的笑。

  “见过大小姐。”孟筱然朝她微微福身行礼,这更刺激了柳如雪,她冷着脸瞪着孟筱然。

  “贱婢,谁给你胆子如此猖狂?给我跪下!”

  孟筱然淡淡一笑,“大小姐,如今我已不是丫鬟,您也不必见到我就动怒,我这就走了,不碍您的眼。”说完便朝前走。

  柳如雪没想到她竟会这样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立刻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扬起手便狠狠朝她扇了过去。

  这一次孟筱然却不会再任由其打下来,稍稍让了让便让她扑了个空,若不是春芽和冬霜扶住了她,定是要摔倒在地。

  “大小姐,我先回去了,府里的夜景也很不错,您慢慢欣赏。”说完看也不看柳如雪转身就走。

  留下一脸震惊的柳如雪,过了一会她回过神,立刻大怒,“贱人,不过是表哥暖床的丫头,竟当自己是正经夫人了?”

  她挣开两个丫鬟的手,回过身给两人一人一巴掌,“没用的东西,看到主子被欺负竟不上前帮忙?哼!”说完瞪了她们一眼,朝前走去。

  来到正院,正如往常一般要走进去,竟被拦住了,院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两个人守着,这两人柳如雪从未见过,通身散发出凌人的气势。

  柳如雪刚刚才从孟筱然那里受了气,此时又被拦在门外,立刻火冒三丈,怒喝起他们,“哪里来的狗奴才!竟敢拦住本小姐的路?让我爹爹知道,看他怎么惩治你们。”

  “大小姐恕罪,是相爷吩咐的,任何人不得进入正院。”虽话语恭敬,可脸上却面无表情,又让柳如雪一阵气闷,正待发作,管家从里面出来。

  满脸含笑地冲柳如雪点头哈腰,“大小姐,相爷这会有要事处理,便吩咐下来不让人进去打扰,大小姐不如先回去,待相爷处理完了,奴才便跟他禀报,让相爷去见您,您看如何?”

  这管家也在相府做了有几十年了,柳如雪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会如此好言相劝,柳如雪自然也不好发作,冷哼了一声带着两个丫鬟转身离开。

  孟筱然匆匆回了墨玉斋,回到自己屋子里拿出纸笔写下一张字条,而后去了浆洗处找小春,消息送出去后她才算是松了口气。

  *沈府*

  沈谦正坐在桌前翻看账本,这时青枫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推门进来,将手中的字条双手递了过去。

  沈谦的眼睛从账本上移开,接过字条打开,看了上面的内容后脸色微变,青枫见状知道肯定是出了事,立刻问道:“公子,怎么了?”

  沈谦思索了一番便对他说,“立刻去召集二十名暗卫,你带他们去相府外埋伏。”青枫领命出去了。

  他吩咐完也立刻离开书房,回到自己屋中,打开衣柜,拿出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换了衣服后从窗口跳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先是出去安排了一番,将郁京城中的生意都交托给亲信后才赶到相府附近,与青枫汇合,青枫见到他,有些诧异,“公子,你也过来?”

  沈谦点点头,低声说道:“这次事情非同一般,我跟着比较放心。”

  他的武功比其他人都要高,但青枫却不赞同他一起,“公子,这些事情你交给属下就好,何必自己也跟来?”

  “我说了,这次的事非同小可,极有可能是个突破,我必须跟着。”

  “可是京中这么多生意,所有的事都要公子处理,如何能离开?”

  “所有事我已安排妥当,你不必担心。”

  “可公子走了,孟姑娘在丞相府若是有危险怎么办?”这几次孟筱然确实是屡次身陷危险,好在最后都化险为夷,自家公子的担忧,青枫一直看在眼中,所以此时才会有此一说。

  沈谦闻言微微愣住,过了一会勾唇一笑,“这段日子她应该是安全的,至少有人会保护她。”他说的那个人是谁青枫自然清楚,也不敢再多说了。

  他们从戌时一刻赶到一直等到子时还是没有丝毫动静,众人心中都有些疑惑,公子让他们过来是为何?沈谦却一直没有动作他坚信今夜丞相府肯定会有动作。

  果然又等了一个时辰后,丞相府上空有了动静,一大批黑影从那个方向飞出,速度十分快,消失在夜色中,沈谦比了个手势,众人都止住了动作,过了一会才朝着黑影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沈谦看他们的速度就知道一个个武功不弱,所以他们都不敢靠得太近,一直不远不近得跟在他们后面。

  那群人似乎是不知疲惫一般,中途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好在沈谦带出来的都是高手,大家也没觉得多吃力。

  赶了一天之后,沈谦远远瞧见他们速度慢了下来,立刻举起手,示意众人停下,他又看了一会发现那群人再前面的林子里停下了,想必是要休息了。

  于是他也带着暗卫们悄悄落地,大家出门都已经十分有经验,每人都带了一个包袱,装了水和干粮。

  大家席地而坐,喝了些水,吃了干粮,忽然沈谦站起身,示意众人不要发出声响,他侧过身子,耳朵朝着那群人歇息的方向,而后轻声说道:“准备动身吧,他们出发了。”

  众人立刻将东西收拾好,包袱系在身上,几个纵身,轻踏树干,飞上了树顶,果然远远看见一群黑影,看样子,约摸有二三十人,看来,到时候也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沈谦足尖踏在树顶一根枝桠上,站在最前面看了一会,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便立刻往前追去,青枫跟在他身边,二十个暗卫有条不紊地跟在后面。

  他一边施展轻功,一边仔细观察地形,这方向,是往崇州,难道柳应元的金矿便在崇州?

  一行人追在黑衣人后面赶了三天路,众人体力都有些不支了,而沈谦看前面那帮人似乎也是累惨了,第三天天亮后停在一片树林里便再也没有离开,想必是在休息。

  沈谦立刻跟青枫商量一下,让暗卫们就地休息,他们二人轮流休息,必须有一个人时刻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青枫坚持让沈谦先休息,沈谦知道他的性格,十分执拗,若是不答应,那两人都别想休息了,于是他点点头,找了一棵树靠着休息,赶了三天路,实在太累了,他很快便睡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