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八十章柳 成川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陈氏怒瞪着跪在地上的万姨娘,脸色黑得如锅铁一般,显然被气得不轻。

  胸部上下起伏了许久才算是平复下来,哼笑了一声,“很好。你还记得他当初做得丑事,当初他意图谋害自己的弟弟,相府嫡子,这样的罪就算是死也不为过,老爷念在他是长子便饶了他,我心里算恨但却只能忍下,你以为我会去派人杀他?我陈映月可不傻,杀了他最先被怀疑的便是我,这样的蠢事,我为何要做?”

  万姨娘一时语塞,便不再说话,只嘤嘤哭泣,柳应元狠狠拍了桌子,“哭什么哭,事情我自会差喝水落石出,到时候是谁做的我定不轻饶。”

  陈氏心中惊疑不定,暗暗看了一眼张妈妈,两人眼中都有着些微疑惑。

  夜里,陈氏主仆三人坐在屋里,绿意跪在地上,浑身颤抖。

  陈氏看着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给你的药不过是让他身体病弱,再也不能行人事,怎么会死了?”

  绿意惊恐地摇着头,脸上满是泪痕,“奴婢不知,奴婢将夫人给的药粉教给表舅时还仔细叮嘱了他用法,也不知怎么会如此。”

  陈氏看了一眼张妈妈,两人面上都满是疑惑,“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成川怎么好好的死了?”

  张妈妈毕竟年长一些,思索一番便说道:“夫人先不要急,咱们稍安勿躁,最近也不要有动作,绿意也起来,这几日也要表现如常,千万别让人看出异常来。”

  绿意站起身,心中依旧满是恐惧,她知道一旦柳应元查到当初的事,她必死无疑。

  张妈妈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双手,安慰道:“绿意,别害怕,如今咱们如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查到了,不仅是你,我也会没命,就连夫人也不能独善其身,但是老爷不一定会查到咱们,所以这段日子我们一定要沉住气,知道么?”

  “嗯,张妈妈,我知道了。”绿意点点头,擦了擦眼中的泪,心中渐渐冷静了下来,事实上,当初在做那件事之后早就知道了逃不过一死,不过是早晚罢了,如今东窗事发,她想再多也无用,不如静静等着,或许真如张妈妈所说,查不到自己身上。

  柳成川在庄子上死了,那庄子离郁京城有半天的路途,下人来禀报一来一回便是一日,再将柳成川接回来已经是第二日了。

  如今已是六月的天气,渐渐热了起来,柳应元也不敢将他放久了,在家里停了三日便匆匆下葬了,对外只宣称是得了怪病不治身亡,葬礼匆匆结束,可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

  柳应元一开始最看重的儿子便是柳成川,但因半年前的事情对他十分失望,将其送去庄子上后便没再关注,后又因事务繁忙,就渐渐忘记了这个儿子。

  谁知半年后竟传来这样的噩耗,他心里自然沉痛不已,得到消息当天便立刻派了最信任的柳成去庄子上调查,不管是谁做的,他必定要查出来。

  他心中隐隐怀疑是陈氏的手笔,可正如她所说,一旦成川死了,她便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她当真会如此傻?

  柳成已经去了几日,一直没有消息回来,也不知道查得如何了?他坐在桌边叹了口气,最近一段日子,他明显感觉诸事不顺,先是如雪出事,如今川儿又死了,难道他们柳家的运势便要如此了?

  正想着,书房外传来了动静,他立刻朝门口望去,见到柳成立刻松了口气,“你回来了,查到消息了没?”

  柳成依旧如往常一般面无表情,他双手递过去一封信,柳应元迅速接了过去,匆匆看了信中的内容,脸上满是不可置信,身子似有些站不稳一般晃了几下,柳成迅速走到他身边扶住他,“老爷,当心!”

  柳应元稳了稳心神后便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柳成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最后还是离开了。

  柳应元一瞬间似乎苍老了许多,脸上满是疲惫,手里拿着那张纸跌坐在身后的座椅上,闭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书房的门再次被打开,柳成听到声响立刻转过身,看到已恢复了平静的柳应元。

  他看着柳成沉声吩咐道:“带上二十名府兵,随我去临月斋!”

  柳成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他低头应是,立刻下去准备了。

  此时正是午后,陈氏每日这个时辰都在屋中小睡半个时辰,是以院子里四处静悄悄的,忽然一声巨响,院门被踢开,守院的两个下人被扔在地上。

  寂静的临月斋瞬间涌入一大帮人,院子里的下人都吓得不敢出声,因为他们都看到是老爷带着人冲了进来,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陈氏此时也听到了声响起身了,心中翻江倒海般惊恐万分,张妈妈此刻也害怕了,绿意却没有什么表情,一脸木然地站在一边。

  柳应元进来时,陈氏已经梳妆打扮好端坐在屋中,看到他时强忍住心里的害怕,问道:“老爷如此气势汹汹地来,是为了何事?还带了这么多府兵,不知道我临月斋犯了何事?”

  “何事?死到临头你还嘴硬,川儿便是被你这个毒妇给害了,如今你还敢狡辩么?”柳应元满脸暴怒,瞪着眼前的陈氏。

  陈氏知道他已经查到了,便不再推脱,笑了笑站起身,看着柳应元说道:“老爷何其偏心!明儿差点被他害死,你不过是打了他三十大板送去庄子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辛苦怪胎十月的心肝白白受了这样的苦!”陈氏说着眼中涌起了泪,而后染上一股狠厉,“哼,所以我便让人给他下了毒,不过,那毒却绝对不致命,只是让他身体病弱,永不能行人事罢了,到底他为何会死了,与我无关!”

  话刚落音,便被柳应元一个巴掌狠狠打趴在地上,她感觉脑中嗡嗡作响,左边脸更是疼痛不已,她抹了一下嘴角,手上满是鲜血,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恨意。

  “柳应元,不过是死了一个庶子,你便要打死我了么?我说过他的死与我无关!”

  “贱人,事到如今还敢狡辩!”柳应元怒目而视,又看着跪在地上的绿意,以及扶着陈氏的张妈妈,立刻对身后的人吩咐道:“来人,将这两人给我拖下去狠狠地打,打到死!”

  张妈妈闻言立刻开始喊叫求饶,“老爷饶命啊,夫人,夫人……”

  可她似乎跟错了人,陈氏只是坐在地上,丝毫没有为她们求饶的意思,而绿意,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切,不言不语地被拖了下去。

  门外传来“啪啪啪”一声又一声板子拍打在肉体上的声音,以及闷哼声,陈氏抬头看着柳应元,“你要把我怎么样?”

  柳应元冷哼了一声,“怎么样?念在你为我生了二子一女的份上,我不会休了你,也不会报官,即日起送去家庙,下半辈子你便在家庙里好好念经赎罪吧!”

  临月斋上下所有人均被卖了出去,而几个大丫鬟更是被活活打死,一时间府里的人都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惹了老爷不高兴。

  这事发生了,大家心中也都有数,大少爷的死怕是与夫人脱不了干系,否则老爷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了。

  临月斋自此又成了相府的一处禁地,没有人敢再往那里去。

  是夜,城外乱葬岗上,两道黑影闪过,最后停在一处刚扔了许多尸体的地方。

  “你确定他们是被扔在这里?”

  “嗯,今日他们运尸体时我悄悄跟在后面看了,就是这里,没错。”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这里有一个还有一口气,不知是不是你说的那个。”

  “就是她!就她一个还有气?”

  “是的。”

  两道身影很快又消失不见,黑暗里的乱葬岗又恢复了平静,不时几声乌鸦叫声传来,多了几分诡异。

  城外的一处庄子上,一名年轻男子正在给床上一名满身血痕的女子把脉,过了一会他睁开眼,对一旁的黑衣男子说道:“脾肺皆受了重击而伤,好在留了一条命,不过要养上许久了。”

  旁边的年轻女子闻言总算是松了口气,“多谢神医。”

  那年轻男子转眼看向她,而后说道:“你是女子,去打了水替她将身上的血迹擦了,我去取些药来,你替她涂上。”女子点点头,立刻转身出去。

  待女子走后,年轻男子转而看向黑衣男子,眼中带着戏谑,“怎么,大半夜跑到我这里来,就是为了救个女人?沈谦,这可不像你,到底哪个是你心上人?”年轻男子故作思索一番,“嗯,我看床上这个清秀有余,美艳不足,倒是出去的那个,唔,绝色佳人啊!”

  沈谦有些无奈地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什么!”

  年轻男子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哦,原来是我猜错了,那这样的绝色美人,沈兄不妨介绍给我吧,我一定会怜香惜玉的。”

  话说完便换来沈谦一记冰冷的眼神,他立刻又是一阵大笑,这时,孟筱然端着一盆热水走进来,见那人大笑一时有些诧异,不过却没去多问,两人见她进来便立刻退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