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八十六章 暗夜阴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筱然静静看着他,他也望着她,小翠抿嘴偷偷笑了,十分有眼力见地悄悄离开,走前还体贴地替两人关上了门。

  东方铄,也就是陆子卿走到孟筱然面前,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脸,有些心疼,“然儿,你怎么瘦了?”

  孟筱然笑了笑,“你不也瘦了。”

  两人相视一笑,分别数月,那份淡淡的隔阂也随着这一笑散去了。

  陆子卿拉起孟筱然的手,“走,带你出去走走。”

  “去哪?”孟筱然有些诧异,怎么他一回来便要带自己出去?

  “就去街上走走,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闷坏了吧?”陆子卿看着她笑,孟筱然其实想说她一点也不闷,本就不爱出去,但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便由他去了。

  两人手牵着手从相府后门离开,来到热闹繁华的大街上,此时正是午后,好在郁京城的气候潮湿,并不是十分炎热,这个时间也不过是微微有些晒。

  陆子卿走到一家卖伞的铺子前停下,买了一把时兴的纱布伞,大家闺秀出门都打着这样一把伞遮阳,他挑了一把淡青色底,上面绣了红梅。

  孟筱然心中甜蜜,接过伞后撑开挡在头顶,沿着街道一直走,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莫愁湖,湖边柳树成荫,清风阵阵,倒是十分舒爽。

  两人便在湖边的石凳上坐下,静静看着烟波浩渺的湖水。

  “然儿,我离开许久,你可是怪我了?”

  孟筱然有些诧异地转头看她,“怎么会?你是回乡办事,我怎会怪你,况且,也是我自己不愿离开。”

  陆子卿盯着她看了许久,而后抓住她的手,孟筱然被看得不好意思地低垂下头,脸色泛红。

  陆子卿询问了她离开后的事情,孟筱然便将这几个月相府发生的事一一说了,不过掩去了沈谦设计柳如雪落水,以及自己救下绿意的事。

  这样一说竟也说了一下午,天黑之后,陆子卿带着孟筱然去了京都大酒楼,好在今日不是孟财招待他们,否则她倒不好解释了。

  “还记得当初我带你来此用膳,你当时处处提防我,对我十分戒备。”陆子卿有些感慨地说着从前的事。

  孟筱然笑了笑,“当初我可不知道你究竟是好是坏,多次出手救我,知道我不寻常却一直秘而不发,我自然要提防你。”

  陆子卿笑了笑,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忽然说道:“然儿,你可知我第一次见你是何时?”

  孟筱然看了他一眼,想了想便笑着说道:“不就是那次我误闯入一大户人家,不料被他家主人发现了,是你救下了我。”

  谁知陆子卿听了这话却是摇了摇头,“不是,第一次见你是在街上一家成衣铺子,我见你偷偷拿了人家一件蓝色衣裙便跑了,店家追出来时被我拦下了,替你付了银子。”

  孟筱然闻言不由诧异地看着他,他竟然那个时候就见过自己了?随即脸色腾红,想着自己当时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

  “当时……实在是没办法,才……”

  陆子卿看着她羞囧的模样愉快地笑了,“当时我便记下了你,不知为何会记得那样深刻,所以后来再看到你我才一眼认了出来。”

  “你骗我说你叫孟薇,害得我找遍了郁京城所有人家,就在我放弃之时,你又出现在我面前,虽脸上刻意抹黑了许多,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你,当时我便想,这或许便是上天注定,你我二人之间是有缘的。”陆子卿说着抬眼看着孟筱然,眼中情意绵绵,将她的心都融化了。

  两人又说起了前几日柳如雪被处斩的事,孟筱然说出了心中的疑惑,“我总觉得柳如雪这次的死很奇怪,柳应元如此疼爱这个女儿,竟然任由她被处死?”

  陆子卿也陷入沉思,“确实,这不像柳应元的性子,或许他做了什么手脚也未可知,不过,若是能救下她一命也好,毕竟是姑母最后的血脉。”

  孟筱然没有说话,在她心里,柳如雪杀了那么多人,被处死也是她应得的,不过她毕竟是陆子卿的表妹,两人自小青梅竹马,也是有感情的,他能这样想也属正常。

  两人用完膳便慢慢地走回相府,有说有笑地进了相府,一旁的昏暗的巷子里,一个身穿黑衣戴着斗笠的人站在暗处,目光投向了相府门口,看着那一对男女有说有笑的模样,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起……

  是夜,一道黑影匆匆穿过城里一处隐蔽的巷子里,最后停在一处院子门口,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从里面打开,黑影闪了进去。

  那人脚步匆匆来到一间亮着灯的屋子前,推门进去,一进去便听到女子嘤嘤的哭声。

  “雪儿,怎么了?”

  来人赫然便是此时“卧病不起”的相爷柳应元,待那哭泣的女子抬起头后,便看了出来,竟是已经被处斩的柳如雪。

  “爹,女儿今日去相府门口等了许久,看见表哥跟绿芙那个贱婢有说有笑地一起回来,他丝毫未将女儿放在心上!”柳如雪扑进柳应元的怀中哭着说道。

  柳应元叹了口气,“雪儿,如今你已是已死之人,不要再惦记陆子卿了,爹已经帮你安排妥当了,过几日送你离开郁京城,跟着商队去景国,那里有爹的人,会妥善安置你,你在那里改头换面,重新生活,爹会替你寻一门亲事,找个可靠的男人过一辈子。”

  “不,女儿不走,女儿要去找表哥,他会要我的!”柳如雪从柳应元的怀中离开,摇头拒绝。

  柳应元皱起眉头,“雪儿,不要再胡闹了,这次能救下你,爹跟你姑母费了多大的力,你若是再胡闹,惹出了事情来就不好了,先安分地待上几日,过几日爹就送你走,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柳如雪知道多说无益,说多了反而会让她爹提高警惕,她装做听了进去,点点头没再说话,柳应元没再多说,匆匆离开了。

  他离开后,屋里走出一个戴着面巾的女子,“大小姐,若是想要对付那个绿芙,奴婢倒是有一计。”

  柳如雪闻言立刻看向她,忽然勾唇一笑,“是了,我竟忘了你跟她可是有着血海深仇呢!”

  蒙面女子眼中射出狠厉的光芒,“她害得奴婢家破人亡,更害死了大少爷,奴婢做鬼都不会放过她!”

  柳如雪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快速消失不见,“绿情,你跟我说说你刚刚的计划。”

  原来这蒙面女子竟是当初被划花了脸赶出相府的绿情,谁知陈氏赶出他们一家还不解恨,又派人去杀了她一家,最后柳如雪救下了绿情,将她安置在自己的私宅中,替她办事。

  之前替柳如雪送信联络的人便是她,此时能有机会对付绿芙,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随后绿情附在柳如雪耳边细细低语,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柳如雪眼露精光,连连点头。

  第二日,一辆破旧的马车从巷子里驶出,出城后朝着北边去了,最后在一处破庙外停下。

  马车上走下来一个身着粉色衣裙的女子,脸上戴着面巾,走入破庙中她立刻喊了几声,“王六,王六?”

  不一会从破庙后方走出一身形高大的大汗,手里握着佩剑,看到来人后立刻哈哈一笑,“我当是哪里来的小娘子,原来是云妹妹啊,怎么,许久不见哥哥,想哥哥了?”绿情如今化名芳云,在外替柳如雪做事。

  绿情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不过很快便换上一副笑脸,“王六,今日来又有一桩生意找你,是大生意哦,你随我去见我家主子。”

  王六闻言哈哈一笑,身形一闪便来到绿情面前,伸手搂住她,在她胸前捏了一把,“你懂我的规矩!”说完便扛起绿情走到破庙后面,不一会里面便传来男女喘息和尖叫声。

  两个时辰后,那辆马车再回到了那条鲜少有人的巷子,马车停在一处院子里,绿情先下了马车,之后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绿情带着王六站在柳如雪面前,柳如雪脸上戴着面纱,王六见到她的一瞬间眼睛一亮,虽说她也是蒙了面纱,可那身段和面纱下隐约可见的脸庞,可以看出绝对是位美人儿。

  柳如雪将他的目光看在眼里,眼中闪过厌恶之色,随即哼笑了一声,“今日让你来,便是有个好差事交给你,若是你能办成,少不了你的好处。”

  王六哈哈一笑,“这个小姐不必多说,只说要我王六做何事?我向来是视事情的难易程度收钱的。”

  柳如雪冷笑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绿情,绿情会意,立刻走到王六身侧,低声说道:“今夜让你去……”

  “什么?相府?”王六听完立刻一惊,而后看着柳如雪,“小姐,这相府岂是我能随意进出的?”

  “听芳云说了,你的武功可不弱,放心,相府的墨玉斋几乎没有守卫,你从北面院墙进去,定会没事。”说完她打开一旁的盒子,拿出了一张银票,“这是一千两的银票,算作定金,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两千两。”

  三千两?王六犹豫了,不过是去相府抓个女人,还能享用一番,就能赚三千两,虽说冒险了一些,可以他的本事应该不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