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九十八章 景国行(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谦对她的心意早已显露无疑,从前未说破时,她还可以装作不知,可如今他已说破,她想装傻也是不成了。

  本以为两人上路定还有青枫跟着,那就没什么尴尬,可如今青枫没来,便只有他们两人独处,孟筱然自然觉得十分不自在。

  她思索了一会,打算缓和一下这有些尴尬和暧昧的气氛,于是轻咳了一声问道:“如今相府也倒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为何要对付相府了吧?可别告诉我你不过是嫉恶如仇,想要为民除害。”

  沈谦闻言不由轻声笑了,“哈哈,你很了解我,自然是不可能。”而后又看向她,“你很聪慧,这也是我当初选中你的原因,我对付相府自然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想以你的聪明想必也猜到了我背后应该有人,确实不错,那个人便是七皇子。”

  “七皇子?”孟筱然闻言有些诧异,她仔细回想了下曾经在相府听到的一些传言,那七皇子是皇上最小的儿子,不过与四皇子五皇子都是同一年出生的,不过是月份不足罢了。

  外面皆传言这七皇子十多岁便离宫,出门学艺了,满了十八岁才回了郁京城,平日里最爱游山玩水,吟诗作对,这样一个风流之人怎么会牵扯进党争?

  “七皇子不是无心朝堂之事么?怎么会要你对付相府?”

  “哼,无心朝堂之事?”沈谦闻言冷笑了一声,“这皇家的人,又有谁会真的没有野心?不过是在扮猪吃虎罢了。”

  也是,前世看过那么多宫斗剧,这些事情自然是有根据的,她点了点头,又问他,“你们沈府是皇商,为何也会卷进这些争斗中?”

  沈谦苦笑了一下,“我们沈家世代皇商,经历了两朝变更却依然屹立不倒,外人眼中自然是风光无限,但只有我清楚,如今的沈家已经成了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早晚有一天会对付我们。”

  孟筱然点点头,这个她倒是可以理解,沈家的商铺产业遍布全国,家财万贯,怕是皇上都没沈家有钱吧?更何况沈家除了钱,势力也不小,皇上忌惮那也正常。

  或者说他不是忌惮,只是想将沈家的财产据为己有而已,自古以来帝王都是如此,无情多疑。

  “那你跟七皇子合作,你就不怕他将来也会如此?”孟筱然说的正是沈谦心中最深的隐忧。

  他叹了一口气,“七皇子与我有着同门之情,当年我八岁时便去了云州拜师求艺,十七岁那年,师傅又收了个弟子,便是如今的七皇子,他那时不过十岁,我们以师兄弟相称,一年后我学成下山,而师弟则继续待在山上学艺,一年前他忽然找上我,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七皇子,他与我做了交易,要我帮他解决了四皇子和五皇子,待他登基后,可保我沈家百年荣华。”

  “原来如此,那如今四皇子便算是被解决了,还剩下五皇子,你让我去风花雪月楼便是为了对付五皇子?”

  沈谦点点头,“如今皇上的几个儿子中,唯有四皇子五皇子以及七皇子的母妃身份高贵,且舅家位处高位,四皇子是皇后之子,五皇子的母妃是贵妃,七皇子的母妃是淑妃,其他几位皇子都没什么竞争力,他只让我帮他对付四皇子和五皇子,剩下的便靠他自己了。”

  孟筱然没有说话,没想到外表风光无限的沈家竟也处在如此的境地,此时想来,对沈谦竟生出些许同情,两人没再说话,均靠在树上闭目养神。

  第二日,当一缕阳光透过树枝射入林中时,孟筱然醒了,她睁开眼看了看,没发现沈谦的身影,活动一下有些酸痛的身体,她站起身走到一边将昨夜她晾在树枝上的衣服,经过一夜果然已经干了,她将衣服收好,一转身便看到沈谦走了回来。

  他手里提着剑,脸上还有些薄汗,孟筱然猜想他应该是去练剑了,沈谦走过来将一个布兜递给她,“练剑时顺道采了些野果,咱们吃些当早膳吧。”

  孟筱然点点头,接过布兜转身朝林子里走去,找到昨夜那处温泉,先是洗漱了一番,而后将野果洗净,这才回去。

  山中的野果清脆甘甜,吃了几个也算果腹,两人牵着马出了林子,沈谦上马后看着孟筱然,见她眉头紧皱,坐上马时表情明显不对,知道她的伤还未好。

  “你与我共骑吧。”

  孟筱然被他冷不丁的一句话弄的一愣,而后立刻摇摇头,她才不想跟沈谦有过多的身体接触,毕竟她有了陆子卿,而他对自己有意,应该避嫌。

  沈谦见她不答应便也作罢,两人继续上路,赶了一上午的路后,两人来到一处集镇,沈谦看了看她,见她脸色有些苍白,不由皱了皱眉,随即下了马。

  “在这里歇息一会,我找个客栈,你去看看伤口,上点药。”

  孟筱然点点头,忍着痛下了马,心中不由暗骂自己,着实没用,不过骑了一天的马,就受不住了。

  沈谦就近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一间房,孟筱然进去后便掀开了衣摆,青色的裤子上褐色的血迹已经干了,她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要了一盆热水清洗干净,重新上了药。

  两人还要赶路,于是只在客栈吃了顿饭,又买了些干粮便上路了,孟筱然去上药时沈谦已经去集镇上打听了许久,都没找到卖马车的,只好继续骑马。

  两人牵着马出了镇子上了官道,沈谦率先上了马,而后把手伸了过去,“上来!”

  孟筱然正准备爬上自己的马,见他这样不由愣住,正愣神间,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竟被沈谦一把捞上去,侧坐在他身前。

  待她反应过来,便想要挣扎着下马,“干什么,放我下去,我自己有马。”

  沈谦的手如焊铁一般,任她怎么用力也掰不开,“沈谦,松开!”

  “你都伤成这样,还逞什么强?乖乖坐好,到了下个镇子我再去问问,买一辆马车,咱们坐马车去云州。”说完他便扬起马鞭狠狠拍打下去,马儿立刻绝尘而去。

  “哎?我的马还在后面,包袱也在马上!”孟筱然有些急了,她的包袱还放在马背上。

  “它会跟着我们的,你放心。”沈谦气定神闲地说道,看了一眼满脸不悦的孟筱然,笑了笑,“坐好了,最好抱紧好,不然摔下去我就救不了你了。”

  说着又一阵加速,孟筱然吓得一把抓住他揽着自己腰肢的手臂,气急败坏地转头瞪着他,“沈谦,你故意的!”

  沈谦故作无辜地挑了挑眉,“冤枉啊,我不过是想快点赶路,天黑前到下一个镇子,不然你我又得露宿野外,且明天你还要与我共骑,你愿意么?”

  “我……”孟筱然无言以对,看了他一眼后转回头,沈谦勾唇一笑,左手紧紧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右手抓着缰绳,一路疾驰。

  这一路,沈谦心中畅快,自己心爱的姑娘终于被自己“拥”入怀中,自然开心不已,而对于孟筱然来说却是煎熬,她浑身僵硬,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才软下了身子,微微靠在沈谦怀中。

  沈谦渐渐放缓了速度,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完,夜幕降临前,两人最终还是赶上城门关闭的前一刻进了城,沈谦抱着孟筱然下了马,朝着这城里最大的客栈走去。

  当两人站在花满楼前时,孟筱然看到了酒楼的招牌上有一处标记,这标记她在京都大酒楼、珍宝阁甚至是模具店都曾看到过,想到此她转头看着沈谦问道:“这也是你们沈家的产业?”

  沈谦点了点头,这时酒楼的小二已经迎了出来,看清来人后立刻要行礼,被沈谦拦住,“将马牵去马棚喂料,照看好他们,另外替我准备一辆上好的马车,准备两间厢房,送些热水来。”他边走边吩咐,小二连连点头。

  孟筱然侧坐了一个下午,且她整个身体一直僵硬着,此时真是酸痛不已,不过两腿间的疼痛感倒是减轻了许多。

  小二很快送上了热水,她不敢再泡澡,只用热水擦洗了一番,又看了看腿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不似上午那边红肿,待她一切收拾妥当,门被敲响了,“收拾好了便下来用膳吧。”

  孟筱然闻言走了过去,跟沈谦一起来到酒楼的前厅,此时夜幕降临,但却丝毫不影响这里的生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没想到沈家的酒楼开到哪里都是如此红火,难怪皇上会眼红了,这样的家业,日进斗金都是少的,一个皇帝,面对如此诱惑,如何能不生出抢夺之心?

  沈谦与孟筱然在厅中找了个位子坐下,掌柜的立刻想要上来招呼,沈谦冲他使了个眼色,他便立刻明白过来,吩咐了小二过去招呼。

  两人点了几个招牌菜,要了一壶茶便坐在桌边等着,不时看看周围的人,孟筱然本来以为,以沈谦从前的性子,肯定会让人将饭菜送进屋里,再不济也会找个厢房,没想到他竟直接带她来了这前厅,与众多客人坐在一处。

  此时再看他不动神色地观察着周围的客人,以及店里招呼的小二和掌柜的,孟筱然心想,他想必是来查看这酒楼里众人做的如何,果然是个心细之人,也只有身在其中,听客人自己诉说,才能真正了解到这里的情况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