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零二章 柳氏覆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去莫干山看你师傅,我便在云州城等你吧,这里风景宜人,我正好可以游玩一番。”孟筱然与沈谦坐在马车里入了城,听沈谦说了他要去莫干山,孟筱然便如此提议。

  沈谦没有说话,双眼低垂着看不见他的情绪,片刻后他勾起唇角,抬眼看着她,“莫干山可是出了名的好风光,你不妨与我一起去看看。”

  孟筱然有些犹豫,“这不好吧?”毕竟他是去见他师傅,她跟着去多少有些尴尬,她还是不去为好。

  沈谦笑了笑,“也罢,师傅他老人家本来也是喜静,我便独自去吧,多则三日,快则两日我便会回来。”说完他看着她,心里暗暗想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与我一起去拜见师傅。

  沈谦独自一人去了莫干山,莫干山山峦迭起、烟雾缭绕,如同仙境一般,而沈谦的师傅天机老人独自一人居住在这深山中已几十年。

  沈谦来时,天机老人正坐在屋前的大树下喝茶,见他到来似乎一点也不惊讶,随意地看了他,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喝茶吧。”

  仿佛师徒二人不是两年未见,而是每日生活在一起一般,沈谦不由笑了笑,坐下后看着他师傅,而后说道:“师傅果然神机妙算,怕是早就算到徒儿要来了。”

  天机老人哈哈一笑,摸了摸花白的胡须,“不仅如此,还算到徒儿你如今是红鸾心动,怕是动情了吧?”

  沈谦无奈地笑了笑,“师傅,徒儿两年未见您老人家,您来了不先问问徒儿这两年过得如何,竟一上来竟就取笑徒儿我,实在令徒儿心寒。”

  天机老人摸了摸胡须,轻轻摇了摇头,“为师看你这模样也不似过得不好,只不过,感情似乎有些不顺。”

  “师傅何必提这伤心事,不提也罢。”说罢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天机老人看了他一眼,不由叹了口气,“两年前你来看我,为师还曾嘱咐你,不可参与进这党争中,你为何不听?”

  沈谦闻言也叹了口气,“师傅您老人家一向料事如神,难道您还不知道徒儿为何如此?”说完他又摇了摇头,看着天机老人,“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师弟竟是七皇子,师傅当初可知晓他的身份?”

  天机老人点点头,“虽说你们二人皆是我的徒弟,但我最为喜爱的还是你,你师弟当年能拜到我门下,我也是受故人所托不好推辞,他的身份我自然也是一早便知晓他虽有天分,但心思过重,我早料到他下山后便会去争那位子,只是没想到他竟会找到你。”

  “罢了,为师已经老了,再也不问这些俗事,谦儿,你要记住,伴君如伴虎,纵使他是你师弟,你也不得不防,他日若他真的登上皇位,你也需小心。”天机老人摇摇头嘱咐着他。

  沈谦点点头,“徒儿知道,师傅放心。”

  沈谦去了莫干山后,孟筱然确实如她之前所说,在云州城四处转了转,她没发现的是,自己的行踪被人看在了眼里,消息很快送去了郁京城。

  陆子卿看完揽月刚送来的消息后,脸色有些不好,“她怎么会在云州?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揽月在一旁听着,也皱了皱眉,“主子,咱们在云州的总部地处深山密林,且还在周围设了迷障,孟姑娘虽说有些武功,但却没那个能力破了迷障进去,所以她应该不会发现什么。”

  陆子卿摇摇头,最后挥挥手让揽月退下了,事实上,他哪里是担心孟筱然会找到那里,他自然有那个信心,那里一般人是不会找到的,他担心的不过是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开始怀疑自己了么?

  他这倒是冤枉了孟筱然,虽说她心里有些疑惑,但却从未真的想要怀疑他,纵使知道他不简单,但她却从未深想。

  沈谦在莫干山上待了一日,第二天便拜别了天机老人离开了,当天傍晚赶回了云州城,孟筱然在客栈等他,待他回来后,两人在客栈又歇了一夜,第二日一早便坐上马车往回赶。

  陆子卿早就得到消息,知道孟筱然是与沈谦一道去了景国,这么长时间,两人一直独处一处,说不在乎是不可能,可他却也是无暇去想别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处理慕容修齐与柳凤鸾的事,这事事关重大,由不得他丝毫懈怠。

  柳凤鸾被禁足一个月后终于恢复了自由,这段日子,她虽不能自由进出皇宫,可却也没闲着,与慕容修齐的通信没有断过,今日她的禁足令消除后,第一件事便是想着如何出宫,与慕容修齐见上一面。

  他们二人一直以为两人的计划天衣无缝,无人知晓,孰不知,早有人将他们之间的勾结告诉了皇上,东方懿此刻心中怒火滔天,却也强忍了下来,他必定要找到机会,人赃俱获,看那贱人还如何狡辩?

  过了几日,深夜亥时,坤宁宫一处偏门被推开,一个窈窕的身影快速闪过,宫里四处已陷入黑暗,那身影脚步匆匆,朝着北宫门的方向走去。

  北宫门是皇宫的偏门,平时鲜少有人会从这里出宫,守卫自然松散不少,只见那人影走到宫门处,悄悄塞了一个荷包给一个侍卫,那侍卫四下看了看,瞧见一旁的侍卫正打着瞌睡,他立刻冲她挥挥手,让她赶紧离开。

  待出了宫门,那身影便立刻朝着东面跑去,一辆马车隐藏在暗处,若不仔细看谁也发现不了,那身影跳上马车后,马车很快飞奔起来,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马车停在一处巷子深处,门被轻轻扣响,很快被打开,人影一闪而进,院子里一处房中灯被点亮。

  “你总算来了。”

  “修齐,怎么样了?一切安排好了么?”

  原来这人影竟是当今皇后柳凤鸾,她再次换上宫女的服饰偷出宫来,此时她一脸急切地抓住慕容修齐的双手,询问他情况。

  慕容修齐勾唇一笑,用他魅惑众生的桃花眼“深情”地盯着柳凤鸾,“你放心,鸾儿,一切都安排妥当,只等着中秋宫宴那日行动。”

  “好,这便好……”柳凤鸾总算是安心了,这时慕容修齐看着她不同以往的装束,别有一股风情,不由眼神一暗,一伸手将她拉入怀中,亲了上去。

  两人正亲的难分难舍,衣衫半解,“嘭”地一声,门被踹开,两人一惊,立刻分开,而东方懿一进门便看到他们两人衣衫不整的模样,额头两边青筋爆起,“来人,将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给朕带回去,打入冷宫!”

  身后的侍卫立刻领命,上前去抓柳凤鸾,此刻她终于反应过来,大声哭喊,“皇上,臣妾一时糊涂,皇上……”

  东方懿冲侍卫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拿出一方帕子塞入柳凤鸾的嘴中,将她带了下去。

  之后,东方懿便冷冷地看着慕容修齐,他在片刻的慌乱后早已恢复了冷静,迅速整理了衣衫,仿佛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东方懿目光如淬了毒一般看着慕容修齐,对方却是一派从容,仿佛料定了东方懿不敢拿他怎么样。

  过了许久,东方懿忽然笑了,然后脸神迅速变冷,转过身离开,对门外的侍卫吩咐道:“将这**后宫的奸夫给朕乱棍打死!”

  慕容修齐脸色大变,他不敢相信东方懿敢如此对他,“东方懿,怎么说朕也是朝阳国的皇帝,你敢伤我看你怎么跟朝阳国交待?”

  东方懿停下脚步,转过来看着他,眼中满是嘲讽的笑,“你说你是朝阳国的皇帝?有何证据?朝阳国的皇帝如今可是好好的待在驿馆里,你竟敢冒充一国之君,罪上加罪,死一万次都不够!”

  说完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震惊不敢置信,他前半生活在自卑与阴暗之中,靠着这副令人羡慕的皮囊,他游走在诸多千金中,如鱼得水,未曾想过他会有登上皇位的一天。

  慕容修齐临死前还在想着,自己为何就落到如今的地步,他不是一国之君么?他们不是安排地天衣无缝么?怎么会如此?

  一个多月前,相府在一夕之间覆灭,举国哗然,半个月前相府私开金矿的案子尘埃落定,皇上念在他们柳家世代功勋便免了死罪,但还是将相府所有人都发配到了边疆苦寒之地。

  谁知这事才刚过去没多久,皇后娘娘也在一夕之间暴毙身亡,对外宣称是染了恶疾,众人纷纷各怀心思,四皇子被软禁在别宫,永世不得出府。

  曾经风光无限的相府没了,曾经身份最为尊贵的四皇子也失势了,皇族之间风云变幻,不是寻常百姓能看懂的,不过是为郁京城的百姓增添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还有一件事,朝阳国皇帝慕容修齐离奇失踪,使臣便寻不得便禀报了大商国的皇帝,东方懿立刻加派人手四处寻找,最终无果。

  使臣只好立刻赶回国,朝阳国皇后娘娘得知消息后悲痛不已,但国不可一日无君,朝臣商议后一致拥护皇后嫡子登基。

  柳氏一族失势,最开心的莫过于贵妃娘娘,她的儿子五皇子如今也成为了最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选,一时间五皇子府门庭若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