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零五章 相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夜,孟筱然本以为自己会难眠,可没想到她竟很快入睡了,一睁眼天已大亮,她坐起身,瞬间觉得神清气爽,“看来休息好了,人才能倍有精神啊。”

  听到声响,夏荷在外面敲了敲门,“姑娘醒了么?奴婢们可否进来伺候?”

  “进来吧。”

  门被推开,春花和夏荷走了进来,春花手里端着面盆走到屋里洗漱一侧,夏荷见孟筱然已自己在穿衣,立刻走过去帮她。

  孟筱然颇有些不适应,于是说道:“你们放下东西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

  夏荷与春花对视一眼,而后双双退了出去,孟筱然穿好衣衫,又洗漱好,这时秋月走了进来,“奴婢替姑娘梳头吧,姑娘喜欢什么发式?”

  孟筱然坐在铜镜前,想着自己确实不擅长梳头,便让她帮忙吧,于是扭头对她说道:“简单一些便好。”

  秋月点点头,手脚麻利地替她挽了一个流云髻,又从梳妆台上的首饰盒里翻找了一番,找出一根金步摇插入她的发间。

  孟筱然这才发现了这里放了好几个盒子,她一一打开,发现里面放着各式首饰,金钗步摇以及玉饰都分开放起来,她皱了皱眉,“这些东西都是你家公子准备的?”

  秋月闻言愣住,她自然看出了孟筱然脸上的不悦,于是低下头说道:“姑娘,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事先备好的,奴婢们来时只是负责打扫收拾了一番,其他的都未曾经手。”

  孟筱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站起身,“好了,你下去吧。”

  秋月点头退下了,孟筱然看着梳妆台上摆放的数个首饰盒,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沈谦送来这么多东西,让她如何心安?她对着镜子,将头上那根步摇拔下来放了回去,拿起自己之前那根玉簪插上。

  孟筱然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找陆子卿,所以白日里用完早膳她便打算出府,夏荷想要跟着,孟筱然转身看着她,“你们都不要跟着,在府里待着吧,我很快就回来。”

  “可是姑娘一个人怎么行?还是带上奴婢吧,有什么事还有个照应。”夏荷不放心,劝说着。

  孟筱然看着她,眼里有一丝不满,“夏荷,如今你们的主子是我,我让你们不要跟着你们听不见么?还是说,你根本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夏荷闻言立刻跪下来,“姑娘息怒,奴婢自然是一心向着姑娘,奴婢待在府里就是。”

  “你起来,不要动不动就下跪,我说这话不过是想让你们记住,如今我才是你们的主子,我的事情不想被任何人知道,若是有人想要在你们这里打探什么,你们应该知道该如何做吧?”

  孟筱然本不想如此,但若是不立威,她倒有些担心沈谦会对自己的消息了如指掌,虽然他没有恶意,但她还是不希望自己活在别人的监视中,那样还有什么生活可言?

  院子里的众人听了她这番话立刻跪了下来,“奴婢们知道了。”

  孟筱然见自己的一番话起到了作用,于是转身便走,“我出去了,你们都起来做事吧,所有人来便说我身体不适,不能见客。”

  “是。”

  孟筱然朝门口走去,嘴角含笑,心里默默想着:既然都是我的人了,就不信治不了!

  孟筱然走在大街上,心里忽然有些惆怅,她根本不知道陆子卿会在哪里,甚至连他如今在不在郁京城她都无法确定,这样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她不断回想着自己与陆子卿在哪些地方有过共同的回忆,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当初两人定情的护城河畔,她走上双廊桥,站在一侧看着河里缓缓流动的水,陷入沉思。

  她在双廊桥侧坐了许久,来来往往的人经过时不免多看几眼,一个美丽的女子,一脸愁绪坐在廊边,看样子应该是在思念情郎吧。

  夜幕降临,孟筱然叹了口气,她坐了一天,看着河水发了一天的呆,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天都黑了,她也该回去了,不然府里那几个人也要着急了。

  她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离她不远处站着的,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人,那人一如从前一般面带微笑,轻声唤她,“然儿。”

  孟筱然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难道我想了一日,竟出现了幻觉?”

  陆子卿又笑了笑,朝她伸出手,“然儿,过来。”

  孟筱然朝他走去,笑了笑,“看来真是魔怔了。”她试探地伸出手,想要去碰一碰,手刚搭上忽然被一股大力拉了过去,“没有在做梦,真的是我。”

  落入他怀中时,孟筱然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抬起头看着他,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他的脸,温热的触感让她终于有了真实感。

  “子卿,真的是你。”

  陆子卿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陌生的触感令孟筱然浑身如触电般瞬间**了一大半。

  “自然是我,我听人说双廊桥上有个绝色美人坐了一天,遥望着河水,满脸愁绪,我便猜会不会是你,没想到竟真的是你。”说着他手上用力,将孟筱然紧紧抱在怀里。

  久别重逢,两人自然欣喜不已,过了许久,陆子卿才想起问她,“你在这里坐了一天,一天未进食么?”

  孟筱然摇摇头,笑着摸了摸早已饿瘪了的肚子,“真的饿了,快带我去吃东西吧。”

  陆子卿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幸好如今天还不冷,若是入了冬,你在这外面坐上一天,那怕是会冻坏身子了。”

  孟筱然心中满是甜蜜,纵使眼前的男人说的是埋怨的话,她却觉得幸福无比,冲他笑着说道:“好了,别说我了,快带我去吃好吃的,否则我真的要饿坏了。”

  陆子卿带着孟筱然来到京都大酒楼,此刻站在这里,孟筱然心中有种奇妙的感觉,昨夜沈谦将酒楼的地契给了她,如今按理说这酒楼已经是她的了,她看着生意火爆的酒楼,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将地契退还给沈谦的决心。

  这酒楼地处闹事,又是郁京城最出名的酒楼,达官贵人最爱来这里,日进斗金都不夸张,她如何能收下这么重的“报答”?

  “在想什么?不是饿了么,还不快进去。”陆子卿看她站在门口望着酒楼里面发呆,笑着提醒道。

  孟筱然这才回过神,两人一道进去,小二都在忙碌,掌柜的见有人来便立刻迎上来,看到陆子卿时微微顿住,毕竟谁不知道这相府如今已经倒了,这陆公子虽说没被牵连,但总归是有些……

  陆子卿装作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淡淡地说道:“要一间厢房。”

  这做生意哪有嫌客人的,掌柜的愣了片刻便立刻满脸堆笑,亲自将两人迎到二楼的厢房中,临走前看了眼陆子卿身边的孟筱然,眼中划过一抹疑惑,那姑娘看着十分眼熟,像极了曾经在酒楼做事的那位姑娘。

  他想了想随即摇摇头,不可能,那丫头惹了事,怕是早就走了,怎么会还在郁京城?即便是在这里,那也不可能跟陆公子这样身份的人站在一处,且看她衣着打扮,看着也知道身份不俗,断然不是那个丫头。

  孟筱然一天滴水未进,是真的饿了,饭菜上来后也不客气,吃得香甜,陆子卿一直看着她,不时为她夹些菜,脸上满是宠溺的笑。

  “你怎么不吃?干嘛一直看着我?”孟筱然见陆子卿面前的碗都没动过,于是停下来催促他也吃饭。

  陆子卿笑了笑,“然儿,能这样看着你用膳真好,所以我想多看几眼,你别管我,待你吃好了我再吃也不迟。”

  孟筱然的脸一瞬间像染了色般变得嫣红一片,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动人,她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子卿,你为何这么会说情话?”

  陆子卿开心地笑了,伸手抓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说道:“我没有在说情话,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孟筱然心跳如雷,感觉自己快要招架不住,这陆子卿长了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没想到说起情话来毫不逊色,让她这个从未有过感情经验的新手有种晕眩的感觉,仿佛快要溺毙在他的柔情中。

  一顿饭在陆子卿的情话不断和孟筱然的羞赧无比中结束,两人肩并肩闲步在街道上。

  “子卿,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陆子卿转头看着她的侧颜,见她表情有些凝重,心中忽然一阵紧张,他强做镇定地问道:“什么事?”

  孟筱然看了他一眼,然后带着他走到一处较为隐秘的巷子口停下,她有些犹豫地咬了咬唇,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到底怎么了?”陆子卿的心高高提起,见她如此模样更是心急如焚,他害怕听到她的答案,怕是他最不想听到的那个,但又有隐隐的期待,希望不是那件事。

  “子卿,我……”孟筱然看了他一眼又顿住,见他有些急切,又想到他曾经同她说过的话,心里的担忧更甚。

  “子卿,你知道我这次去景国是去做什么?”

  陆子卿闻言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他已猜到她要说的话,于是他点了点头。

  “你走前给我的信,我看了,不过那时你已经走了,我想追也追不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