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义结金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雪点点头,“怕就是这个原因,或许她屋里有见不得人的秘密。”说完她看着孟筱然,有些担忧地说道:“不过如意,你到了这风花雪月楼,若是想求个安稳度日,这些事情你最好不要过问,知道的越少越好,哪怕是你知道了什么,也要装作全然不知。”

  孟筱然看她一脸关心,知道她是真心关心自己,心中大为感动,冲她点点头,“多谢你小雪,我会记得的,能在这里遇到你真好,咱们总算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经历了小翠的事后,孟筱然变了许多,对待喜爱之人她再也不似从前那般放在心里,如今她愿意表达出来,既然是真的互相喜欢,真心相待,那就要如同小翠以前那般热烈地表达出来,这样才不会日后后悔。

  魏雪也十分感动,她从小跟着娘亲生活在外面,受尽别人的冷嘲热讽,待后面被接进府中,又受到府里各位姐妹的排挤,受尽委屈,落到如今的下场,是以她这辈子还从未有过姐妹之间亲密的感受,如今听了这番话,不禁红了眼。

  魏雪脑中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她拉住孟筱然的手说道:“如意,不如我们义结金兰吧?我这辈子虽说有许多姐妹,但却从未有一人真心相待,你我同是苦命人,又在这风花雪月楼相遇,既然上天让我们如此有缘,那咱们也不能辜负了不是?”

  孟筱然闻言愣了片刻,心中涌起一股奇妙的感觉,她跟小翠情同姐妹,她心里也是将她当做姐妹看待,可两人从未想过要义结金兰,她从小是个孤儿,渴望亲情,到了这里第一次有了亲情,小翠却惨死,如今又有一个女子如此真心相待,她有些动容。

  魏雪见她许久不说话,还以为她是不愿,再仔细一看,见她双眼泛红,明显是感动了,她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拉起孟筱然说道:“来,咱们准备香案,就在我这屋里拜了天地神仙。”

  两人说做就做,魏雪将她的琴抱走,就用那矮几做了桌子,又去要了几盘糕点水果放在上面,准备了个香炉放在正中,一切准备就绪,两人跪在地上。

  “苍天为证,我魏雪与沈如意在此义结金兰,今后福祸与共,荣辱共存,如违此誓,五雷轰顶!”

  孟筱然听到“沈如意”时心里微微发涩,可最终还是忍住了要说明一切的冲动,待魏雪说完后她也举起右手,三指朝天,“苍天为证,我沈如意与魏雪在此义结金兰,今后福祸与共,荣辱共存,如违此誓,五雷轰顶!”

  说完魏雪率先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进了面前装了水的瓷碗中,孟筱然也学着她的模样滴了血进去,最后魏雪端起那碗水喝了一半,之后将碗递给她。

  孟筱然端过来一饮而尽,最后两人相视一笑,魏雪想了想说道:“我如今十八岁,你呢?”

  孟筱然想了想回答,“我十九岁。”沈如意确实是十九岁,而她自己,一个穿越而来的人,如今已是二十三岁的“高龄”了,好在她人看着年轻,否则她还真不敢说自己才十九岁。

  魏雪闻言笑着说道:“那好,今后我便叫你姐姐,你叫我妹妹,咱们从今以后就是姐妹了。”

  “嗯!”孟筱然也十分开心地点了点头。

  此时两人都没戴面纱,孟筱然看着魏雪左边脸上狰狞的疤痕,心里有点难过,她忽然想到,她大哥不是神医么?应该可以医治的,于是她问道:“妹妹,你脸上这伤疤有让大夫瞧过么?有没有办法去了?”

  魏雪摸了摸左边脸上的疤痕,摇了摇头,“太迟了,我被她们烫伤后一直没得到医治,后来又被卖了出去,日子过得十分艰辛,更别提找人医治了,待我来到这里已经一年后了,我也曾去看过大夫,可所有人都说太迟了,若是刚汤伤时去看或许还有救,可如今都过去这么久,哎,我也放弃了,这辈子就顶着这张脸罢了。”

  孟筱然听了后暗暗记在心里,她在想,玉容膏那样奇效,会不会有用?看来她得找机会出去,待她功力恢复了她便立刻出去一趟吧,将魏雪的情况与他说说,看看大哥可有医治的法子。

  “小雪妹妹,那我先回去了,以后每日无事我会来找你,你也可以去我那里。”孟筱然看天色不早了,便打算回去了,毕竟她还是子黛的护卫,虽说这几日子黛根本没让她做事,但她还是要回去的,毕竟她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找到证据。

  是夜,又有黑衣人来到了子黛的房中,“主子派人查了,这沈如意是如今皇商沈家一个偏远分支家的女儿,因面目丑陋被家族厌弃,十年前自己离家出走,如今到了郁京城,她身份应该没有问题,不过你以后做事还是要谨慎些,主子十分不满,让你别再招惹其他人,安安分分做好事。”

  “是。”子黛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待那男子走后她在起身,眼中划过一抹冷笑,看来好戏这便要慢慢拉开帷幕了。

  第二日午后,弄影忽然送了一身精致的衣裙过来,笑着说道:“这是子黛姑娘让我送来的,今日未时咱们风花雪月楼会照例举办七日一次的诗会,能够过了姑娘设的三关的公子,今夜才能与姑娘见面,姑娘届时也会去前面参加,让你换上衣裳也跟着过去,在她身边保护好她。”

  孟筱然心中一喜,果然昨日的试探之后,今日子黛便开始相信自己了,这是个好的开端。

  弄影走后,孟筱然看着桌上摆的那件淡绿色的衣裳陷入沉思,她由记得当初在相府时,陈氏的儿子便是传言在风花雪月楼为了争夺与子黛姑娘见面的机会,与人大打出手,最后断了腿。

  当时她便怀疑有人动手脚,起初以为是沈谦,问了之后才知不是他,如今她知道这楼背后主人是五皇子,若不是沈谦动了手脚,那便极有可能是这背后的主子做的,五皇子为何好好的要针对柳成明?

  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一丝不对劲,但又想不出来,最后只好作罢。

  眼看着离弄影说的时间快到了,孟筱然起身拿起那套衣裙去屏风后换上,若不看脸,这身衣裙穿在她身上当真好看,衬得她纤细的身段如柳枝一般,行动间,随着那绿色裙摆荡漾出一道道水波纹。

  但这一切都被那张脸给毁了,子黛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不由带了一丝可惜,可惜了,若是脸上没有这些惹人厌的红黑斑点,怕是连自己都要比不过了。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子黛说了一声朝前走,弄影立刻跟上,她今日也是一身绿衫,与她的名字甚是搭配,而孟筱然此刻才发现,她们二人的衣裙十分相似,孟筱然戴上面纱,就连面纱也是与衣裙同色的淡绿色。

  看到两人的装饰,她不由感叹,这子黛姑娘还真是用心良苦,她的两个侍女,穿着一色的衣衫,站在今日一身白纱裙的她身后,白色与绿色相得益彰,同时更衬托出白衣女子如仙子落入凡尘一般。

  三人来到前面的楼里,直接从后面上了二楼的厢房里,早已有人守在了门口,见她们来了立刻去禀报了云娘。

  云娘闻讯而来,这几日子黛一直闭门谢客,她一直担心着到了今日诗会她还会不出来,好在她姑奶奶这次没耍性子,不然她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楼下那一群年轻公子们了。

  “子黛啊,你可算来了!身子可大好了?你不知道啊,这几日你身子不适,云娘我可是担心不已,可也不能去探望,知道你不喜人去你那,我便没去,今日之前我还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你身子好不了,总算是好了,我这便放心了,呵呵。”孟筱然听了这话,更加验证了她的猜测,子黛姑娘的那房中绝对有秘密。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身前的云娘,约摸三十多岁,没有了年轻女子的水嫩个,但却是别有一股风情,说话声音十分嗲,让人听了不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在她观察云娘时,云娘也发现了她,此时她一身绿群,戴着面纱,这样一眼望去当真是个绝色佳人,云娘是个老鸨,做她这一行便有个通病,看到美貌的女子便眼睛放光,仿佛眼前的不是女子,而是一棵闪闪发光的摇钱树。

  “子黛身边这位姑娘是何人?眼生得很呢。”她自然知道子黛带了个丑女回来,说是做护卫,但她却是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的女子与那传说中的“丑女”联系在一起,她还以为是子黛从哪里带来的人,或许想要引入门?

  子黛在这里待了许多年,对云娘自然十分了解,看到她那表情便知道她心中所想,哼笑了一声后对孟筱然说道:“如意,你将面纱拿下来,让云娘好好瞧瞧你。”

  孟筱然明白子黛的意思,她自然也乐意用自己的脸打消云娘心中的想法,于是她依言摘下了面纱。

  “嘶”云娘似是被捏住了嫩个肉一般倒抽了一口冷气,面前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红黑相间的斑点,且这斑点有的小,有的大,有的成片连在一起,看起来十分难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