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前尘往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娘收了人钱财,自然要去跑一趟,本没有放在心上,谁知子黛一听是赫连城竟破天荒地答应了,惊地云娘半晌没反应,被子黛看了一眼后才回过神,随后喜颠颠地出去了。

  子黛愿意接客那自然好,她也能好好赚上一笔了,之后云娘又从赫连城那里拿到了一张银票,之后便眉开眼笑地带着人去了子黛的院子,又吩咐人送来一大桌好酒好菜。

  不久后屋中便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一直等在院外的云娘捂嘴笑了,看来她们家向来油盐不进的子黛姑娘终于动了春心了,她就放心了,仿佛看到了一棵金晃晃的摇钱树一般,她想想都觉得乐不可支。

  而子黛的房中可并不是她想象的浓情蜜意模样,本来风度翩翩的赫连城,此时一脸肃杀之气,而子黛则是气定神闲地弹着琴。

  “你们主子与我之间的交易事关重大,前段时间出了些事,原本交易的地点暴露了,我们不得不转移,你这里确定安全么?”他声音不似之前那般平和温柔,此时隐隐透出一股异邦人的气息,子黛明白,他定是奕国人。

  她冲着赫连城勾唇妩媚一笑,“若是不够安全,主子怎会让你来此?”

  赫连城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仔细盯着子黛看了许久,最后忽然笑了,“不错,你们主子挑的人果然不同一般,就算是风尘女子也有如此胆色。”

  子黛心中满是怒火,她最不爱别人说她是风尘女子,可无奈发作不得,脸上依旧挂着笑,继续弹琴。

  最后赫连城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放到她身边,“这是这次货的银两,想必你家主子之前便已给了你一张纸,那上面写了地址,在何处?”

  子黛停了下来,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银票,五张一万两的银票,不错,与主子交待的一样,她点点头将银票收好后,又继续弹琴。

  而后红唇轻启,“城外破庙后林中。”

  赫连城得到地点点点头,而后坐到一边静静欣赏起美妙的琴声来,过了一会子黛停了下来,看着他说道:“夜深了,赫连公子请回吧。”

  赫连城随即站起身,又恢复了刚开始的谦和模样,一脸满足地离开了。

  待人走后,子黛将那装有银票的信封放到了自己的床边,而后玉手在枕头下摸索了一会,原本毫无异常的床铺从里侧开了一道口子。

  她从里面拿出了一只盒子,盒子里装了一张字条,便是那人派人悄悄送来的,还叮嘱她看过后一定烧了,她怎么可能烧?这些都将成为扳倒他最有力的证据,而她也终于可以恢复自由,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都快要等不及了……

  第二日,整个风花雪月楼都传遍了子黛与赫连城的事,大家都又羡又妒,那赫连公子虽然不及沈三公子,但也是仪表堂堂,且又有银子,若真是跟了他,那日后肯定有好日子了。

  孟筱然今日一早便送了热水给子黛洗漱,子黛已经起身穿戴好,她本想上前,谁知子黛摆了摆手,“放那里吧,我自己来便好。”

  孟筱然点点头,放下手中的面盆站到一边,看了看屋中,床铺上还有些凌乱,于是她走了过去想要替她整理,子黛洗完脸一抬头便看到她站在床边,心中一紧。

  “如意!你出去吧,床铺不用你收拾,我自己来便好。”

  孟筱然闻言点点头,走过去端着面盆退了出去,出了屋子她眼底便划过一抹沉思,子黛那么紧张,难道她那张床上有什么秘密?

  不过说起来,做子黛的贴身侍女倒是轻松,只需给她送去热水、饭菜,其他的都不用处理,与相府比起来真是天差地别了。

  昨天赫连城来了,孟筱然知道,他们肯定已经交易过了,不急,她要慢慢等,等到时机成熟了再去找证据。

  这两日她一直忙着处理这些事,没有去魏雪那里,今日左右事情已经这样,她回屋里收拾一会出去了。

  魏雪这些日子一直都待在这处小院子里不愿出去,虽说经过上次孟筱然教训那三个琴师的事后,没人敢再出言为难,不过那眼神却依旧令她十分难受,是以除了每日出去弹琴,她不愿再出去了。

  孟筱然进来时,她正坐在院子中央的梧桐树下弹琴,琴声依旧动听,可孟筱然却听得出里面的忧伤,此时已是深秋,不时有一片梧桐树叶缓缓落下。

  树下的人一身的青衣,在秋风中有着说不出的寂寥感,一曲终了,魏雪擦了擦脸上的泪,这才发现站在一旁的孟筱然,她立刻站起身,“姐姐,你何时来的?怎么也不叫我?”

  孟筱然笑了笑,“叫了你如何能听到这么美的曲子,真好听,是什么曲子?为何从前都没听过?”

  魏雪眼中划过伤感,看着远处叹了一口气,“是我娘做的曲子,我娘最爱弹这首离殇,可能她心里的苦都融在这曲中了吧。”

  “离殇,这名字听着就凄凉。”孟筱然站在一旁说道。

  魏雪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她,“姐姐,我的事还没跟你说过,你怕是也听别人说过一些,今日反正无事,不如我跟你说说?”

  孟筱然心中一热,魏雪愿意将自己的身世都告诉自己,足见她对自己的信任,这让她很感动,也很内疚,她走上前握住魏雪的双手,“好妹妹,若是你愿意说,我自然想知道,你心里的苦都说给姐姐听,也好替你分担一二。”

  两人牵着手回到了屋中,魏雪坐在窗边看着院子里的梧桐树,眼神迷离,渐渐陷入回忆。

  “那一日云娘让我搬进这院子,我本是不愿的,不过我一眼看到了这棵梧桐树,我便同意了,因为从前我跟娘亲住的那个小院子里,也有这样一棵梧桐树,娘总爱在树下弹琴。”

  “娘亲本是江南才女,家中不算富裕,但也算是书香门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家中还有一个哥哥,门户简单,却也深受父母兄长的宠爱长大。”

  “本来这样的姑娘,虽说嫁不了什么高门大户,但是门当户对的书香世家也是可以的,但谁知一切竟在她十六岁及笄那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去山中上香时偶遇了一位年轻的公子,而他却从此改变了她简单平凡的生活。”

  “那人谎称自己尚未娶亲,又生得俊俏,且文采斐然,很快获得了她的心,两人花前月下私定终身,最后他走了,可姑娘却发现自己有了身孕,苦等那人却不见音讯,直到肚子再也瞒不住被家人知道,她父亲本就是注重礼仪之人,一气之下将她赶出家门。”

  “她当时却并未死心,一心想要找到那个公子,带着他给的信物和曾经提到过的只言片语,一路往南找了过去,最后真的找到了他,可却是看着他搀扶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妇人,两人亲密无间,一看便知关系不菲,那一刻她才知道那公子不过是骗了他,他早已娶亲了。”

  “公子发现了她,将她安置在城里一处院子里,她成了见不得光的外室,整日待在那院子里,她打听到了那人已有妻室,家中早就有了个三岁的嫡子,当初竟诓骗他尚未娶亲,她心中痛悔,但却知道一切只怪自己,曾经一度她想过死,但是不舍腹中的孩子,好在后来她生了个孩子,这才有了求生的欲望。”

  “可她终究没有活太久,一辈子在伤情中度过,最后不过三十不到的年华便香消玉殒了。”

  魏雪说到此时泪水忍不住滑落,孟筱然心中也是一阵伤感,但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知道此时说什么都不过枉然。

  “娘亲死后,那个人似乎是觉得愧疚,便将我带了回去,那时我十三岁了,我还曾天真的想过要好好孝敬嫡母,亲近兄长姐妹,希望他们能够不讨厌我,可我终究忘了,我是个外室之女,我的出现就是在嫡母心中插了根刺,她见到我一次那刺便会动一次,刺痛她的心。”

  “我继承了娘亲的美貌,这令姐姐对我十分不满,随着年岁渐长,这不满便渐渐变成了嫉恨,或许是提亲的人太多,刺激了嫡母和姐姐,她们最终下了狠手,用开水烫伤我的脸后将我卖了出去……”

  这些孟筱然曾经都听弄影说到过,可此时真的听魏雪说起来时,她的心没来由地一疼,她走上前紧紧握住魏雪有些冰凉的手,说道:“你可曾想过要回去?”

  魏雪凄然一笑,摇了摇头,“回去?回去做什么呢?在他们心中我不过是个已经暴毙而亡的外室女,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去碍他们的眼,若是我回去了,又能如何?”

  孟筱然叹了口气,“难道你不恨她们,不想报仇?”

  魏雪抬头看着她,“恨,如何能不恨?这几年若是没有这恨意,怕是我早就死了,可是恨又有何用?我这辈子难道还能去报了仇?”

  “总有一天我会陪你一起回去报仇,不能让她们害了人还能逍遥法外!”

  魏雪眼中有着疑惑,“真的可以么?”

  孟筱然看着她笑了笑,“相信我。”

  “好,我信姐姐!”魏雪眼中闪着晶亮,是从未有过的光芒,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和向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