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一十八章赎身离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经过一番交心后,孟筱然和魏雪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过了几日,云娘见那沈三公子还没有来过,她便有些等不及了,她本就是重利之人,对魏雪的厚待不过是因为她当时被沈三公子看中,如今这都过了快一个月了,也没再见沈三公子来,看来当时他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这一日,云娘便指使人去了魏雪的院子,让她尽快腾出院子,搬回当初那个院子里。

  这样的事对于旁人来说那简直是天塌了一般,如此一来岂不是颜面扫地,不管是谁总是要闹上一番的,可魏雪却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天,她十分平静地将自己的东西收好,背着一个包袱便回了当初那个院子。

  孟筱然得到消息时不由暗骂那云娘势利,不过她如今却也不必担心魏雪会被欺负,毕竟这风花雪月楼谁不知道魏雪与她交好,自己那次那样耍了一会狠,肯定没人敢再欺负她了。

  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赶去了那处院子,进去时正看到魏雪拎着水桶进屋,屋里许久没住,已经落了一层灰,她进去时看里面已经擦得差不多了。

  “你动作倒是快。”孟筱然故意笑着调侃,魏雪也笑了,“是啊,还是住在这里舒服,我就当自己出了趟远门,如今又回来了。”

  孟筱然见她脸上毫无抑郁之色,便放了心,于是上去帮忙,两人很快把屋子收拾妥当。

  孟筱然想到了许久没看魏雪的脸,便问道:“那膏药你用了怎么样?可有效果?”

  说到这个魏雪便是眼睛一亮,她立刻摘下了脸上的面纱,给孟筱然看了自己左边的疤痕,开始时或许还不明显,如今过了一个月,果真看出来了效果。

  本来那被烫伤而凹凸不平的肌肤如今平滑了许多,虽然伤疤还在,但比从前确实好了许多了。

  已经这么久,怕是玉容膏的功效也只能如此了,孟筱然心中想着,然后笑着说道:“好了很多,你继续用,就算不能真的将这疤痕去了,至少也能让它消去不少。”

  “嗯,还要多谢姐姐给我的这膏药。”魏雪知道,这膏药绝对不是凡品,她从前也买过许多药膏涂抹,甚至最贵的有上百两银子,她省吃俭用一年买了一瓶,涂了却没甚效果。

  这两瓶碧绿的药膏她涂了几日便已察觉到变化,她自然知道这是好东西,不过既然姐姐她不愿多说,她也不会问,她相信总有一天姐姐会告诉她一些事情,如今不过时机未到罢了。

  孟筱然当夜再次出去了,赫连城最近来了两次,她也该去沈谦那里问一问情况了。

  两人照例在从前的屋子里会面,沈谦似乎早就知道她的来意,直接递了一张纸给她。

  孟筱然映着灯光将上面的内容看完,原来赫连城确有其人,不过如今的“赫连城”却是个假冒的,是五皇子为了方便交易而替他做的假身份。

  那真正的赫连城此时怕是早就是一堆白骨了,如今这个人是个奕国商人,与五皇子秘密交易武器已经数年。

  五皇子的舅舅在兵部任职,军中也有许多人手,他们便利用职务之便私吞了许多武器,私下贩卖给奕国的商人。

  要知道,不管在哪个朝代,将本国的武器军火贩卖给别的国家,这都是大罪,而五皇子身为皇子却如此冒险,可想而知这之中利益有多大。

  孟筱然想不通,一个皇子为何要做这种事?

  “五皇子如今已经成了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他为何还要这样做?身为皇子,难道皇宫还会让他缺衣短食不成?”

  当初相府也是私开金矿,为的应该也是四皇子,如今五皇子也私卖武器,似乎也是为了银子,孟筱然不禁有些怀疑,难道大商国的国库竟已空虚至此,怎么皇子们一个两个都为了钱铤而走险呢?

  沈谦却看着她笑了笑,“你有所不知,他们确实为了银子,但这些银子却是别有他用,当初相府开了一座金矿,那么多金子为何最后只剩下那么点?事实上,柳应元早就悄悄在招兵买马,就是为了巩固四皇子的势力,皇子们看似风光,但如今的皇上生性多疑,迟迟不立太子,就是怕太子会势大,他当年的江山便是夺来的,心里对亲生儿子都有忌惮,时常打压,也不怪他们会各自找出路。”

  孟筱然点点头,又有些好奇地问道:“如今的皇上,当年的皇位是夺过来的?”

  沈谦眼底划过一抹疑惑,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眼神一转便说道:“你从前地处偏僻,这些宫闱秘史你怕是也不清楚,如今的皇帝东方懿,二十多年前不过是个王爷,后来他趁当时的皇上御驾亲征之际,起兵造反,夺了皇位,又设计害死此时还在战场上的皇上,令几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他登基后杀了后宫所有人,皇后带着当时年仅五岁的太子**于宫中。”

  孟筱然听着一阵心惊,不由感叹,“这皇宫看似繁华富贵,却处处透着血腥,这些皇室中人为了那个位子竟连骨肉至亲都能杀,实在是令人心寒。”

  “哼,生在皇室,都是一副铁血心肠,若真的心软,那怕是也坐不长久。”

  孟筱然摇摇头,“只可怜那太子,不过五岁,就命丧黄泉。”

  沈谦沉默不语,两人静默了一会,孟筱然又想到了魏雪,于是试探着问了他,“你去风花雪月楼是特意为了接近魏雪,为何后面又不去了?”

  沈谦挑了挑眉,“后面事情多,一时忘记了,我派人查了她的底细,也没什么不对,便没再继续关注,不过你这样一说我倒是记起我曾答应要帮她治脸,我最近会再去那里。”

  “你的意思是你会最近便会帮她?”孟筱然脸上满是喜色。

  沈谦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我会计划好,找机会将她赎身出去。”

  “如此太好了,你不知道自从你前些日子去过几日后又没再去,魏雪在那里便有些难过,流言蜚语不说,开始云娘见你看重她,便将她安排去一间独立的院子,最近又将她赶回原来的院子了。”

  沈谦闻言低头沉思片刻,而后勾唇一笑,“如此便更好办了,你放心,过不了几日我便会将她带出来,送去陈敬风的药庄。”

  得到了沈谦的保证,孟筱然放心许多,她本以为沈谦会想什么好办法,谁知竟是找了几个人去调戏弹琴的魏雪,在楼里闹出好大动静。

  云娘都被惊动了,扭腰跑去了二楼,见几人正拉扯着戴着面纱的魏雪,魏雪不从,其中一人发了狠扯下她的面纱,露出了她有些狰狞地伤疤,众人哗然,看她的眼色也不对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魏雪很少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露出脸,她本能得用手捂住脸上的伤疤,眼中闪烁着屈辱的泪光。

  “哎呀,这位爷,实在对不住,咱们这位琴师不懂事,云娘给您赔不是了。”云娘脸上陪着笑,跟那位满脸不满的男子道着谦。

  那男子冷哼一声,甩开了云娘,指着魏雪道:“不识抬举的小娘儿们,给你点脸就蹬鼻子上脸了,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千金小姐呢?装什么清高?出来卖的**罢了!”

  魏雪眼中含泪怒瞪着他,云娘见状心道不好,赶紧走过去拉住她,说道:“快点跟人家客官道歉,别犯倔。”

  “瞪什么瞪?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瞪本大爷?”那男子横眉冷对,怒视着魏雪道。

  “我!”一声好听的男生传来,众人朝声源望去,纷纷让出一条道。

  “这不是沈三公子么?他怎么来了?”旁边有人窃窃私语。

  “前些日子不是传言沈三公子看上了一位琴师,看来所言非虚……”

  沈谦走到几人面前,看了魏雪一眼,而后面向刚才得男子,冲他勾唇一笑,“我给的胆子,怎么,你有意见?”

  只见刚刚还嚣张不已的男子愣了片刻后立刻换上一副谄媚的嘴脸,“不不不,在下不敢,在下凤祥银楼的李峰,见过沈三公子,在下刚刚有眼无珠,还望公子不要怪罪。”

  沈谦转过眼看向一旁,冷声道:“你该与这位魏雪姑娘道歉,若是她不怪罪你,本公子自然不会计较。”

  那名叫李峰的男子闻言立刻转向魏雪,深深作了个揖,“在下刚刚多有得罪,还望魏雪姑娘见谅。”

  魏雪冷着脸没有说话,云娘见状立刻拉了拉她,而后笑着说道:“哎呀,都是误会,误会,魏雪一向懂事,不会计较的,呵呵……”

  沈谦没有说话,他看着魏雪,似乎想等着她的回复,云娘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魏雪也不想生事,最后点点头说道:“都是误会,这位爷今后莫要再如此了。”

  这件事便如此落幕,沈谦将魏雪带去了一间厢房,随后又将云娘叫了去,一刻钟后,云娘一脸喜色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张银票,喜滋滋地离开了。

  屋子里,魏雪还处在震惊中,许久她才抬起头看着沈谦,“沈三公子,你……为何要对魏雪如此好?”

  沈谦笑了笑,“你我是有缘人,我也不愿见你再如此过活,你跟我走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