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蛊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幕被刚准备进来的陈敬风看到,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他与沈谦认识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他不会爱上人,就算某一日成亲,那也应该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可没想到他竟对孟筱然用情如此,真是天意弄人啊。

  魏雪站在远处看着,心里一阵难过,一开始,孟筱然失踪了,她确实也难过,可渐渐的,看着沈谦为了找她如发疯一般不眠不休,陈敬风也整日奔波,她心里不知为何忽然生出一丝怨恨,或许是嫉妒吧。

  如今沈谦又为了她吐血病倒,魏雪心里十分难过,又有些恨自己,她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忘恩负义,姐姐对她有恩,可她就是忍不住,心中的嫉妒和怨恨越来越甚,她必须努力克制才不表现出来。

  她以为自己已经掩饰得很好,可这一切都被霓裳看在了眼里,霓裳本就敏感心细,看她如此表现,略做推敲便明白了缘由,不由对魏雪心生不满,暗暗骂她是个白眼狼。

  沈谦在这里休息了两三日便恢复了,可整日情绪低落,与从前的他相差甚远,陈敬风看在眼里,心中不由着急。

  这一日傍晚,沈谦独自站在药圃前,静静地看着远处的落日,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敬风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找到筱然。”

  沈谦闻言立刻眼睛一亮,转头看着陈敬风,“什么办法?”

  “你随我来。”

  两人一起来到了陈敬风的书房,陈敬风将门关上,又端着一个凳子来到书架前,从顶端拿出一个木箱,上面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他吹了吹上面的灰,然后打开了木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

  “这是我师傅他老人家当年给我的,不过师傅他嘱咐过我,这书里的内容只可看看,不可学习,都是些害人的邪术。”

  “你师傅?就是当年那位名声在外的林神医?”

  “是啊,师傅也失踪了十多年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如今可安好。”陈敬风叹了口气,而后拿着书走到桌边坐下。

  “这本书里讲的是南疆蛊术,已经失传多年了,师傅说这术法害人,但却是咱们学医之人必须要知道的一部分,所以便将这医术给了我。”

  “南疆蛊术?”沈谦走到他身边坐下,陈敬风又解释,“我记得这蛊术里有一个方法,用心头血培育蛊虫后便可控制蛊虫,若是想要找那个人,只需将沾染过那人气息的物件烧成灰烬后放入血中,蛊虫在充满那人气息的血液中成长后,只要养蛊人用心念去指挥它去寻找那人,它便会寻着气息去找。”

  “当真如此神奇么?”

  陈敬风点点头,“很多年前,南疆便是靠着这蛊术在外横行,蛊术非常神奇,用得好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但这同时也是把双刃剑,心术不正的人若是掌握了蛊术便会害人。”

  “用我的心头血来养蛊。”沈谦忽然说道。

  “你想好了?”陈敬风看着他问道。

  沈谦点点头,“既然如今这已是唯一的办法,为何不试一试?”

  “好,既然你决定了,那我立刻开始着手培育蛊虫,待蛊虫养好了便要用你的心头血再养上一个月,筱然的东西这里还有,找一件她的衣物烧了便可以了。”

  “好,我等你消息。”沈谦仿佛又重新活过来一般,有了希望他不再如之前那般消沉,见到他这样,陈敬风总算是放心,也觉得自己这样的决定是对的。

  沈谦离开了药庄,他要在养蛊之前处理好许多事,或许这之后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郁京城,自然要事先安排好。

  约摸半个月后,沈谦收到了陈敬风的消息,蛊虫养成了,他得到消息便匆匆赶去了药庄,青枫也跟着一起过去了。

  屋中只有他们三人,陈敬风将锋利的匕首在火上烤了烤,青枫皱着眉头忽然说道:“公子,用我的血吧,我来养这蛊,到时候我用心念催动它去找孟姑娘就是。”

  陈敬风摇了摇头,“不行,养蛊之人的心念一定要坚定且强大,这样才能催动蛊虫,这也是必须要用沈谦的心头血的原因。”

  “别说了,快动手吧。”沈谦将外衣脱下,露出了左边肩膀,陈敬风右手拿着匕首,左手拿着一只空碗走上前,青枫紧紧闭上眼,不忍去看。

  取了一碗心头血后,沈谦除了脸色苍白外倒没有什么异样,陈敬风将他的伤口包扎好,又对青枫说道:“你去厨房将我炖的参汤端来,你家公子失了血,要好好补补。”

  青枫擦了擦眼中的泪花,快速跑了出去,陈敬风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青枫这孩子倒是真心对你好,见不得你受苦,刚刚都哭了。”

  沈谦笑了笑,“他就是个孩子,心性单纯执拗,但却十分衷心,能有他在我身边,也是我三生有幸。”

  青枫端着参汤站在门外,听到这话眼泪又掉了下来,他赶紧擦了擦,吸了吸鼻子装作刚刚过来一样,“公子,快喝了这参汤,霓裳姑娘说陈大哥昨天便开始炖了,一直让她守了一天的炉子。”

  沈谦接过参汤笑了笑,“敬风有心了。”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是挚友之间心照不宣的笑。

  陈敬风端着那碗血去了他的药房,又让霓裳去孟筱然的屋子取了一条她用过的帕子烧了,之后他便将那条蛊虫放进了混着灰烬的血中,那蛊虫一进去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膨胀,碗里的血少了一些,原本不大的蛊虫,喝饱了血后涨成一个圆球一般。

  陈敬风将装了蛊虫和血液的瓷瓶盖上,放在了药房的角落里,而后离开了。

  他们做的事并没有避着人,所以魏雪也知道了,她坐在屋中忍不住落泪,既心疼又嫉妒,复杂的感情交织在心中,让她渐渐忘记了曾经与孟筱然之间真挚的情感。

  她的脸已经好了许多,陈敬风研制出了新的药膏,比玉容膏还要有效,如今她左边脸上的疤痕已经消去很多,相信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可以恢复容貌了。

  她坐在镜子前,用手抚上左边的脸,镜子里的人花容月貌,她不由笑了,只要她恢复美貌,沈公子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的。

  沈谦失了一碗心头血,虽说陈敬风这里有最好的伤药,但毕竟伤在心口,还是需要好好休养,好在这蛊虫需要一个月时间吸血养护才能成功,他有充裕的时间养伤。

  “青枫,我让你去做的事快去处理了,一个月后我便要出发去找筱然,怕是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沈府的产业就交给你了。”沈谦对一旁的青枫说道。

  青枫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说道:“公子,我要跟你一起去找孟姑娘,这么多年我从未离开过公子,让我去保护你,哪怕保护不了,也能帮上忙啊。”

  沈谦正欲说话,陈敬风闻言走了进来,说道:“青枫说得对,不仅是他,我也会跟你一起去。”

  “你也去?”沈谦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陈敬风点点头,“怎么?筱然怎么说也是我妹妹,她失踪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去找她不是应该的么?既然你都能去,为何我不能?”

  沈谦:……

  “可青枫走了,沈府的事要交给谁?”

  陈敬风哼笑一声,“你手底下除了青枫难道没别的人了?就南苑那三个兄弟,我觉得就不错。”

  “李家三兄弟?他们当年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看他们三人虽是江湖人,但却也不是奸恶之人,况且你救了他们性命,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做的事你不是也看在眼里,交给他们你该放心才是。”

  沈谦叹了口气,“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第二日,青枫便带着李大三兄弟到了药庄来,三人一进屋便给沈谦跪下,“见过公子。”

  沈谦此时穿着一身白衣背对着他们站在窗边,听到声音便转过身来,除了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精神很好,他冲李大三人摆摆手,“都起来吧。”

  李大三兄弟在路上已经听青枫说了只言片语,知道公子是要将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们,三人激动不已。

  沈谦看着三人脸上都露出喜色,知道青枫大概已经说了什么,于是指了指桌上的三只锦盒,“你们一人拿一个。”

  三人闻言都有些受宠若惊,李大率先拿了一只,而后那两人也都一人拿了一个,沈谦对他们说道:“这锦盒里放了我们沈家的令牌,各地产业向来是只认令牌不认人,李大你留在郁京城,那盒子里已经写下了各处产业的名称,你只需隔几日私下去查看一番即可,拿出令牌他们自然会配合。”

  李大立刻点头,“属下一定不负公子所托!”

  沈谦又转头看着另外两人,“你们二人,李二去崇州,李三去沣州,这三个地方就交给你们了。”

  “是,属下定不负公子所托!”

  三兄弟走后,陈敬风走了过来,笑了笑说道:“大商国一共十二个州县,你只派了他们三人负责郁京城、崇州、沣州,其他九州呢,都已经安排好了?”

  沈谦点点头,“其他各州大部分产业都已转到青枫名下,派了暗卫在管着,留了一些无伤大雅的产业,日后若是上头追究起来,也好交待。”

  “哈哈,果然是奸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