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交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正说着,刚刚被派出去云州城钱庄的人回来了,由于出去脸上没戴面具,此刻可以看出他脸上激动之色十分明显。

  东方铄一看便知道结果,果然便听到他跪下回禀,“主子,凭着这玉佩,属下果然取出了一万两银票!”

  叶春秋并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听到这里,立刻喜上眉梢,“少主,这玉佩是何物?竟能取出这么多银票来!”

  东方铄笑了笑,“这是沈谦给我的,他说凭着这玉佩可以去沈家各处的产业随意取东西,包括钱庄。”

  “当真!这可太好了!”叶春秋大喜,而后又收起笑,“少主,他给这玉佩是要交换什么?”

  “他让我放了他那两位同伴。”

  叶春秋一听急了,“万万不可啊!他们知道了咱们这里,怎么能放他们出去?若是他们出去找了人来,虽说是进不来,可就怕人多啊,被太多人知道了可就不好了。”

  东方铄摇摇头,“他们不会的,再说我已经答应他了,又取了一万两银票,君子重诺,难道叶叔想让我做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么?”

  叶春秋一阵语塞,东方铄又对一旁的人吩咐道:“你去暗室吩咐下去,将另外那两人送出去。”

  “属下遵命!”

  而后东方铄又看了一眼叶春秋,见他眼中精光一闪,心中了然,“叶叔,今日你便在这与我下棋吧,咱们叔侄二人也许久没有切磋切磋了。”

  叶春秋就算有心想做什么,但东方铄既然已看破他的心思,怕是他也做不了什么,于是便与东方铄在屋中下起了棋来。

  暗室中忽然来了人,沈谦猜到应该是要放青枫和陈敬风走,果然那人一言不发地解开两人的铁链,冷声道:“走吧,主子吩咐我们送你们二人出去!”

  青枫和陈敬风之前便听了沈谦的嘱咐,倒也不奇怪,只是两人都有些担忧沈谦,青枫看着沈谦,见他冲自己轻轻点头,眼神里含着深意,想起他刚刚的嘱托,遂点点头,让他放心。

  两人被铁链绑住手脚,又有人在后面押着,眼睛上蒙着黑布,只能被推着往前走,一行人朝着竹林走去。

  孟筱然背着竹篓从后山回来,今日她又随林神医去采药了,走出山林时远远瞧见一行人押着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往前走,她有些诧异地停了下来。

  “林神医,那是怎么回事啊?”

  林神医十分习以为常,他摇了摇头道:“哎,走吧,这些人的事情你也管不到,以前常常有人闯进来,都是这样的下场,这几年几乎没人能进来了,不知怎的又来了两个不要命的……”

  孟筱然心中一阵不舒服,她无法将这样凶残的事与自己认识的那个陆子卿联系在一起,那个高洁如明月的陆子卿,竟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复仇太子?

  她摇了摇头,不要去想了,可她还是忍不住朝那边看了看,最后她咬了咬唇还是打算过去看看,将背后的竹篓放下,飞身追了过去,不料才刚飞行不过一百米便被拦了下来。

  “孟姑娘,主子有规定,任何人没有主子命令不得越过这里!”

  孟筱然又望了望前方,却发现刚刚还在不远处的一行人已经不见踪影了,她想起林神医说过那林子里还有阵法,果真这么神奇?

  她没再说话,看了雾气缭绕的竹林一眼,转身回去,林神医还在原地等她,见她回来还摇了摇头,“看见了吧?这里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还是跟老头子我回去收拾药草吧,走了!”

  孟筱然有些泄气地背起了竹篓,与林神医朝着他的院子走去。

  那几人将青枫和陈敬风带出了林子后,将他们手上和脚上的铁链解开,青枫立刻摘下了黑布,转头看着身后的林子,就见那几人消失在迷雾中,不见了踪影。

  陈敬风站在一旁叹了口气,“这里实在诡异,也不知沈谦在里面会如何?他之前嘱咐我们不要搬救兵,让咱们去莫干山找他师傅?”

  青枫点点头,眼神坚定地看了一眼林子,随后转身,“走,咱们去莫干山!”

  两人身上都是伤,可都是皮肉伤,对于他们来说倒不算什么,忍着伤口的刺痛,两人施展轻功,快速朝莫干山飞去。

  夜幕降临,东方铄与叶春秋的棋局也终于结束了,叶春秋哈哈笑道:“少主棋艺越来越精湛,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已经老了,不行啦。”

  东方铄将棋盘上的棋子一颗一颗捡进一旁的棋盆里,笑了笑说道:“叶叔这么说可是过谦了,你可是老当益壮,以后许多事还要倚仗你呢。”

  叶春秋闻言眼中划过一抹笑意,忽然似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少主,芳华自小便喜欢黏着你,她的心思你再清楚不过,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前是或许娇惯了,可她的品质不坏,又与你青梅竹马,叶叔如今厚着脸皮来替她说个亲,不知少主可愿意?”

  两人的事,从前叶春秋便旁敲侧击说过多次,东方铄皆没有回应,如今他直白了当地说了,他倒不好再装傻了。

  叶春秋对他有恩,这么多年来,这些追随他的旧部也都是看在叶家的面子上跟着自己,叶春秋在里面功不可没,他如今提出这样的要求无可厚非,若是日后真的夺回江山,他是最大的功臣,他想为自己女儿谋一个好姻缘,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那叶芳华本就对自己有意?

  叶春秋见他一直不说话,知道他心中犹豫,于是又开口说道:“我知道少主如今对孟姑娘情意深重,日后少主成了大事,便是一国之君,后宫也不可能就一个人,到时候大可封孟姑娘一个贵妃之位,孟姑娘不过一介平民,且父母双亡,能做贵妃,怕已是大造化了……”

  东方铄看了他一眼,叶春秋却没有避让,眼中的深意东方铄却是看懂了,他心中一阵无奈,最后只好开口,“叶叔,我知道芳华的心思,可我与她年岁相差甚大,一直以来,我都只当她是妹妹。”

  “少主,我知道你现在满心只有孟姑娘一人,我也不求你能对芳华有情,只要你能一辈子当她是妹妹,护她一世,我便心满意足了,芳华是个实心眼的孩子,还请少主便成全了她的心思,就当是叶叔求你了。”说话间叶春秋竟跪倒在地上。

  东方铄见状立刻站起身,扶起叶春秋,“叶叔这是做什么,快快起身,你这样简直折煞了我。”

  叶春秋坚持不起身,“少主,我只有芳华一个孩子,这辈子最不放心的也是她,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没了命,只求少主能答应我这个请求,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啊。”

  他这样说显然是拿旧日这些恩情在压东方铄,东方铄何尝不知?可他说的是实情,这么多年来他为自己东奔西走,出生入死,他东方铄欠他的太多太多了。

  “好,叶叔,我答应你便是,我会娶芳华。”

  叶春秋闻言立刻笑了,“多谢少主!”

  东方铄叹了口气,拉他起身,“叶叔这下该放心了吧?快起身吧。”

  叶春秋顺势站起身,又看着东方铄说道:“少主,我不求你对芳华有男女之间的情爱,只望你能给她尊容,让她一辈子生活无忧。”

  这便是让东方铄答应日后立叶芳华为后了,东方铄有些犹豫,但想到叶春秋之前所说的,孟筱然不过是一介平民,她能做上贵妃怕已是极限,到时或许还要叶春秋支持才行。

  “叶叔,此事我应下,但我有个要求,还请你也答应我。”

  叶春秋先是一喜,而后心中一跳,问道:“少主有什么话尽管吩咐便是。”

  “若真到了那一日,我要立然儿为贵妃,朝中必然有许多反对的声音,到时候还需要叶叔你的支持,我相信,只要你说一句话,别人自然也都不会再反对。”是啊,开国功臣以及国丈都同意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好反对的?

  叶春秋暗道这小子越来越会算计,不过这桩交易他也是只赚不赔,不就是个贵妃,还能越过皇后去,且她又没有家族支持,料想她也翻不了天。

  如此一想,他便点头应下,“少主放心,我一定会听从吩咐。”

  远处竹屋中的孟筱然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被人给定下了,她心中一直以来的担忧终究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子黛见她夜深了还站在窗边望着外面,便走了过去,轻声劝道:“姑娘,夜里风凉,早些歇下吧。”

  孟筱然转过身看着她,忽然问道:“子黛,你回来这么久,觉得快乐么?”

  快乐?子黛愣住,是她带着孟筱然一起回来的,两人在这与世隔绝的竹林深处已经待了两个多月,子黛从未想过快乐与否,她只知道这是她的使命,她本就是主子训练的内应,在外面潜伏了这么多年,从她还是个少女开始便如此。

  她摇了摇头,“属下不知道什么是快乐,只知道我替主子完成了任务便要回到这里,这里是我最好的归宿。”

  孟筱然看着她说道:“从前你自由自在,虽说在青楼之中,但也甚少有人会欺辱你,可如今却要被关在这处与世隔绝的林子里,你觉得开心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