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美男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芳华不禁有些好奇,关在这里的人是谁,于是她一言不发地跟着守卫往前走,在一处牢房里停下来。

  一靠近这里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她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不由用手捂住了口鼻,她看向牢房里,一个满身血痕的男子被绑在十字铁柱上。

  不知为何,叶芳华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让她十分想看看那人长得什么样,于是她也顾不得心中的厌恶,对一旁的守卫说道:“打开牢门,我爹让我问这人几句话。”

  守卫不疑有他,立刻将牢门打开了,这时叶芳华冲他摆摆手,“你出去守着,不要进来,我要问他话。”那人领命离开。

  叶芳华这才走了进去,有些小心翼翼地走到男子面前,此时他低垂着头,头发凌乱不堪,身上也满是血痕,她掏出手中的帕子垫在手上,抬起了他的头。

  这一看,便被夺去了大半的心魂,纵使脸上满是汗水,狼狈不堪,但却丝毫掩不住这张脸的风华,他爹关着的竟是一个绝世美男子,这样的男子怕是只有在画本子里才有吧?

  叶芳华从未离开过这里,涉世未深的她除了东方铄,再未接触过别的男子,本来她以为东方铄那样的便是这世上最俊美的男子了,可谁知在这地牢里竟看到了比东方铄还要俊美的男子。

  叶芳华正值豆蔻年华,又爱看那些写满爱情故事的画本,此刻早已将沈谦想成一名落难的公子了,芳心早已暗许,此时却是早忘记自己曾经心心念念要嫁给东方铄。

  她拿着帕子将沈谦脸上的脏污擦干净,落入眼中的是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令她一阵心跳加速,这时沈谦忽然睁开了眼,让叶芳华一阵心惊,赶紧松开了手,脸上却是染上了红晕。

  沈谦眼中闪过精光,他没有错过眼前这女子刚刚一瞬间的羞涩,这模样他见过太多,从前便是无数少女在他面前如此作态,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这一次他却有些暗喜了,因为他明白这是一个机会,于是他脸上故意染上了疑惑之色,看着叶芳华问道:“姑娘怎么会在此?”

  叶芳华有些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我……我是……是我爹让我来问你几句话的。”

  原来是那个人的女儿,很好,父债女还,他更不必有愧疚了,心中一阵冷笑,脸上却是一脸惆怅之色,“令尊可是还对我有所误会?我当真只是外出游历,无意间进了这林子,绝非有恶意。”

  叶芳华这才明白,原来这位俊美的公子是因为误闯了竹林才会被捉住,这样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她并未生疑,当下心中便已有定论,定是她爹爹误会了这位公子。

  “原来如此,爹爹怎么如此不问青红皂白便将公子打成如此模样?你放心,待明日爹爹回来了,我定会替你去说情,让他放了你。”叶芳华一脸真诚地看着沈谦说道。

  沈谦“凄然”一笑,动人心魄,将叶芳华看得一阵晕眩,她心跳不可抑制地快速跳起来,扑通扑通地,仿佛要从心口跳出来一般。

  “能得姑娘如此相助,在下感激不尽,只不过我怕是没有命离开这里了。”沈谦一脸绝望无助的模样更是刺痛了叶芳华的心。

  她立刻上前说道:“不会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沈谦正欲说话,忽然一阵刺痛传来,是刚刚那熟悉的感觉,一瞬间仿佛天崩地裂一般,他再也无法言语,浑身抖动,满头大汗,唇色一瞬间变成了深紫色,毒发了。

  叶芳华大惊失色,立刻朝外面大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守卫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刻跑了进来,却见叶芳华在那边大喊大叫,而沈谦却是一脸痛苦不住挣扎,他不由愣住,一时间没明白为何叶芳华要大喊大叫。

  正在他发呆之时,叶芳华冲他大喊,“快,快将他解开放到那边的床上!”

  “芳华小姐,这……”

  “这什么这?我爹的令牌在此,他派我来问话,这人却忽然如此,若是出了事问不出重要的消息怎么办?快点放下他!”

  “是……”

  沈谦被从铁柱上解下来,又被放到牢房一侧的一张铺着干草的石床上,他整个人蜷缩在一起,不停地颤抖,脸色煞白,叶芳华担忧不已,问一旁的守卫,“他这是怎么了?”

  守卫犹豫了片刻说道:“昨夜叶叔来过,喂他服下了七虫七草丸。”

  “七虫七草丸?那是什么?”叶芳华不解地问道。

  守卫摇摇头,“属下只是听到叶叔这样说,至于这七虫七草丸是什么,属下也不知。”

  “好了,你出去吧!”

  守卫有些犹豫,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不住颤抖的沈谦,见他手脚均被锁住,料想他也无法伤害叶芳华,这才离开。

  叶芳华待那人走后才立刻走到床边坐下,拿起帕子替沈谦擦拭他脸上的汗水,过了一会,他渐渐平静下了,似乎不再疼了。

  “你怎么样了?难不难受?”叶芳华关心地问道。

  沈谦努力睁开眼,看着她笑了笑,叶芳华被这笑容看得一阵心软,又见他唇上全是血印,心中一痛,站起身走到牢房外面,在那边的桌上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喂他喝下。

  “多谢姑娘。”

  叶芳华羞涩地笑了,而后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你身上中了七虫七草的毒,我也会去问爹爹要来解药。”

  七虫七草?沈谦闻所未闻,但他相信,陈敬风一定会知道,他不担心这个,算算日子,他师傅他们也该到了,如今他需要从这姑娘这里套出话,到底孟筱然在不在这里?

  “姑娘,这里到底是何处?为何我一进林子就迷了方向,之后便被带来了这里。”

  叶芳华有些犹豫,这竹林的事,他爹从小便嘱咐她,不可跟人说,即使这人此时已经是她的心上人,她也不敢轻易说出去。

  沈谦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说道:“姑娘不必为难,若是不能说便不说了,我不过随意问问。”

  面对他的善解人意,叶芳华的心再次被攻占,彻底沦陷了。

  “姑娘,实不相瞒,两个多月前,我妹妹与我失散了,就在云州这处郊外,我找到了她的荷包,于是我便到这里找她,谁知不慎误闯进这里,我有些担心,会不会我妹妹也不小心闯进这里而被你们抓了起来?”沈谦声音温柔又有些急切地问道。

  叶芳华摇了摇头,“没有,我们这里没有抓什么姑娘。”

  “两个多月前呢?有没有女子进来这里?”

  叶芳华想了想,眼底划过一丝疑惑,“两个多月前,确实有女子来,但却不是……”说到此她立刻打住,有些懊恼自己透露太多,立刻转移了话题,“公子,我出来太久了,要回去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不知姑娘芳名?”

  叶芳华羞红了脸,有些羞涩地说道:“我叫叶芳华,公子你呢?”

  “沈谦,这是我的名字。”

  叶芳华点点头,一脸娇羞地离开,喊了守卫来将牢门锁上,又嘱咐那人不要为难沈谦才离开。

  沈谦坐在床上,回想着刚刚叶芳华的话,她说两个多月前确实有女子来了这里,那女子极有可能便是孟筱然,她果然在这里!

  她没死,太好了!沈谦心中欢喜不已,他想着或许通过这个叶芳华能够找到孟筱然,不过他似乎低估了七虫七草丸的威力,每隔一个时辰便会发作一次,一天下来,他整个人都处于昏迷中,早已无法清醒。

  而这边叶芳华一脸红晕地离开山洞,匆匆往回走,丝毫没注意到,这一切都被来采药的孟筱然看在眼底。

  叶芳华怎么也从那里出来?她是怎么进去的?那里面到底是什么?心中有许多疑惑,但却无法得到解答,她有些泄气地离开,随即又想着这几日倒是可以盯着这叶芳华,或许能发现什么也不一定。

  叶芳华此时心潮澎湃,不过是一瞬间,她的心已经从东方铄身上转移到了刚刚认识的沈谦身上。

  她一脸春意走回院子,看到陈映月,竟第一次没有对她摆脸色,像没看见她一般走了进去,进了自己屋子后立刻“啪”地一声关上房门。

  “沈谦,沈谦,这名字真好听,谦谦君子,嘻嘻。”叶芳华有些犯痴一般坐在塌上自言自语,一会笑一会恼,脸上表情变幻莫测。

  “哎,他中了毒,又一直被关在那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次毒发?爹爹要明日才能回来,不行,我要去找一找,或许爹的房里有解药呢?”叶芳华说到做到,立刻从塌上下来,走出屋子。

  叶春秋的房间从来不让别人进去,就连他从外面带来的女人陈映月也不许踏入,但叶芳华可是他最宝贝的女儿,她想进去自然有的是办法,最终她如愿进了叶春秋的房中,开始四处翻找。

  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她有些气恼,“爹爹这里既然有毒药,肯定也有解药才对啊,怎么会找不到?”

  说着她目光转向屋中的那张大床,那里她还没去找过,她走了过去,在床上慢慢摸索,忽然脸上一喜,从枕头下摸出一个瓷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