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归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半个月过去,青枫总算是回来了,脸上一脸疲惫,下巴也长出了杂乱的胡须,倒是平添了一份成熟。

  “怎么样?捉到那冯玉了么?”

  青枫摇摇头,“没有,追了一路却发现根本不是他,他让人扮成他的样子引开我们,我们中计了。”

  陈敬风闻言叹了口气,“罢了,既然如此就不要管了,他如今怕是早已将你们的事告诉了七皇子,抓不住他已经不重要了。”

  青枫点点头,又问道:“陈大哥,公子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陈敬风一脸的沮丧,叹了口气,“最近发作的越来越频繁,我也试了许多方法,也只能尽量拖些时间,可解药却至今也没有头绪。”

  青枫脸上有些绝望之色,连日赶路让他身心俱疲,脸色也难看得很,陈敬风见状对他说道:“你快去休息,你们公子的事也不要太担心,我们还有二十日的时间,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

  青枫点点头,回到房间倒床便睡,这一睡便是一日一夜,醒来后他要来热水沐浴更衣,又将脸上的胡须刮干净,总算恢复了往日模样。

  他回来了,照顾沈谦的活自然又接了过来,魏雪心中失落,但也无可奈何,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青枫看着躺在床上如同睡着了的沈谦,不得不说,魏雪照顾得很好,沈谦面色红润,浑身整洁,就连发头也被打理得干干净净,如墨一般铺在床上。

  公子最爱干净,就算是他日后醒了,也肯定会满意,青枫不由笑了,又去打了热水来,替沈谦擦了擦脸和手,又替他按了按有些僵硬的身体,这是陈敬风嘱咐他的,说是为了保证体内血脉的畅通。

  *云州*

  “春秋,为何不带我走?”陈映月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叶春秋。

  叶春秋看着她收拾的包袱,脸上闪过一丝嘲讽的笑,看着她说道:“我们是去郁京城,你跟过去做什么?难道你还敢光明正大在那里行走?还不如留在这里,你自在,我也安心。”

  陈映月摇摇头,“不,我想跟你一起离开,没有你,我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就像个大牢笼一般,若不是你,我一日也待不下去,何况,你说过我的三个孩子你帮我安置在郁京城,我想去看看他们。”

  叶春秋笑了笑,“我已经让人安排了,他们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今后你们母子几人就在这里生活下来,我会保你们一世安稳。”

  “你什么意思?”陈映月不傻,她自然清楚,叶春秋这意思便是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管她,而她也要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了此一生,她如何甘心?

  “映月,我对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当初救了你出来,将你带来竹林,又想办法救下你的三个子女,让他们免受流放之苦,如今我也跟你保证,会保你们一世安稳,难道还不够?”叶春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出的话让陈映月无法反驳。

  是啊,他已经仁至义尽,陈映月跌坐在桌边,浑身似没有了力气一般,叶春秋没再多留,转身离开,与这里不同的是,叶芳华却是兴高采烈。

  她知道要去郁京城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那里可是大商国的都城,她长了十六年从未出去过,对郁京城也只从爹爹和铄哥哥的口中听到过,他们从前还会带一些小玩意给她,让她对郁京城充满了期待。

  如今他们终于可以离开了,她自然是开心不已,将自己喜欢的衣服首饰都收了起来,叶春秋走了进来,看到自己女儿忙碌的身影,不由笑了。

  “芳华,收拾好了么?”

  叶芳华转身一看,笑着走到叶春秋身边,拉着他的手晃了晃,“爹,我收拾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叶春秋一脸慈爱地摸了摸她的脸,“明日一早便走,怎么了,这么想出去?”

  叶芳华用力点点头,“那当然,芳华还从未离开过这片竹林,这次又是去郁京城,我想去看看那里是不是真的如爹爹所说的那般繁华,呵呵。”

  叶春秋摸了摸她的脸,心里暗暗想着:你放心,芳华,爹一定会让你成为这大商国最尊贵的女人,爹替人打下来江山,会让你去享受这山河荣华。

  孟筱然没什么好收拾,她来时本就孑然一身,得知能回郁京城的消息后,她十分高兴,在这里待了也有近三个月,总算可以回去了,不知为何,郁京城如今对她来说竟有了家乡的感觉?

  孟筱然无事可做,便去了林神医那里,想看看他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忙。

  谁知到了那里,发现院子里静悄悄的,架子上还是如往日一般晒了许多药草,孟筱然往屋子里看了看,“林神医,林神医,你在么?”

  林神医拿着医术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她来便笑着说道:“丫头,你来了,是来同我这老头子告别的么?”

  孟筱然闻言有些诧异了,“您是什么意思?您就跟我们一起走么?”

  林神医摇摇头,“我就不走了,都离开十一年了,也习惯了这里的日子,就不回去了。”

  “为什么?可是陈大哥不是您徒弟么?若是您回去了,他肯定很高兴的,你们师徒团聚,让他替你养老,这样不好么?”

  林神医脸上有着纠结犹豫,最后叹了口气,“我在这里躲了十一年了,早就忘记了外面是什么样子,且若是我的仇家又来追杀我,岂不是连累了敬风,倒不如躲在这里,也能得个善终。”

  孟筱然叹了口气,又问道:“您的仇家是什么人?都这么多年了,他还会追杀你么?”

  林神医叹了口气,“当年我不小心惹上杀身之祸,东躲西藏好几年,带着敬风四处奔波,最后还是没能躲过,他们耳目太多,防不胜防。”

  “林神医,我冒昧问一句,当年您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孟筱然忍不住问道,她还是想要劝服他跟自己离开这里。

  林神医摇摇头,“哎,此事说来话长,老夫得罪的可不是普通人,正是当今的皇后,丞相的亲妹妹。”

  孟筱然闻言一愣,而后不由笑了,林神医见状有些不明所以,“丫头,你笑什么?”

  孟筱然又笑了笑,摇摇头说道:“您老一直在这里,怕是还不知道,如今丞相府早已倒台了,相府全部被流放北地,皇后也暴毙身亡了,四皇子也被软禁了。”当然她不会说,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一份功劳。

  林神医闻言大惊,有些不敢置信,“丫头,当真么?你不会再骗我老头子吧?”

  孟筱然笑着摇摇头,“怎么会骗你,这么重要的事我也不敢胡说啊,如今要追杀你的人都不在了,你可以放心跟我一起去郁京城了,我带你去找大哥,他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

  林神医有些激动,布满皱纹的脸抽动了许久,“没想到,真没想到,我在这里躲了十一年,真的可以出去了?”

  孟筱然点点头,“是真的,林神医,晚辈可不敢骗你,你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吧,我也帮你一起,明日一早可就要出发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收拾……”林神医说完便匆匆跑进屋中,孟筱然也跟着进去帮忙。

  林神医带的最多的便是医书,这些年他在这里与世隔绝,倒是能静下心来研究医术,所得颇多,他自己还编制了基本医书,本来还遗憾不能传于世,如今却是喜出望外。

  与医书一样多的,还有一大堆药丸,他闲来无事便爱炼药,都是些难得的珍贵药材炼制而成,这些东西拿出去都是千金难求,他自然要带上。

  两人忙碌到傍晚,才总算收拾完了,林神医让药童去孟筱然那里知会了一声,晚上两人便在林神医这里一起用膳了。

  “林神医,下午那会忙着收拾,我便没多问,你现在能不能跟我说说,当年你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惹上了柳皇后?她为何要追杀你?”

  林神医叹了口气,“说来也是造孽,当年那柳氏怀有身孕,却突然出血,正好老夫带着敬风游历到郁京城,有人便向皇帝举荐了老夫,老夫被召见,无奈之下便进了宫。”

  “宫女将皇后娘娘有身孕的时日以及情况都仔细与我说了,可我诊脉时却发现不对劲,她肚子里的孩子分明已经有了四个月,可那宫女却说只有三月,老夫知道这里面有秘辛,也不敢多说,只是帮她止了血,又开了养胎的温补方子,出宫后我便立刻带着敬风离开了郁京城,谁知一路上遭遇各种刺杀,幸而有故友相助,我们才逃过一命,那之后我们东躲西藏五六年,有一次我去采药,不料又遇到刺客,在山里被东方铄他们所救,将我带来了这里,这一晃已经过去了十一年。”

  孟筱然默默听着林神医的话,心中有了猜测,“这么说皇后娘娘肚子里的胎儿是有问题的,她怕林神医你泄露,所以才想杀人灭口。”

  林神医点点头,“想来是了,不过如今她也死了,怕是也与这些事情有关,过去的事便不重要了。”

  “是啊,重要的是你能跟大哥团聚。”

  林神医闻言哈哈大笑,脸上满是愉悦之色,显然能够与自己失散了十一年的徒儿相见,他心情甚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