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复杂情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已是初冬时节,穿的衣物多了许多,孟筱然骑着马也不似之前那般难受,速度慢一些,一日下来双腿间也只是稍微被磨得生疼,倒是不会再受伤。

  两人夜里都不会赶路,若是碰上了有村庄活集镇便会住店或者借宿,若是没碰上,便找个干燥避风的场所露宿一晚,这样行了五六日总算是到了郁京城。

  “林神医,穿过这片林子马上就到大哥的药庄了。”日落时分,孟筱然与林神医二人赶到了郁京城的郊外,朝着陈敬风的药庄而去。

  似乎是有些近乡情怯,两人没再同之前那般快速,只是骑着马慢慢朝前走,不过,再远的路,骑着马也有走到头的时候,两人最后还是到了。

  孟筱然下了马,将马的缰绳拴在了院子门前的树上,而后转头看着林神医,见他此刻神情激动,下了马后便站在门前的药圃,脸上满是欣慰和自豪。

  这时门被打开,许是听见了声响,霓裳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了看,昏暗中看到了站在门前的两人,先是愣住,而后是惊喜,立刻跑了过来,“姑娘,你回来?你没事,谢天谢地,真是太好了……”

  向来沉稳的霓裳这时也有些语无伦次,双手合十不停地感谢上苍,过了一会才想到要回去跟陈敬风说,这才匆匆跑了回去。

  孟筱然将林神医的马也拴好,取下了马背上的包袱,两人一起走进了院子,刚走到门口,便看到了陈敬风匆匆赶来,还有青枫也跟在一旁,两人看到他们便立刻停住。

  特别是陈敬风,整个人似是傻了一般,直愣愣地看着他们,青枫不明所以,可孟筱然知道他这是看到了自己失踪了十几年的师傅才会如此。

  林神医一直面含笑意,眼中不知不觉中含着泪,过了许久,陈敬风才走了过来,一直到他跟前时,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师傅,徒儿这是在做梦么?真的是您老人家?”

  林神医闻言差点落泪,历经沧桑的脸上饱含着愧疚与感慨,“敬风,是我,师傅回来了……”

  陈敬风闻言忍不住哭了,跪倒在林神医身前,大哭不止,“师傅,徒儿不孝,这么多年一直没能找到您老人家,害您在外颠沛流离,徒儿不孝……”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师傅已经死了,找了几年后便死了心,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竟又出现在自己面前,这让他不由悔恨起来,若是他坚持继续寻找,怕是早就找到师傅了吧。

  林神医没忍住眼中的泪,他赶忙将跪在地上的陈敬风扶起来,“敬风,这不怪你,是为师不好,为师丢下你躲了起来,此事说来话长,咱们慢慢说,你先起来。”

  青枫这时走了过来,看着孟筱然,眼神复杂,“孟姑娘,你回来了?”

  孟筱然冲他笑笑,但见他并未回应自己,脸上还有着沉痛之色,不免有些讶异,但却没有多问,只是在一旁站着,待陈敬风师徒二人情绪稳定了下来,他才想起了孟筱然。

  “妹妹,太好了,你总算是回来了,不过你怎么会跟我师傅一起回来,你们俩是如何碰上的?”

  孟筱然笑了笑,“大哥,这事说来话长,还是让我跟林神医先休息吧,我们赶了一路,都累了,也饿了,先让我们吃点热乎的饭菜,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是是是……是我高兴的忘记了,快进去坐下,霓裳你去厨房做点吃的。”

  “哎,我这就去。”

  青枫心里其实也是高兴的,不管怎么样,孟筱然回来了,自家公子为了她才会这样,如今她回来了,公子若是醒了应该也会高兴的。

  两人路途辛苦,一起坐下用饭后,林神医才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说了一遍,说到两人是在云州的山中碰到时,陈敬风和青枫脸色都变了。

  孟筱然察觉不对,立刻问道:“你们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么?”

  陈敬风叹了口气说道:“沈谦他……中了剧毒,如今昏迷不醒……”他看了看孟筱然,隐去了沈谦中毒的原因和经过。

  但孟筱然心里却明白,他们两人刚刚听到林神医说起云州深山时,脸色都是剧变,那么说明沈谦中毒肯定跟那里有关,难道说当时她听到叶芳华所说的“沈谦”真的是他?

  “大哥,沈谦是不是去过云州的山里?他就是在那里中毒的,对么?”孟筱然看着陈敬风问道。

  陈敬风本不想说,但看她的模样似乎是猜出来了,他也不想隐瞒,便点点头,“是的,是去了一处竹林,那里有毒瘴和阵法,我们被捉住,后来沈谦与那里的主人做了交易,让他放走了我和青枫,最后他就是在那里被喂下了七虫七草丸,一直昏迷至今。”

  孟筱然听了之后不由低语,“果然是他,那现在怎么样了?毒有办法解么?”

  她问起这个,陈敬风便看向了林神医,“师傅,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记得当时那本医书还是你给我看的,上面记载了七虫七草丸的毒性,如今只剩下不过十日便要到七七四十九日的期限了,你可有办法解了这毒?”

  说完他又看着青枫说道:“青枫,你去将天机老人请来,他是沈谦的师傅,让他来跟我们一起商议也好。”

  “恩,我这就去。”

  林神医闻言有些诧异,“天机老人?他不是归隐山林了,也在这里?”

  陈敬风点点头,“沈谦是他的徒弟,当时我和青枫便是去请了他来才将沈谦救了出来,否则以我们二人之力,怕是难上加难。”

  孟筱然闻言没有说话,心中有些复杂,虽然他们没说,但是她还是有些隐隐的猜测,沈谦去那里很可能就是为了找自己,这样一来,他受伤中毒也都是因为自己了。

  “大哥,沈谦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陈敬风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我带你过去。”

  孟筱然没想到魏雪会在沈谦的屋中,她回来有一会了一直没见到魏雪,因为有着其他事她便没多想,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两人许久未见,孟筱然有些感慨,上前握住她的手说道:“小雪,许久未见你还好么?”

  说着她注意到魏雪的脸,左边脸上的疤痕已经没有了,整个脸光洁平滑,十分精致好看,“太好了,你的脸恢复了,果然很漂亮。”

  相比与她的激动,魏雪显得有些冷情,她牵着嘴角淡淡笑了笑,“还要多谢姐姐,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有今天。”说着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孟筱然并未在意。

  陈敬风这时候说道:“魏姑娘,让筱然与沈谦单独待一会吧。”魏雪低垂着头点了点头,紧紧咬住了嘴唇,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握住,低着头离开了屋子。

  屋里只剩下孟筱然和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沈谦,孟筱然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这样的沈谦,心中忽然有些不适应,在她的记忆中,沈谦一直是个狡猾的狐狸,一向都是他在算计,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竟会中毒。

  但一想到他如此,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孟筱然心里便涌起了复杂的情绪,“沈谦,你何必如此,我不值得你这样……”

  “你一直这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完这些,孟筱然便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越是同情沈谦,心里便越难过,有种背叛的感觉,感觉自己对不起东方铄,想到这里她便起身了,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沈谦,最后还是离开了。

  回到前厅,陈敬风正在跟林神医商谈解毒的事,孟筱然站在门边没有进去,听到林神医说道:“这毒十分刁钻,纵使是你知道了炼制毒药的方子,你也无法制出解药,因为他做这七虫七草丸时便没有做解药,也不想做解药,所以,你一开始这思路便是错了。”

  陈敬风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试了无数次,怎么也制不出解药,原来竟是这个原因……”

  “那林神医是否有办法可以替我徒儿解毒?”天机老人急切地问道,他得知林神医来绝望的心有重新有了希望,且心中隐隐觉得,这或许就是上天的意思,他的徒弟命不该绝。

  林神医皱着眉头沉吟片刻,“我在那山里待了十几年,这些年倒是一直在研究这些疑难毒药的解毒方法,也算有些所得,我可以试试,但是七虫七草丸十分特殊,我也无法保证我能成功,只能尽力而为了。”

  天机老人闻言立刻站起身,向林神医深深作揖,“老夫在此替我徒儿谢过林神医了。”

  林神医见状立刻起身,走上前扶起他,“你这是做什么,真是折煞了老夫了,咱们虽说互不相识,但当年在江湖上怕是神交已久,没想到老了老了竟能因咱们各自的徒弟而相识,也算是缘分。”

  天机老人哈哈一笑,“是啊,当年久闻你悬壶济世的名声,但却一直没有机会认识,今日也算是借了咱们徒儿的光。”

  陈敬风在旁笑看着,有些感慨,若是沈谦此时也好好的,那该多好,两人是至交好友,如今他们的师傅也甚为投缘,也算是天大的缘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