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解毒成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方铄不愿起身,仰头看着张正白,眼中潮湿,“当年铄儿不过五岁幼童,却不幸承受丧父丧母之痛,更有亡国之辱,如今铄儿归来,并不是为了一己之利想要这江山,而是为了替父皇母后报仇,更是为了替当年无辜惨死的二十万将士讨回公道!还请张统领成全!”

  张正白被他说得眼眶泛红,最后点点头,“好,老臣答应殿下,殿下快快请起!”

  叶春秋听到他答应,脸上一喜,而东方铄也是十分感动,双眼中闪着泪光站起身,“多谢张统领!”

  张正白看着他们,神色凝重地问道:“不知道你们需要我怎么做?”

  东方铄与叶春秋对视一眼说道:“如今尚未有行动,张统领只需替我们留意一下京中的变动即可,待日后我们商议好计划后会来与张统领细细解说,如今此处我们也不宜久留,就此告辞。”

  两人对张正白点点头便转身离开,叶春秋拉开门,东方铄走了出去,很快两人消失在夜色中,留下张正白一人在书房站了许久才恢复了平静。

  有了张正白的支持,他们日后行事便成功了大半,如今只等着东方锐与沈家撕破脸后孤立无援,那时他们动手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忙碌终于告一段落,东方铄忽然想到从云州来的车队怕也快到了,于是笑着说道:“揽月,你命人将后院收拾好,马上车队也快到了,筱然和芳华都要有个住处,记得要将她们的院子装饰精致些。”

  揽月点头应下,脸上有些犹豫之色,东方铄见状立刻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揽月立刻跪倒在地,“主子赎罪,是属下疏忽,前几日收到了车队的信,说孟姑娘与林神医留下信件后独自骑马离开了,属下本想立刻将此事报于主子,可……可……”揽月欲言又止,最终没能说出口。

  东方铄却猜到了他要说什么,“是叶叔拦住你不让你说,对么?”

  揽月有些讶异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低下头,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东方铄脸色微变,过了许久才说道:“起来吧,自己下去领罚,当初说过不得有下次,她的事你必须立刻汇报,可你竟又再犯,也不必埋怨我这个做主子的无情。”

  揽月低着头说道:“属下遵命!”而后站起身离开了,等待他的将是五十大板,可他明白,主子已经留情了,自己一而再对他知情不报,理应受罚。

  揽月走后,东方铄立刻派人去查了孟筱然的下落,不过半个时辰便得到结果,他看着手中的纸张里写的东西,脸色有些沉重。

  今日是林神医与陈敬风闭关的第二日,两人一直关在药房里没有出来,沈谦也在里面,青枫一直坐立不安,他两日未睡,一直在院子里等着,药房里一点风吹草动他便紧张不已。

  孟筱然见状不由叹气,“青枫,你两天两夜没有歇息了,快下去睡吧,这里有我们呢,一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

  天机老人也点点头道:“是啊,青枫,我知道你与你们公子情谊深厚,但你也要顾及一下自己的身子,别到时候你们公子醒了你却倒下了,那到时候谁照顾他?”

  青枫被说得有些犹豫,霓裳这时端了午膳过来,放在了院子里的木桌上,对众人说道:“大家用膳吧,我相信有陈大哥和他的师傅在,沈公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魏雪此时也站在一旁,脸上满是担忧之色,回来这几日,孟筱然也渐渐看出了她对沈谦的情意,且也隐隐感觉到她们二人之间的隔阂,似乎不再像从前那般亲密无间。

  孟筱然不禁感慨,或许是魏雪知道了沈谦对自己有意,没想到从前在电视里才会看到的狗血桥段,如今竟发生在自己身上,好在自己对沈谦没意思,不然还真要成了一出闹剧了。

  三人有些食不知味,饭后,青枫总算被劝服,回了房中休息,院子里就剩了孟筱然、天机老人还有魏雪三人。

  如今离那七七四十九日的最后期限只剩下几日了,众人心中都十分着急,无不期盼着林神医和陈敬风能够创造奇迹,让沈谦醒过来。

  当日下午,药庄里来了一位客人,开门的霓裳一看到门外的人,脸色便有些不对,她立刻低下头匆匆跑了进去,对院子里的孟筱然低语几句。

  孟筱然微微一愣,而后对天机老人点点头,最后站起身走了出去,便看到了站在门外的药圃前的东方铄,今日的他一身白衣,如同当初两人初识时一样,浑身气质也变回了那个谦谦君子“陆子卿”。

  她笑了笑走出去,对着他的背影轻轻喊道:“子卿,你来了。”子卿,多希望可以永远这样叫你。

  东方铄转过身,看着她笑了,“怎么不说一声便来了这里?”

  孟筱然没有说话,两人之间越来越多的猜疑和隔阂,她也有许多疑问,但此时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于是她故意不去回答他的问题,只说道:“这是我大哥的药庄,更巧合的是,林神医就是大哥的师傅。”

  这也算是回答了东方铄刚刚的问题,知道她不是为了沈谦而来,东方铄松了口气,脸上也恢复了笑意,“既然我都找来了这里,今日你便与我离开吧?”

  孟筱然闻言犹豫了,“大哥和林神医在给沈谦解毒,我想等沈谦醒了再走。”

  东方铄闻言沉默了,孟筱然知道他心中不快,但她心里也有不痛快,两人便这样沉默了半晌,东方铄最后轻叹了口气,“那我留下跟你一起等吧。”

  孟筱然抬起头,脸上全是愕然,“你……你留在这里?”

  东方铄点点头,“我留下,既然你要留下,我便也留下来陪你,否则我怕过几日再见你,你便不理我了。”

  孟筱然看着他,最后忍不住笑了,白了他一眼说道:“这院子小得很,如今又来了许多人,你再来怕是没得住了,你还是走吧,等他醒了我便去找你。”

  东方铄见她脸色缓了下来,便立刻上前握住她的手,“好,那我走便是,但他醒了后你一定要来找我,去城里的风雨轩便可。”

  风雨轩是郁京城里卖字画的铺子,孟筱然还曾经去买过东西,没想到那里竟是东方铄的地盘。

  “好,我会去的。”

  东方铄其实也没有很多空闲,但他刚刚说要留下来却是真心的,他心里清楚,孟筱然此刻定然已经知道了沈谦当初是被他抓进了竹林。

  或许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她肯定知道这内情,如今沈谦身中剧毒,怕是她也会因此而对自己心生芥蒂,所以他必须要表态,至少要让她明白,他没有害人之心。

  他这样做确实让孟筱然心里舒服许多,虽然依旧有怀疑不满,但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埋怨了,东方铄又逗留了一会便离开了。

  青枫已经从霓裳那里得知了“陆子卿”的到来,他心里有些难过,更替自家公子不值,想着他家公子如今还在药房里生死未知,她却在外面与情人会面,一时心里气愤,待孟筱然进来时便察觉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变了,她心知是何原因,有些无奈,但也没做解释。

  两日后是四十九日的最后期限,这一日众人都十分紧张得等在了院子里,青枫不停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双手交握着十分紧张。

  最后还是天机老人实在受不了他如此,才说道:“青枫,你给我停下,晃来晃去,晃得人心慌!”青枫这才停下。

  夜幕降临之时,门终于打开,林神医一脸疲惫地走了出来,众人立刻围上前,天机老人一脸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我徒弟的毒解了么?”

  林神医点点头,而后有些疲惫地摆摆手,“老夫累了,具体的情况你们去问我徒弟,我要去休息了,不要吵到我。”说完打着哈欠离开了。

  这时,陈敬风走了出来,脸上也是一脸的疲惫,对众人笑了笑,“放心吧,毒已经解了,如今他身体有些虚弱还没醒,睡上一夜,明天便能醒来。”

  天机老人闻言差点喜极而泣,眼中泛着泪光,口中不住说着,“太好了,太好了……”

  青枫早已等不及,匆匆跑进了屋中,看着躺在床上的沈谦,一时间感慨万千,霓裳站在院子里,双手合十不住地说道:“太好了,老天开眼,沈公子这么好的人总算是好了……”

  而魏雪当下便落了泪,走到门边痴痴地看着屋里,孟筱然心里高兴感慨,她很想去看看沈谦,但不知为何却没有那个勇气,想着这两日青枫对自己的冷淡,以及魏雪与自己的疏离,她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失落,仿佛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

  孟筱然悄悄离开了前院回到自己的屋中,将早就收拾好的包袱拿了出来,本想要当面与众人道别,可想着如今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中,她便不想去打扰,事实上她更不想面对的是大家眼中的失望和不认同,留下一封信后,她悄悄离开了。

  此时已经入夜,她一路轻功赶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城,趁夜回了自己已经离开了数月的孟府小院,府里的人自然是一番忙乱,但都不敢多问。

  孟筱然沐浴后躺下,带着满腹的心事入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