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五十章 火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今已经快到酉时,由于下着大雨天色更显得阴沉,孟筱然回来时带着一身的水汽,一进屋子不由打了个喷嚏。

  “快来喝点热茶,小心着凉了。”

  孟筱然看了他一眼,只见他如同主人一般坐在塌上,用火炉烧着茶水,她心里一阵无语。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这里的主子呢。”孟筱然没好气地走过去,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总算感觉暖和了许多,如今已入冬,外面渐渐冷了起来,尤其今日还下了这场雨,怕是这阵子要更冷了。

  “筱然,不知今晚我有没有口福能吃到你做的鱼,很久没吃过了。”沈谦看着她忽然说道,眼中满是怀念。

  孟筱然闻言看了看他,最终还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她站起身又走了出去,好在这院子很小,她很快便来到了厨房,厨房里贞娘和兰婶子正在忙碌,见到她进来都有些诧异地停下手里的动作。

  “姑娘,你来这做什么?有什么事让她们来吩咐一下便好,这大冷天的还让你亲自跑一趟。”贞娘笑着说道.

  孟筱然虽然性格有些冷,但却不失为一个好主子,她回来这些日子,本来府里的人都有些胆战心惊的,因为当初她曾那样在众人面前立过威,所以大家都以为她是个难相处的,没想到她对大家却好得很,就如同家人一般,也不似一般的主子家对下人们呼来喝去。

  贞娘她们这几日便跟她处的很好了,孟筱然笑着问道:“今日可买了鱼回来?”

  贞娘点点头,“知道姑娘你最爱吃鱼,所以府里每日都会买些新鲜的鱼回来。”

  孟筱然点点头,又看了看厨房的桌上摆放的菜,灵机一动有了个想法,于是她对贞娘说道:“贞娘,今晚你们就不必做我的饭菜了,我自己来做,你帮我把鱼杀了洗净,片成鱼片,再将桌上的蔬菜都洗上一些备用。”

  贞娘虽好奇她要做什么,但也不去追问,应了一声后便去准备了,孟筱然则在厨房里看了看,总算找到了一个大小适中的小铁锅,洗净后放在一旁备用。

  新鲜的鱼,她用来做了一份水煮鱼,放了些蔬菜,又用熬好的鸡汤做锅底,洗了许多蔬菜肉类放在盘子里,贞娘看着新奇便问道:“姑娘,你这做的事什么?还真是新鲜。”

  孟筱然笑着说道:“我做的烫锅,将鸡汤锅底放在屋里的炉子上烧热,把这些菜一点点下进去,冬天吃这个比较暖和。”

  贞娘一听眼睛一亮,双手一拍掌说道:“姑娘这法子真好!”

  两人一道将做好的水煮鱼以及菜品放进了食盒里,那装有鸡汤的铁锅便由兰婶子端着,三人小心翼翼地往内院走去。

  沈谦坐在屋里,看到她们进来时不由诧异,贞娘与兰婶子看到他时都微微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她们自然也是认识沈谦的,将食盒里的菜一盘一盘地端出来后,两人便退下了。

  沈谦看着这一桌的菜式,有些诧异地问道:“你做的这是什么?这些菜都是生的?”除了那盘水煮鱼,其他的菜品都是生的,他有些不解。

  孟筱然走到塌边,将矮桌上的炉子端了过来放在桌上,又将铁锅放了上去,仔细调试了一下摆好位置,之后便将锅盖揭开,一股香味传来,鸡汤上面还飘着一些晒干的菌菇,都是孟筱然让他们平日里买回来的。

  “一会等这汤烧滚了,咱们将这些菜慢慢放进去,待烫熟了便可以吃了。”孟筱然看着汤锅解释道。

  沈谦先是一愣,而后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新奇的法子?这样的吃法我至今可从未见过,要说这大商国几乎没有我没去过的地方,怎么我不知道竟有这样的吃法呢?”

  说到后面他便有些疑惑了,看着孟筱然的眼中也满是探究,他一直很好奇,她到底是什么人?

  孟筱然没想到自己不过是突发奇想做个火锅就惹来了沈谦的怀疑,不禁有些后悔起来,不过她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份沈谦根本查不出来,他最多只能是怀疑,又能做什么呢?

  这样一想她便释怀了,学着沈谦惯有的模样挑了挑眉,“这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难不成你还不允许别人聪慧了?”

  沈谦还是第一次听到孟筱然说这样无赖的俏皮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至于心里的那点怀疑也都抛至脑后了,这时锅里的汤也烧开了,咕嘟咕嘟地翻滚着,孟筱然端起一叠新鲜的肉品倒了进去,对沈谦说道:“快吃吧,我做了你想吃的鱼。”

  沈谦满脸笑意,点点头坐了下来,拿起筷子便夹了一块鱼肉,一入口便是熟悉的感觉,这味道他怀念了许久,甚至一度他曾以为自己今生再也尝不到,一瞬间心中百感交集。

  过了一会锅里的肉浮了起来,孟筱然知道是熟了,于是她拿起汤勺舀了几块放进沈谦的碗里,“尝尝我做的烫锅,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沈谦看了她一眼,夹起一块放入口中,入口滑嫩鲜香,味道竟出奇的好,他点点头,“不错,很好吃。”

  孟筱然笑了笑,自己也吃了起来,这顿饭两人吃得是宾主尽欢,孟筱然没想到自己做的火锅沈谦竟这样喜欢,一大半都进了他的肚子,水煮鱼也一样几乎都被他给吃了,看着空空的盘子,两人都不由笑了起来。

  气氛很好,孟筱然也放松了下来,笑着调侃沈谦道:“你这样子,别人还以为你是多少天没吃饱肚子呢!”

  沈谦勾了勾唇,“确实一直没吃饱过,这段日子我每日喝药,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吃什么进嘴里都是苦的,今天多谢你,能让我如此畅快地大吃了一顿,可惜没有酒。”

  孟筱然闻言脸上的笑也不由收起了,他看着沈谦消瘦的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又听他说喝酒,便说道:“你都这样了还想喝酒,别说大哥和林神医了,就算是青枫,他也不会允许你乱来的。”

  沈谦笑了笑,有些无奈地说道:“是啊,他们看得比什么都严,今日还是因为青枫有事离开了,我才得以偷偷出来,明日回去了怕是又要被你那个大哥骂了。”

  “活该!”孟筱然笑着说道,气氛一时又好了起来,沈谦看着她的笑脸,心里十分满足,他心中生出一股想法:若是今后每日都能跟她在一起,哪怕是这样平淡的日子,他也觉得知足了。

  “你还记得今年的中秋么?那天你也同今日一样,做了许多菜,我们一起在院子里把酒言欢,那时是真的快乐啊,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都入冬了。”沈谦忽然有些伤感地说道。

  孟筱然也叹了口气,“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她穿越来到这陌生的国度已经快两年了,她从一开始的彷徨无助到如今有了自己的家,还有了令她牵肠挂肚却又烦恼不已的情感,不管怎么样,她收获了许多。

  至少与从前相比,除了这里森严的等级和男女的不平等令她十分不满以外,其他的一切她都很满足,至少这里让她有了家的感觉,让她尝到了爱的滋味。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孟筱然推开了屋门,站到了门边看着外面,没有月色的夜晚外面漆黑一片,但却不知为何有种别样的宁静,让她的心也不由自主地宁静下来。

  沈谦走了过来,站到她身边,跟她一起看着外面,事实上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但却又觉得眼前尽是风景。

  没有人再说话,两人一直沉默着,就这样看着外面,一阵风吹来,孟筱然不禁打了个冷颤,沈谦见状立刻走到屏风边,取下挂在那里的一件披风,走过去替她披上。

  孟筱然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轻声说道:“谢谢。”

  沈谦又说道:“既然雨已经停了,我便走了,省的敬风担心。”

  孟筱然点点头,他能离开是再好不过,虽然这院子里如今是她当家作主,可她留一个外男夜宿传出去总归不好,她没有发现,不知不觉她的思想已渐渐被这里同化了……

  沈谦自然也是明白这些道理的,事实上,就算是今夜雨没有停他也会离开的,他之所以那样说,不过是为了能跟她多待一会,能够这样他已经很满足了。

  两人一道来到了前院,来福正见到他们立刻迎了过来,沈谦这时才转过头对孟筱然说道:“既然雨停了,我这就走了,今日多谢你,不然我怕是要染上风寒了。”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孟筱然先是有些诧异,他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这些话,怎的这会又要说,待她看到来福脸上恍然大悟的神情时,她终于明白了沈谦的用意,心中不由一暖,他这样做不过是替自己解释罢了,虽然相信来福的为人,但还是担心这些事情传出去对她的名声有碍。

  沈谦,我真的值得你这样待我么?孟筱然站在原地,看着沈谦离开的方向出了会神,而后暗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又吩咐了来福找人去自己屋里收拾一下。

  孟筱然往内院走,丝毫没有发现不远处的树上,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待那黑影离开之后,沈谦从门外的一处巷子里走了出来,看着离去的黑影,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